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狙擊手 勝利的召喚》全攻略

  《二戰狙擊手:勝利的召喚》全攻略(一)

  基本操作&游戲秘笈:

  W:前進 S:後退 A:左移 D:右移 C:跪立 X:臥倒 R:換彈夾 O:任務列表 F:動作鍵

  F5:快速存檔 Alt:掃射 Shift:跑

  在游戲中按「9」輸入以下字符激活相應秘笈:

  mpgod:上帝模式 mpguns:得到全部槍支彈藥 mpclip:觀察者模式 mppoltergeist:鬼魂模式

  任務一:Market Garden

  第一關:Outskirt

  大霧籠罩着整個戰場,敵軍的防備非常鬆懈,我輕松地幹掉了兩個人。在前面的木箱旁收起M1A1看看四周,鄉間大道上有幾個敵人,一一解決掉。向左走,前方有輛裝甲車,敵人已經意識到我的存在,我只能將他們擊斃。右前方有個倉庫,在倉庫外救護兵正給一個傷員包紮。遠處山坡上有個狙擊手正瞄準我們。消滅他的槍聲引來了更多的德國人,戰斗瞬間打響,我們以少勝多,來到了小鎮上。敵人的機動部隊被我軍的火力壓制,一部分步兵藏身在小鎮北邊,雖然敵人的作戰能力很弱,但我和戰友還是覺得這場小規模的巷戰打得有滋有味。

  敵人的指揮官在小鎮另一頭的莊園里。我調頭趕到那里時,莊園里的別墅早就被我們的人包圍了。等我沖進別墅時,里面已經是殘兵敗將了,但那德軍軍官依舊鎮定地躲在桌子後面,果然是個臨陣不亂的人才,可惜!擺平他後我沖上二樓,本以為已經控制住了局勢,但這時大批德國援兵趕到,陽台上有架機槍,拿它往下掃射遠不如用狙擊步槍挨個點來得過癮,而且掃射容易傷到自己人。這里恢復安靜後我穿過別墅後門來到一片密林中,剿滅敵人的殘餘力量。我們漸行漸遠,小鎮慢慢消失在霧中…… 

  第二關:Arnhem Bridge

  我端起桌上的M1A1沖出防禦工事,執行尋找戰友的任務。透過大霧可以看到外面的敵人正無所事事。把他們都解決了繼續向前走過一排障礙,我站在街上看到了雄偉的阿納姆大橋,右手邊有一座二層小樓。在小樓一層找到救護兵,步話機又響了:發現敵軍坦克,需要馬上把它解決掉。這里恰好有個火箭筒,我把火箭筒背起來還沒走出這座樓,坦克屁股後面還跟着幾個德國人,順手幹掉他們吧。從左側的副道走上大橋,再從樓梯走到橋下,竟然還有德國人在閒談,去地獄談吧。前面是條河,沒有路了,只有一個打開蓋子的井。試探着來到井下,這里有人把守,應當是前進的要道。從另一個出口爬上地面又有一群敵人因為玩忽職守丟了性命。沿大街走到一個街心花園里,找到兩個戰友,其中一個已經倚在雕塑上奄奄一息了,撿起地上的炸藥,我要為戰友報仇!

  消滅對面兩個敵人後按原路返回,敵人顯然已經增派了援兵,河對岸橋上、路上、樓上的敵人一起把槍口對准了我要露頭的井口。敵人為了守住阿納姆大橋不惜血本地增加援兵,給他們開道的是一輛裝甲車和一輛坦克。坦克正把炮口指向橋下的小樓。我把炸藥貼在坦克屁股上拔腿就跑,一聲巨響,嶄新的坦克報廢了。回到小樓里清點一下人數,其他的事情回營房再說。

  第三關:Last Breath

  大霧在夜幕降臨時退去了,收起營房桌子上的手榴彈和子彈,走出營房發現我們處在包圍中。遠處高樓上狙擊手是最大的威脅,把他放平。來到一個岔路口,向右直走會碰到兩個同伴。德軍擁來,頂住進攻,一轉身又看見一輛坦克。在身邊的小樓里找到火箭筒,在二樓窗口打它。環視四周似乎沒有前進的道路了,我竄進一座小樓。敵人守在小樓犄角旮旯里,上二樓,從另一個樓梯下去,外面大街上的5個敵人用一顆手榴彈擺平,出門要注意門外蹲着的那位。沿大街跑了幾步,就有人暗算我,繼續向前跑就能看見遠處高樓上的兩個狙擊手,把他們幹掉。左拐看到街口地上有火箭筒,坦克在身後,擺平它後朝它所在方向進發,注意身後大樓的狙擊手。又拐過一條大街,眼前呈現的是草地中潮水般的敵人。正當我快撐不住時,突擊隊趕到。

