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作者 / 塔塔君、亞里亞·羅

編輯 / 彼方

排版 / 芋頭

近日,日本長壽動畫劇集《名偵探柯南》在迎來動畫25周年,官方也趁此機會搞了不少的「大動作」。

首先,延期一年的劇場版《緋色的子彈》(緋色の弾丸)首次實現了包括中國大陸在內的多個國家和地區同步上映。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當然,除此以外,近期還有一個引起熱烈討論的事件,那就是《柯南》的TV版也迎來了第1000集。該集作為特別企劃,重製了《柯南》原第11集的《鋼琴奏鳴曲〈月光〉殺人事件》(下稱《月光》)。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該篇章講述毛利一行人被一位叫麻生圭二的委託人邀請到「月影島」辦案,不料去到當地才得知,該委託人其實早已去世。而圍繞這位委託人,後續也發生了一系列的命案。

而柯南這個角色在該篇章中,也出現了一個標志性觀念轉變:此後,他決不允許任何一個犯人在他眼前自殺。

這個故事在日本國內外都有著極高的人氣,也被看作是柯南系列的一個原點。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而伴隨著上述的這些大動作,在《柯南》的粉絲群體之中,也出現了不少的爭議和討論。

一方面,以新《月光》的討論為例,中日社交網絡上的粉絲們當中,有很多人認為,新製作的重製版製作水平下降嚴重,並不能與老版本相提並論。

而另一方面,《柯南》自2018年的劇場版《零的執行人》的在日本國內爆火開始,一度掀起了社會性的反響,這個長壽IP也由此獲得了前所未有的商業成功。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這一現狀,也就不由得引人發問:在取得巨大商業成功的同時,已經播放了25年的《柯南》動畫又失去了什麼呢?

筆者的朋友亞里亞·羅和筆者一樣都是從小開始看《柯南》的愛好者,但隨著《柯南》系列多年以來發生的變化,這位多年的愛好者對這部作品的態度也發生了很大的改變。

她喜歡反復回味前中期的《柯南》,並認為現在《柯南》動畫各方面水準的下降,與原作者青山剛昌本身的審美水平下降息息相關。她還不止一次發表過一個「偏激」的觀點:「現在的柯南這個角色和以前完全脫節,不是一個人物。」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在這個特殊的時間點,我們就以對談的形式,來深度聊聊《柯南》系列動畫近些年的變遷。

(下稱:塔塔君——塔,亞里亞·羅——亞。)

新舊《月光》的碰撞

亞:現在《柯南》的動畫真的太差了吧?從編劇、演出的角度來看,整個動畫的質量無疑是在走下坡路的。

最近《柯南》的一集原創回就很有代表性,就是浦澤義雄編劇的第998集(國內版第1054集)《微笑之鄉的陰謀》,這一集講述的是少年偵探團因為受到一群敬老院里的老人喜愛,而被敬老院綁架了去給老人們當孫子。沒想到,這竟然是敬老院為了讓這些有錢老人家簽下陷阱合同而搞的伎倆。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這一集播出後,可謂差評如潮,甚至在當時上了日本推特的熱搜。不過,從官方的訪談看來,這一集這麼做是有意為之的,浦澤義雄也是柯南動畫的製作公司——TMS 的老編劇,早期以編劇的身份參與過 TMS 的前身 Tokyo Moive 製作的《魯邦三世 第二期》(1977-80)的創作。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然而在我看來,如果嚴格按照《柯南》的世界觀與作品基調來說,這樣的原創故事根本就不應該存在,因為《柯南》的故事形式與世界觀導致其並不像《蠟筆小新》《魯邦三世》一樣可以海納各種各樣風格的故事。

就是因為有太多這樣的原創故事才破壞了《柯南》作為動畫作品的整體性,完全是對作品不負責的體現!

塔:你先消消氣。實際上《柯南》原作漫畫本身的前後風格也相差很大。除了這一集之外,最近《月光》的重製也引發了相當多的話題。我看了一圈輿論,包括很多柯南愛好者在內,都認為舊版更好。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亞:是的。新《月光》也展現了這種前後期不統一的矛盾性。

塔:怎麼說?

