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劍三外傳問情篇》劇情攻略上

  仙劍三外傳.問情篇超詳細劇情全攻略

  by 歐陽佳

  1-唐家堡遇溫慧 (唐家堡-登雲麓-)

  游戲一開始,主角出現在唐家堡外,從他的自言自語中可以得知,他剛從蜀山上下來,要到唐家堡百酌樓買酒回去給一個什麼「臭酒鬼」(就是酒劍仙啦)。

  路邊有一個npc,他們會告訴你一些游戲的基本操作,和仙劍三剛開始時類似。再往前走,會看到一群人在看熱鬧,上去一看是個道士在耍把戲騙人。南宮煌略施小計,將他揭穿。道士憤憤離去後,上去拾起他的褡褳,里面無非一堆破銅爛鐵,但可以得到一枚「壯泉四十」古錢。這時煌發現道士還留下一個竹籠,里面關了一個「桃子妖精」(和花楹差不多,發出的聲音完全一樣,就是王蓬絮啦)。煌正要把它捉回蜀山炫耀一番,發現「小桃子」哭了,於是「大發慈悲」把它放走。

  如此「日行一善」結束後,即可進入唐家堡執行買酒任務。在唐家堡內與眾npc對話,可以得知,唐門沒落,是景天投資把唐家堡改造為集市,供人做生意買賣(暈)。堡內的模樣、佈局基本沒有改變,只是中間演武堂等幾座建築沒了,成了個「唐家集」,很多人在里面擺攤叫賣,煞是熱鬧,在後門處原來百毒樓的地方即是百酌樓。百酌樓老闆一看見煌就頭大,從對話中得知煌賒過很多帳。煌得意地聲稱這次帶了現錢,但是一摸口袋,發現錢不見了(好沒面子~~)。老闆認為他又耍賴,挖苦他,叫他算算是誰偷了他的錢,找那個賊算帳去。煌怏怏離去,跑到唐家集右側遇到一個可疑的外地人(就是李三思,李逍遙之父,景天之徒),跟上去還聞到他身上帶有美酒,於是決定偷過來拿回去交差。不料失手,還被李三思譏為「班門弄斧」(今天面子丟大了~~),從對話中得知,李三思懷中所揣乃是一個古董酒壺,欲拿去孝敬景天。煌激得李將酒壺交與他,讓李偷回去。煌走出幾步,李使出師門絕學??飛龍探雲手,不料煌突然跳起,酒壺被打碎。煌過意不去,拿出剛得到「壯泉四十」,讓李拿去孝敬景天。從對話中得知,李此番是要找景天出面解決其終身大事。正可謂「不打不相識」,二人成為朋友,李還教給煌飛龍探雲手。

  李離去後,煌大為弄錢買酒一事發愁,轉到唐家集左邊,發現佈告牌上有一告示,卻是唐堂客棧老闆懸賞捉妖。煌看後大喜,正捉摸着怎麼去刷耍把戲弄點錢,溫慧突然出現,手持兩把大錘,在後面大叫「讓開」,眾人大驚,被嚇得跑開。溫慧也要揭榜捉妖,二人發生爭執,此女極凶,且力大無比,煌不敵,榜被她揭去。溫慧洋洋得意,稱捉妖領賞後買藥給煌治傷,無奈卻不知這家客棧在什麼地方。煌騙得她走往相反方向,自己跑去占先。客棧就在北邊不遠一個小院里,牆上寫有一個碩大的「唐」字便是。進入小院,從老闆口中得知是院子角落一棵樹有問題。煌大吹其牛,還弄來一些狗血、木劍,騙得唐老闆直稱其為「南宮大法師」,煌大為得意,正准備做法,溫慧突然闖入,叫嚷說這妖應歸她來捉,煌只好閃一邊去。溫慧手臂上戴有一個祖傳寶貝「洞冥寶鏡」,可以照出妖怪原形,她用此鏡發現樹根下有一酒壇子妖,遂叫老闆拿鎬來挖出。老闆正對這種收妖方法大為疑惑時,客棧內有一人(就是景天啦)發話,叫老闆進去。這時可上前跟溫慧說話,一番吵鬧後老闆出來,告知二人客棧里間景天所述的捉妖方法。溫、煌按照此法,互相配合,果然捉出了妖怪,正是一個酒壇。妖怪出來後,與二人發生戰斗。打贏後煌發現酒壇里裝有上佳陳酒,大喜,欲占為己有。不料老闆說,客棧里間那人已經說要這個酒壇了。但此時景天已知這個壇子並非什麼古董,就不要了,煌即獲得白墮春醪。

  這時走出唐家堡,可在樹下發現一隻戴着墨鏡的狗(麥克老大),它說貓貓狗狗遍佈仙劍世界各個城鎮,它們可以給主角說一些關於迷宮的信息,這時可以聽它囉嗦一番。向前走即是春雲麓,進入春雲麓後煌會把酒壇放下,抱怨說太重了,正發愁怎麼帶上蜀山,溫慧出現,原來她也要上蜀山,卻不肯告訴煌為何事而上蜀山。煌答應帶路,但要她幫拿酒壇作為條件。然後溫慧加入,接下來就開始走游戲的第一個迷宮吧,迷宮很容易走,第二部分有一些機關。注意外傳里面的機關很多都有五靈屬性,所以要找準開啟的人,開啟成功會獲得經驗值,失敗則會掉血。最後走到一個亭子用溫慧開啟最後一個機關,爬上去就到蜀山了。

  2-蜀山異變(-蜀山-)