  任務二:Battle of the Bulge

  第四關:Sabotage

  我被戰友Scarpello用吉普車帶到了野外敵軍後方,這次是我單刀赴會。左面灌木叢中有敵人,消滅後我將敵營的柵欄外圍清理干淨之後往里沖。開始尋找3架AA高射炮的具體位置。在一個沒有多少兵力把守的地方找到了兩架AA高射炮,炸掉。向右走過一座橋,消滅了沖上的德國兵。在附近又找到一架AA高射炮,也毀掉。沿道走到河邊,沒有橋,只能在大的浮冰上跳躍前行。對面出了3個士兵,放倒他們之後,我跳上了對岸。

  這邊的路很好走,在岔路口走哪條道都會通向同一個地方,小心巡邏兵。我來到一個較為空曠的地方,制服了兩挺機槍後鑽進了碉堡。德軍官員正與人商討着一份機密文件,看見我撒腿就跑,機密文件扔在桌上。我看清機密文件後立馬追德軍官員,把他狙倒在車上了。德軍援兵這時趕到。任務完成,跑過一個大下坡看到Scarpello正和敵人打得不可開交,我的4顆子彈正中4個敵人的腦門。

  第五關:Countryside

  我的任務是為護衛隊開路,讓他們到達敵人存放大量軍火的地方。幹掉兩架機槍,同伴們大舉挺進。田野里出現了敵人,正前方有兩挺敵人的機槍。大批敵人從左邊房子里沖出來,我讓護衛隊拖後,自己在很遠的地方臥倒,點射所有敵人解決問題。大部隊進入森林,不時有敵人偷襲我們。路被樹叢堵死了,我從一條通上山頂的小路上去碰運氣。當爬到小山頂時,我找到了敵人堆放軍火的地方,就在山下。山下敵人眾多,我趴在山頭上一個一個狙,等到剩的敵人差不多了就沖了下去。聽到槍聲趕來的護衛隊與我在這里集合,我又往前跑為他們打探撤退的路,跑回來剛要招呼大家上車,剛才的山頭上擁出了大批敵人。打退他們後我們乘坐吉普車撤離,在一個路口和一輛敵軍的坦克擦身而過。

  我讓吉普車停在橋邊引誘坦克,自己在橋洞里安裝炸藥,坦克上鈎了,轟的一聲掉進河里。我和司機拚命往前跑。前方岔路口有裝甲車,我們只能向左。車子駛出村莊,這時手中多出一把火箭筒。坦克在我們前方不到20米的路邊停下了,我撿起火箭筒向它開火並命中了它。

   第六關:Siege

  我和Scarpello走出陣地,進入左邊一棟可疑的房屋,發現兩個德國兵,我迅速地把他們擊斃了。誰知他們正是德軍大部隊派來打探虛實的。等我跑回陣地時,敵人的進攻已經開始了。炮彈密集地掉落在我方戰壕附近,敵軍的步兵還沒清掃干淨,第一輛坦克已經壓了過來。我不得不承認敵軍用這種野蠻進攻的方式非常奏效。第二輛、第三輛坦克停在了壕溝前,我們只能向後撤退。走進身後小路右邊的房子,我從破損的牆角擠出去,來到一座花園中。敵人仗着有坦克,野蠻地撞開了花園的圍牆,我只好掩護戰友撤退。等隊友都撤走後,我也穿過身後的柵欄離開。

  我們暫時躲在一棟房子里,我爬上二樓,占領制高點。右邊樓下的敵人已經消滅干淨,大家都轉移到了左邊。我走到左邊那棟樓的二樓,用沖鋒槍狂掃一氣,局部戰斗才得以平息。我們再次後撤,大家都進了安全的地方。我從樓板的大洞跳到一樓,從前門出來;敵人從三個方向涌過來,敵眾我寡。我藉助大樓前後的兩挺機槍和地上的補給與敵軍僵持着,敵人過了一陣子便不再增加援兵了。我跑進大樓,首長告訴我城中有個敵軍的情報人員,掌握了我們太多的機密,留着這個活口必定是長久的隱患。我跑出大樓,走進馬路對面的一條胡同,右轉來到一塊墓地。墓地後面的教堂已經破爛不堪,守軍都在樓上的棧道上。從教堂後門的樓梯上去,繞棧道一圈,確認敵人已經被消滅干淨後,麻煩卻又來了。敵人的裝備是清一色的虎式坦克,哪里突破不了就用它破牆而入,然後小兵們緊隨其後。我從教堂後門出來,就看見這可惡的東西橫在牆邊。不好意思,忘帶火箭筒了,我拿它沒轍,要麼打秘籍,要麼趕緊閃。我躲在對面的破房子里,爬梯子上二樓,一抬頭正好看見那個情報人員在教堂的鍾樓上,給他個爆頭,這就是暗算我們的人的下場。

