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良,是不是下一個江小白?

在光瓶酒持續走高的當下,江小白和光良都算的上是一個特殊而傳奇的名字。兩者作為新時代的創新品牌,用戶為王,自帶流量,從用戶終端倒逼渠道,他們的出現都從內而外改變了行業價值鏈。隨著近幾年,光良的高速崛起,很多人說光良會成為下一個江小白。但筆者認為兩者品牌理念南轅北轍,各有千秋。

光良,是不是下一個江小白?

首先,簡略回顧一下兩個品牌。

江小白,第一款面向年輕人的光瓶小酒。2012年,它以「獨闢蹊徑」的瓶身文案,詮釋了年輕一代簡單、純粹的生活態度,創造了青春小酒售賣的先河。隨後這匹酒類黑馬紅遍全國,不僅成為一個時代的符號,年輕人的標籤,還為各個行業爭相模仿,一時風頭無兩。

2018年,光良成為白酒行業實現逆勢增長的又一特例。作為新時代數據化白酒的開創者,不到三年,已實現了年終端銷售額16.35億,足以媲美眾多歷史悠久的白酒品牌。而「白酒成分黨」「數據瓶」「不裝」這些品牌標籤,都高度概括了光良與這個時代的與時俱進。

光良,是不是下一個江小白?

兩者同為白酒常規賽道新的「入局者」和「攪局者」,究竟有何同與不同?

光良,是不是下一個江小白?

光良與江小白的同與不同

光良和江小白雖然同為新生代白酒品牌,時尚感、國際范兒和創新力是兩者共同的品牌「閃光點」。

回顧2012年,江小白憑藉著「文藝青年」的IP形象迅速躥紅,C位出道。對於當時歷史悠久的白酒行業來說,這樣一款走文藝情懷路線的青春小酒,別具一格,個性十足,不僅打破了年輕人不喝白酒的常規,也樹立起了一個時代的坐標,開啟了網絡時代的流量閥門。但年輕一代消費群總是在不斷成熟,不斷成長。他們已經邁入職場,組建家庭,有收入有存款有社交,一瓶簡簡單單的文藝小酒,似乎不足以再滿足成年人體面的消費需求。於是光良的出現,定義了另一個時代的消費場景,而這個場景囊括了當代所有的酒類消費人群,其中更多的是35—45歲中國社會的中堅力量

光良,是不是下一個江小白?

光良,一瓶頗具設計感、時尚感的光瓶酒作品。顏值爆表、內涵紮實,宛若一副「沉穩有力、包容剛毅、責任心極強」的紳士大叔形象,進入到消費者視線。當這樣一個透著別樣誘惑的現代化品牌,不僅兼備流量、熱度、品質、時尚,向新時代消費群體描繪出一幅「有品有面,有里有料」的產品畫像,更是以超高「品價比」直接觸達到了消費者內心,占據了一大批「光粉」的消費心智。

在新一輪消費升級浪潮中,「致敬奮鬥中的30+」「國民自用酒」「注重自我價值」的光良,正在成為新時代光瓶酒的風向標。

光良,是不是下一個江小白?

「酒業新秀」,其實是個「酒場老手」

白酒是一個傳統且成熟的市場,光良酒業作為新品牌,在表達方式上,以「去掉包裝喝好酒,好產品用數據說話」的品牌理念,走出了一路差異化發展道路。「數據化白酒」這個時代新詞,在數字化高速發展的今天,顯得直接而有態度。

數據,公正透明不帶虛假,由大眾實際行為論證而來。30-50歲之間的消費者,就是在網際網路數據化環境中長大,所以他們對信息透明度要更敏感,捕捉信息也要更敏銳。而光良「不裝」的赤誠和用「數據說話」的坦誠,正是它與新時代消費者建立信任的基本前提。

光良,是不是下一個江小白?

所謂光良的數據化白酒,就是將產品酒體比例,清晰的標註在瓶身之上,讓消費者明明白白喝好酒。比如「光良59」,就代表著其三年糧食基酒的含量比例達到59%,以此類推,就有了光良產品19、39、59等不同的數字。但光良這個「職場新秀」的成功僅僅是因為差異化營銷嗎?顯然我們忽略了它作為「酒場老手」的先天優勢。

光良雖然是新興品牌,但並不是「職場小白」。光良釀酒廠位於中國公認的「黃金釀酒帶」四川產區,這是一家具有 58
年釀酒歷史的老酒廠,擁有出眾的原酒品質和釀酒技藝,2019年初,光良酒橫空出世,高品質的產品自然成為品牌得以快速動銷的根本。

光良,是不是下一個江小白?

另外,光良不同於其他新品牌的循序漸進,小步試錯,而是一開始就具有相對健全的體系和相當成熟的資源。光良的創始團隊主要來自消費品行業,在白酒領域也具備十多年操盤經驗。眾所周知,消費品行業行業疊代轉型飛快,日異月新,所以團隊的社交能力、情感技能、邏輯推理、創造能力,以及網絡營銷能力都具備強勁優勢。因此,光良的基因當中,無論是線下白酒供應鏈、市場渠道,還是線上打造消費場景,與消費者互動溝通,都具備逆勢趕超的天生實力。

如此看來,光良從寂寂無名到火爆出圈,並非僅靠個性,而是他們更懂酒,更懂這個時代。

光良,是不是下一個江小白?

三、懂酒,更懂他們的態度

在前不久光良的2021春季發布會上,有一句話令人印象深刻:「用戶不是在選擇商品,而是在選擇自己的符號」。顯然,光良能夠實現逆勢突圍,除了產品、營銷,它似乎更懂得如何利用用戶共鳴來建立品牌恆定的認同,和消費者建立持續信任。

我們都知道,在千禧一代、90後、Z世代湧現的「新消費時代」中,各個行業的品牌和產品,不僅要能夠滿足人們的功能需求、體驗需求、消費升級需求,更要幫年輕人學會用產品去表達自己,因為消費本身就是一個探索自我的一個過程。所以,只有一個品牌做到了真正的懂消費者、真正的為消費者,並成為消費者,品牌才會產生真正的影響力。因此,我喜歡+我需求+我表達,就成為光良塑造「我主義」的品牌價值觀。

光良,是不是下一個江小白?

分析光良為什麼能夠成為真正的現代化白酒品牌?我想,不僅僅只停留在傳播方式的現代化,表達方式的現代化和營銷方式的現代化,而是光良懂得他自己消費群體的語言。其中,包括個性化顏值、多元化產品、圈層化文化、社交IP等等,它都在將目標人群中的流行元素融合為一,體現在產品上,糅合在品牌理念中,以一種敢於表達消費者態度的產品理念,與消費者建立親密關係。尤其是基於場景溝通和創新為核心的《一桌好飯》城市公益巡迴活動,更是以場景化的沉浸感和內容為驅動,不斷輸出品牌的溫度、厚度以及專業度,在引發消費者認同的同時,也與消費者建立了「共情」聯繫,增強了品牌粘性,確保了品牌更長遠的增長和發展。

光良,是不是下一個江小白?

俗話說,每個時代都有每個時代的印記,每個時代都有每個時代的使命。光良獨特的魅力和氣質,之所以能夠成為光瓶酒時代的一個鮮明符號,是他基於對白酒行業的敬畏,在品質、品味、品牌的合力下,以現代化思維帶動當代生活方式的升級和未來生活體驗的無限延伸。相信未來,光良也會站在新的發展起點,將光瓶酒歷史帶入到新的發展階段,為更多消費者所青睞!

來源:kknews光良,是不是下一個江小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