  到達蜀山後(蜀山變得好大了),會發現蜀山天氣突變,酷熱難當,極為反常。溫慧好奇心盛,放下酒壇,就跑開說要四處看看了。這時可以經由左邊不遠處一條空中走廊跑到蜀山西側,在走廊中間拐彎上去,就到了一片蜀山弟子的住宅區,東北角上那間就是酒劍仙司徒鍾的房間。煌進去叫醒正打着呼嚕的酒劍仙,把白墮春醪給他,他大為高興,教給煌一招萬劍訣,然後就喝酒去了。煌習得萬劍訣(技)後,會提示再進去找他問問蜀山何故變得如此之熱。進屋與酒劍仙說話,但這傢伙只會喝酒,今朝有酒今朝醉,對此事經漠不關心。此時酒劍仙的師兄獨孤宇雲(就是劍聖啦)進來,責罵酒劍仙整日酗酒,南宮煌整日無所事事。從他口中可以得知「蜀山地脈異變,地脈門戶大開,蜀山上下嚴陣以待」,「蜀山根基動搖,如若處理不當,就會有滅頂之災」。談話間聽到鍾聲,原來是掌門召集弟子後山集合,酒劍仙和劍聖走後煌也跟了過去。

  到前山穿過經樓或劍樓到達後山,在無極閣前看到常浩長老給一幫弟子安排任務,加強蜀山戒備,隨後就散會了。煌正後悔來得太晚,突然身後有聲響,轉身一看竟然是山下救來的「小桃子」,不放心它跑到蜀山上來,要過去看看。在前方不遠,祖師殿右邊,可以見到溫慧正在逗「小桃子」。煌跑過去,會出現對話選項「住手!」和「別傷害它!」,然後「小桃子」就飛走了,溫慧大怒,怪煌嚇跑了它。原來這個野蠻女喜歡小動物,想捉住它回去飼養。二人爭執間發覺祖師殿內有人在談話,野蠻女跑去偷聽,煌也覺好奇,就一起在門外偷聽。里面蜀山掌門徐長卿(還是老樣子,除了衣服一點沒變)正和常德長老談論「里蜀山」,原來常德曾聽一個什麼「清冷仙人」說過,里蜀山乃是妖界,凝集陰氣,平衡外蜀山陽氣,方使蜀山內外平衡,懸於天地之間。言語間是要找到清冷仙人問個究竟,而這個清冷仙人自從成先後即和蜀山斷絕往來,隱居綠蘿山,並且拒見任何蜀山弟子,因此要找一個非蜀山弟子並且信得過的人前去拜訪。他們二人正為人選而發愁間,門外偷聽的南宮煌多看了溫慧兩眼,野蠻女臉紅起來,用力一拳,把煌擊入門內,然後發現闖下禍來,就溜之大吉了,留下煌在里面咬牙切齒。長卿大驚,煌謊稱什麼也不知道,只是被人推進來而已。長卿知道煌不是蜀山弟子,,卻是常紀師弟的養子,有意遣其往綠蘿山走一遭,常德卻說此事應從長計議,並要私下稟報一些關於當年收養煌的情況。然後煌走出祖師殿,常浩出現,嚴厲斥責他擅闖禁地,身後還有兩名弟子押來了野蠻女。原來是常浩發現她在禁地亂闖,且力大過人,懷疑她非常人,恐怕與地脈異動有關,因此押來稟告掌門。從長卿與她對話間得知,她上蜀山是為了尋找一位與她母親相識的淨明長老,詢問一些事情。長卿說淨明長老已經過世,她要問的事情恐怕無人能知,勸她早日離開蜀山,以免受災難牽連,說完便和常浩前往無極閣了。

  野蠻女不理煌,獨自郁悶,煌就跑回家了。他家在前山西邊兩間屋子相連的就是。回到家後,煌不斷叨念派人打探地脈一事,而他爹(養父)常紀卻對溫慧的出現頗為關心。然後煌嫌煩,要出去透透氣。出來後從前山東南角一座石橋走過去,可以到達蜀山地脈門戶。門戶外邊有兩個弟子在把守,煌正算計着怎麼把他們騙走,一名弟子突然間就倒下了,煌大驚,緊接着另一名也倒下,原來是野蠻女在背後暗算,為報今日被他們捉拿之仇把他們擊昏!煌竊喜,隨後二人進入地脈門戶。

  這是一個小型的迷宮,只要到一個分支上打開一個機關(用野蠻女)便可以進入門戶大廳。不過要注意有一種蜥蜴妖怪,會「壁」,普通攻擊無效,要用法術。進入大廳後發現先前進來打探的眾蜀山弟子都已死去,常授長老尚存一口氣,彌留之際告訴煌說地脈內有一種瘴氣,類似於鎖妖塔內的化妖水,可以化去蜀山弟子的功力,叫煌稟告長卿,萬不可再派蜀山弟子進入此間。隨後煌要把眾人屍體背出去,野蠻女說要幫他(談話間可知她曾帶兵打仗,見過很多死人)。三個時辰後,二人把屍體抬完出來,天已經亮了。這時長卿常德趕到,大驚,煌一一稟明。隨後常德因為看到煌已介入此事,就決定乾脆讓他前往綠蘿山拜訪清冷仙人,長卿同意,煌竊喜,溫慧聽後說也要跟着去,淌這趟渾水,長卿勸說無果。之後長卿單獨留下煌,告訴他說清冷本是蜀山弟子,其師清徽的師兄,成仙後隱居綠蘿山,性格孤僻怪異,並交與煌一封信,要他帶給清冷。為了方便煌行走,長卿給傳授了御劍飛行術。

  3-綠蘿山訪清冷(-綠蘿嶂-綠蘿山-)