亞:《月光》放大了《柯南》連載過長的弊端。

首先,大家都很清楚《柯南》里的時間線是難以自洽的,1000集里發生這麼多事情,故事內部的時間竟然只過了大半年。原作者青山剛昌一開始並不是以長篇連載的定位來設計這個故事的,可能是因為他覺得這個作品幾個月內就連載結束了,所以設置了故事只發生在一年以內。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結果沒想到連載至今27年,作品里的科技產品都翻幾代了——當然這算是小事,更大的漏洞在於故事的內部世界運轉邏輯是斷裂的,或者說不能整體地看待。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而新《月光》的改編策略是這樣的:它被視為順著現階段《柯南》的故事進展發生的新故事,也就是說它並沒有被單獨拿出來製作,而是被置於現在的時間線上。

這也導致了一些問題,比如毛利小五郎在現在這個時間線上早已名震日本,新《月光》里「月影島」的島民卻無一認識他;此外,《月光》還被視為柯南這個角色價值觀轉折的一個節點,在這個案件之後,他發誓不再讓任何一個犯人死去,這樣的改編策略也削弱了《月光》這個篇章的意義,在人物塑造上更是無法細想。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這些都已經是小問題了。更重要的是,在動畫演出的層面上,新版也是遠遜於舊版的。

塔:對,我也看到著名原畫師龜田祥倫在推特上的辛辣吐槽。(見下圖)我覺得龜田祥倫基本都說到點上了,這些都是現在的《柯南》動畫演出層面的常見缺點。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亞:尤其對比舊版來看,這些缺點只會更明顯。舊版是兒玉兼嗣擔任導演時期的成果,這集他擔任了分鏡和構成;而新版是兒玉兼嗣的弟子山本泰一郎、新入駐的鐮仲史陽共同執導的時期,山本泰一郎也擔任了構成、分鏡、演出等職位。(兒玉兼嗣1-118集擔任導演,119-252集擔任總導演)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雖然山本是兒玉的弟子,在兒玉執導時期,山本在他手下做了許多演出工作,但兩人的水平是有一定的差距的,比較明顯的是「剪輯」的節奏(這里亞里亞說的「剪輯」是動畫演出意義上的)和敘事的把控。

就拿兒玉導演的劇場版《引爆摩天樓》(時計じかけの摩天樓,1997)來說,這可以說是最純粹的柯南劇場版,故事延續了當時原作的都市舞台推理。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比起後期的劇場版喜歡將高潮設置在一個像是充滿設計感、局限性的場景,這部作品是關於城市的故事,更多的是主角在城市的景觀中遊走,涉及了非常廣大的空間,然而作品卻能將展現了城市的各種風景的事件,全都安排在一天之內發生。這也奠定了此後大多數劇場版的片尾曲影像是城市的影像。

第一部的片尾影像還請了岩井俊二的御用攝影師筱田升來拍攝。在營造緊張氛圍、充滿動作的情節時,兒玉的「剪輯」非常緊湊,也突出了柯南這個角色在緊要關頭時所展現的果敢果斷,不容一絲猶豫。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而山本首次執導的劇場版《銀翼的魔術師》(銀翼の奇術師,2004)則失去了這些優點,前半部分柯南與怪盜基德的對決、後半部分航空謀殺案和飛機失事有著明顯的割裂感。

其中飛機失事的情節,也明顯只是將故事推向高潮的情節設置,它和前面的謀殺案的事件關系是非常薄弱的,謀殺案成了整部電影里一個尷尬的附屬插曲。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這兩部電影的劇本都是古內一成擔任,卻呈現了兩種效果,對比也更能看出兒玉和山本對故事的把控能力的差距。

塔:其實兒玉導演營造緊張感不僅靠編排,還有構圖。這個龜田也說過了,構圖很空,而且也沒有兒玉那麼靈活,最明顯的是放置鋼琴的音樂室,新版設計得實在是太寬敞了,導致很多構圖景別都特別松。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亞:不過我最印象深刻的還是開頭這一幕:毛利一行人在月影島村公所打聽委託人麻生圭二的消息時,旁人在小聲議論。在這個情景里,舊版比新版顯然要做得更好。

