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魚主播頻頻「惹禍」背後:行業競爭加劇多個業務處境尷尬

近期,知名媒體青蜂俠再次舉報斗魚主播多次聚賭抽獎,五天時間斂財百萬。在此之前,其所舉報的包括戶外板塊的兩大一哥339慌張以及9438都已經遭到了封禁。雖然斗魚在2018年就曾發布《關於加強監管網絡賭博直播內容的公告》,但賭博在斗魚平台上仍屢禁不止。

斗魚主播頻頻「惹禍」背後:行業競爭加劇多個業務處境尷尬

管不住的「賭」,難掙到的錢

甚至有相關媒體報導稱,斗魚官方與主播簽訂協議,默許這種行為的發生,《投資者網》就此問題咨詢斗魚官方,但一直尚未得到回復。

發生在平台上的賭博行為,常常通過禮物打賞的方式作為偽裝。而根據斗魚的財報顯示,2017年、2018年和2019年,直播業務收入分別為15.22億、31.47億和66.17億,分別占同期淨收入總額的80.7%、86.1%和90.9%,2020年全年總淨收入增長31.8%也主要受直播收入同比增長33.8%的推動,可以看出直播收入占比集中的趨勢明顯。而在賭博這一非法行為背後的邏輯是,禮物刷得越多則平台直播分成收入越多。

斗魚也在尋求改善營收結構,作為知名的遊戲直播平台,承接遊戲廣告水到渠成,但是目前收效甚微。此外,斗魚在直播電商領域的嘗試也並不如人意。面對從財務表現到商業模式等各方面的壓力,市場上有傳聞稱斗魚與虎牙正在謀求合並,但這一消息至今沒有實質性進展。

「惹禍」的主播,流失的用戶

中國裁判文書網3月發布的執行裁定書顯示,斗魚「挖角」虎牙主播江海濤(嗨氏)的訴訟案被強制執行,法院於近期在斗魚帳戶劃扣4970萬元,「直播平台違約挖角第一案」以斗魚被罰款告終,此次罰款金額相當於斗魚直播2020年淨利潤的9%,對於斗魚而言可謂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在2019年第三季度電話會議上,斗魚管理層曾表示,平台和主播的分成比例是五五分,並且這一比例在可預見的未來不會變動,面對成本的不斷上升,如今的分成比例是否有所調整,《投資者網》就此問題咨詢斗魚官方,未得到回復。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面對主播成本居高不下又不可控的當下,是財富密碼又似砒霜毒藥的「主播」已然成為了平台發展的大問題。而作為老對手的虎牙給出了自己的解決方案,1月29日,虎牙公司CEO董榮傑在虎牙線上年會上表示,「直播的創新方向,是要去找尋彈幕之外更適合直播的交互方式,答案很可能是虎牙一直在堅持的虛擬主播、數字人。」

除此之外,主播「惹禍」還不止這一件。近期,斗魚平台主播「劉飛兒faye」因在多次直播中演唱歌曲《小跳蛙》被發行方告上法庭,判決結果顯示,斗魚公司未盡到審查義務,判令被告賠償原告經濟損失15000元,雖然罰款數額並不大,但是一度沖上熱搜,被網友戲稱為「傷害性不大,侮辱性極強」,而背後折射出的是斗魚監管上的缺位。

根據2020年國家出台的《關於加強網絡秀場直播和電商直播管理的通知》要求,開辦網絡秀場直播或電商直播的平台,現階段,相關平台的一線審核人員與在線直播間數量總體配比不得少於1:50,這一數據上目前斗魚平台是否合規?《投資者網》就此問題咨詢斗魚官方,但一直未得到回復。

根據財報顯示,在2020年第四季度,斗魚收入成本從2019年同期的16.877億,增加到20.87億,增長23.7%,財報中解釋,成本增加主要是由於收入分享費和內容成本的增加,而這一成本在2020年第四季度增長25.6%,從2019年同期的14.733億元人民幣增至18.502億元。但是在成本增加的同時,在付費用戶上,斗魚第四季度的付費用戶相較於第三季度,數量卻減少了30萬。