  學會御劍飛行後,趕到後山,在無極閣北側看到野蠻女早已在此等候多時。這時溫慧加入隊伍後,建議先回家到房間小睡一覺,補滿精、神,再到蜀山各處搜刮一陣,回到無極閣北,從那個出口出去就可以直接看到大地圖(以後看到藍色箭頭顯示的出口均是如此),施展御劍飛行,點擊右邊一叢樹林,飛到綠蘿嶂。這是一個迷宮,向前走幾步有一個岔路,走哪一邊二人意見不合,野蠻女搶先走上一條路,並用其大力以來一塊巨石封住路口不讓煌過去(!),煌無奈,只好走另一邊。不料向前走上幾步發現其實和野蠻女走的是同一條路,繞過來而已。溫慧一轉身,發現樹下有一個穿粉紅衣服,長着翅膀的少女(人形的王蓬絮),疑心大起,懷疑是妖物,大喊大叫起來,蓬絮直叫「山大王饒命」。煌跑上去,指責野蠻女欺負人,扶起蓬絮,蓬絮行禮,說「謝謝大俠」,溫慧大為不滿。隨後蓬絮自稱家住蜀山腳下,被人販子販賣,她找機會逃出,迷路落荒於此。煌自我吹噓一番,說可以御劍飛行帶她回蜀山。野蠻女生悶氣,堅稱蓬絮為妖怪所變。三人爭執間突然不知從什麼地方跳出三頭怪牛,隨即進入戰斗。此戰很容易打過。

  打完後,三人聊上幾句,蓬絮這個乖乖女加入隊伍,開始走迷宮吧,這個迷宮很簡單,跳跳爬爬一會就出去了。出來到達綠蘿山,走過南邊一座木橋,看到一間屋子門外有兩個人守着就是清冷仙人居所未生堂。進去發現清冷正和一個叫殊明的仙在對話。從他們對話中可知殊明為天仙,已登神界,與清冷為師兄弟,此番前來是為了向清冷索要五靈輪。並說這本是蜀山之寶物,被清冷「借」出多年,今蜀山有難要用及它,理應歸還。清冷拒絕,稱就算蜀山要用也不可交與殊明。殊明發覺有人闖入,大聲斥責,煌上前說明一切,更強調自己非蜀山弟子,呈上長卿的書信。清冷過目後,說里外蜀山由六對地脈相連,其中五對對應五靈,另外一對與五靈無關,不必理會,今蜀山酷熱乃是因為火屬地脈不知何故被打通,解決的辦法便是打通所有五靈地脈,「剝極而復,否極泰來」,方可還地脈於混沌狀態。而隨地脈一條條打通,蜀山異象會愈演愈烈,直至最後一條打通方可恢復常態,此策乃先死後生的一着險棋。而打通地脈之法便是使用五靈輪,從蜀山開啟地脈入口,通過陽性地脈進入里蜀山,再從陰性地脈回到人界,地脈即可打通。然後清冷將五靈輪拿出,讓它與煌的身體結合,以便其探查地脈。並強調煌乃是綠蘿山門下,今蜀山有難,煌是奉師命前往支援,命他不可半途而廢。之後二女迴避,清冷給了煌一本《風源》,建議讓煌習得風系基本法術風咒。走出未生堂,過了木橋可見到野蠻女、乖乖女、殊明三人,對話後二女加入隊伍。這時可到橋邊不遠處蛾眉居恢復神、氣,再四處搜刮一番,也可以回綠蘿嶂練練身手(這可是理想練級處,練累了可以回蛾眉居補)。最後到未生堂南邊出口處,飛回蜀山。

  4-初入里蜀山(-蜀山-地脈門戶-少陽三焦-里蜀山-厥陰心包-)

  回到蜀山後山,乖乖女離開隊伍,自稱回家。之後到無極閣把清冷所言稟明長卿,長卿要煌回家休息後即可出發探查地脈,並給了一本《土隱》(建議留着給乖乖女學)。回家,聽父親嘮叨一陣,看樣子他對此行極不放心,還有,他有撮合煌溫二人的意思。然後走到地脈門戶進入大廳,煌裝模作樣亂舞一陣,雷門打開,走進去即是雷屬陽性地脈??少陽三焦。剛進來就看到乖乖女從外邊飛進來,加入隊伍。三人對話後忽然前邊一陣巨響,原來是一隻奇醜無比的虎皮妖波羅大王,自稱「名震六界,感天動地,英俊瀟灑,風流倜儻」(好惡心),然後對二女一陣風言風語,二女大怒,乖乖女也變得極其潑辣,野蠻女更是不容分說上前就是用力一拳。之後波羅大王奪路而逃,就開始走迷宮吧。少陽三焦壹比較麻煩,要繞來繞去進入那些小間開啟機關,不過蠻幹一陣肯定能走出來。走到少陽三焦壹盡頭,有一塊佈告牌,上面記載了少陽三焦貳的走法:”右,中,左,中,左,左,右,右,中,左,中,右,中,中,右,右,中,右,右,左,右,右,中,左,左,左,左,左,中,左”,注意儘量不要轉動鼠標滾輪切換視角,因為這些方向都是剛過了門的方向,一轉就容易亂了。走出去就是少陽三焦叄,找到波羅大王,進入戰斗(它的HP為2850)。

  戰斗勝利後從另一出口出去就是里蜀山外城北部。這時可看到幾只妖想造反,被星璇和思堂制服的動畫。隨後思堂發現三人,認為是異類,於是發生戰斗。思堂HP3000,攻擊力很強,注意補血。思堂被打敗後會要求再來,星璇上來阻止了他,並與煌互通姓名,問了年齡,無奈煌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年紀,星璇就若有所思地離去了。之後野蠻女會稱贊星璇長得俊,卻又指責煌不應敵友未分就和人家套近乎,煌卻說自己與星璇有很親切的感覺。野蠻女得知此處便是妖界里蜀山,想拿她的寶鏡四處照照,但乖乖女說這樣太張揚太不禮貌,她只好作罷。然後乖乖女說肚子餓了,想吃東西,要四處走走覓食。這時可過橋,走到外城南部,然後在「妖魔小菜」旁邊找到一間廢屋,點擊它發生劇情,乖乖女強烈抱怨說餓,這時聽到廢屋內有聲音,進去後發現三隻妖怪(兩隻鳥妖,另一隻不知什麼,像是蟾蜍)。原來他們的「練腰壺」被一隻貓妖用十幾個如意果騙走了(練腰壺和如意果都是用來變身的東西),煌推測是貓妖拿了練腰壺,立即吃下如意果變小藏了起來,很有可能還在屋里。野蠻女用鏡子一照,果然發現牆角有個小東西,妖怪上去擒拿,不料竟是偷吃如意果變小了的乖乖女(她本來就很貪吃,再加上現在飢餓難忍~~)。乖乖女變小了,估計要找到那隻貓妖才能尋得解法,於是煌把乖乖女放到口袋里,和野蠻女一起跟那三隻妖合作找貓妖去了。走出廢屋,先到北部,在一條小路(通往一個山洞)的路口處,野蠻女口吐髒話,大聲抱怨。這時會遇到那三隻妖中的一隻鳥妖,它前來報告說已經找到貓妖了,在南部那間廢屋對面。跑回南部,在廢屋對面地帶,靠近河的地方,可以找到它們。這時貓妖會賴賬,於是進入戰斗。貓妖HP2500,會放雷毒。戰斗勝利後,貓妖會把練腰壺物歸原主。這時候才從貓妖口中知道如意果根本不需要什麼解藥,過一陣子自然會變回來,也就在這時,乖乖女就變了回來了,她向大家道歉,還騙走了貓妖,最後提議大家回廢屋休息一陣。

