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際網路終極 PK:高情商 VS 低情商 | 新浪潮

女朋友感冒了,說什麼才能體現你對她的關心?

低情商:多喝熱水。
高情商:少喝涼水。

聽起來有點冷,但類似文案放在下面這位女士身上就開始迷之匹配。

昨天歌手陳翔被爆出軌,說自己和演員江鎧同約在一起是做皮膚護理,「高情商 VS 低情商」小課堂立馬上線:

網際網路終極 PK:高情商 VS 低情商 | 新浪潮

這已經不是它第一次出現了。

「高情商 VS 低情商」的大型情商風暴,早已在積極解鎖網際網路世界的情感密碼。

高情商 VS 低情商的「梗圖宇宙」

這張圖,第一眼望去平平無奇,左邊是一位亭亭玉立的白衣女士,看起來知性而內斂。

畫面轉到右邊的藍衣女士,她的形象立刻脫胎換骨,笑容熱情似火,智慧昭然若揭。

她激動地伸出一隻手,仿佛向觀眾發出了靈魂啟迪的邀約。

網際網路終極 PK:高情商 VS 低情商 | 新浪潮

雖然這張圖看起來有著濃濃的長輩風,卻對新生代網民造成了異常深刻的沖擊,一度激起他們狂熱的文案創作欲望。

剛開始這張情商圖引起傳播,主要在生活情感領域。

比如,教你如何在寂寞的夜晚,委婉表達自己的欲望。

網際網路終極 PK:高情商 VS 低情商 | 新浪潮

就算實踐中遇到了令人失望的情境,也要用高情商維持好表面的情誼。

網際網路終極 PK:高情商 VS 低情商 | 新浪潮

這張圖一人分飾兩角,給網友留下了充分的想像空間;一句表達兩種深意,讓網友的思維得到了盡情的發散。

很快,「高情商 VS 低情商」開始在微博興風作浪,走進了熱鬧的娛樂圈。

網友們試圖讓說唱和學習「跨界」,讓不紅的男明星在此圖中找到些許慰藉。

網際網路終極 PK:高情商 VS 低情商 | 新浪潮

到了消費領域,商家的低質產品和過季滯銷,都開始有了高級的理由。

網際網路終極 PK:高情商 VS 低情商 | 新浪潮

遊戲的戰場上,不再充斥著不堪入耳的祖安文化,只有婉轉而優美的語言藝術。

網際網路終極 PK:高情商 VS 低情商 | 新浪潮

它活躍在網際網路社交中的各個情境中,掀起了一股(假裝)講文明、講禮貌的「情商學習之風」。

網際網路終極 PK:高情商 VS 低情商 | 新浪潮

現在每出一個新事件、新話題,網上立馬都會重現「高情商 VS 低情商」的話術對比新圖,可謂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前陣子鄭爽代孕事件刷屏時,「高情商 VS 低情商」自然也不會落下腳步:

網際網路終極 PK:高情商 VS 低情商 | 新浪潮

20 年前,我們在收音機里聽著《從小學習高情商》;10 年前,我們在圖書館打開《情商高的女人好命一輩子》,1 年前,我們在 app 里買「100 個方法帶你用情商致富」的課程;現在,我們在表情包里一秒領悟「高情商和低情商」。

這些梗圖明面上看是讓耿直卻不中聽的話,變成讓對方感覺良好的話。

但實際上,一個個玩笑背後,都是解構的嘲諷和無盡的娛樂至上。

「高情商 VS 低情商」到底從何而來?

「高情商 VS 低情商」火了,梗圖也傳得越來越多,但當問起那個藍白衣女士到底是誰時,網友們通常一臉茫然。

網際網路終極 PK:高情商 VS 低情商 | 新浪潮

其實這位女士,來自抖音上一個名為「惠子說情感」的帳號。

她的定位是「做人們情感路上的引路者」,最早教人們如何處理夫妻、婆媳關系,後來惠子開始進駐社交、職場等各種情境,教人們尋覓快樂感情生活。

網際網路終極 PK:高情商 VS 低情商 | 新浪潮

她的視頻很容易讓人想到過年回家那些說話讓人頭疼的親戚,想必他們看到視頻,有 99% 的機率會頓覺醍醐灌頂。

而惠子阿姨,就是他們的情商導師。那正襟危坐的姿態、堅定不移的語氣,頗有專業心理咨詢師的氣派。

網際網路終極 PK:高情商 VS 低情商 | 新浪潮

當女兒帶了媽媽看不上的男朋友回家,惠子阿姨教媽媽這樣說:

低情商:看你那個樣子,你也配?
高情商:小伙子你好,你是小麗的哪個男朋友啊?

當小孩子跟長輩討紅包的時候,惠子阿姨教長輩們大氣回復:

低情商:你這孩子,怎麼一見人就討紅包呢?
高情商:哎喲,小紅包都收膩了吧。來,阿姨給你送個三千萬吧。千萬要玩得快樂,要吃得開心,千萬要記得,出門見長輩,第一句話是先問候新年好!

當兒子生日找媽媽要錢出去玩,惠子阿姨再次教各位媽媽豪邁扔給兒子三千萬:

低情商:高考考了兩百多分,你有臉過生日,我都沒臉說生了你。
高情商:媽媽送你三千萬好不好呀,千萬要開心,千萬要幸福,千萬要平安!

網際網路終極 PK:高情商 VS 低情商 | 新浪潮

這種風格,是不是有種似曾相識的味道?

