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嘉《新光明力量》詳細劇情攻略一

  序章 歷史的碎片

  這是一個表面有三分之二被水覆蓋的藍色星球,不同種族的人們就生活在這個美麗的地方。生活本應該是和平安寧的,不過一個名叫月之眷族的種族卻一次又一次的利用他們的黑暗力量把世界推向毀滅的邊緣。每次危機出現的時候,總會出現那麼一群人,他們來自各個種族,他們用手中的光明力量將世界拯救。最近一次的劫難就發生在十三年前。

  傳說災禍的起源就在キヤスクード城,相傳城主夫婦和月之眷族定下了盟約,一場混亂之後突如其來的雪崩將城里所有的人都埋葬了。戰亂也由此開始了。月之眷族召喚出的宇宙生物混着大陸上原有的怪物開始對人們展開進攻,十個國家中有七個因此而滅亡了。剩下的人們頑強的抵抗着,這其中有一少部分掌握着各種「力量」的人是戰斗的主要力量。他們被稱為「Force」。這中間最強大的幾個人用自己的力量將月之眷族封印了起來,但也有人因此付出了生命的代價。人們記得活下來的勇者的名字ガイア和為了世界而犧牲的他的妻子マリア。

  第一章 邊境的要塞

  マックス來到這個邊境上的要塞已經快兩年了,已經從剛來時候的大男孩成長為一個強壯的戰士了。在師傅グラハム的指點之下,マックス的戰鬥技巧已經日漸成熟了,不久就可以參加成為Force的試練了。グラハム是個半人馬戰士,參加過13年前的大戰,現在正值壯年,有着同其他半人馬族一樣的強健的體魄和豪爽的性格,當然還有永遠改不掉的好酒的習慣。

  最近一段時間月亮出現了不祥的徵兆,怪物活動也開始變得頻繁了。マックス正在城牆上吹風,兩聲叫喚把他從思緒中拉了回來,是グラハム師傅,作為邊境騎士團長的師傅首先例行公事的詢問了怪物的動向,似乎是マックス輕浮的語氣引發了師傅的不滿,長篇的說教於是隨之而來「你要成為Force啊~所謂Force就是保護弱者的盾……」,「啊,是啊,為了保護這座要塞師傅去西門巡查吧,我去那邊看看~」 マックス趕緊截斷師傅的話語,一溜煙的逃走了。マックス的確很想成為一名Force,不僅是想為保護大家出一份力,而且一旦成為了Force就可以去尋找三年前的哥哥了,想到這里成為Force的念頭越發強烈了。士兵的一聲驚叫讓マックス回到了現實。「怪物!怪物出現了!」飛身跳下塔樓,マックス也投入了戰斗中去了。在マックス和グラハム強大的實力面前一小隊怪物顯然算不了什麼,不一會戰斗就結束了。

  確認了損失輕微之後師傅開始稱贊起マックス來,弄得マックス還有些不好意思。「從你父親ガイア把你送到這里來已經快兩年了吧」 グラハム師傅顯然是有話要說了,果然,他認為已經有資格開始Force試練了,讓マックス三天後啟程回家並寫了推薦信。「這樣就可以安心得凱旋迴戀人的身邊了吧?」這麼一說マックス更不好意思了,他試圖反駁師傅不穩重的發言,但是顯然歲月年輪決定了勝負。

  第二章 故鄉的悲劇

  在等待的人群中有一位女孩,神色焦急卻又帶有幾分羞澀,她就是メリル,マックス從小的玩伴。一見面メリル就迫不及待的告訴マックス自己親自准備了午餐,對此顯然マックス非常吃驚,一方面也是因為看到了メリル也成長了許多。不過還是先找老爸比較重要,マックス拋下行李就走了。走出沒兩步メリル追了上來,マックス十分吃驚メリル竟然可以拿動那麼重的行李追上來,當他得知メリル會使用魔法的時候就更加的驚訝了。原來マックス把師傅給父親的忘在行李中了。這時候マックス突然問起了哥哥的音訊,但得到的仍然是失望的答復。メリル因為要回家准備給マックス洗塵的party先走一步了,マックス獨自來到訓練場找父親。