  回到廢屋,星璇會前來拜訪,還帶來了他親手做的點心,以盡地主之誼,可惜煌和野蠻女都心懷戒心,不敢吃,只有乖乖女二話不說,坐下來就是一通大嚼,還大贊好吃(好像星璇就這樣喜歡上乖乖女了)。但二人依然很不信任星璇,不敢吃,野蠻女還出語相擊,很不禮貌。後來星璇覺得浪費,自己吃了一些,卻舊病復發,全身中毒,臉色極為難看。乖乖女看出這是很多年的毒了,向他詢問,得知只有五毒珠才能解,乖乖女為此大驚。隨後星璇召來思堂,一起回內城解毒。思堂來後還告知眾人說地脈入口便在至寶靈丹(藥店)旁。

  從廢屋出來,四處搜刮一下,再采購一些物品,最後跑到那座一高一低的怪橋橋頭,找到至寶靈丹,地脈入口就在北側。進入後即是雷屬陰性地脈??厥陰心包。厥陰心包壹很麻煩,需要東轉西轉,開啟全部機關,使上層道路出現,然後到小地圖左下角爬上去,就到了厥陰心包貳。貳、叄都很好走,不久就會來到肆,在這里也只需要兜一個圈,打開機關,走到一個有記錄點的平台上即可。上去後煌會遭到雷擊,擊壞衣服,煌大為可惜,乖乖女說可以幫他縫補,這時煌再次遭雷擊,並且變身成為一個狼狀的人。大家正莫名其妙,突然跳出一隻怪鳥,即發生戰斗。怪鳥HP5000,會全攻,戰斗中會發現變身後的煌只能用普通攻擊,但威力極強。戰斗很快勝利,煌對自己的變身大惑不解,懷疑被妖魔附體,但野蠻女用她的寶鏡卻又照不出什麼來。眾人疑惑間殊明趕到,幫助煌變回人形,並說這是使用五靈輪修煉的結果,為教會他控制靈力,傳授了他攝靈法陣。煌習得此技後可在戰斗中吸取敵方虛弱者的五靈靈力,當靈力貯存至一定程度可以用來改變戰場屬性,還可以用來變身。之後殊明說,陰性地脈出口是「阿是之穴」,會根據天地五靈運行時序不同而通往不同的地方,說完便離去。

  5-勝州探河源(勝州-納林河源-)

  殊明走後,從一個法陣出去,到達一個城鎮,野蠻女認出是邊關城鎮勝州,並說當年曾隨她老爸帶兵在此駐扎,乃是漢地和室韋族交界市鎮。剛出來就看到室韋族祭壇上有人在做法祭祀,三人好奇,跑過去一探究竟。過去從眾人的對話中瞭解到這是用一個活人祭祀龍神,以祈求上天賜雨解旱,押在祭壇上要燒死的那人是雷元戈,十餘年前神秘失蹤,最近又突然出現,且樣子沒有任何改變,族人懷疑是妖魔附體。薩滿(好像是一個神漢之類的)正要點火之際,野蠻女跑上去阻止,並用寶鏡照出雷元戈是人形,而非妖魔附體,但薩滿不相信,言語間起了沖撞,野蠻女大怒,亮出兵器正要教訓一下薩滿,煌跑上去加以勸阻,自稱蜀山大仙,可助其捉妖,然後施展「仙術」,弄出一隻死鳥,稱這就是附體的妖。薩滿疑心大起,正要動怒,乖乖女出來勸解,讓薩滿說說此人來龍去脈。從薩滿口中獲知雷元戈原是室韋族長,十分勇猛,十七年前外出打獵後從未歸來,三月前突然現身,模樣和當年一樣,卻已失憶,且說話時嘴巴不動,有人能看見其肩上時時出現三色怪鳥,且性情大變,不像以前一樣豪爽,而是貪財吝嗇,非常古怪。適逢納林河水乾枯,勝州大旱,此人卻不敢如二十年前一般進入納林河源一探究竟,偷偷溜走,被薩滿捉住,就送到了這里。煌答應幫助室韋人進入河源查探,乖乖女還勸得薩滿留下雷讓他們代為看管,薩滿同意,離開。薩滿離去後雷發話,煌和乖乖女都看見他頭上有鳥。原來他不會說話,就定下了什麼契約,讓風、雅、頌三隻鳥幫他說話,他答應為眾人帶路前往納林河源,但又莫名其妙地問煌要了十文錢去買紙錢來燒,煌問他身世,他又自稱不知道。

