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我們知道那些「侵害」觀眾的動畫有哪些不良問題了

冤不冤呀。

近幾年是中國動漫產業的蓬勃發展期——2020年動漫產業產值已經突破2000億元,也誕生了如《霧山五行》這樣在各界好評如潮的動畫作品。隨著2021年的到來,人們也開始期待動漫產業在這一年或將可能迎來的質變。

但在不久前,人們等來的卻是「當頭一棒」。

4月初,江蘇省消保委發布《動畫領域侵害未成年人成長安全消費調查報告》。

報告內容大多為「家長老師擔憂動畫中的負面因素」這類的老生常談。在過往,我們經常看到類似於此的報導:部分審查機構認為一些動畫里存在種種「負面因素」,例如出現「暴力」「犯罪」「容易模仿」的畫面——作為成年人的我們,往往對於這些動畫監管人的判定標准感到難以具體理解。

但這次的報告有個不一樣的地方:江蘇省消保委選取了21部市面上代表性未成年人動畫片,梳理出了1465個「問題點」。

最重要的是,它提供了一個視頻,剪輯了一些被劃分為「問題點」的片段。

通過這些片段,我們或許可以較為清晰地理解到,認為「動畫誤人子弟」的人們,怕的究竟是什麼。

根據《動畫領域侵害未成年人成長安全消費調查報告》中的內容,這些問題點被大致分為三類。如包含《迪迦奧特曼》《百變馬丁》在內的「暴力犯罪類;包含《小豬佩奇》在內的「危險模仿類;以《小馬寶莉》為首的「陰暗黑化類」。

暴力犯罪篇

根據江蘇消保委的統計,21部動畫里,有近一半的作品存在暴力犯罪元素。在該報告中,他們所舉的例子是「《迪迦奧特曼》日常打怪獸」。

終於,我們知道那些「侵害」觀眾的動畫有哪些不良問題了

而在其所剪輯的視頻中,暴力犯罪因素的定義則更為寬泛。

《百變馬丁》作為90後的童年回憶,首當其沖。在該作品的第十一集中,幾位同學圍著主角說「我才是這里的老大」,因此導致《百變馬丁》被批含有「校園暴力」:

終於,我們知道那些「侵害」觀眾的動畫有哪些不良問題了

另一位角色在談論遊戲機的危害,講了一句「遊戲機像毒品一樣上癮」的比喻,也被指「出現毒品台詞」——倒也算是官方欽定了「不准把遊戲機比喻成毒品」

終於,我們知道那些「侵害」觀眾的動畫有哪些不良問題了

老少皆宜的《小馬寶莉》也未能逃過細致的審查。角色被綁到鐵軌上的一幕,也會被點名為有「綁架」。

終於,我們知道那些「侵害」觀眾的動畫有哪些不良問題了

一些新晉的作品當然也沒能逃過。《刺客伍六七》作為以刺客為主題的動畫,也多次出現涉嫌暴力的鏡頭。比如拳拳並未到肉,刀刀未能見血的「暴力打鬥」:

終於,我們知道那些「侵害」觀眾的動畫有哪些不良問題了

或是「槍械暗殺」:

終於,我們知道那些「侵害」觀眾的動畫有哪些不良問題了

而名字里就有「斗」的《斗羅大陸》,自然也因為「打鬥」的鏡頭而被列入其中。

終於,我們知道那些「侵害」觀眾的動畫有哪些不良問題了

值得一提的是,或許是多了個角色搓招的鏡頭,下面這一幕的罪名就變成了「暴力打鬥」。

終於,我們知道那些「侵害」觀眾的動畫有哪些不良問題了

《名偵探柯南》則是最慘的。在這部動畫的開頭,柯南被餵下縮小藥,至此展開了少年偵探的傳奇故事。

但經過江蘇消保委的審查,這個開頭就不太能過關,因為有「槍殺毒藥」等不良因素——而這也解釋了國內為什麼難以誕生《名偵探柯南》。

終於,我們知道那些「侵害」觀眾的動畫有哪些不良問題了

再說《天官賜福》。這是作為近年製作水平較為良好,且較為「合格」的動畫。但最終還是因為出現了幾幀角色打架的靜態畫面而榜上有名。

終於,我們知道那些「侵害」觀眾的動畫有哪些不良問題了

類似於此,在這21部動畫中涉嫌暴力犯罪的「問題點」還有許多,判斷標准也如上述所示。作為梳理暴力犯罪「問題點」的結語,報告中寫著:有80.7%的家長表示市面上動畫片的放映尺度需要進一步嚴格把控。

危險模仿篇

在對動畫的梳理調查中,「危險模仿」也被判定為是重要的一部分「問題點」。

而所謂「危險模仿」,是指動畫中出現的一些可能會被未成年人模仿的危險行為。

但具體是怎麼個容易模仿,仍然未能得到解釋。比如《小豬佩奇》中被批評的「噴火」一幕,就讓我們很難去理解孩子們會用怎樣的姿勢去模仿:

終於,我們知道那些「侵害」觀眾的動畫有哪些不良問題了

「從飛機上墜落」這一問題點就好理解了些,畢竟並不排除有些孩子家里有私人飛機。

終於,我們知道那些「侵害」觀眾的動畫有哪些不良問題了

除了《小豬佩奇》,一些肢體表達較為夸張的動畫皆被列在其中。《芭比夢幻冒險旅程》作為一部以冒險、旅行為主題的動畫,有多個畫面被指出容易被模仿。例如難度係數較高的「危險動作」:

