匠心鎖花開

提起能工巧匠、大國工匠,不由得想到「匠心」。

而提起「匠心」,自然想到無處不在的「鎖」。從前的,當下的;花旗的,密碼的;機械的,智能的……

「從前的鎖也好看,鑰匙精美有樣子,你鎖了,人家就懂了。」

一首《從前慢》勾起許多回憶的同時,也讓我們感嘆「當下快」,急功近利、粗製濫造的「短平快」,似乎成了一種工作生活常態,而一片匠心鑄就的「真善美人生」卻不應該這樣。

「匠心」是一種超然物外、平等真誠的平常心,是一種愛崗敬業、精益求精的專注心,是一種創新不止、久久為功的堅韌心。

有理想與愛綿密織入的匠心是無價的。氣韻獨特、巧奪天工的「匠心鎖」,絕不等同於那千奇百怪的「各種鎖」。某種意義上,一把做工粗糙、沒有匠心的黃金鎖,遠遠比不上一把精雕細琢、鬼斧神工的木製魯班鎖,黃金可以在世間找到,匠心卻因稀缺,人間難買。

幾年前,德國總理默克爾從中國總理手中接過那隻精巧的「魯班鎖」時,一個再顯著不過的信號,經由兩國總理的動作和笑容釋放出來:全球最大製造國與最精良製造國之間的合作,令人期待。

傳統和現代嚴絲合縫,鋁合金代替了木頭,中國製造與德國製造,在這隻「魯班鎖」中得到完美的統一。3名天津中德職業技術學院的學生,用德國工具機製作了這一精美的物件。當它在外交場合,由中國總理親手贈送給德國總理時,1000多年的故事和100多年的故事,在其中不期而遇。

筆者曾經採訪過傳統制鎖的工藝過程,很震撼,但印象最深的,還是一檔《匠心》電視欄目中的鏡頭:

一家中外合資企業生產車間中,正在製作以色列鎖,員工們用細緻、熟練的手法將44個零件一一組裝,整個工序至少經過17雙手才能完成,過程中不允許出現一絲錯誤,否則滿盤皆輸。在以色列鎖生產線的旁邊,《匠心》欄目組發現了千層鎖的組裝間,這把鎖與其他鎖不同之處就在於千層二字,老練的師傅們僅靠肉眼區分便將25片幾乎相同的鎖片按照順序層層排列,分毫不差。

一把鎖的組裝,如同一個益智玩具、一篇融媒精品、一個精密儀器、一個智能太空艙等等產品物件的組裝,不僅僅需要熟練的專業技術,更需要一種精益求精的奉獻態度。

可以說,匠心精神是現代社會人人都應具備的精神,無論從事什麼樣的行業和職業,無論是研究生、本科、大專還是中專畢業生,甚至沒有學過什麼文化的普通人,在匠心精神面前都是一視同仁、平等無欺的。韓愈說:「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如是而已。」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人無貴賤,職業亦無貴賤。人人都可以為他人、為國家和社會貢獻一份力量,並收穫成長、快樂和幸福。

近期那位「從前慢」中因擺攤火起來的96歲大陸老奶奶,讓我想起前幾年擺攤賣菜做公益的台灣老奶奶,不都是在中華文化代代傳承中,把那一片匠心,融入了日用而不覺的工作、生活中了嗎?倒是一群以老奶奶們博眼球、吸粉絲、賺流量的「當下快」人,是值得警醒的反面教材。

其實,每一個人的健康成長過程,也好比是一把「匠心鎖」的製作過程。並不是外表好看、材料好看就叫「匠心」,徒有其表、誇誇其談、粗枝大葉、濫竽充數的,隨處可見。而最值得玩味的,還是那些虎頭蛇尾、患得患失,甚至製造不出一把適合的鑰匙,活活把自己人生「鎖」死的悲劇,這些悲劇人生的主角,不反省自己,卻習慣怨天尤人,把造不出好「鎖」的原因,肆意歸結為外在的天地萬物。

而幾乎每一位擁有造鎖絕技的工匠,每一位身懷高超技藝的人,對天地自然和手中物、身邊事,都是心懷敬畏的,每一個細節都蘊含著天道,因此養成了耐得住寂寞、坐得住冷板凳、下得了苦功夫的精神,以及那一份純粹透徹的明亮初心。

少一些浮躁,多一些純粹;少一些投機取巧,多一些腳踏實地;少一些急功近利,多一些優品精品。若學習擁有了匠心,就擁有了一種專注嚴謹、超越自我的態度,就擁有了一種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淡定自信。面對浮華無常,始終保持自己的節奏,始終相信自己的未來,始終守護自己的良知,也始終讓自己的產品、物件、設計、言行放心。一把鑰匙開一把鎖,一種活法成就一種人生,匠心融入的「好鑰匙」和「好活法」,必能開啟一個個「匠心鎖」,成就一個個花開綻放、鮮艷燦爛的人生。

早在2003年,我就寫過一本書《藍領新貴——高技能打造中國新階層》,在當時可說是一本「冷門書」,在鮮明倡導培養高技能人才的新時代,撣去這本書的灰塵,一頁一頁翻看,不禁唏噓感慨,因為很多的問題依然需要深化體制機制改革解決。一方面,2020年,重點領域的高技能人才缺口超過1900萬,到2025年預計達到3000萬;而另一方面,大學生就業形勢依然十分嚴峻,與高質量產業升級不相匹配的人力資源培訓培養依然任務艱巨。

作為較早提出重視高技能人才、創辦《職業教育》版的主流媒體之一,中青報的融合改革雖然取得一點點成績,但在新時代服務青年成長成才、就業創業方面,在全媒體傳播、服務職業教育新理念方面,依然研究不夠、調查不深、成效不大。

特別是今天推進職業教育事業發展,如何用匠心精神育人?如何讓更多人才擁有匠心精神?實在是一件非常重要而迫切的大事。

面對當下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如何放下小我,盡心盡力、量力而行地耕耘於每一個崗位上?如何更加在追求公平與效率的平衡中,讓心靈獲得解脫,讓人格得到升華?如何在不忘初心的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中,用信仰累積起生命的質感與厚度?

每一位匠心者從來就不在意外界給予什麼頭銜光環,也不會刻意炫耀五彩的光芒,如同蚌腹中那顆經年累月打磨出的晶瑩珍珠,始終散發著溫潤的光澤,不譁眾取寵,不取悅他人,只是在千萬年歲月長河中渾然天成,自我滋養,潤澤匠心。一飛沖天勢自好,平地踏步亦春雷;金光閃閃照人明,樸實優雅氣自華。

正如一片奼紫嫣紅的春花爛漫中,每一朵巧奪天工、匠心獨運的花兒,都有其獨特綻放的生命價值。此時,一個寫著《匠心鎖花開》的文字匠,正漫步在一片桃花杏花掩映的紫藤花下。

索性坐下,用一把靈魂的密鑰打開封閉多年的時光之鎖,作家宗璞的《紫藤蘿瀑布》自然流淌出來:

「我沉浸在這繁密的花朵的光輝中,別的一切暫時都不存在,有的只是精神的寧靜和生的喜悅……它是萬花中的一朵,也正是一朵朵花,組成了萬花燦爛的流動的瀑布。」

張坤 來源:中國青年報

來源:中國青年報

來源:kknews匠心鎖花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