  作為聖域護衛團團長的父親ガイア看見兩年沒見的兒子自然要試試身手,幾回和比試下來父親認同了マックス的實力,正當マックス想要爭得父親對於Force試練的許可的時候怪物出現了。幫助護衛團消滅了怪物,父親簡單佈置了一下防衛任務之後就要去議長レベッカ那里報告情況。レベッカ是從小看着マックス長大的一位慈祥的老奶奶,13年前的大戰她作為一名賢者參與了封印月之眷族的行動,現在擔任グリーンスリーブス的行政長官。マックス也正准備去看望她的,所以就和父親一同去了。

  跟議長奶奶見面之後自然是一陣寒暄,ガイア報告了基本的情況之後話題又轉到了月之眷族,現在種種徵兆都和十三年前相似,不得不引得大家的擔心。マックス迫不及待又一次提出了參加試練的要求,但是與期望相反的是ガイア竟然拒絕了申請。這個決定一下子把毫無思想准備的マックス弄暈了,隨之而來的是不解和憤怒。「為什麼?你不是承認我的實力了嗎?」「因為你有一個巨大的弱點,這弱點會要你的命的。」 ガイア說了這句話之後就不願再多解釋了。為了緩和氣氛レベッカ議長支開了ガイア留下マックス單獨談話。她對マックス表示了支持,對ガイア所說的弱點她也表示理解,「不過我認為,這個最大的弱點說不定就是你最大的武器啊」。這句話讓マックス更摸不着頭腦了。不過冷靜下來的マックス還是決定先留在聖域護衛團中。

  告別レベッカ奶奶之後回到家中,卻發現メリル不見了蹤影,桌上已經准備一些飯菜,但是主菜還沒看見。桌邊一張紙條引起了マックス的注意「我去野菜園采野菜了,馬上回了 PS:不准偷吃哦~」由於剛剛怪物來襲擊過不知道會不會有漏網之魚,マックス不免有些擔心,於是也往野菜園而去。剛剛靠近野菜園就聽到了打鬥的聲音。マックス加快了腳步,不過當到達的時候全看到了與想象中截然不同的一番景象。「去死去死去死去死!你們這些醜八怪,敢靠近我!去死吧!!!」一隻明顯是受盡折磨但還沒有被死神慈悲的接納的侏儒怪正躺在地上喘着最後幾口氣,周圍幾只同類跟它比起來顯然幸運多了,都已然安詳去了極樂的國度。

  マックス走到メリル背後的時候メリル才發覺,顯然她知道自己做錯了點什麼,為了彌補這個錯誤メリル採取了這樣的行動「啊~怪物~~好可怕~!」然後想躲到マックス身後。「夠了!」顯然マックス不是傻瓜,接着就詢問了メリル的魔法的事情,メリル搪塞說為了護身跟レベッカ奶奶學的。事情沒有結束,野菜園已經被怪物破壞了,メリル說沒有野菜可不行,只好由她帶路去了「第二野菜圈」。所謂「第二野菜圈」竟然就是聖地。用來封印月之眷族的大水晶就在這里了,周圍還有一些奇怪的石頭,其中一個竟然動了一下。走到水晶前,マックス和メリル回憶起了童年的往事,突然不知什麼地方傳來一句輕聲的話語「等….到….了….」這不是兩個人中任何一個說的,也不是幻覺,不清楚情況的兩人頓時有些害怕了,采了野菜就回到了上面。

