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特蘭蒂斯的進化》攻略

  我,冒險家兼攝影師Curtis Hewitt,帶着從巴塔哥尼亞找到的圖片乘坐客船前往紐約。正當我安躺在甲板上觀看天上的星空之時,暴風雨不期而遇,在水手的勸告下我回到了我的船艙。

  在暴風雨中船搖擺的越來越厲害,忐忑不安的我決定去甲板上瞧瞧。離開房間、穿過走道,來到通往的甲板的艙門前。突然艙門被打開了,原來是水手長。他告訴我老舊的船體已經無法承受暴風雨的打擊,大家決定棄船逃生,讓我趕快回房間收拾東西。回到房間,拿起裝有照相機和圖片的箱子登上了即將沉沒的船隻。而救生艇卻被吸入巨大的漩渦中!

  經過無情的風浪打擊下,我幸運的活了下來。在救生艇上四處看看,發現一盞油燈,還有一把小刀。而面前也不知道從哪里飛來一隻奇怪的雙頭大鳥站在我的箱子上不肯離開,正當我檢查兩邊的船槳之時,突然天空中出現了不可思議的物體——在我所在的20世紀初不可能出現的空中飛艇。正當我目瞪口呆的望着飛船的時候,突然從船體底部降下一道光芒,連同救生艇和我都被吸入到了船體之中。

  黑暗的船體中伸手不見五指,為了看清四周的狀況,我用手中的火柴點燃油燈,照亮四周(這里簡要說明一下物品的使用,單擊右鍵可以呼出屏幕下方的物品,點擊其中一件然後移動到其他物品上點擊就可以組合了,而使用物品則是將用左鍵點擊後然後移動到屏幕上方單擊右鍵就可以將物品拿在手中,放到需要使用的物品上)。

  在四周牆壁上可以看到一些古怪的人物壁畫,當手放上去後會呈現或多或少的星紋。暫且放下這不解的謎團尋找出路,在房間的一角發現一個閃亮的藍色圓球,按下它就打開了通往控制室的艙門。

  圖片說明:圖六(a6):點亮油燈發現古怪的星紋

  進入控制室,四處查看,發現左手邊有一個無法控制的天空控制台,而右手邊圓形的發動機被緊緊鎖住。用船上找到的小刀撬開蓋門從中取出發動機,回到剛才無法控制的控制台前將發動機組裝上去。就可以將機器發動,從屏幕上可以看見飛艇正在向一個不知名的小島移動。突然船底的艙門又打開了。再次出現了奇特的傳送光芒。我趕緊扔掉手中的發動機進入了神秘的白光之中。

  隨着傳送白光我來到一處奇怪的建築中,兩個裝束奇怪的守衛用槍指住了我,我抄起船上的船槳想反抗,但是被輕易的擊倒在地。無計可施之下,我只好乖乖的服從。在其中一個守衛離開之時,我與另外一個守衛交談。得知原來這里是新亞特蘭蒂斯,這里人民處在亞特蘭蒂斯神靈的庇護之下,神靈居住在飛行在天空的飛艇之中,他們是Zanat,他的女兒Enna,他的兒子Cosmo,還有Enna的雙生女兒Kama和Sama.其中Enna是無所不知,無所不在的全能女神,而Cosmo則是負責審判和懲罰的死亡之神,Kama和Sama分別是夜之神和日之神。正在我和守衛對話的時候,剛才離開的守衛回來了。他們倆聚在門口不知道講什麼,而我利用這難得的時機,在17號運輸中心四處走動。茫然四顧,看到四周的牆壁也有飛船上相同的畫像,此時畫像上面的星紋清晰可見。四處走走,看到和飛船上同樣的一個控制台,趁守衛沒注意,我把控制台上的發動機藏進了自己的行囊中。(PS:以後只要無法移動被限制在某個場所的時候,就要注意不停的與面前的人物談話,談到重復為止,一般就會出現新劇情。)

  正當我准備繼續瞧瞧的時候,守衛走了過來。他對我說,我的出現甚至超乎無所不知的女神Enna的感知范圍,因此眾神決定將我人道毀滅。不由分說,兩個守衛將我拉進了一個通道,塞入了一個運輸器中。原來這個運輸器是通往回收系統的裝置,只要我的運輸器經過小地圖上紅色的部分,我就會被當作回收物吸入,然而我發現可以躲避紅色的吸收裝置前進,只要注意控制板上的十字控制鍵是對應正在前進的方向就可以了,具體而言,操作順序是「上—右-上-左-不選—上—右」,然後是「上-左-上-右-上-左-不動-上-不動-右」。