  第七關:Crossroads

  我們的小屋在十字路的東南角,一直向西跑到盡頭時,我在右邊的一座二層小樓上找到了Scarpello,他聽到西邊有什麼動靜,我掏出望遠鏡,視野中出現了坦克的模樣。幸好我們大後方的高炮部隊24小時待命,只要我用望遠鏡鎖定目標,他們在幾秒鍾就會變成廢鐵。又有一群小兵沖過來,附近的一個小屋里早就架好了機槍。我下樓之後端槍掃射,但總有漏網之魚。我跑回本部,首長告訴我敵人聚集在南邊。我抱着朝南的機槍又是一陣掃射,南方頓時血流成河。接着我又去北邊給人打下手。一個犧牲的戰友躺在樓下,我從他身邊的樓梯上樓,Scarpello也趕到這里。我用望遠鏡注視着北方的大路,兩輛裝甲車和一輛坦克前來挑戰,被高炮部隊解決。可身後敵人的尖刀部隊已經刺穿了我們的防線,我們的本部就要被端掉。回到本部後我又被告知東線告急,跑到東邊靠右的一座樓上,先把想暗算我的狙擊手幹掉。一輛坦克剛從蒙目龍之中露出炮管,就已經被我的望遠鏡捕捉到。這里的戰事平息後我回到本部,敵人已經投入了很多兵力,從東、南、北三個方向進攻,不想空手而歸。南、北兩個方向都好說,只是東邊的坦克我束手無策,關鍵時刻還是高炮部隊為我們解圍,敵人的進攻又一次沒能得逞。

  任務三:Crossing the Rhine

  第八關:Dropzone

  我所在的農場周圍都是柵欄,只有一條向南的通路。外面是敵人的4個機槍堡壘。東面有條林間小道,敵人在這里的站位間距太遠,不能相互照應。小路的盡頭是一座城市,我沖進城斃了正在聊天的敵人和正對面二樓上的狙擊手,之後沿大街前進。前面有一座樓,樓內燈火通明,外面有人把守。我殺進去之後果然在桌子上得到了德軍的重要文件。這里的大街看上去岔路口很多,但實際上能走通的只有那麼一條路,很快我就來到城郊,遠遠地看到了Scarpello和那輛熟悉的吉普車。

  第九關:Messenger

  Scarpello搞到一輛老爺車,我們這次要開車穿過叢林,一進去就看到敵人「夾道歡迎」。Scarpello的車技沒有給敵人留下進攻的機會,我的槍法當然也不差。汽車箭頭似的開着,一路上我們一共停下來3次,都是遇到了路障或是敵人太多我們無法過去的時候才停車,每次都是我單槍匹馬幹掉大約一個排的敵人。這一路上我們還遇到兩個手持火箭筒的敵人,這是我們的最大威脅,他們都在向我們開火之前就被我消滅了。車子順利駛出了叢林……

  第十關:Final Push

  最後總攻的日子終於來臨。Scarpello在我前面探路,在路口右轉,有人拿機槍正對着我,我和Scarpello交換了一下位置之後沖過去奪下機槍。在我的掩護下Scarpello很快打開了鎖,我沖進樓,順着窗口望去我看到了驚險的一幕:敵人要把大橋——這個坦克進城的必經之路炸掉。窗外有5個敵人,解決掉他們後我從二樓跳下,解決掉門外小花園里的敵人,之後我轉向東邊,又會看到一座樓里聚集了一屋子敵人。激戰之後我穿過屋子,跳窗戶來到了另一個房間,上樓在陽台上遠眺整個戰場,其實我們還有一小段路要走。

  我突然想起了炸藥還捆在大橋的橋墩上,我掏出狙擊步槍,打開狙擊鏡,屏住呼吸瞄準了連着炸藥的白線,按原路返回,我向左跳上一輛即將廢棄的火車。從另一頭的出口下車,又有一群敵人圍上來。沿着大路往前走,我越走越感到不妙,因為成群的敵人不斷地從城市的每個角落湧出來,戰敗的事實讓他們瘋狂,反正是死,不如拉我去陪葬。我在困境之中看到了Scarpello, Scarpello告訴我一會兒援軍就到了,整個城市都會夷為平地,我們現在要做的只是遠離這座城,遠離這群亡命徒。伴着汽車引擎的轟鳴,我離開這座城,結束了自己的軍旅生涯。(完) 

來源:遊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