兒玉導演把議論的兩個島民置於鏡頭前景並形成遮罩,兩個島民之間的則是迷惑不解的毛利一行人。你對比可以發現,舊版的這個構圖更緊致更有縱深空間感,新版的構圖過於扁平,演出幾乎只承擔了敘事作用,可以說這是山本演出的通病,氛圍營造是完全輸給舊版的。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塔:這里還有一個很有意思的延伸點,就是「月光事件」是《柯南》里第一個帶有推理小說家橫溝正史色彩的案件。

橫溝正史的推理小說常以孤僻村落、島嶼為故事舞台。這些地點都遠離都市這種現代空間。在網絡不發達的時代,島嶼和村落與世隔絕,有著信息上的脫節和不平衡,村民之間又抬頭不見低頭見,這讓村落容易形成一種空間內部的文化,比如宗教迷信、流言蜚語、大家族勢力等等。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當然,這背後直指的是日式傳統村落文化自發的封閉關系性,這確實是很典型的一個日本文化研究議題。

「月光事件」也基於這樣一種文化去營造懸疑色彩的。在毛利還不怎麼出名的時候,月影島村民把他認成了太空人毛利衛和虛構人物明智小五郎,這便是村落與城市信息不平衡的體現。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同時,封閉的關系性也表現在對外來者的警惕,以及村落內部有著約定俗成的內容(比如禁忌)。在羅多多說的這個情景中,毛利不小心提到了島內約定俗成不去提起的禁忌話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毛利一行人身上並且加以議論,其核心便是村落的封閉關系性以及島民門對毛利這些外來人的警惕和排外心理。

舊版的構圖突出了村民交頭接耳、議論紛紛,及背後隱藏的村落文化,也通過影像告訴觀眾毛利他們來到了一個他者的異質環境,從這個細節也可以看出兒玉的演出透露著更厚重的信息量。

世代沖擊!《柯南》更新換代的瞬間

亞:總結一下就是現在的《柯南》TV 版越來越不重視演出了,部分重要的集看得出來有對演出下功夫,但也明顯力不從心,不如以前。

而且現在的人物設計也非常難看,側臉的尖鼻子被人詬病不少。明明須藤昌朋從第一集就開始擔任人物設計,除了中間幾百集的空缺之外都坐鎮這個職位,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的呢?這一點很值得深究。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塔:我覺得你說的人設問題就很有代表性,就是《柯南》劇組中實際上有不少老前輩仍然上陣一線,但再也不是以前那味兒了,一方面是因為這個系列自身也在不斷尋求變化,另一方面也確實有不少主創流失。

還有一點可能很少人注意到,那便是技術革新所帶來的的演出層面的變化。

亞:是的,我覺得柯南完全可以從導演來分時期。目前《柯南》TV 版一共五名導演,我覺得可以分為四個時期:一期是兒玉兼嗣和山本泰一郎時期(1~332),二期是佐藤真人時期(333~504),三期是於地紘仁時期(505~666),四期也就是直到現在的是再度回歸的山本泰一郎時期(667~)。

為什麼這麼分呢,這是因為製作組在這幾個時期都或多或少經歷了一些主創成員的替換。比如伴隨著佐藤真人的提拔,色彩設計從平出真弓換成了中尾總子,從職位上看這一集開始製片層面也能明顯看出發生了很大的變革。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又比如製作層面最大的一次變化,便是《紅與黑的碰撞》系列完結後的第505集,導演、角色設計、美術監督、色彩設計、製片人都發生了變動。從成品來看,大部分觀眾都可以發現畫面風格和之前的集是截然不同的,而這一次的變動也明顯讓畫面向劇場版的風格靠攏。

塔:那這些導演所執導期間,《柯南》風格有什麼變化呢?