  然後雷加入隊伍,這時可在城內搜刮,采購一陣。在城西部,一個農夫和一頭牛旁邊的碼頭處,可以碰到慕容夙,與他說話可以接到為他找回妹妹的支線任務。河源入口也在城西,城牆腳下便是,在這兒有一對老夫婦,與他們對話,可知他們的女兒妙雲在納林河投水自盡,即可接到在納林河源尋回妙雲屍骨的支線任務。然後進去走迷宮吧。納林河源壹要打開幾個長得像古井的機關,注意這里有兩個地方可以通往納林河源貳,上層那個進去是死路,只會遇到一大堆怪在排隊等打,打完它們可以撿到一大堆寶箱(發財了)。要繼續前進還得從下層入口進入,里面有點難走,慢慢轉吧,具體怎樣我也不記得了,對了,這里會遇到一隻叫冰麟的妖,它是之前那對老夫婦的女兒妙雲的丈夫,可救它一命。到叄後走一下子就可以看到龐大的土靈獸(剛開始野蠻女會以為是大石頭),原來就是這傢伙呆在這兒,擋住了河道,只是河流乾枯。眾人叫它讓開,疏通河道,他卻只會「呃呃嗚嗚」個不停,隨即進入戰斗。土靈獸HP8000,注意它會「結」,法術攻擊無效。進入戰斗後可立即讓煌變身(須事先儲滿五靈,即在平常打怪物時在怪物瀕死之時使用攝靈法陣特技),然後雷對各人用罡天正氣,不時用一些軟骨漿什麼的,全部普攻(特技也可以,不過氣太少了,用不了幾下),很快會取勝。吃了敗仗的土靈獸還是不肯讓路,乖乖女在它的懷下發現一隻土靈獸嬰兒,正是它的孩子。原來它是自己快死了,無力把孩子移到別處,才在這里擋住河道不讓河水淹死它孩子的。於是野蠻女把它的孩子抱到了岸上河水漫不到的地方,它為了感謝眾人,拿出了土靈珠送給主角,隨即死去,河水暢通,任務完成。

  回到勝州後,先轉身,重新進入河源,走過那塊木板,就可以見到妙雲。原來妙雲投河後冰麟為其鎮魂,她就嫁與了冰麟,卻也因此不敢回去。這時冰麟趕到,斥責眾人,並送與毒龍膽答謝救命之恩。然後回到勝州,到斜人柱乙(在祭壇附近小路邊)找到老夫婦,答復此事。完成這個支線後,到祭壇上可看到勝州百姓在擺酒歡慶河水重新疏通,薩滿也非常興奮,拿出烈酒、大碗與「南宮大仙」暢飲一番(野蠻女也會跑來湊熱鬧),還送與祖傳的《炎宿》(建議讓野蠻女學)。之後煌和野蠻女醉倒在祭壇上,煌醒來後發現一男子似對溫慧欲行非禮,上前阻攔,此人稱野蠻女為「大小姐」,原來是溫慧老爸的舊部下羅堰。溫慧醒來,與羅寒暄一番,羅會送與她仙蝶蛻,供她製作廣袖流仙裙(原來野蠻女愛好稀奇的鎧甲)。之後贈送合成系統開啟(偶等下馬上跑到得勝客棧,把先前蒐集的各種花種送給乖乖女,野蠻女嘛,嘿嘿,不理她~~)。羅堰走後,酒足飯飽的乖乖女趕來集合,雷無處可去,也跑來跟眾人回蜀山。從祭壇下來不遠處即有以藍色箭頭顯示的出口,通過它可御劍飛行。

  6-長卿之悔(-蜀山-)

  回到蜀山,乖乖女又離隊回家了。蜀山現在不僅酷熱難當,而且山壁開裂,房間里會突然湧出岩漿,草木自燃,地面坍塌,非常可怕。隨後煌就女人該不該會煮飯的問題與野蠻女發生爭執,氣跑野蠻女。煌因為嫌雷怪模怪樣,不想在掌門面前多費口舌,叫他去到自己家里休息去。這時就可以到無極閣找長卿請功了。長卿因為怕蜀山異象過於嚴重會波及山下百姓,叫煌儘量速戰速決,並且說他要查查蜀山典籍,看有什麼有用的資料。

  出了無極閣,煌回到自己家里,從常紀那里知道雷已經來過,並已被安排住下。常紀說他對此行十分擔心,煌說他「沒長進」,連稱沒事。煌想起星璇曾問他年齡而他無法回答,就向養父問及此事,以及爹娘是誰,為何逝世等身世問題。常紀大驚,欲敷衍過去,卻被煌死纏,只得粗略說了一些,卻也是撲朔迷離。當煌告訴他自己曾經變身為狼的時候,他更是大為吃驚,更覺此次地脈之行煌會有危險。這時已是深夜,煌說他出門看看星象,占卜一下看有無危險,出門後卻見烏雲密佈,難以觀星。他覺得常紀有很多事情瞞着他,就准備去經樓查查典籍,看是否能看到關於自己父母、身世的記載。經樓就在地脈門戶的東邊,來到這里煌看到長卿走進了經樓,更看到雷元戈也跟了進去,擔心這個怪人會有什麼不良企圖,也跟了進去。進去後在下層找到了壬辰年的《蜀山仙劍志》,上面記載有當年石村妖氣大盛,蜀山長老率弟子前往,遇昔日蜀山女弟子絲緞夫婦為一妖所殺,其夫失身為妖劫持而去,其幼子煌被常紀收養的史料。上面還說了,殺害絲緞之妖妖氣類似於前一年逃出鎖妖塔的狼妖赤炎,然形貌不同,是否赤炎無據可考。煌欲找到前一年年志查看赤炎詳情,不料卻單缺這一本,於是跑到了經樓上層。在這里看到雷正在書櫃後面窺視長卿,雷也發現了煌,各自躲開。