  有了野菜,料理總算成功的完成了。ガイア和マックス都對メリル的手藝贊不絕口,メリル說都是レベッカ奶奶教的。吃完之後ガイア確對野菜的來源產生了懷疑,知道事情瞞不住了,兩人承認了私闖聖域的事情。マックス主動要求承擔所有處罰,但ガイア也沒有多加責怪,只是跟マックス開了個玩笑。本來事情就這麼結束了,可是當マックス說起聖域的石頭動了的時候ガイア就緊張了起來,原來那些並不是不同的石頭,而是月之眷族的仆從,宇宙生物的卵,在晶石的封印下應該不會動才是。就在這時士兵來報告,聖域出現大量怪物,宇宙生物也復活了,聽到這里ガイア立刻往聖域而去,命令兩人無論如何不要離開家。但是マックス怎麼呆得住,隨後也跟了出去,メリル也跟マックス一起出來了,這個時候メリル才承認,マックス不在的兩年中她一直在跟レベッカ奶奶學魔法,戰斗的魔法,就是為了將來可以和マックス一起出去冒險。

  在聖域找到了ガイア,三人一同前往水晶的所在。就在水晶面前,一個帶着面具的男人出現了。那人手起劍落,巨大的水晶被辟成兩半了,ガイア沖了上去,幾個回合的較量下了占上風的竟然是假面的男子,マックス在旁邊看着,根本幫不上忙。ガイア用出了自創的絕招,擊破了假面的一角,但是那一角中露出的容顏竟然是マックス三年前失蹤的哥哥カイン。假面同時也用出了和ガイア一樣的絕技貫穿了ガイア的身體。而眾所周知這個絕技只有マックス的父親ガイア和哥哥カイン會。之後受傷的假面用傳送魔法走掉了,剩下了奄奄一息的ガイア。メリル哭着要給ガイア治療,但是ガイア自知時間不多了,就交待了マックス一些事情,他不同意マックス成為Force就是因為マックス心太軟,不自覺地手下留情,這就是最大的弱點。イア問了マックス是否能下得了手殺自己的哥哥,然後又說了一句讓人費解的話「那個人是カイン,但是又不是カイン」他把自己的Froce的證明給了マックス並宣佈マックス正式成為了一名Froce,然後說其它的就拜託レベッカ了。

  逝去的人們可以得到安息,但是活下來的人們卻有很多工作要做。假面男子臨走的時候說還要去破壞另外兩個水晶為了通知其他兩國國王マックス和メリル踏上了旅程,由於空飛艇已經在怪物的襲擊中毀壞所以兩人只能步行了。レベッカ議長奶奶給了マックス和メリル一些冒險必須品,並承認自己的學生メリル為正式的Force,這就是對ガイア臨終前拜託的回應。同時寫了三封信,兩封給兩位國王,一封給グラハム。就這樣,マックス踏上了拯救世界的旅程,當然,現在他還什麼都不知道。

  第三章 災禍的源地

  旅程的第一站是就是グラハム師傅的駐地,這里也是前往聖都クインシーヌ的必經之路,這里仍然和マックス剛離開的時候一樣,不斷遭受着怪物的攻擊。マックス和メリル在戰場上找到了グラハム,顯然グラハム對マックス這麼快回來感到十分吃驚,而且竟然把「戀人」一起帶來了,對此マックス再次試圖抵抗,不過仍以失敗告終。讀過レベッカ議長的信之後グラハム瞭解了現在的事態,對於曾經的戰友ガイア的死他也感到震驚,竟然有人在正面對戰中擊敗了ガイア!マックス並沒有告訴他殺死父親的就是他的哥哥カイン,マックス自己也不願意去面對這個事實。レベッカ議長在信中解除了グラハム邊境騎士團團長的職務,要求グラハム陪同マックス一起前往另外兩個國家。對此騎士團員產生了不滿,但是在グラハム的一番鼓勵下大家又搭起精神來了,一定會在團長不在的這段時間里好好守住要塞的。