  順利離開17號運輸中心的回收通道後,我來到了外面的世界。想到剛才那九死一生的歷程心中真是捏了一把汗,我決定四處走走,順便找點水喝。

  在路上我遇到了一些耕作的農民,奇怪的是擁有超高文明的亞特蘭蒂斯居然還在使用原始的肩扛土抬的耕作方式,而他們終日生活在對神的畏懼中,沒人敢幫助我,他們只是不斷的重復:「Enna是無所不在的。」

  前行來到村莊,村里面人們仍然把我當作不懷好意的侵入者,對我不理不睬。我只好自己尋找水喝。來到村莊中,走到一個眼睛不斷轉動的Enna塑像前,一旁的村民馬上驚恐的離開,或許他們的神就是通過這樣的方式來監視他們的子民,難道這就是所謂的無所不在嗎?

  在村莊中四處閒逛,找到了一個布袋後來到來到眾多塑像環繞的水井邊,跟那個正在提水的農民多次對話,最終他扔掉井繩走開了。將手中的井繩和口袋組合起來就可以在井里打水了。好不容易打上水來,還沒等我喝個夠,那個喋喋不休的村長走了過來,他警告我,乖乖的呆着,直到等待守衛的到來,環繞在我身旁的神像也在不斷的警告我、恐嚇我。當然我不會坐以待斃,扔下水桶,我就往村外跑去。(注意:這里在水井與塑像旁的一個石墩上可以揀

  回到村外的Miranda面前,我們一起穿過從林去尋找Chel。走了不遠,突然發現前面有一個女子被守衛抓住了,想起村民曾經稱呼我為死亡之神Cosmo。我鼓起勇氣走向前去,果然兩名守衛馬上匍匐在地,三言兩語的把他們打發走後,我救下了這個女子。誰知道她竟然不領會我的恩情,狠狠的向我臉上吐了口唾沫就跑開了!難道作好人就那麼難嗎?看她匆匆離開的樣子,似乎在掩飾着什麼。向左邊她離去的方向追去,只見地上有一串項鏈,拾起它。回頭繼續走,發現某處有三處岔路口,最右邊一條就是我來的道路,從中間一條下去,可以撿到一根彎曲的木頭,和項鏈組合起來得到一個木製鑰匙,現在還不知道應當用在哪里?從左邊的岔路進去,可以撿到一藍一紅兩個輪軸,並從某處兩個木桿之間解下一根繩子,跟着森林中紅色猴子的身後,就看見一顆大樹,在樹上有一個孔,用木製鑰匙塞進去,原來這是一個密門。走近密門後樹中的空穴里面,看見地上有一塊石板。試了試,我無法抬起它。於是我將兩個輪軸分別安在石板的扣環和上方的扣環中,將繩子穿了進去,如此這般,很輕松的我就拉開了石板。

  爬下板下的地穴,順手撿起地下的石頭向前走,原來前面是一個地下水池,對面有一個梯子。再向右邊看看,也有一個梯子,但是池中似乎有什麼東西的在游動,將手中的石塊扔向水中,果然浮起了一隻巨大水蛇。看來直接游過去是不行了,趁水蛇浮在水面之時,我迅速游到右邊的梯子下。爬上梯子,解下吊環上的繩子,通過空中的滑鎖我順利的到達了另外一邊。這個滑輪裝置是誰留下的了?帶着不解的疑問我跳出洞口重新回到森林中。

  向前走不遠,突然跳出一個守衛用槍指着我,開玩笑,現在我的身份是偉大的死亡與懲罰之神Cosmo,誰敢這樣對待我!正當我要發作的時候,一旁的Miranda阻止了我,原來他就是Chel,曾經是守衛的一員的Chel。和Chel一起來到他的小屋。與他交談得知原來在森林中遇到的女子是他的同伴Lani,在我放掉她不久她又被抓住了。於是大家提議利用我現在死亡之神Cosmo的身份解救她。

  於是Chel帶我來到囚室前,走到囚室前,向誠惶誠恐的守衛詢問,得知Lani明天就要被處死。聽到這,我趕緊走入了囚室,在囚室中有一個古怪的椅子,坐上去啟動它,經過一個簡單的橫版過關游戲,我終於見到了Lani。沒想到短短一會兒不見,她居然變得神志不清,猶如行屍走肉。只有當我提到Chel後,她才老老實實的跟我走。帶着Lani出門見到Chel,回到他的樹屋里面。