  這時可看到長卿在查閱一本書,自言自語「十九年前,紫萱與我力戰逃出鎖妖塔的狼妖赤炎、、、那時它突然 變身,功力並未增加但樣貌大異,很是奇怪、、、但是最終還是被我們投入了鎖妖塔。同時,絲緞失蹤、、、一年後有了孩子。一妖殺死她夫婦,又虜去她丈夫屍身,這妖又疑似赤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赤炎是怎麼從鎖妖塔中出來的?又為什麼要殺死絲緞夫婦、、、」,「難道說、、、紫萱!難道說這一切都不是巧合,我中火毒,你替我解毒而有了肌膚之親,這一切都是你精心的安排?紫萱啊、、、紫萱,你何苦如此?我何德何能,令你如此?」,「這十幾年來、、、我有心憑吊,卻連一處墳塋也沒有;有心追隨而去,卻又不知去向何方。眼下蜀山又是一劫,待此劫過後,我立即振衣求去,再不理會塵世了、、、」,「心已厭倦,身卻不得不浸染紅塵,紫萱、、、何苦將你的修為給我呢?修仙非我願,蜀山壯大亦非我現在所願,年至半百方知心中真願,半生皆錯啊、、、紫萱,縱然你能諒解我,我自己又怎能不悔?」

  長卿正沉浸在悔恨之中,突然煌翻找典籍的聲音將其驚醒,他大吃一驚,把煌呵斥出來。煌正准備找個藉口敷衍過去,忽然看見雷在長卿身後閃將出來,暗算長卿,卻被長卿轉身打倒。長卿得知雷為煌的朋友,為其療傷。雷說,他以為長卿要傷煌才出手的。從對話中可知,雷跟蹤長卿已多時,問他何故,他說因為長卿不是普通人。之後長卿就叫煌把雷帶回家好好休息。出了經樓,煌對雷大發脾氣,追問他到底為何跟蹤長卿,他只說是好奇。煌說,他在掌門面前替他圓場解圍,問雷打算如何謝他,他說,「等你死了以後就知道了」,結果把煌氣得要死,卻又拿他沒辦法,只好囑他回去休息。之後煌跑到自家隔壁那間房,本想來慰問一下雷,不料再次被氣,只好氣呼呼回家睡大覺去。

  一覺醒來,煌跑到無極閣,看到殊明正和長卿在議論鎖妖塔。殊明說,他要改造鎖妖塔,以求塔更加穩固,穩鎖妖孽,方可標本兼治,使蜀山無患。他還說,要煌相助他進入鎖妖塔一探,卻並未說要如何相助,只問了一些關於地脈之事,叮囑煌多加小心,還送了一本《水境》(我讓乖乖女學了)。隨後長卿說雷元戈受了傷,建議留在蜀山休息,叫煌速戰速決,打通下一個地脈。

  7-身世之謎(-陽名百納-京城-蜀山-石村-)

  煌領命而去,進入土屬陽性地脈??陽名百納。剛進入陽名百納壹,野蠻女責怪煌忘了叫上乖乖女,煌卻說是她忘了提醒。此時早已躲在一旁的「小桃子」現出人形走出來,與二人招呼後加入隊伍。

  陽名百納壹也是一個繁瑣的迷宮,要踩下機關,使那些大壺傾斜,水流溢出,把石塊沖到下遊方可連通道路。踩下四個大壺後即可到達西南方向的出口。貳比較費心,似乎和鎖妖塔四層有些類似,我第一次走不知道哪個環節出了錯,在水上漂來漂去轉了兩個小時的圈子也沒走出去,只好讀檔重走,第二次竟一下子就誤打誤撞出去了。叄很好走,走到上面一個記錄點處,即可看到一尊石像,煌見到前方無路,正要回頭,但野蠻女懷疑石像乃是一個機關,要上前一探究竟。野蠻女發現石像上寫有一個「皿」字,煌上去一看卻是「血濡回魂」四字,譏笑野蠻女不識字,野蠻女惱羞成怒,聲稱要把「血」字弄成「皿」字,使出蠻力連連猛擊石像。乖乖女突然感覺到有妖氣,正提醒大家小心,石像流出血來,血魂姬現身,眾人隨即與她發生戰斗。HP6000,並不難打。

  血魂姬被打敗後,反而好像很高興的樣子,原來,她是要流血了才能施展她的「血濡回魂」(就是把人拉回過去,實現內心願望後方可返回??怎麼好像每一代仙劍都有這個節目~~)術。接下來煌就被一個血陣帶到一個陌生的地方,看到前邊不遠一棵樹下站着一個小女孩,遂上前問路,得知這是京城。對話後還知道小女孩站在這里是為了等一個叫周赤炎的公子,煌聽此名字後大驚。接下來女孩會說,周赤炎乃尚書公子,樂於助人,深得京城百姓愛戴,還說他明天即將和相國的小姐成婚。小女孩便是為周公子刺繡婚禮吉服的繡女,趕了一個通宵繡完後在這里等候赤炎帶她去玩。煌問及小女孩姓名,小女孩說她叫絲緞,煌再次大驚,疑心自己回到了過去,這女孩便是他娘。繼續對話知絲緞乃是被人販子販到京城,而且其乾娘對她並不好。還瞭解到十二歲的她喜歡上了比她大好幾歲的赤炎公子。這時赤炎來到,煌應絲緞之請求躲到了一邊。之後赤炎便帶絲緞四處遊玩去了,煌對此二人極感興趣,說要跟上去瞧瞧。一走路就發現京城果然好大!先向南走,走過了橋沿河邊一直走到一個碼頭處,可遇到赤炎絲緞二人,絲緞說感謝人販子把她販賣到京城來,讓他遇見赤炎。赤炎說,現在最重要的人以後未必重要。第二次找到他們是在高昇客棧對面的雜貨攤前面,赤炎要買一樣東西送給絲緞,絲緞說不要,只想要赤炎身上任何一件東西就滿足了,赤炎給了她一粒珍珠鈕扣。第三次是在不遠處的一家叫紅袖院的妓院門前,絲緞說她喜歡赤炎的心不會輸給任何一個人。最後回到剛到京城那個地方不遠處的纖儂繡坊門口,再次見到二人,從他二人對話中知道絲緞對赤炎痴情極深,一番談話後絲緞目送赤炎離開,煌認定此二人即是其父母,正欲追上去問他們一些事情,不料卻被血陣吸入。