  出了要塞就已經踏出了國境,路上グラハム回想起了十三年前的那場大戰和他的戰友ガイア,雖然是戰友但其實一起作戰也不多,大家都是分散在各個戰場,聚在一起的機會也不多。但這樣陰陽相隔了,不免有些感慨。說着說着又說了三年前カイン失蹤的事件,一場本不是很大的騷亂,カイン受命支援,但是結束之後就再也沒人見到他了。往北走到達了白茫茫的フェルドランド大雪原,初次出遠門的マックス和メリル都十分好奇。等他們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陷入怪物們的重重包圍之中了,為了擺脫困境グラハム訂立了一個作戰,利用自己的高速運動吸引走一些怪物,剩下的留給マックス和メリル解決。還沒等マックス發表完自己的意見グラハム就已經一馬當先沖了出去,一下子就已經不見了蹤影,但是周圍的怪物卻越逼越近了。

  就在這時,雪原的另一邊傳來了一陣堅定而勇敢的聲音「住手~~~!你們這些怪物!以多欺少算什麼東西~!決饒不了你們的!覺悟吧~~~!」聲音的主人是一位狗人族的女僧侶,她拿着比自己身高高出一大段的魔杖朝着這個方向猛沖過來。不知道是因為過長的魔杖讓她失去平衡,還是太遠的路程打亂了她的步伐,又或是在兩方面共同作用下,我們的小英雄成了重力的俘虜,與潔白的雪原來了一次親密接觸。這個行動顯然不能增強氣勢,剛剛被喝退了兩步的怪物們又圍了上來。拯救者與被拯救者陷入了相同的立場,一場惡戰在所難免了。好不容易擊退了怪物之後小狗開始了自我介紹,原來她就住在附近的キャントール村,名叫チキティータ,別看個頭不高可也是Force哦。

  說話間グラハム已經回來了,突然遠處傳來一陣巨響,那正是村子的方向!擔心的チキティータ立刻邁開她不大的步子飛奔而去。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何況人家還來幫了自己。三人沒多商量立刻跟了上去,只見怪物已經圍住了村門,チキティータ也沒有辦法。グラハム又提出了一個計畫,チキティータ先由小路進城,而マックス三人則在城外對付怪物,然後由チキティータ帶領城中的戰士們沖出來夾擊。一個不錯的作戰卻沒有得到實施,當チキティータ打開門時怪物都已經被收拾干淨了。村長的長老出來迎接幫助了村子的三人,他一眼就認出了グラハム,看來十三年前グラハム是名人啊。

  進入村了就像來到了小人國一樣,因為狗人身高都比較矮小,所以建築也都是小型的。不過メリル確對這里有熟悉的感覺,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還是チキティータ記性好,他想起了十三年前,ガイア曾經將一個人類小孩交給村子代為撫養,之後半年大戰結束了,ガイア又將孩子領走了,而那個孩子看起來很像メリル!而メリル正是在十三年前大戰中失去了雙親被ガイア撿到,並帶回グリーンスリーブス交給レベッカ議長撫養的。在這里意外的找到了和自己出身有關的東西,本來對自己瞭解身世已經不抱什麼希望的メリル激動了起來,可惜除了這點信息之外長老就再也不知道其他事情了,グラハム也表示不知道更多事情。當長老得知マックス就是ガイア的兒子的時候也感嘆,將門的虎子啊。當詢問ガイア的近況時卻得到了ガイア的死訊,長老感嘆世間又少了一個正義勇敢的戰士。

  突然剛才還跟着チキティータ一起來和大家打招呼的兩個小孩之一哭着跑了回來,原來另一個孩子被怪物抓到了不遠的キヤスクード城去了。聽了這話チキティータ立刻沖了出去,朝キヤスクード城的方向跑去。キヤスクード城就是十三年前戰亂的發源地,原來住在城里的人都死於一場大規模的雪崩了,現在那里已經被怪物占領,是一座恐怖的死亡之城。大家擔心チキティータ的安危,所以也跟了上去。好不容易追到了キヤスクード城,發現這里果然是陰森恐怖,而チキティータ已經被城主抓住了,正在強迫她和自己「結婚」。所謂的「結婚」竟然就是想吃掉チキティータ!マックス一行人當然不會允許。擊敗了城主之後大家在城深處一間華麗的臥室里找到了被怪物抓走的孩子,還好她沒受傷。令眾人驚奇的是チキティータ竟然是她的媽媽!真看不出來啊!而メリル卻對這個房間有種熟悉的感覺。這時候假面男子突然出現了,マックス立刻沖了上去,大聲質問着,為什麼作為哥哥的カイン做出了這種事情,不過假面男子卻沒有回答他的問題,也拒絕了戰斗,而是指向牆上的一幅夫妻肖像畫,對着マックス說起這座城堡的那段歷史來。