亞:我覺得用導演來區分《柯南》的影像風格其實不是很合適,因為本身每一集的演出家都不同,這種超長篇作品中,導演在風格上的統籌並沒有一些以季度為單位的TV動畫那麼明顯,所以如果要說這些導演有怎樣的風格,我覺得得從一些他們做演出工作的集來看比較明顯。

像是兒玉兼嗣、山本泰一郎的區別,剛剛我已經通過兩部劇場版來聊過了。除此之外比較有風格的是於地紘仁,他在《柯南》里擔任演出時的「馬甲」是「越智浩仁」。

這里提一下他經手的一集原創集——第88集《德休拉別墅殺人事件(前篇)》。這一集是「暴風雪山莊」模式下的本格推理故事,故事發展的空間被限制在室內,而且也確保了登場人物不會增加(雖說《柯南》基本都會對每集登場的人物做一些限制)。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這樣重形式的一集中,於地紘仁在演出上突顯了獨特的風格:在發生命案之前,他在聲音的處理上是內斂的,只有背景音效(風雪聲),沒有背景音樂;而命案被發現時,背景音樂宛如宣洩一樣突然出現。從無到有,於地紘仁讓循序漸進地浸入這個情景中。

而在改編漫畫的第134集《藍色古堡探索事件(後篇)》,在最後只剩下小哀和步美兩個小女孩在城堡中摸索時,他又用諸多特寫的分鏡和壓抑黑暗的色調限制了觀眾能看到的信息,這種如恐怖電影一樣的演出手段讓這集成了許多人的童年陰影。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第176集《與黑衣組織的再會(灰原篇)》,他又通過凜冽而快速的剪輯營造緊張氣氛……可以說他在營造氛圍上,不僅跟隨兒玉導演的風格,而且能力還不亞於兒玉導演。

塔:可是歷史選擇了山本泰一郎。

亞:是呀!山本在早期幾位演出家中,雖然不差,但絕不是最出色的,而且短板相當明顯,自從2010年卸任劇場版導演之後他又重回 TV 版,直到現在。而可以說現在《柯南》的演出上的普遍缺陷,比如構圖和編排上的平庸,恰恰都是山本導演的一些短板。

當然,也不能把鍋全甩給山本導演,正如剛剛所說的,《柯南》劇組的迭變並非是某個單一節點或某個主創的變動,而是一點一點變化的。而且有很多主創之後再也沒回到《柯南》劇組中,比如於地紘仁在辭任導演後,他的名字連帶馬甲都沒再出現過。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除此之外,還有長篇動畫的整合度並不高的原因,且《柯南》故事題材本身也有一定的特殊性。

塔:就是剛剛你說的《柯南》沒有《蠟筆小新》《魯邦三世》這些單元劇動畫那麼靈活?

亞:是的。簡單來說,現在《柯南》越來越依賴用案件來維系日常世界的運轉了。青山都說《柯南》是「殺人戀愛喜劇」了,重點其實是「戀愛喜劇」。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如今,《柯南》的角色早已經沒有早期時那麼多的塑造空間,很多角色能發掘的成長潛力已經發掘完畢,於是維持這種日常的只有依靠案件不斷發生,稀釋故事里向前發展的時間感。

比如新一和小蘭確立戀情在漫畫里就是這樣稀釋了1000話,某些重要的篇章會讓他們的關系得以發展和變化,但大多數篇章中他們的關系和時間是停滯不前的,在角色日漸完成塑造的後期更是如此。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塔:那我是不是可以換個說法,《柯南》其實是一部「殺人空氣系」!?(「空氣系」一般指的是《輕音少女》那種描寫萌系美少女日常的喜劇。)

亞:哈哈!還挺有道理。說白了「空氣系」里的時間也是循環的,日常里的常態日復一日,但又蘊含著潛移默化的變化,只不過「空氣系」描繪萌系美少女之間的日常生活。

但眼光放遠一點,你會發現《哆啦A夢》《蠟筆小新》《海螺小姐》《櫻桃小丸子》這些日本國民市井長壽喜劇,都是現在的「空氣系」的源流之一,這些作品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描寫日常中的某個人際關系圈的單元劇,同時作品世界的內部通過某種方式維持著一種不變且循環的日常。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柯南》的單元劇部分也是帶有這種市井劇元素的,不僅是對日常生活的描寫,很多犯人的犯罪動機都透露著人情劇本色,有些代表性案件甚至反映當時的社會狀況與精神取捨。極端一點地說,《柯南》能連載至今,是靠這樣的故事模式支撐起來的。

同時,因為這種更貼近現實世界的題材,對於動畫原創集的創作模式也和這些國民喜劇動畫有一定區別。

塔:區別是《柯南》比起一般國民喜劇動畫更傾向於 Drama?更加依賴劇本家?

