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里花落知多少

夢里花落知多少

作者:DAISY蒹葭

記得當時年紀小, 我愛談天你愛笑。   

有一回並肩坐在桃樹下,風在林梢鳥在叫。

我們不知怎樣睡著了,夢里花落知多少。

————本事

此刻,是2021年4月22日10點25分。

下班回酒店後,將白天沒幹完的工作結束掉,在酒店的沙發上不知道發獃多久,起身坐在桌子前,我再想一個願望。

好像人生當中只有在讀書的時候,老師才會讓我們寫新學期願望和目標,寫一年的計劃,那時候的我們,都是為了討老師歡心,寫下來的計劃都是迎合老師,也是為了欺騙自己。

如今再也沒有人催我們寫下這些,從此也沒寫過新一年的計劃,立一年的FLAG就算很不錯了,但是最終也不會嚴格執行,也不會到年終的時候去檢查是否完成。其實一生當中,沒什麼很遠大的理想和抱負吧,自己願望就是能煮一壺清茶,捧一本好書,緩緩度日。我鍾愛在夜深人靜的時候看書,不管看什麼題材的,我也不用刻意去讀什麼書,本身這個讀書的事情也不能強制去經營,愛了便愛了。

一直希望自己能夠用筆描述世間的恩怨情仇,個人的多愁善感,但是此時此刻的我,也無法寫出心中的這一切哀愁與憂傷。這個世間的複雜和矛盾,永遠是無解,而我也不適應這種競爭,我只想逃離,而逃離的辦法,只有在書中得到慰藉。

年少讀《人間詞話》那種喜歡,生澀難懂的心情,自己也是堅持地讀下去了,時隔多年,也就只記得書名了。在書中找到一方凈土,只能在年少,現在的我再捧起書,多多少少帶了些挑選和個人喜愛,並不是什麼書都能讀得進去,看得入心;我年少的夢,在時光的無涯中,終究飄於天際,在廣袤的天空中消散,夢里花落知多少?

三毛說:「讀書多了,容顏自然改變,許多時候,自己可能以為許多看過的書籍都成過眼雲煙,不復記憶,其實它們仍是潛在的,在氣質里,在談吐上,在胸襟的無涯,當然也可能顯露在生活和文字中。」我熱愛這句話,我也相信這句話,即使年少讀的書,忘記了,總會潛在各自的身上,在某個時刻出現或者喚起。最近出差的我,每次帶本書,放在床頭,在睡前看幾頁,偶爾翻翻,碰到喜歡和有共鳴的句子,批註一下自己的獨白,好像又回到了年少,只是少了年少時刻對書的熱愛,年少的我是不願用自己丑丑的字體打擾這些溫柔的話語,只想著新起一個本子,用筆一字一句的摘抄下來,細細品讀,細細感悟。百花凋零,現實永遠在失火中,夢永遠神往。

有次,我想著試下能不能在我的身邊發現一個和我一樣喜歡讀書的人,我懷著期待的心情,在自我介紹的環節,說出了自己讀書的愛好,一圈下來,留下來是尷尬掩飾的笑聲。說出讀書的喜歡,貌似沒有引起任何的化學反應,後面想想,還是孤芳自賞吧。人生短短,我們又可以悲幾個春秋,鍾意這一切,可惜我無法寫出他們的優美。生命的無涯中,沒有大起大落,只有平平淡淡;沒有奮起直追,只有緩緩而行;幸好有書陪伴。

寫在此處,也不知道稀里糊塗地說了些什麼,年少的夢,二十餘載過去了,不知道經歷了多少花開花落,希望自己後面能一如既往的在書中游淌,無需擔心成為另類,也無需擔心自我的封閉,因為我所有的胡思亂想都能在書中找到模樣。

來源:kknews夢里花落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