  就在十三年前,城主的孩子出現了月之眷族的徵兆,城主本想把事情壓下來,無奈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牆,知道真相的民眾越來越多了,他們開始了暴動,一場大規模的動盪開始了,最後憤怒的人群殺死了城主夫婦。這就是十三年前在這里發生的一切,也是最初的混亂,然後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的雪崩毀滅了整座城市。說完這些,假面男子留下了「真沒想到你會繞道到這里來,快到其他的封印去吧,我等着你呢」,這樣的話之後就傳送走了。一直在場的グラハム也瞭解到原來這個戴面具的男人就是三年前失蹤的カイン了。

  眾人平安的回到了キャントール村,長老決定讓チキティータ也加入マックス一行人的行列,希望對大家有所幫助。經過了這一個波折之後眾人又啟程趕往本來的目的地聖都クインシーヌ了。

  第四章 冰下的街市

  碩嫁灘晾搛莆 – 本文原載於A9TG游戲社區

  a9tga9tga9tg擒a9tg – 本文原載於A9TG游戲社區

  在茫茫的雪原中間有一塊平整的冰面,當グラハム說這里就是聖都クインシーヌ了的時候マックス和メリル都不敢相信,向四周望去仍然是看不見邊的白雪,眼前除了一個小房子似的建築之外就什麼都沒有了。還是在チキティータ提醒下才發現,原來整座城市都建立在冰的下面了。隔着厚厚的冰層,市井若隱若現。還沒顧得上感嘆卻發現怪物們竟然已經入侵城市了。看來這里也不太平啊!在助戰的眾人面前突然閃出了一道黑影,仔細一看原來是一位人狼族的戰士,憑着狂風一般的速度,怪物們一個個被他的鋼爪撕成了碎片。マックス這是也看見了他胸前的徽章,那是作為Force的證明。

  戰斗結束後大家寒暄起來,從這位強勁的戰士的言談舉止中卻體現出了紳士之風,高雅的用詞和得當的舉止顯然不是マックス能比得上的。自我介紹名叫バロン,是聖都クインシーヌ了的聖域護衛團的副團長。當然聽到グラハム和カイン的大名時他流露出了崇拜之情。在他的帶領下一行人來到了王宮,沒見過這場面的マックス頓時亂了陣腳。平時說話隨便的他這次要跟尊貴的國王陛下解釋事態,顯然是趕鴨子上架。心中的緊張的化成了口中斷斷續續的音節,當然,誰也不會聽得懂。還好賢王リーベンハイム沒有擺出國王的架子,讓マックス就用平常的話語說,這才給マックス解了圍。讀過了レベッカ議長的信並聽マックス說了路上的經歷後國王陛下決定立刻察看聖域。

  聖地的狀況似乎沒有什麼異常,巨大的水晶仍然完好的在那里。不過一個慌張的士兵帶來了壞消息,剛剛明明已經全滅的怪物又突然出現了,就在說話這工夫,聖域里竟然出現了宇宙生物!バロン趕忙掩護リーベンハイム國王撤退,這里就交給マックス應付了。戰斗之後假面男子果然如約出現了,僅僅一擊,水晶化成了碎片。「想知道真相嗎?那麼…到最後的聖域聖都ハイアッド來吧。在那里我會告訴你一切」留下這句話他又消失在了一陣光芒之中。向國王報告了這一切,事態已經越發嚴重了,要是最後一個水晶也被破壞的話,那十三年前的那場浩劫就不可避免了。眾人決定火速趕往聖都ハイアッド,リーベンハイム國王也決定讓バロン跟隨マックス一起行動,多一個人就多一份力量。