亞:對的,尤其現在原作漫畫停刊次數越來越多,就更需要原創集來填補電視檔期。之前動畫學術趴就有一篇文章統計過:「前100集中有44集原創劇情,前200集有87集原創劇情……最近100集的動畫版中,有59集原創劇情。」[2]

所以《柯南》這種模式,需要製片人在統籌原創集的時候不斷安排劇本家的檔期,每個人寫一兩集,這個模式有點像《向太陽怒吼》這種長壽刑事電視劇一樣。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不如說,《柯南》的動畫班底一開始就是集結了《向太陽怒吼》這些刑事電視劇主創,以至於劇場版的外聘編劇都往這個方向找。

比如寫了《絕海的偵探》《純黑的噩夢》《零的執行人》等劇場版的櫻井武晴就是《相棒》系列的編劇之一,寫了《唐紅的戀歌》《紺青之拳》的大倉崇裕就寫過《福家警部補》系列小說。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塔:有道理。所以在這種模式下,註定會變成展現每個劇本家的個性。但原創集占多數的情況下,良莠不齊的故事質量,也日漸給《柯南》帶來了變化,最後也出現了《微笑之鄉的陰謀》這種「過於自由」、和作品整體基調完全不符的原創集。

亞:是的,而且動畫組也明知道浦澤義雄的風格格格不入,卻放手讓他做。[3]

塔:那我總結一下,《柯南》動畫的變化原因可以歸結為:1、主創成員的迭變;2、長篇動畫整合度低的通病;3、《柯南》獨特的故事題材和模式導致。

還有一點我來簡要說一下,老生常談的商業原因,這一點在劇場版表現得更為明顯,比如第15部劇場版《沉默的15分鍾》(2011)就是一個商業上的轉折,《柯南》第一位外聘導演靜野孔文的加入,讓劇場版變得更符合好萊塢電影的框架,以及更強調動作元素。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別看劇場版的國內風評下跌,粉絲們天天嚷著作品變成了「柯南俠」,他經手後的劇場版票房節節上升,他放手之後還不降反升。

而從第20部《純黑的噩夢》(2016)開始,劇場版又側重於角色營銷,這一點也非常符合現在的消費潮流,比如漫威電影系列每個角色都有一部以上的個人電影就是這個道理,以至於第22部《零的執行人》(2018)引發了社會現象,當時的流行詞「安室的女人」(安室の女)而正是來源於這一部的主角安室透。 亞:還有一個根源沒有說,這可謂是大魔頭。 塔:什麼根源?

亞:那當然是原作者青山剛昌自身的原因呀!

塔:哦?

青山剛昌的真實,觀眾的眼淚

亞:我先直接說我的觀點,青山剛昌是一個參與動畫很深入的原作者。

塔:如果你說給劇場版畫幾張原畫的話,那我覺得不算深入。隔壁《遊戲王》的作者高橋和希還在劇場版里面畫了整整一組鏡頭呢!

亞:那當然不止,相信很多柯南愛好者也知道青山不僅會在劇場版重要的人物鏡頭上畫兩筆,而且還會參與故事的創作。那麼參與程度是怎樣的呢,相信很多觀眾是不了解的。

我覺得這事得從青山對動畫的情結開始說起。青山剛昌在學生時期有一段時間想要成為動畫師,高中的時候沉迷動畫,喜愛看《魯邦三世》(1971)、《宇宙戰艦大和號》(1974)、《無敵超人贊波特3》(無敵超人ザンボット3,1977)、《銀河鐵道999》(1978)、《機動戰士高達》(機動戦士ガンダム,1979)等等動畫。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他同時深受富野由悠季、安彥良和、金田伊功等動畫業界創作者的影響,其中金田伊功擔任人物設定、作畫監督的 OVA《Birth》(1984)對他早期的漫畫創作有著深遠影響。[4][5]

