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方抵制短視頻侵權 業內人士:抵制的是未經授權就使用而非全部

4月7日,新華社發文,痛批短視頻app上颳起的「剪輯風」。4月9日,中國電視藝術交流協會、中國電視劇製作產業協會,騰訊視頻等視頻平台以及正午陽光、華策影視等53家影視公司聯合發聲,直指短視頻平台以及短視頻運營者對影視作品進行任意剪輯、切條、搬運、傳播等行為嚴重侵犯了作品的完整性和合法權益,
並表示將發起集中、必要的法律維權行動。

4月23日,又有超過500位明星藝人加入,再次發出《倡議書》,要求「對短視頻平台內未經授權的影視作品進行清理 ,同時通過技術手段防止上傳未經授權的內容」。

紅星新聞記者注意到,連續兩次發聲,雖然都指向短視頻平台和創作者的侵權,但第二次發聲的措辭和語氣明顯更為嚴厲,明確提出平台應對未經授權的影視作品進行清理。此外,《倡議書》第三條還首次提到,「公眾帳號生產運營者提升版權意識,即日起未經授權,不隨意發布影視作品內容拍攝過程中與演員相關的拍攝花絮、現場物料、路透視頻等」。一位影視製片人表示,近兩年黃牛對外售賣拍攝信息、賣入場名額等亂象頻出,這種過分曝光劇情、演員造型等行為讓投資千萬的劇失去神秘感,非常損害片方利益。

短短兩周時間,長視頻抵制侵權之戰再次打響,速度之快、陣勢之大、倡議之明確,可見長視頻平台和從業者對影視內容版權保護到底的決心,白紙黑字,呼籲短視頻平台推進版權內容合規管理,清理未經授權的內容。

盡管有兩次發聲,但短視頻平台上剪輯、搬運視頻的內容依然不少。

今日,紅星新聞記者注意到,像熱門劇集如《長歌行》、《山河令》、《陳情令》、《司藤》等劇被不少用戶直接剪輯成片段上傳,沒有任何解說和字幕。

紅星新聞記者在某平台看到,一個名為《山河令付費花絮合集》的視頻包括了20多個小視頻,其播放量達到了200多萬。而在優酷上,這個付費花絮一集需要花費1元購買。

多方抵制短視頻侵權 業內人士:抵制的是未經授權就使用而非全部

而在某短視頻平台,赫然出現了騰訊視頻《長歌行》超前點播的內容。

多方抵制短視頻侵權 業內人士:抵制的是未經授權就使用而非全部

知情人士:抵制的是未經授權下簡單的切條、搬運行為,並非所有剪輯內容

長視頻跟短視頻在注意力和用戶流量上的爭奪,是這一兩年來長久的話題。《2020中國網絡視聽發展研究報告》的數據顯示,目前短視頻用戶規模達8.18億,短視頻已成為了僅次於即時通訊的第二大網絡應用,近九成網民使用短視頻,人均每天刷短視頻110分鍾。而綜合視頻用戶規模才僅7.24億,短視頻可謂來勢洶洶。

不過,短視頻和長視頻雖然存在競爭,但也存在互相引流相互促進的作用。淘夢創始人、CEO陰超透露,淘夢有多個影片短視頻營銷內容話題量達到10億,「只要長視頻的內容足夠好,短視頻是可以形成倒流效應的」。映美傳媒創始人、CEO吳延認為,長視頻的短視頻內容可以瞬間引爆用戶欲望,通過短視頻的傳播,擴大了頭部長視頻內容的入口,「短視頻可以引爆長視頻的口碑和勢能」。

不過,也有聲音認為,目前短視頻上出現了很多幾分鍾刷一集(劇)的情況,這就導致一些觀眾在短視頻平台可能不花一分錢就看了一部劇的精華部分,反而不去看完整的一部劇,「現在一部劇動輒投資數千萬甚至上億,短視頻明顯就分走了長視頻的羹」。

「並不是對短視頻平台上所有剪輯內容一刀切,這幾次聯合發聲也並非長視頻平台和短視頻平台的對抗。」一位知情人士透露,這次的《倡議書》特別強調要授權,是希望短視頻平台推進版權內容合規管理,遵循「先授權後使用」的原則;同時歡迎各方參與進來,提供形式多樣、有獨創性的精品短視頻內容。該人士表示,大家抵制的是未經授權下簡單的切條、搬運行為,並不是所有剪輯內容都將被攔下,經授權後短視頻平台可以發布創作有獨創性的內容。

律師:獨創性是界定是否侵權的重要標准,把長視頻簡單地剪輯、切條後上傳,肯定是侵權

泰和泰律師事務所智慧財產權律師黃春海認為,一些自媒體、用戶把長視頻簡單地剪輯、切條後上傳,從目前的法律來判定,肯定是侵權了。在黃春海看來,獨創性表達是《著作權法》中界定是否侵權的重要標准,而具有較高獨創性的內容並不一定涉及侵權,比如一些影評人、up主為了評論、介紹一部影視作品,適當引用某些影視劇的片段做素材,有其獨立性的思想、評論、字幕、語言等內容,那就不一定侵權。所以是不是構成侵權,還得視具體情形而論,不能簡單一刀切。

紅星新聞記者 邱峻峰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