多方突圍未果,合並遙遙無期

面對成本的上升與用戶的流失,斗魚在尋求新的增長點。

作為遊戲直播平台,承接遊戲廣告似乎是很容易的事,但事實上,2017年-2019年,斗魚廣告銷售收入分別為2.49億、3.42億和5.13億,分別占同期總收入的13.2%、9.4%和7.0%,占比逐漸減少。根據伽馬數據發布的《移動遊戲用戶短視頻行為調查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報告」),移動遊戲用戶去短視頻平台搜索感興趣的遊戲產品的用戶占比57.9%,而去直播平台搜索僅為27%,同時,有61.5%的移動遊戲用戶會在短視頻平台看到遊戲產品,而直播平台僅為24.1%,廣告投放的性價比似乎遠不如短視頻平台,反映出的是斗魚等直播平台廣告投放的競爭力有限。而斗魚在視頻領域也在發力,大力推動中視頻的發展,但是根據《報告》顯示,截至2020年Q2,移動遊戲用戶與短視頻用戶重合率達到82.5%,可以看出在用戶的主動行為層面,短視頻占據很大優勢,而中視頻內容是否也能發揮如此效果尚未可知。

除此之外,直播電商板塊作為熱門的賽道,斗魚自然不會缺席。根據艾媒咨詢發布的《2020-2021中國在線直播行業年度研究報告》,電商直播為在線直播行業用戶最經常觀看的直播類型,約五成用戶頻繁觀看,其中17%的用戶觀看頻率非常頻繁,遊戲直播與教育直播緊隨其後。但是在斗魚開辟的購物板塊中,目前熱度僅有268.4萬,10位主播在帶貨,在抖音、快手、淘寶等瓜分直播電商格局已定的當下,斗魚恐怕很難在直播電商的大海中闖出一片天地。

拓展新增長點暫時看不到太大成效的情況下,市場傳出了斗魚將與虎牙合並的風聲。

財報顯示,斗魚2020年第四季度的一般及行政開支,由2019年同期的7640萬增加54%至1.18億,主要由於公司與虎牙潛在合並相關的專業服務費增加所致。斗魚和虎牙合並的消息在騰訊被談話後便變得撲朔迷離,尤其是阿里巴巴剛剛因壟斷遭到182億的罰款,斗魚和虎牙合並後占據遊戲直播市場份額約80%,因此也不得不謹慎地考量反壟斷這把達摩克利斯之劍的威力。

網上有傳聞稱,合並將以虎牙為主導,斗魚將進行裁員,而原本盛傳的是斗魚主導合並,天翻地覆的變化背後傳聞真假還有待證實,但是通過財報解讀,也許可以看出傳聞產生的原因。2020年第四季度,虎牙MAU(月活用戶數)和移動端MAU分別為1.785億和7950萬,同比增長18.8%和29.1%。相比之下,同時期斗魚MAU和移動端MAU為1.744億和5820萬,同比分別僅增長5.2%和6.9%,不論是月活用戶數還是增速均落後於虎牙。

除此之外,根據財報,斗魚調整前的歸屬於普通股東的淨利潤,在2020年第四季度為—1.97億,而前三季度分別為2.6億,3.36億和0,86億。在報告期內,斗魚直播了英雄聯盟S10全球總決賽等90餘場大型官方賽事,數量較上一季度增加了近一倍,電競轉播及電競賽事內容上的投入增加致使成本提高,這與虧損有一定的關系。而與此同時,快手、嗶哩嗶哩等也都在加大投入,爭奪電競賽事版權,由此帶來的競爭可能推高版權成本。

在財大氣粗且野心勃勃的B站、抖音和快手等競爭對手眼中,即使遊戲直播失利,還有短視頻、動漫等進可攻、退可守的基本盤,但對於斗魚而言,這是一場生死時速的競爭,只能贏,不能輸。(思維財經出品)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