  回到樹屋,Lani仍然是神志不清,於是Miranda前去采藥,和我與Chel交談離開的方式,得知Chel製造了一隻小船可以送我離開。正在交談的時候,Miranda采藥回來,告訴我一個不幸的消息,亞特蘭蒂斯的神靈已經知道了我冒充Cosmo的事情,正在追捕我,而且准備開啟神罰懲罰我解救的村民。為了自己的出路和解救村民,我決定混上空中之城亞特蘭蒂斯,破壞他們的計畫。而混上空中之城的唯一方法是混在運輸的貨物中搭上運輸艇前去。於是第二天一早我就前往了運輸中心。

  前方有很多守衛,由於現在正在追捕我,於是我小心翼翼的迴避他們前進,在前進的過程中我先後撿起了一塊石頭和一根原木,用石頭引走了一個守衛,而用原木擊倒了一個被對我守衛而引來其他的兩名守衛,避開他們進入了下一個場景。前面就是運輸中心,躲開搬運的民夫來到一個緊閉的倉庫前,用發動機打開控制台,經過一個推箱子游戲,打開倉庫的門,進去背起了一個木箱。同樣躲避民夫的目光來到運輸倉庫中,放下木箱然後自己鑽入進去。就這樣我順利的隨着運輸貨物來到了永恆的文明之城——亞特蘭蒂斯。

  從箱子里面鑽出來,前面的守衛想必都已經接到了抓捕我的命令,因此再也不能明目張膽的走來走去了。扛起身旁的一袋雜物,我偽裝成卑微的僕人一路向前,看到我卑微的身影,那些高傲的守衛看都不看我一眼,這樣很好,我心中竊喜。來到一個蹲着修理滑輪的僕人面前,原本想和他說幾句話,誰知道他不理我。也罷,拿起他身後的齒輪繼續走我自己的路。但是前面的出口卻被一名守衛擋住了,偷偷躲在一旁的通道里。將齒輪扔向前方,果然守衛被引開了,趁此時機,進入了守衛後面的通道。通道的盡頭是一扇緊閉的大門,而左右兩側分別是一個密碼輸入器和控制台。用發動機打開控制台經過一個猴子過橋的游戲,我得到了真正的密碼(通關成功後,對面的問號會變成數字,依次為4411,不知道這個數字是否隨機)。輸入數字後,打開前方的大門。

  走進去原來這是一個電梯,左邊的第一、二兩個都是通往最高層諸神的居所的,左邊的第三個通往Enna的雕像,右邊第一個通往Zanat的雕像,右邊第二個是通往現在所處的最底層的,而最下面的一個藍色按鈕現在不能按下,究竟它是通往那里的了??

  按下左邊第一個按鈕後,點擊中間,來到最頂層諸神的居所,剛剛走到中間,就被Enna和Samma擋住,他們將我認作是Cosmo,她們對我身着如此卑微的衣服感到震驚,讓我馬上回自己房間換上禮服參加宴會。看來他們也不能分別我與Cosmo之間的差別,來到Cosmo的房間,見到高傲的死神Co

  來到最上層,原來所謂神罰就是一門巨大的激光砲,難道這些所謂的神靈就是一些擁有超高科技文明的人類嗎?但是為什麼他們居然能夠生存近萬年了?將手中的水晶鑰匙插入儀器,用發動機開啟控制台,經過一個貪吃蛇游戲,就可以取下上面的水晶了。至此神罰暫時無法開啟,但是為了最終解決神罰,我還是要找到主神Zanat。

  回到下層,詢問Kama和Sama她們都對Zanat的所在閃爍其詞,沒有辦法拿起分別在Sama客廳中的光碟1和Kama梳妝台上的光碟2離開了。在離開Kama臥室前我驚奇的發現臥室中的雕像頭像可以轉動,轉動頭像露出了控制台,解開移木塊游戲後拿到光碟3。回到Cosmo的居所,與他對話得知他很久沒見到Zanat了,他懷疑Zanat被Enna謀害了,但Zanat實驗室的入口在Enna的房間中一般人進不去。在Cosmo的房間四處找找,按下右側書架上的一本書,中間的控制台顯現出來,我順利得到了Cosmo隱藏的光碟4。於是我來到Enna的居所,但是她怎麼也不讓我進去起居室,怎麼辦?同樣Sama也不讓我進入她的起居室,這是為什麼?