  在京城游轉之時不妨到高昇客棧最里邊房間看一看,可以找到勝州慕容夙的妹妹慕容雪,她說她准備前往南方為兄長找一種神藥回來治病,之後離去。

  出來後煌發現自己身在京城尚書府門前,時值夜間,卻不知是何年何月。這時聽見尚書府門內有聲響,趕緊躲到一邊。隨即看見蜀山淨明長老和相國小姐(就是溫慧的母親啦)推門而出。從他們對話中知道,相國小姐嫁與周赤炎乃是尚書、淨明等人安排的假嫁擒妖,而赤炎乃千年狼妖,此時已被淨明擒住,投入鎖妖塔。煌疑心大起,淨明走後就跑上去跟着。這時沿着大路走,右拐,即可見到淨明。原來淨明早知有人偷聽、跟蹤,喝問煌到底為何人,為何跟蹤,煌難以敷衍,又讓淨明看到其手上所戴的五靈輪(當時已被清冷帶離蜀山)。淨明不容分說,對煌出手相擊,這時早躲在一旁的絲緞挺身而出,為煌擋去劍氣,自己卻身受重傷,臥地不起。絲緞說,覺得煌特別親。之後淨明因誤傷絲緞,又知她無父無母,就將她帶回蜀山療傷,並要煌轉告清冷,勿作對不起蜀山之事。

  接着煌又被血陣傳送到了蜀山上,這正是十多年前的蜀山。煌在這里看到長大了、已成為蜀山弟子的絲緞正擺着一張小供桌祈求上天保佑夫君周赤炎。這時紫萱出現,告訴絲緞赤炎是妖,絲緞說她早已得知,對此無所顧忌,喜歡赤炎之心永不改變。紫萱長嘆一聲,答應絲緞到鎖妖塔設法救出赤炎,要她在此靜候即可。煌走了出來,與絲緞對話幾句後即可聽到腳步聲,原來是赤炎在紫萱幫助下順利逃出鎖妖塔,赤炎與絲緞大難後相逢,十分驚喜。隨後又兩個蜀山弟子向這邊跑來,煌叫赤炎絲緞二人快走,自己留下來應付。二人走後,煌對兩弟子施與催眠術。知道赤炎絲緞以平安離開,煌正哀嘆得不到一點與父母團聚的時間,就又被血陣吸到了石村,此時正是夜間。在石村東部可以找到赤炎家,進入院子看見赤炎剛修整好院牆,正在抱怨沒有了法力以後做事很困難,煌輕輕叫了一聲「爹」,赤炎看到了他是很吃驚,但還是帶他進了屋。進屋後赤炎絲緞夫婦請他吃飯,餐桌上得知他二人已有了孩子,是一對雙胞胎,尚未滿月,赤炎准備為他們取名老大為「煊」,以紀念恩人紫萱;老二為「煌」。南宮煌為他們兄弟算了一命,算得老二中年富貴,老大命運坎坷。飯後煌到東廂客房歇息,卻難以入睡。赤炎進來看他,說他知道煌必定是有要事相問,並說他夫婦一生坎坷,好不容易平靜安樂下來,不希望被擾清靜,又說他覺得煌有血系之親,不似會傷害他們。赤炎說,他本是千年狼妖,當年遇上了尚書公子周赤炎,十分投緣,後來周赤炎為了救他而死去,他不忍看到其父親傷心,於是變化為周公子模樣,直至被相國小姐設計假嫁,被淨明投入鎖妖塔。煌問他何以能從鎖妖塔逃出,他說這是紫萱設計相助,事關他人隱私,不可多言。正在此時,門外發生變故,赤炎大驚,對煌說了一句「是我命里的魔障、、、找上門來了!他、他怎麼會出來的?你快走!不能連累你!」說完出門去,煌也被血陣吸入。

  8-星璇思堂(-陽名百納-雙溪-里蜀山外城-太陰歸塵-)

  這一次是被傳回到了陽名百納,煌醒來後發現野蠻女和乖乖女還在昏睡之中,說着夢話。從乖乖女的夢話中得知她已深愛南宮煌,要做他的新娘,希望煌不要嫌棄,醒後為此大為害羞。而野蠻女在夢中大叫「不嫁!不嫁!」,醒後告知二人,其父為當朝鎮北王,連年帶兵征戰室韋,後來朝廷停戰議和,室韋大王提出要娶溫慧,皇上也下旨命其前往室韋和親。野蠻女不願意,就拒婚跑了出來。還說她出來後上蜀山一是希望蜀山庇護她,二是因為她的母親為年輕時某件事內疚於心,此事與蜀山有關,她想找到淨明長老一問究竟,無奈淨明已過世。因為煌和野蠻女多說了幾句話,乖乖女吃醋不悅,催促大家快走。

  從出口出來後三人落入水中,被水沖得失散了,煌上岸後不見了兩個女孩,大為擔心,四處尋找。這便是雙溪,一個簡單的迷宮,要通過一種褐色的花來傳送(每次傳送都會損血),還常常要跳。走到前邊不遠處,就可以找到野蠻女。走到另一記錄點,看到乖乖女被一個光頭擒在手里,星璇戰他不敵,正在一邊喘氣。原來這是一個魔,叫屠肆,不知何故闖入妖界。隨後進入戰斗,此戰無需將他擊敗,撐夠一定時間就可以了。打完後星璇叫他放了乖乖女,還提出以自己來做為交換,他卻口吐狂言。這時重樓出現,原來屠肆是他派到里蜀山打探妖界情況的,他大罵屠肆胡亂鬧事,然後二話不說就把屠肆幹掉了。然後向煌問及蜀山地脈異變一事,威脅說如果鎖妖塔出現半點損毀,即要蜀山全體陪葬,旋即離去。野蠻女似乎對重樓大感興趣,為其氣勢所折服。這時繼續走,在西北方可找到出口。

