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紀丨浦澤直樹的《噴嚏》,一眼就相中的短篇集

不知道各位是否還有購買和觀看紙質書的習慣,因為在學生時代使用手機和電腦的時間都偏晚也比較少,所以直到今天,我依然保留著看紙質書習慣。從漫畫小說,到四庫全書甚至是教科書後面的選讀課文,都是那時午休和節假日的解悶之物。即便現在人變得浮躁了,也依然會偶爾買會看。

由於每次回老家都會整理出一大堆書箱子,導致搬運成本過大而苦惱,這時總會吐槽自己幹嘛又買這麼多實體書,老老實實看在線不好嗎,但當我偶然路過或走進書店,甚至在某寶閒逛時,瞥見有趣的封面和有印象的作者都會腦子一熱就買下了。這種基於第一直覺入手的情況可想而知的問題是容易辜負期待,在效率至上的現代這顯然有點浪費感情,但不可否認的是,只要不是特別fun(糞)的內容,那些與想像的差異不恰恰是未知的樂趣嗎?另外比起買長篇連載的套書,我更喜歡短篇集,一方面是避免後續追的負擔和踩雷的風險,另一方面是短篇更適合短期碎片閱讀。

我總喜歡看電視上的新聞,拋開總期待著汲取到什麼的獲取性焦慮,只平靜地期待今天又有什麼民生瑣事和國際大事,播兩分鍾插十分鍾的廣告或許會讓你罵街,但也無妨。

《噴嚏》——浦澤直樹

一眼就相中,就算無聊也要買!

書城紀丨浦澤直樹的《噴嚏》,一眼就相中的短篇集

相信每一位朋友看到這個封面都或多或少覺得有趣,就像開頭所說的,是第一直覺驅使,幾乎沒有考慮就買下了,到手後發現十分值得推薦一番。但本文不會過多筆墨講述短篇集的內容,略微有一點劇情描述,請感興趣的朋友可以自行購入或尋找其他途徑閱讀。

*由於購買的是台版譯本,所以和日版或多或少會有一定的差異,但畢竟出版社印刷的,不影響理解作者所表達的內容。

這是本書的扉頁對書名的解釋,說明了這本短篇集或是實驗性的,或是隨筆,又或是「無厘頭」的。作者浦澤直樹是日本的漫畫大師,不過即便我詢問過身邊混跡ACG的朋友知道的人也不多。他最為人所知的作品,應該是《20世紀少年》和《Monster怪物》兩部長篇,前者我第一次看是在星空台的真人電影,後者則是在2004年被改編成TV動畫,兩部作品也十分有趣,可能是有些年代性而且篇幅較長爆點比較分散,所以才顯得冷門。

說回短篇集,如扉頁所說,全書每段故事都較為簡短,形式和題材也比較雜,但大多都伴隨作者的表達,浦澤直樹寫實的線條生動地描繪著作品里的每一個人。

其一

書城紀丨浦澤直樹的《噴嚏》,一眼就相中的短篇集

《月に向かって投げろ》(譯作:朝著月亮丟出去吧),是短篇中結構較為完整,有起承轉合,故事講述主角在少時偶遇一位自稱靈能力者的邋遢老人,因為分給其蘋果飽腹而被預言將來會成為獲得普利茲獎的優秀記者,並附帶了一段不明所以的話語。而主角也在半信半疑中逐漸證實了老人的預言,同時揭開一樁神秘案子的真相。

本篇是類似本格推理的表達形式,讀者跟隨主角經歷所經歷,獲取信息同步,單角度體驗故事的進展,結合前面老人的預言內容,在最終線索穿起來的一刻,會有種預言成真的宿命感。作為一個短篇,麻雀雖小五髒俱全。

*就像同一個笑話,你的朋友講得讓你捧腹大笑,但你並不一定能讓另外的朋友同樣感到有趣

乍一聽是常見的預言成真的俗套故事,但正所謂故事不怕老,最怕講不好,即使在開頭就猜到結局的故事,但也會因為其講述者的水平而決定是否願意看下去,漫畫是講故事的形式,分鏡、敘述角度、角色「演技」等都是推進故事的工具。