塔:怪不得。我還知道青山筆下的角色的眼睛畫法還來自富野由悠季導演、湖川友謙擔任人設的《戰鬥機甲薩芬格爾》(戦闘メカ ザブングル,1982)。而且《柯南》的「高達」梗也從一開始就埋下了,就是柯南這個角色的衣服顏色搭配——紅藍黃白——就來自於阿姆羅·雷駕駛的「白色惡魔」RX-78。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亞:對的。青山剛昌在大學期間還加入了一個叫「熱血漫畫根性會」的漫畫研究社,同時還擔任導演製作過獨立動畫。青山在漫研社的前輩矢野博之,日後加入了 Tokyo Movie 成為了演出家(導演作品有《魯邦三世 沃爾特P38》),這家動畫公司就是如今製作《柯南》的 TMS 公司的前身,可謂是緣妙不可言。[4]

在這種環境下,青山也肯定對動畫行業充滿嚮往,但命運卻讓他成為了漫畫家。

塔:所以你想說的是,他年輕時沒能實現夢想,現在通過漫畫家的身份實現了參與動畫製作的夢想?

亞:對。青山其實在動畫上做了很多決策,比如選用聲優方面,赤井秀一的聲優池田秀一就是他指名的,因為赤井秀一本身就致敬了《高達》的「紅色彗星」夏亞·阿茲納布爾,其聲優就是池田秀一。當然,這只是其中之一,《柯南》的聲優梗包含了《高達》《亂碼1/2》《魯邦三世》等青山喜愛的作品。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塔:你說的這些我都知道了,那他對內容上的影響呢?

亞:他所有劇場版都有參與。他幾乎給每部劇場版指明一個大方向和題材,而且還會親自上手修改分鏡和劇本。尤其在前期創作上,有的橋段和台詞是他決定的:比如《零的執行人》里,安室透那句名台詞——「我的戀人是這個國家」——就是青山寫的。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再比如《純黑的噩夢》里頭,安室透和赤井秀一在摩天輪上的決斗情節也是他要求加進去的。他甚至給這樣不合理的情節安排了一個理由,覺得這是一種「極限平衡狀態」[5],合理和不合理恰好平衡的一種狀態,他甚至類比了宮崎駿導演的《魯邦三世 卡里奧斯特羅古城》(1979)里的汽車追逐戲。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塔:哈哈,也就是說很多柯南觀眾吐槽的「反物理規則」情節其實都是他加的。

亞:對!劇場版里很多餿主意罵編劇可能還罵錯了。為了讓這些情節融入進去,編劇櫻井武晴還曾經在采訪里訴苦過,這段情節其實缺乏整合性。[6]你是不是覺得這很放飛很自由?其實這些事例都反映出我剛剛說的,《柯南》的故事形式並不是那麼那麼自由,情節設計上是依舊局限於一個現實世界的體系里的。

《柯南》劇場版如今的限制其實來自於三個維度,一是這個故事與世界觀本身的特殊性;二是這麼多部劇場版一部部形成的程序化框架,比如每一部都必須要有一個冷笑話謎語環節,這些其實都是歷史累贅;最後就是來自原作者層面的要求與限制了,動畫創作者是必須服從青山的大方向的,相當於青山是甲方。

另一方面,《柯南》雖然一開始以《周刊少年 Magazine》的《金田一少年事件簿》為對手,但《柯南》面向更大眾、更低年齡群的讀者,在創作表現上不能尺度太大,尤其惡性案件非常罕見,類似於性犯罪這樣的觸及社會敏感議題的事件直接缺席,所以這個作品對一些復雜價值觀的承載也是有限的。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這種題材上的限制也阻止了動畫劇組創作的一些發揮,《零的執行人》深入國家權力機關和不同立場下正義議題的探討也只能淺嘗輒止,而像是《絕海的偵探》(2013)里討論政治局勢的嘗試則完全超出了這個作品能承載的范疇,落得一個十分尷尬的地位。

塔:你說的這些劇場版都是後期的,那前期就沒影響嗎?