  從出口出來就到了里蜀山外城北部,思堂迎上來焦急地詢問星璇傷勢,並報告地脈出口就在外城南部。星璇提出要跟隨南宮一行進入地脈,思堂強烈反對,阻攔說里蜀山有大事要辦,不想讓他節外生枝,但星璇堅持要去,思堂無奈退下。然後過橋走到外城南部,沿大路走到河邊即可進入土屬陰性地脈??太陰歸塵。壹、貳兩個迷宮類似,要到中央撥動機關,使齒輪狀的石塊轉動,以到達迷宮各部分,走起來有點煩。剛進入貳,乖乖女看到牆上長的籐條結有果子,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想吃,煌和野蠻女來疑慮重重,說可能有毒,阻止了。但星璇說,他願意自己先吃,吃了沒事再讓乖乖女吃(他不是無論吃什麼東西都要中毒的嗎??),野蠻女大為不滿,說星璇不應為這等小事涉險,星璇卻認為能讓蓬絮高興很值得,但善解人意的乖乖女經此一說,就自己說不要吃了。走到貳的出口處,會看到一個大胖子擋住去路,於是進入戰斗。此戰不難,胖子HP13000。戰勝後知道這個胖子原先並不胖,只是由於在這個地方吃了很多「珠圓果」(就是長在牆上,原先乖乖女想吃的那種果),結果才變成現在的樣子,奇胖無比,想走開也走不動,聽到這里乖乖女大吃一驚,原來這個貪吃鬼後來還是偷偷吃了~~~~。胖子給出解藥藥方,藥方上只有躡空草一味可以在這里找到,其餘均要到人間去才有。於是星璇召喚思堂,命他施展空間法術,在人間蒐集藥方上所列之藥。隨後眾人重走迷宮,尋找躡空草。到小地圖左下,回到太陰歸塵壹走幾步即可找到躡空草,然後回到胖子處,此時還未見思堂傳來藥物,眾人坐下耐心等待,惟有野蠻女不住抱怨,討厭得很。待會思堂會施法傳來蒐集到的藥,配製出解藥,讓乖乖女和胖子服下,胖子會變得小好幾倍,欣然離開。到了出口,星璇因為體內劇毒未解,無法去人間,離開隊伍。煌三人走後,星璇就累得癱倒在地,思堂施法將他帶回里蜀山。

  9-大軍逼婚(-蜀山故道-蜀山-)

  主角出來後便到了蜀山故道,煌和野蠻女不注意時,乖乖女變成了「小桃子」,野蠻女又要捉它,這時會有煌的對話選項「別管它了。」、 「干嗎總是捉它!」。她飛走後,二人以為乖乖女又跑回家了,於是上山。我超級暈的就是這里居然還保留有和仙三里面一模一樣的蜀山故道壹,沒辦法,多轉上幾圈吧,~~~。出來後煌會驚訝地發現原來蜀山故道貳的那片沙漠上有大軍駐扎,野蠻女從軍旗認出是她哥哥溫策的部隊,知道是哥哥帶兵來捉拿她回去和親了,非常沮喪。煌提議偷偷溜過去,上得蜀山自有辦法。向前走幾步,會看到「小桃子」也飛進了軍營。這時一個三個士兵過來攔住二人,加以質問。野蠻女沖上去,要用拳頭和他們說話,於是發生戰斗(HP4000+3000+3000)。連用全攻的法術可輕易獲勝,煌會正准備剝下他們的衣服穿上以矇混過關,不料這時溫策趕到。溫策說,此番他奉旨帶重兵前來,正是要將溫慧擒回,還說他們帶來了火炮,如果蜀山膽敢包庇她,就將蜀山轟為灰燼!他指責溫慧不忠不孝,叫來親兵准備擒拿,野蠻女說自願跟他回去,叫他放過煌。之後野蠻女對煌說,她到室韋坐了皇后以後,他就去找她,她會封他為大將軍,說完被帶走。溫策出爾反爾,叫人拿下煌。然後煌被綁在一個柱子上,准備被斬首(好慘)。劊子手來到,說他被斬首的原因就是喜歡上野蠻女或者野蠻女喜歡上了他。接着劊子手操起大刀,就要砍將下去,煌閉眼等死,「小桃子」飛了過來,在劊子手手臂上狠狠咬了一口(它可是有毒的五毒獸哦),劊子手昏迷倒地。煌意外獲救,非常高興,說跟「小桃子」扯平了。這時一個士兵巡邏過來,煌躲到倒在地上的劊子手身後,說欽犯已逃下山去,命士兵趕快叫人去追捕。待有人鳴鍾召集全體士兵下山搜捕欽犯後,煌出來,和「小桃子」一起去尋找野蠻女。可在小營帳丙內看到野蠻女被縛於此,煌位她解開繩子,帶她一起逃命,「小桃子」飛走。

  蜀山故道貳和仙三稍有不同,不過很好走,注意這里有一種石頭怪,法術、普通攻擊都無效,只能用技。回到蜀山,兩人非常震驚地看見溫策正在質問獨孤宇雲,雷元戈也站在一邊。獨孤警告溫策,說當年南朝梁武帝也曾攻打蜀山,大敗而歸。過一會兒長卿趕到,見到溫策氣焰囂張,遂鳴鍾召集眾弟子山門集結應敵。雷元戈出言挑逗 ,說當年梁武帝要攻打的就是後山的塔,於是溫策下令炮轟鎖妖塔。不一會兒萬彈齊發之際,重樓突然現身,擋去炮彈,更出招欲奪溫策性命。長卿為溫策抵擋,受傷。重樓為竟然有人敢攻打鎖妖塔大怒,說鎖妖塔若有半點損壞,必叫生靈塗炭,然後就出招,一擊之力就摧毀了山下軍營,全體將士屍骨無存,揚長而去,動作瀟灑,,令野蠻女大為傾慕。溫策大為驚懼,倉皇撤兵(也沒幾個兵可撤的了),回去上奏朝廷「蜀山神鬼作亂,大軍失蹤」。待長卿諸人離開後,煌二人就可以出來了,嗯,這時候轉過身可以撿到樹下一個百合花種(留着送給乖乖女)。

來源:遊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