  來到宴會廳右側的小亭子中,發現了一套僕人的衣服,我換下了身上那代表神的服飾。將自己的臉隱藏在卑微的僕人裝里面。果然現在我可以進入Sama的起居室了,在她的起居室中我找到了一片破碎的磁片,這意味着什麼了?同樣我按下Sama梳妝台右方的按鈕,又一個控制台出現了,順利的拿到光碟5。拿上所有找到的東西來到Enna的居所,果然她現在看都不看我一眼,來到她的身後,將磁片安在水瓶的裂紋之上,又一個控制台出現了,解開謎題,打開身後通往Zanat實驗室的通道。

  進入Zanat的實驗室,其中空無一人,我疑惑的坐在實驗室中唯一的一把椅子上。突然面前那平靜的屏幕顯現出藍色的波瀾,一張人臉出現了。他就是Zanat,原來他早就被Enna謀殺了,Enna他們為什麼能活萬年之久也就是因為克隆生命體的關系,每當生命體失去活力,亞特蘭蒂斯的中央控制系統就可以完美的將他們的神志轉移到新的軀體上,因此他們是永生並且不滅的。而Zanat是被Enna所殺,但是由於先前他保留了一部分神識在Relic中(即利用某位強大先人的大腦而保存下來的意識體中)。Relic是整個亞特蘭蒂斯的控制核心,亞特蘭蒂斯人的靈魂最終都要安息在Relic中,而此時Zanat控制了Relic。並且他奇怪的稱呼我為Tane。原來我真的是亞特蘭蒂斯人民傳說中的生命之神,由於當年由於不同意Zanat屠殺老一代亞特蘭蒂斯人的作法而離開,而我是他的轉世,前世與Zanat是孿生兄弟,這也是為什麼我與Zanat的兒子Cosmo長的一樣的原因。

  在知道前因後果後,我選擇離開,此時Zanat給了我終止神的永恆生命的能力,我可以關閉中央控製器封禁復生系統。回到外面,發現Cosmo掙脫了繩索跑出來了。但是我手上握有死神的信物,他不能證明自己是死神。而且正因為我是掌管懲罰的死神,我調動守衛將Enna、她的兩個女兒還有Cosmo都看管了起來。下面我就要徹底終結空中之城對子民的統治,來到宴會廳,將手中從神罰之處得到的水晶嵌入Zanat塑像的眼睛中,塑像身後的門打開了。我拿出發動機將空中之城降到地面並終止了復製程序。回到外面,看到Enna她們垂頭喪氣的站着,我想現在應當到瞭解決Zanat問題的時候了。不過走之前要訓導一下守衛,我「是」偉大的死神,而不是不受歡迎的入侵者。

  來到Zanat的實驗室,那藍色的臉頰再次出現。Zanat與我訂下賭約,讓我走進屏幕中回到亞特蘭蒂斯被他毀滅的前夕的幻境,如果我能阻止他,則他會永遠消失,而我就可以控制Relic了。如果我失敗我將永遠葬身在Relic中。為了廣大的亞特蘭蒂斯人也為了自己,我義無反顧的走進了面前的屏幕。

  圖片說明:圖十九(a19):主神Zanat

  來到昔日的亞特蘭蒂斯,這是一個美麗的天堂,人們信奉Ammu,沒有神的存在,人人都是平等的。按照我生命之神頭上的印記,上黃下藍,我解開了面前的九格石板的禁錮(中間的3個格子上黃下藍),可以在這個世界中自由活動。首先前往左邊Enna的臥室,原來她曾經也是一個美麗的女子,不像如今那樣丑惡,奇怪的是她似乎看不到我,難道在這個世界中我是鬼魂一樣的存在嗎?從她的書桌上我看到了Zanat給她的信,准備殺死自己父母奪取Relic,獲得強大的力量。將書信從桌上推下,然後推到門外,還好Enna沒有發現,那麼就去找我們的父母,也是我的父親Lem、母親Sita。來到右手的起居室不斷的注視年邁的父親、母親。終於讓他們知道我的存在,於是母親跟着我走了出來。可惜是我無法將書信遞給她。於是我觸摸面前的風鈴,母親走了過來,終於她發現了書信。看了書信後,她非常的驚恐,想馬上離開。來到Enna的臥室找不到Enna,觸摸船的模型來到水邊,發現Enna拿走了動力水晶,那麼怎麼辦好了?我獨自一人走到了林蔭小路上,路上看到一個雕像和日規,或許這里隱藏的什麼秘密了?繼續向前走,來到有兩個守衛的房間,好奇的我推動窗子居然讓這兩個膽小鬼躲進櫃子里面,也好幹脆鎖上櫃門讓你們躲個夠。

  來到門外。走到放置Relic的房間里,這里又有一個守衛和我的母親的姐妹在這里看守…

來源:遊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