亞:當然不是,前期有很多劇場版是脫胎於他的原作漫畫的。比如1999年的《世紀末的魔術師》,後半部分的舞台橫須賀的古老城堡,就脫胎於「藍色古堡」事件,而「藍色古堡」的 TV 版播放時間正好就是1999年的2月,就是《世紀末的魔術師》的宣傳期。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水平線上的陰謀》這樣的巨輪事件,在原作中也有諸如「籏本家族」(動畫22~23話,漫畫第3卷)、「第二十年的殺意」(動畫第174話,漫畫第23卷)類似的案件。

但現在的情況且發生了一些逆轉。比如《唐紅的戀歌》做成服部平次為主的戀愛喜劇是青山提議的,為了達成服部平次、遠山和葉和她三人的三角戀,青山設計了新的女角色大岡紅葉。

大岡紅葉這個角色最早在漫畫登場的則是2016年6月刊載的第962話,而此時《唐紅的戀曲》正值製作期間。《唐紅的戀曲》上映前的2017年3月(上映日是4月15日),大岡紅葉這個角色作為篇章的主要角色登場。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可以看出,原作漫畫已經和劇場版相輔相成,不僅出現了劇場版的創作反哺漫畫創作的情況,而且漫畫還輔助劇場版的上映做預熱,不像以前劇場版附屬於原作。

塔:這麼看來,很多 TV 動畫的衍生劇場版都盡量不去影響原作的故事,但《柯南》卻反道而行,劇場版並不被看作和原作故事無關的「平行世界」,這種緊密結合也足以看出青山作為原作者參與動畫的程度了。

亞:這也是多媒體企劃(Media Mix)的特徵,這種做法在這次最新的劇場版《緋色的子彈》做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這部劇場版原本定於去年上映,但因為新冠病毒推遲了整整一年。這一年里其實算是一個漫長的宣傳期。

去年12月的時候,原作漫畫開始連載「FBI 連續遇害事件」,里面的重要角色赤井秀一就是這次劇場版的主角;2月的時候《柯南》首次推出了總集篇劇場版《緋色的不在場證明》,涵括了 TV 版後500集與赤井家族有關的故事,票房截至3月30日已經達到了11億7500多萬日元,超越第一部劇場版《引爆摩天樓》。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而 TV 動畫這邊,在新《月光》播完之後,也播出了重新剪輯版的「緋色系列」為劇場版預熱。《柯南》越到後面越具備 Media Mix 特徵,也和剛播出的時候早已變得不同。

而原作漫畫作為中心的向心力也越來越弱,漫畫、TV 動畫、劇場版,甚至包括主機和手機遊戲、環球影城主題公園柯南單元之類的項目,這些不同的媒介圍繞的不是一個原作,而是《柯南》這個世界觀。這某種意義上也能解釋《柯南》動畫的變化,正因為這種 Media Mix 一衣帶水的資本結構,動畫和漫畫的變化也帶有同步的特性。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塔:也就是說,除了25年來製作班底的疊代,越來越多媒體化的《柯南》也加強了這種變化的整體性。尤其是原作者青山剛昌自己也有變化、並且深入參與動畫創作的情況下。

亞:其實《柯南》連載了這麼久,靠大量充滿設計的案件維持日常單元,早已經讓青山的漫畫創作團隊創意枯竭,從後期的案件設計看出來,《柯南》已經不再側重詭計,而是側重生活中的冷門知識來設計手法。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漫畫第1000話的「紅色的修行旅行」篇最大的問題也在於此,通過幾個生活冷知識設計的連環案件,也讓這幾個事件存在嚴重的拼湊感。原作的無力,加上青山自身的審美變化,都可能是整個作品群質量走下坡路的原因。

塔:原來如此,你這個觀點還真的蠻激進的。現在看來劇場版尤其嚴重的一點是,只有故事,甚至只有奇觀,沒有人物。結合你說的原作的退步,以及原作本身角色塑造已經陷入了困境來說,劇場版和原作的變化還真的息息相關。

劇場版對人物的塑造也是退化,小蘭沒有了以前的主動性,每一次都成了被救的對象;小哀也沒有《通往天國的倒計時》那種人物的復雜性、兩面性,也變成了柯南的智囊團。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亞:尤其是《通往天國的倒計時》對小哀的塑造為什麼這麼好,是離不開這部劇場版對日常生活中人際關系一面的極致描繪和深入探究,它不僅有案件、有動作場面、有主線情節,更重要的還有角色們平日的生活。