  但是在前往聖都ハイアッド的方法上卻出現了困難,由於大海相隔,乘船會消耗大量時間,顯然不行。古代流傳下來的傳送魔法陣很久沒有使用了,必須在另外一邊注入能量才行。空飛艇是最好的手段了,但是由於現在唯一的空飛艇已經在グリーンスリーブス的那場襲擊中毀壞了,似乎所有的手段都已經失效了。好在天無絕人之路,傳聞クインシーヌ的前任護衛團長找到了另外一艘空飛艇,而且正好有人在城里看到了他的身影。

  既然他是前任團長,バロン又是副團長,那麼現在的團長又是誰呢?原來前任團長ライノス也參加了三年前的那場平定叛亂的戰爭,那場戰爭奪去了他的全部家人的生命。心灰意冷的ライノス回到聖都之後就提交了辭呈,然後就從眾人面前消失了。但是バロン卻不願意接受團長職位,執意等着團長回來。有人說在北部冰雪的山林中見過他,還有人說他找到了一架空飛艇!這就是眾人最後的希望了。バロン簡單介紹了一下ライノス的外貌特點之後眾人開始分頭尋找。

  一座酒館門外小巷,昏黃的路燈並不能增強人們的安全感。メリル為了尋找ライノス來到了這里,酒館門口站着一個大漢。「這里可不是像你這樣的小姐應該來的地方啊」「看看你自己醉的樣子,還說別人」「現在的女孩子都好厲害啊…」。大漢轉身離開了。剛走出沒兩步,メリル就找到一了個帥哥,詢問ライノス的事情,對方竟然回答自己就是,還拿出了Froce的證明,一邊吹噓自己的戰斗經歷一邊就把メリル拉入了酒館。這一切被這大漢看在了眼里。不一會マックス也來到了這里,同樣他對這位高大的醉漢也沒有任何好感。酒館里傳來的メリル的一聲驚叫立刻引起了マックス的注意,沖進酒館才發現剛才那個帥哥已經面露兇相企圖對メリル不軌,雖然メリル也不是吃素的但是也遭到了暗算,一陣麻醉氣體把她弄暈了,歹徒趁機劫持了她。

  正在情況陷入僵局的時候歹徒身後的牆卻出現了異狀,牆面開始龜裂、脫落,最後在他腦袋兩邊形成了兩個大洞。一雙比他的腰還粗的手臂將他抱了起來,然後從酒館中拖了出來,是剛才那個大漢幫了忙。這時候其他同伴也陸續趕了過來,バロン立刻認出了那個醉漢就是ライノス團長,對此マックス和メリル十分吃驚。不過ライノス聽了眾人的解釋之後卻顯得不那麼願意幫忙,只是說要大家來北部山區他住的地方找他。然後就走了。既然這樣,大家也只好在バロン的帶領下跟了上去。

  第五章 孤島的牢獄

  ライノス住在北部的群山之中。一行人在バロン的帶領下找到了ライノス的家。正如傳聞所說,ライノス果然擁有一艘空飛艇,而且還是小型高速的。不過ライノス那滿是橫肉的臉上分明的寫着「不合作」三個大字。果然,不論是バロン的懇求還是マックス的解釋都不能打動他那似乎已經被四周的冰雪同化的心。「就算這個世界毀滅都已經和我無關了,我現在所要做的就是在這藍天中品酒、飛翔」。原來這位原團長背後還有一段故事,バロン這時開始說明了。也是三年前的那場叛亂,無情的戰火奪走了他的家人的生命,同時也帶走了他活下去的理由。回到聖都クインシーヌ之後,他立刻交了辭呈,也沒等リーベンハイム國王批准就消失了。傳說他一直在尋找一個合適的死地。