其二

書城紀丨浦澤直樹的《噴嚏》,一眼就相中的短篇集

相比於《朝著月亮丟出去吧》,《いっつあびゅうてぃふるでい》就顯得平實樸素。

本篇台版譯作「It’s A Beautiful Day」,通常日語書寫外來語的時候會使用片假名,而本篇卻是用平假名寫成的英語發音,有了解過日語寫法的朋友不難看出,這個標題玩了一個文字遊戲,所以它既有It’s A Beautiful Day的含義,同時根據日文也可譯作「一個小小的故鄉」。兩種譯法皆成立,其緣由自然是和短篇故事本身有關。

*這里的平假名翻譯源自百度,懂日語的朋友可以更正一下到底是否正確

故事原型是浦澤直樹的友人遠藤賢司曾經向他講述的經歷。遠藤與其他的音樂朋友一次在某地進行live演出結束後,走在回酒店路上,眾人被一家脫衣舞國際劇場吸引而停住腳步,美麗的女郎赤裸著,大方地展示著自己的婀娜身姿。第二天同樣是返程路,眾人隔著小溪駐足再次看到了昨晚的女郎,與夜晚迷幻誘人不同,此時她身穿白色連衣長裙,優雅地行走在堤壩邊,那是從沒見過的美麗風景,簡直就像是《It’s A Beautiful Day》的專輯封面。這是一個美得出奇的故事,是一個平平無奇但足夠令人感嘆的故事。

書城紀丨浦澤直樹的《噴嚏》,一眼就相中的短篇集

浦澤直樹與其他那個年代的藝術創作者一樣,或多或少都受到過搖滾樂的影響,也時常出現和致敬滾石,披頭士,鮑勃迪倫等著名搖滾樂的作品,在《Musica Nostra》短篇中講述了他自己曾前往LA的Desert Trip音樂節,以及與前蘋果唱片總經理傑克奧利佛的趣事,另外還分享說,看各種男性吉他手彈奏時的猙獰表情並不是因為這樣彈很酷,而是長時間的彈奏給手指帶來真切的疼痛,看小姐姐吉他手的油管視頻驚訝於她們無論推弦多劇烈,臉上依然會保持平靜。

書城紀丨浦澤直樹的《噴嚏》,一眼就相中的短篇集

其三

書城紀丨浦澤直樹的《噴嚏》,一眼就相中的短篇集

如果說整本短篇集令我最驚喜的一篇,必然是《怪獣王國》(譯作:怪物王國),該篇在開頭就通過場景和鏡頭欺騙讀者產生錯誤認知,讓人誤以為這又是一個普通的怪物宅聖地巡禮的故事,但隨著鏡頭緩緩跟隨人物,開始一點一點拋出始於現實的異想世界,足夠的引人入勝。

浦澤直樹在尾頁的創作筆記中這樣寫到:我們的世代是怪獸世代,對於我們來說對這些龐然大物的憧憬到底是什麼,當怪獸世代的孩子在爭論戰力或吐槽打鬥場景的預算之類口無遮攔的問題中長大後,他們就會創作出像《怪物王國》這樣的故事。真是諷刺(這是我說的)。

為了最大程度保留懸疑和新鮮感,不去破壞那份樂趣,所以不再細說,依然希望有興趣的朋友自行觀看。

書城紀丨浦澤直樹的《噴嚏》,一眼就相中的短篇集

常逛機核的朋友應該聽過電台介紹的墨比斯和《咆哮金屬》雜誌。紀念《咆哮金屬》創立40周年的活動邀請了世界各地的漫畫家參與創作,其中就包括浦澤直樹,所以在短篇集的最後,是一篇少見的從後往前看的,符合法國漫畫閱讀習慣的作品《Solo  Mission》(譯作:單身赴約)。該篇也是十分具有墨比斯風格的基調,在浦澤直樹的創作之路上也確切的受到墨比斯的影響。

剩餘的短篇並非不夠有趣不夠精彩,而是不想喋喋不休大篇幅地去給整本短篇集做劇情簡介,這樣沒有太大地意義,所以我只挑選了上面幾篇,或許能引起各位在閒暇時間忽然想起這個有趣的封面而去翻閱的興趣。感謝!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