終於,我們知道那些「侵害」觀眾的動畫有哪些不良問題了

以及「倒掛」:

終於,我們知道那些「侵害」觀眾的動畫有哪些不良問題了

《小馬寶莉》里,角色們圍篝火旁邊烤棉花糖,也因涉嫌「烤火」而被列在其中。

終於,我們知道那些「侵害」觀眾的動畫有哪些不良問題了

《熊出沒》作為近些年處於風口浪尖的一部動畫——有多個孩子家長聲稱自家孩子因模仿該作中的動作而受傷,也成為了重點梳理對象。

雖說經多次投訴,《熊出沒》的「危險」內容已大幅度「淨化」,但江蘇消保委仍然梳理出了《熊出沒》中一些需要注意的問題點,同時這次它們不僅再規范動畫中的人類,也要求動物們要遵紀守法。

例如熊從光頭強手中奪走電鋸,就顯然有讓小孩模仿的危險(暫且不考慮孩子為什麼能拿到電鋸):

終於,我們知道那些「侵害」觀眾的動畫有哪些不良問題了

或是熊偷爆米花吃,也違反了熊德,容易教壞小孩子:

終於,我們知道那些「侵害」觀眾的動畫有哪些不良問題了

光頭強當然也有自己的問題。比如他作為伐木隊的老闆,為了驅趕熊竟然做出了拿槍的舉動:

終於,我們知道那些「侵害」觀眾的動畫有哪些不良問題了

而他不僅拿槍,甚至還為了自己的安全而對熊射擊:

終於,我們知道那些「侵害」觀眾的動畫有哪些不良問題了

這些在大人眼里危險且容易模仿的動作,在21部動畫中廣泛地存在著,上述這些,也僅僅是挑出來的一部分例子。

根據報告所提供的數據顯示:24%的家長表示孩子會經常模仿動畫片里的人物、動作;44.1%的家長表示孩子有時會模仿。

陰暗黑化篇

與以往對於動畫不良因素的考察不同的是,本次江蘇消保委對於這21部動畫的調查還包括了「陰暗黑化」因素。

此處的「陰暗黑化」,是指動畫中涉及陰暗、驚悚、懸疑的鏡頭。但根據視頻內的剪輯內容,很難描述其判斷標准。

例如,《天官賜福》里,出現了骷髏,於是就被判定為驚悚場景。

終於,我們知道那些「侵害」觀眾的動畫有哪些不良問題了

出現了僵屍,也被判定為驚悚。

終於,我們知道那些「侵害」觀眾的動畫有哪些不良問題了

而《精靈葉羅麗》中,蒙面人的出現也同樣是驚悚。

終於,我們知道那些「侵害」觀眾的動畫有哪些不良問題了

雖說內容不盡相同,但上述三個場景都被判定為「驚悚」。我們或許可以由此大致推斷一下審查動畫者的標准:動畫里不能出現形象不佳的反派。

除此之外,即使出現反派,反派的出場最好也要陽光一些。比如在《迪迦奧特曼》中,怪獸出現導致地動山搖的一幕就有著恐怖之嫌:

終於,我們知道那些「侵害」觀眾的動畫有哪些不良問題了

在「陰暗黑化」這部分問題點中,最難理解的部分在於《小馬寶莉》。

在該動畫中,畫面較暗的部分被認為是「陰暗」——倒也確實挺陰暗。

終於,我們知道那些「侵害」觀眾的動畫有哪些不良問題了

而有的部分被定義為「恐怖」:

終於,我們知道那些「侵害」觀眾的動畫有哪些不良問題了

甚至有一段里,反派角色笑了幾嗓子,就被定性為了「詭笑」,成為了問題典型。

終於,我們知道那些「侵害」觀眾的動畫有哪些不良問題了

該報告中,這些問題點被點評為「其中部分動畫人物受到驚嚇表現的鏡頭畫風較為夸張,性格『黑化」劇情引人深思」。

同時另表示:有38.6%的家長表示動畫片內容過於成人化。

成年人該擔心的是什麼?

根據所梳理出的這些「問題點」,《動畫領域侵害未成年人成長安全消費調查報告》得出多種結論。但大意仍然是老一套:動畫產業仍需進一步監管。

除此之外,「呼籲動畫分級」也是整部報告的結語。

其實「呼籲動畫分級」一事,對於本次的「老生常談」環節算是個較為明顯的進步。但除此以外,該報告展現的現象卻仍舊不容樂觀。

在往常的「動畫審查報告」中,我們常看到一些自己熟悉的經典動畫被歸類為「犯罪」「暴力」,又對這個判斷標准而感到摸不著頭腦,推斷是不是這些有關部門有所偏見。

直到這次江蘇消保委給出這些詳細的「問題點」,當這些被認為是「負面因素」的畫面具體地展示出來,我們才能真正地意識到問題的所在:

一部分成年人,還是不清楚動畫究竟是個什麼東西。

在他們眼里,動畫僅僅屬於兒童,是一種教輔材料。於是會極力需求它的功能性:它要充滿教育意義,全是內涵,最好還能起到替自己教導孩子的功能。

卻從未想過,動畫可以屬於兒童,也可以屬於大人;它可以低幼向,也可以成人化;它只是藝術的一種表現形式,並不是你教育孩子的工具。

而這些長久以來一直存在的偏見,才是真正需要人們意識到的「問題點」。

終於,我們知道那些「侵害」觀眾的動畫有哪些不良問題了

*本篇文章來源於公眾號「地球人研究報告(diqiuren005)」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