  「就這樣死了難道就能對得起你在天上的家人了嗎?」面對マックス的質問ライノス也一時語塞,原來這幾年來都是在逃避啊,不敢面對現實,不想承擔責任,甚至不願繼續活下去。マックス一點都不客氣的一番話猛然大醒了這位巨人,不過最後只是答應送大家飛越大洋,其他事情不幫忙。

  高速飛艇的優勢在於速度,只要兩三天就可以橫越整個大洋,但是相對的也有缺點,那就是中途需要補給。而補給點就是位於兩大陸中央的小島ヘイルブリズン。這里是一座監獄,之所以選擇這里是由於四周都是汪洋,所以逃跑的可能性幾乎是零。飛艇剛降落就發現情況有些不對了,這里竟然也出現了大量的怪物。為了援救可能還生存的獄管和犯人,一行人進入了監獄內部。陰暗潮濕的牢房里似乎已經有很久沒有住過人了,各種肢體拼湊起的怪物更為這個人間地獄增添了許些恐怖。

  然而大家真的找到了還生存的人,是一位翼人族的戰士。他手持一幅弓箭,怪物一瞬間就被射倒一大片,不過這位戰士卻對人類沒有任何好感,即不願幫助マックス一行人又不願接受幫助,甚至名字都沒留下就離開了。在地牢的深處,大家找到了一位瘋狂的科學家,原來就是他把這個監獄里所有都變成了怪物,而目的竟然是為了對抗月之眷族。為了對抗月之眷族,他犧牲了無數無辜的生命,把它們變成了醜陋的怪物。而他自己竟然認為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打敗月之眷族的正義事業。現在他又抓了一位女性翼人族。顯然剛才個戰士就是來救他的了,不過此刻他已然躺在一旁,顯然失去了意識。

  這個完全失去了人性的劊子手竟然將自己也變成了一隻巨大的怪物,徒勞的抵抗仍以失敗收場。這個時候板面男子又一次出現了,令人驚奇的是在一旁瀕臨死亡的那個瘋子竟然認出他來了。「你….不是…」「你的出場到此為止了!」一劍結果了他的性命的板面男子又開始和マックス對話了。他首先對メリル發出了邀請「同樣受月之力的恩惠,你還是到我這邊來吧」「不!我絕不離開マックス的身邊!我要和マックス在一起!」メリル乾脆的拒絕了他。被拒絕的一方似乎受到了很大的刺激,表情劇烈的變化起來「那好,メリル就暫時留在你那邊了,不過マックス我要告訴你,她只會給你帶來不幸的!」稍微調整了一下情緒之後他開始歷數其マックス的父親ガイア的過錯起來。

  不過マックス卻抓住了他話中的一個細節,ガイア曾經來到這個島上是事實,グラハム也知道,但是問題在時間,ガイア來到這里的時候カイン還沒有出生,而這個假面男子卻清清楚楚的知道ガイア來這里時的情形!那麼,他到底是誰?ガイア那句「那個人是カイン,但是又不是カイン」到底是什麼意思呢?傳送魔法引起的波動不能給マックス一個答復,一切都還要靠自己去探索。大家救起了翼人族的那兩人,不過男戰士依然不領情,簡單謝過眾人之後就離開了。女的倒是通情達理,從她口中得知原來他們倆名字是分別是クライン和フレイア,不過還沒等說兩句話,在クライン不耐煩地催促下兩人飛走了。フレイア留下一句話「一定可以在見面的」。

  回到飛艇大家開始回味起メリル那一段話了。「在那種情況之下~那麼真摯的愛的告白~真是太浪漫了~~~」 チキティータ一句話代表了大家的心聲。不過兩個當事人確紅着臉想否定這事情。最尷尬的時刻,ライノス給他們解了圍。他已經自己找到了燃料,飛艇可以出發了。

  作者:acefox

來源:遊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