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魚都摸累了的年輕人,正在信奉「躺平學」

摸魚都摸累了的年輕人,正在信奉「躺平學」獻給在這個星期日需要調休上班的你。

出於工作需要,我最近研究了一番「如何能夠在上班時更方便地摸魚」。和前網際網路時代不同,當Alt+Tab鍵這類切屏小技巧變得人盡皆知(尤其是領導也知道)的時候,摸魚的門檻正在變得越來越高。

在一份流傳的名為《即使老闆站在你面前也無法發現你在摸魚》的摸魚對策里,我迅速找到了適用的摸魚方法。

想要不容易引人注目,首先要做到的就是不要頻繁切換頁面,所以打遊戲看動畫顯然並不可行,即使是在這份秘技里,你也要做到一直打開著工作頁面防止來自上級的突襲。

但對於像我這樣的編輯來說,事情沒那麼復雜,畢竟大多數時間,我們的工作都是打開一個Word文檔,在上面吭哧吭哧地打著一行接一行的字,再刪掉。而Word文檔本身功能有限,能夠做的只有最基礎的復制粘貼讀小說法。

不過這樣大篇幅地拖動文檔顯然不可行,萬一領導路過我的身後,看到我日寫三萬字,大概會錯估我的工作能力,在日後會產生不小的問題。

在這種情況下,輔助工具就變得必不可少。摸魚對策里的第一條,推薦了單行文檔閱讀器。簡而言之,就是把一整本小說的內容塞進文檔的一行,通過移動光標來推動文章進度,進而達到不動聲色在Word上閱讀小說的效果。

摸魚都摸累了的年輕人,正在信奉「躺平學」

除了惠及我們這些文字工具人,程式設計師也能用上這個軟體。在編程軟體里植入單行閱讀器之後,就能不動聲色地在頁面底部翻看小說。

摸魚都摸累了的年輕人,正在信奉「躺平學」下方紅框內就是小說部分

即使只停留在主界面,也能夠在簡短的菜單欄里閱讀。

摸魚都摸累了的年輕人,正在信奉「躺平學」下載網站的圖例

但看小說只能解決初步需求,而人類的欲望總是更上一層樓的。摸魚利器匯集了全網際網路人的智慧,當然也不可能只有這一點小聰明,於是我很快找到了第二個軟體,叫做「窗口透明工具」,利用這個工具據說能夠光明正大打遊戲。

原理是這樣的,將工作窗口和遊戲窗口都打開,可以對遊戲窗口自由設置透明度。在低透明度下可以同時看清工作和遊戲兩個界面,實現雙線操作。

摸魚都摸累了的年輕人,正在信奉「躺平學」如圖所示

但這個方式又顯而易見有些問題,首先就是比較費眼睛,其次我要是真的玩起什麼大張旗鼓的大型遊戲來,風扇嗡嗡響不說,機械鍵盤的瘋狂敲擊總是會讓辦公室的其他同事生疑的。

那有沒有其他方法可以打遊戲呢?很快,一條對策終結了我的摸索。

如果我沒有提前告訴你,你應該看不出來這是一個遊戲大廳。頁面右上角的引導話術充滿了玄機,而你只要點擊任意文件夾旁的空格,就能夠坐下准備加入遊戲。

摸魚都摸累了的年輕人,正在信奉「躺平學」「坐滿3人開始會議」

它更棒的地方在於,遊戲界面正好是Word界面。一切提示語都鬼斧神工般嵌入了Word界面內,就算領導在你身後停留五秒鍾,也無法辨別你到底在做什麼。

摸魚都摸累了的年輕人,正在信奉「躺平學」

隨後我叫上了其他兩位編輯對這個遊戲做了個測試,以評估它究竟質量如何。等到三位選手都在文件夾邊坐定,我們才驚訝地發現:

這是個鬥地主。

正在遊戲的界面是這樣的,當一名玩家搶到地主時,頭像會自動變成PowerPoint的橘黃色標簽,十分好辯別,而在他們每回合出的牌則會出現在頭像頂上,非常不易察覺。

摸魚都摸累了的年輕人,正在信奉「躺平學」

即使我這樣細細講解,你可能也無法在十秒鍾內找出遊戲的全部要素

大概是因為擁有著極強的自我管理能力,其中一位編輯老師在連贏三局之後退出了比賽,而我在發現新大陸之後,決心將摸魚學鑽研到底。

很快我就發現,想要鑽研摸魚學的並非我一人。就在今年三月,清華大學的一名大一學生開了一門名叫《摸魚學導論》的選修課,雖說一開始是為了好玩,但因為選題過於有趣,很快就吸引到了一千多名想要選修的學生,以致於本意是開個玩笑的授課「老師」被迫認真講起了摸魚學。

摸魚都摸累了的年輕人,正在信奉「躺平學」

雖然課程介紹里並沒有什麼實質性內容,但既然清華大學能夠開課研究,還是讓我看到了摸魚學的巨大潛力。如果就此深挖下去,說不定很快就能看到一條光芒的學術大道。

從各方面收集到的信息看來,「摸魚學」屬於一門涉及面廣、要素繁多的學科,如果要深挖,需要從更具體的意識形態入手。

很快,我就找到了「摸魚學」更高級也更具革命性質的形態:「躺平學」。

在名叫「中國人口「的貼吧里,一個「躺平即是正義」的帖子在最近成為了熱門的話題。帖子里,這位兩年沒有參與工作的用戶,聲稱自己為了擺脫傳統觀念的束縛,正在踐行名為躺平的「智者運動」。

摸魚都摸累了的年輕人,正在信奉「躺平學」

躺平學,21世紀的新人類哲學之一,這門學問的信徒們秉承著「以不變應萬變「的原則,和放棄與生活搏鬥的態度,用」躺下「接受一切的方式與越來越卷的社會作斗爭。而這位發帖的網友,顯然就是「躺平學」的集大成者。

摸魚都摸累了的年輕人,正在信奉「躺平學」

在他的生活里,一天只吃兩頓飯,早上吃麵條雞蛋,晚上吃米飯蔬菜,周末可能也會視情況來頓雞排,以保持自己的營養均衡。每個月的生活花銷控制在兩百以內,一年工作一到兩個月就能解決生計問題,剩下的時間則乖乖選擇躺平。食物只要能夠果腹即可,也不追求什麼遠大目標,就正如《瓦爾登湖》里的梭羅一般,滿足著「活下去「最基本的需求,又在無意之中表達著對忙碌社會無聲的抗爭。

在帖子里他也會不時分享著自己的躺平哲學,稱「躺平是宇宙的客觀真理」,認為「休息、睡覺或者死亡才是真正正義的體現」。同時也表現出了佛教里才見得到的清心寡慾,只不過如若條件允許,他們葷素不忌。

最可貴的是,即使在生活中,他也身體力行遵循自己的躺平原則。為了在每年的兩個工作月中踐行躺學,他辦了一張演員證,只要有需要,就去橫店進行物理躺平,既能賺得生活費,又能將躺學貫徹到底。

摸魚都摸累了的年輕人,正在信奉「躺平學」

帖子發出不久,這位網友就被奉為理論與實踐並行的「躺平學大師」。在我細細記錄下大師的理論之後,再搜索更多關於「躺平學」的資料之後發現,國內關於這門學科的研究,早在去年就已經有雛形了。

研究躺平學的學者叫納米醬,去年,納米醬再知乎發布了兩篇關於「躺平學」的深刻分析,其中一篇名叫《躺平學發展現狀簡論》,文中除了分析躺平的教義和發展外,還分析出了躺平第一定律:

摸魚都摸累了的年輕人,正在信奉「躺平學」來自知乎納米醬

學習一門新的理論,也要總結前人的經驗感悟,躺平學也是如此。納米醬的另一份作品《躺平學的初步綱領和躺一大宣言》能夠給修行躺平的後來者很好的參考。

摸魚都摸累了的年輕人,正在信奉「躺平學」

在這篇文章中間還提到,躺平學創立者是在受到挫折的驅使下,在春天里刷刷地流眼淚才成長的。

去年九月,「躺平學」還曾引起過一次熱議。一位30歲的普外科醫生陳子楊造了一個詞,叫做「臨床躺學」,送給那些在臨床醫學經歷痛苦漫長掙扎的學生們。

大致意思是:從進入大學到正式躋身進入三甲醫院,年輕的臨床醫學生們大抵都要經過這樣一個過程:先讀完五年本科加三年研究生,想要進入北上廣的三甲醫院大多還需要進修三年博士,如果想讓自己更有競爭力一些,還有兩年博士後的修行可供選擇。

「臨床躺學」就是指鼓勵學生們放棄擠入北上廣三甲,退而求其次回到家鄉或者二三線城市,放棄一些機會,也讓自己逃離壓力,回到舒適區,簡而言之,就是「躺平」。

摸魚都摸累了的年輕人,正在信奉「躺平學」

雖然和主流價值觀看起來背道而馳,「臨床躺學」卻獲得了眾多醫學生的認同。「臨床躺學」的概念看起來新鮮,實際上在多數人的生活里,都早已深諳躺學的奧義。即使是在小縣城的醫院里,知名大學的碩士畢業生在門診坐診情況並不難看到,畢竟北上廣的三甲醫院就那麼就幾個,而三四線的醫生比比皆是。

這些認同「躺學」的醫學生也是如此,他們踐行了「放棄掙扎」的原則,也放棄擠破腦袋成為人上人的機會,最終選擇「躺」在家鄉,也確實過上了能松一口氣的生活。不過在醫學生中,這種「躺」的概念又不是貶義的,醫院正好也需要他們。醫學生的「躺」正在讓醫療資源下沉,讓更多的病人因此獲益。

「臨床躺學」的概念之所以能成為話題,一方面是因為臨床學在醫學中本就是最卷的門類,而醫生相對於其他職業,「躺」起來又更具有代表性一些——畢竟幾乎每一個去過醫院的人都感受過門診的擁擠、醫生的疲乏和生老病死的精神折磨。所以醫生們一說要「躺」起來,很容易都能得到共鳴。

但其實不論什麼行業,大家早就想躺一躺了。在一份2017年的喪表情包統計里,「葛優癱」成功擊敗了其他種種模因,成為了網際網路最佳喪文化的引領者。後來大概是因為肖像權所有方到處起訴(連我社都收過律師函),這個梗也就不了了之了。

摸魚都摸累了的年輕人,正在信奉「躺平學」

躺平學文化前有來者,必定後繼有人。我在豆瓣小組里找到了這些仍然在奉行躺學的夥伴們。在這里大家稱自己有一種叫做NPC energy的精神,說自己就像遊戲中NPC一樣,只跟主動與自己說話的人說話,更多時候當個安靜的背景板。

摸魚都摸累了的年輕人,正在信奉「躺平學」

但對於大部分的用戶來說,他們並不想真正「躺平」,只不過是出於一種疲憊的自我保護。當生活的重壓分攤到了每一個不諳世事的年輕人身上,只要搶在命運襲擊前躺下,就沒有那麼容易再被擊垮了。

而「躺平」也並不像有些地方所說的那樣意味著墮落,不是拋棄月亮追求六便士那樣將理想和現實劃分得涇渭分明,相反,這些試圖躺一躺的人,都是在追逐月亮的路上累了,想在六便士邊歇歇腳,獲得一些安全感而已。

就像豆瓣小組的組長說的那樣:我們需要的不是「徹底躺平」,而是「懶惰的權利」。

寫完了這篇文章,完成了本周的任務,我決心在春天即將過去之際,抓緊躺平,享受刷刷流眼淚的成長時刻,另外,我已經把開頭那個Word鬥地主放進評論區里了,也祝大家躺平摸魚愉快。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