是的,就在那些充斥著各種早安晚安和節日祝福的家人群。

所以,在年輕人的視角,她的視頻也更凸顯出一種類似中老年表情包的隱形趣味。

如果你還記得「高人竟在我身邊」這句話的話,它其實也來自惠子阿姨。

網際網路終極 PK:高情商 VS 低情商 | 新浪潮

簡簡單單一個「竟」字,立馬給對方備受重視的矚目感,仿佛這優秀深藏已久,被人察覺是一場美麗的意外。

後來這句話,還衍生出了「男同竟在我身邊」「小丑竟在我身邊」「小丑竟是我自己」等新梗。

網際網路終極 PK:高情商 VS 低情商 | 新浪潮

同樣的,抖音、微博、B 站等各個社交娛樂平台,也開始出現「高情商 VS 低情商」的大批模仿者,爭相進行二次創作和大型魔改。

電影、電視劇、漫畫作品甚至雷軍的發布會都被剪輯成了「高情商 VS 低情商」的小課堂。

網際網路終極 PK:高情商 VS 低情商 | 新浪潮

QQ 的微博官方號也跟上了這波風潮,歌手海泉拍下「高情商 VS 低情商」的解說視頻來傳遞社交小技巧。

低情商:哎喲你最近又胖了。
高情商:你的身材,有點意思。

網際網路終極 PK:高情商 VS 低情商 | 新浪潮在一波又一波「高情商 VS 低情商」的梗圖下,舊文案雖然看膩了,但每次都有網友能再次推陳出新。

倒不是圖本身有多炫目,也不是網民真有多需要高情商指路,它常用常新的原因,就在於它在網上又創造了一個陰陽怪氣的新模板。

網際網路上無法停止的「陰陽怪氣」

事實上,大家都知道梗圖中的高情商和低情商,都不是真正的高情商。

這種 VS 不僅帶著幽默的目的,更多程度是通過網際網路語境,年輕人對真實稀缺、生活窘迫、社交困境的一種群體性自嘲。

表面上是在提升情商,實際上是在陰陽怪氣。

網際網路終極 PK:高情商 VS 低情商 | 新浪潮

不止「高情商 VS 低情商」,陰陽怪氣已經成為了一種新的網際網路話術體系。

「陰陽怪氣」這個成語,最早出自曹禺的《北京人》第二幕:

他們哪一個是想順我的心?哪一個不是陰陽怪氣。

那時候,陰陽怪氣還是形容一個人態度怪癖、冷言冷語、不可捉摸。

網絡上早期的陰陽怪氣,也只是在句子後面加個「呢」「呀」等語氣詞助力,比如「是的呢」「好的呢」「這是誰呀」「誰沒聽過您的名字呀」。

後來陰陽怪氣開始進攻 emoji,於是可愛不再只是可愛,挖鼻不再只是挖鼻,委屈不再只是委屈,家人發出微笑是微笑,你發出微笑是呵呵。

網際網路終極 PK:高情商 VS 低情商 | 新浪潮

現在,知乎上有人專門發帖教你如何陰陽怪氣,抖音上有著「每天陰陽怪氣小妙招」的標簽分類,豆瓣上還設立了陰陽怪氣小組,讓志同道合的人相聚在此陰陽怪氣。

陰陽怪氣,一度在網際網路世界出現人傳人現象。

它風格的核心,在於:(假裝)尊敬禮貌、(假裝)毫不知情、(真實)身處高地。

和「高情商 VS 低情商」一樣,重點是其中的反差性、偽裝性、沖突性,讓人氣到七竅生煙,還要假裝心平氣和。

網際網路終極 PK:高情商 VS 低情商 | 新浪潮

現在,陰陽怪氣已經屢見不鮮,去年還出現了一個新物種:「陰陽人」。

他們的語言體系頻繁閃現在各種網絡對戰中,只要發一句「就這?」「不會吧不會吧不會吧」「急了急了急了他急了!」,所有網絡世界的語言暴力,立刻仿佛一拳打進了空氣。

網際網路終極 PK:高情商 VS 低情商 | 新浪潮

正常人說「真棒!」,陰陽人說「是嗎,那你真的好棒棒哦」;正常人說「我錯了」,陰陽人說「行吧,都是我的錯行了吧」;正常人說「你說的對」,陰陽人說「行行行你說的都對」。

比起髒話互噴,陰陽怪氣是一種不失體面的攻擊。

雖然維護了表面的和氣,但隨著越來越多人陰陽怪氣,圍觀群眾也一度產生反感心理。有網友解構了「陰陽怪氣語」,教人們如何一邊陰陽怪氣,一邊一敗塗地。

網際網路終極 PK:高情商 VS 低情商 | 新浪潮

陰陽怪氣儼然已經成為一種很難停止的網絡風潮,跟風的網友們一起精神連線,藉此尋求強大的群體認同感和群體歸屬感。

「高情商 VS 低情商」,可以說已經是陰陽怪氣的進階版本。

畢竟它喜動腦、愛繞彎,比起簡單的陰陽怪氣語,已經發展出了更復雜和多元的空間。

作為一種諷刺言語行為,它們都有著幽默的一面,能夠解壓靜心、宣洩不滿,但也有負面之處,會讓語言失去原有的含義,同時形成一股莫名的網絡戾氣。

網際網路終極 PK:高情商 VS 低情商 | 新浪潮

無論如何,諷刺有度。

如果有人給你強行上「情商課」,在你面前莫名其妙陰陽怪氣——

低情商氣到內髒出血,勢必要大撕三百回合。

高情商無需爭辯,直接說他們南波萬(No.1)。

來源:愛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