而原作在原有角色塑造停滯的情況下,只能不斷地發展角色之間的關系,比如讓他們漫長的戀愛開花結果。然而開花結果之後咋辦?相信又是一次停滯。除此之外還不斷增添新角色,拓展關系圈,但很明顯,對於重視人物塑造的戀愛喜劇來說,這並不是解決根源問題的辦法。

我們回到新《月光》來看,對比舊《月光》我們剛剛說過,「氛圍變了」。但「氛圍」這個詞很棱模兩可,應該說在演出和改編水平下滑的背後,原作像《月光》這樣的帶有致敬前輩、戲仿性質的本格推理故事已經是少數,更多是不需要特定環境的、有生活冷知識組成的「日常犯罪」,這種早期帶有靈性的創作可遇不可求。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動畫版這一點是跟隨著原作的,在演出水平整體下滑的背後,《柯南》動畫也很少去追求如何營造「神秘」(Mystery),而創造「神秘」是很考研動畫演出功底的。

塔:所以新《月光》更深層的原因是,如今的《柯南》失去了營造「神秘」的力量。舊版里面剛剛提到的封閉村落的刻畫實際上就是營造「神秘」的手段,兒玉兼嗣、於地紘仁都是營造「神秘」的好手;而劇場版方面,若說真實歷史文化的沉澱、世紀末背景雙重加成下的《世紀末的魔術師》,是劇場版營造「神秘」的典範,那如今充滿了奇觀場景的劇場版早已經與「神秘」相形漸遠了。

亞:如今看來《柯南》雖然迎來了第二春,但也看出失去了很多原本該有的精髓。其實從十多年前開始,《柯南》劇場版對於日本人來說,就像每年一次的慶典一樣,他們消費的不再是一種故事的敘事,而是一種參與其中、帶有社交互動性質的全民狂歡。而我們這種原教旨柯南愛好者,只能看著這種狂歡流眼淚了。

*本對談以及角色純屬虛構

參考文獻:

[1]柯南百科 名偵探柯南檔案館(MediaWiki),詞條「名偵探柯南電視動畫」,更新時間:2021.3.27,原地址:https://www.conanpedia.com/%E5%90%8D%E4%BE%A6%E6%8E%A2%E6%9F%AF%E5%8D%97%E7%94%B5%E8%A7%86%E5%8A%A8%E7%94%BB#.E5.88.B6.E4.BD.9C.E4.BA.BA.E5.91.98;

[2]龍六,我們分析了1000集柯南,推理出了他化身票房收割機的原因,動畫學術趴,發表時間:2019.9.12,原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ZZRhbW9XfBc7HwV2iul4gA;

[3]讀賣電視台製片人米倉功人曾說《微笑之鄉的陰謀》的編劇浦澤義雄「每次都引起熱烈討論」,並透露「山本導演真 的是很青睞浦澤編劇」。出處:【訪談翻譯】Animage 2021年3月號 製作人·米倉功人訪談(月影島篇),翻譯:景軒,發表時間:2021.3.6,原地址:https://blog.sbsub.com/2021/03/animage-20213.html;

[4]【訪談翻譯】《青山剛昌30周年書》青山剛昌30周年30000字訪談,翻譯:赤木ダブル,發表時間:2018.6.6,原地址:https://www.sbsub.com/posts/aoyama-30years/;

[5]【訪談翻譯】Animestyle Interviews No.01 青山剛昌訪談,翻譯:咸魚子,校對:海底,發表時間:2019.6.1,原地址:https://www.sbsub.com/posts/animestyle-interviews-201904-1/;

[6]【訪談翻譯】Animage 2020年5月號 編劇·櫻井武晴訪談[M24],翻譯:咸魚子,發表時間:2020.4.14,原地址:https://www.sbsub.com/posts/animage-202005/。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劇場版首次全球同步上映!但播了1000集的《柯南》又失去了什麼?

本文來自「動畫學術趴」,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