人類過去一度能與地球和諧共存,今後或許也能如此

隨著我們與氣候變化、滅絕危機、以及土地過度使用之間的斗爭愈演愈烈,如今有許多人認為,人類與地球生來就是一對冤家。但一項新研究顯示,情況並非自古如此。

人類過去一度能與地球和諧共存,今後或許也能如此

人類過去一度能與地球和諧共存,今後或許也能如此

人類過去一度能與地球和諧共存,今後或許也能如此

人類過去一度能與地球和諧共存,今後或許也能如此

人類過去一度能與地球和諧共存,今後或許也能如此

人類過去一度能與地球和諧共存,今後或許也能如此

人類過去一度能與地球和諧共存,今後或許也能如此

人類過去一度能與地球和諧共存,今後或許也能如此

一支由考古學家、生態學家、人類學家、與保護管理專家組成的研究團隊發現,人類對地球的改造已經持續了至少1.2萬年,而其中大部分都是在工業化和殖民化之前很久便已發生的。此次研究結果發表在了本周一的《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上。

「全球只有約17%的陸地從未有過人類踏足。」該研究的主要作者、馬里蘭大學環境科學教授厄爾•埃利斯指出,「在長達數千年的時間里,大多數地方的生物多樣性都被當地居民維持得很好。在大多數情況下,人類對生物多樣性的影響都是積極正面的。」

根據現代保護理論,陸地可分為兩種:一種是未經人類涉足的原始自然環境,一種是在人類影響下遭到破壞的環境。雖然如今有許多保護學家不再支持這一觀點,但它的地位依然堅挺。為挑戰這一假說,全球各地的研究人員紛紛藉助地圖、重建歷史上的人口分布與土地使用情況,然後將這些數據與當前的生物多樣性分布規律進行比對。在此過程中,研究人員用到了全球環境歷史資料庫,將現代人口密度分布圖與土地使用分布圖投射到過去的分布圖上,然後沿時間線進行追蹤。

研究顯示,到了公元前1萬年時,人類已經占據了地球近四分之三的面積。此外,如今生物多樣性較高的區域往往有很長的原住民管轄史。研究人員通過三個指標來衡量生物多樣性:脊椎動物的豐富性,受威脅的脊椎動物數量、以及「關鍵生物多樣性區域」(即生物多樣性較高的區域)的面積。

這項研究基於這樣一種理論:許多原住民與傳統社會的文化都會創造出豐富多樣的地形,包括生活、捕獵、務農、種植、飼養家畜等等,為許多物種提供生存居住的空間。現在的生物多樣性問題並不是土地被人類使用造成的,而是殖民與土地過度使用的結果。

許多人認為保護土地的最好方法便是放任不管,但這種看法給現代社會造成了嚴重問題。據埃利斯指出,自歐洲人殖民美國之後、連續幾個世紀的滅火行動就是一個典型例子。這不僅為超級山火的蔓延創造了條件,還對依賴火才能生存的物種造成了影響。

當然,時間不能倒流。如今全球人口實在太多,光憑傳統的土地管理方式根本無法為繼,土地使用率甚至必須達到一定高度才行。但埃利斯指出,加大土地使用率並不一定意味著破壞土地。

目前,許多地形環境都大同小異,都是專為種植莊稼而設的。要想改善土地管理,一種方法便是提高土地多樣性,將部分土地變為草場或森林。這樣做絕非易事,還需要針對附近的食草動物和食肉動物採取更多防範措施,但最終必然有利於土地和地球整體的健康發展。

在埃利斯看來,此次研究最關鍵的一點便是人類與環境之間的關系。研究人員指出,要想保護生物多樣性,一項關鍵策略便是弄清文化與土地之間的聯系、採用原住民的環境管理模式。這一策略已在部分地區得到了採用。例如,加拿大已經組織了原住民與非原住民工作小組,要求他們達到特定的生物多樣性目標。

「全球的土地利用史證實,加強原住民與當地社區對環境的管轄將對保護全球生物多樣性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研究作者們在報告中寫道。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