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一票難求的明日方舟音樂會上遇到了什麼


盛大的音樂會,熱情的玩家,對我形成了兩麵包夾之勢。

旋轉的熱水壺。

從上海回到北京的三天後,這個景象仍然不時在我的視網膜上浮現。

5月2日,我們受鷹角的邀請去上海參加了《明日方舟》「音律聯覺」專場音樂會。音樂會的第十八首曲子,刻俄柏的灰蕈迷境的主題曲,舞台大螢幕的主題是不斷旋轉的諸多遊戲內元素,有《明日方舟》的經典怪物源石蟲,有這首曲子的主角鴨爵,還有這個旋轉的熱水壺。

我在一票難求的明日方舟音樂會上遇到了什麼

大螢幕上的源石蟲、鴨爵和熱水壺

熱水壺出現之後,全場大笑。陪我一起去的同事沒有玩過《明日方舟》,聽到這笑聲有點不知所措,轉頭看我,但我那時候也在笑,沒空給他解釋。

刻俄柏的灰蕈迷境是去年8月到9月間《明日方舟》推出的一次活動,主要玩法之一是名為「集成戰略」的Roguelike玩法,玩家要從零開始組建一支幹員小隊,不斷闖關。就像市面上的絕大部分Roguelike遊戲一樣,集成戰略玩法中也有很多為玩家提供增益的「遺物」(遊戲中叫收藏品)。

我在一票難求的明日方舟音樂會上遇到了什麼

熱水壺,就是其中的一個收藏品,而且是最常見的收藏品——只要玩家在上一局中闖到了關卡的第二層,在下一局冒險開始時,就一定可以選到熱水壺作為開局獎勵,給玩家增加總生命和招募費用。從劇情上講,這東西是玩家扮演的博士晚上熬夜時在嘴里泡方便麵用的。

我在一票難求的明日方舟音樂會上遇到了什麼

由於集成戰略的通關難度不低,不少玩家一遍又一遍地見到這個熱水壺。後來,它就變成了一個梗,代表在無血無淚的鷹角的陰影下,玩家只能把熱水壺當做唯一的光和希望。

我在一票難求的明日方舟音樂會上遇到了什麼

你看,我解釋這個梗用了近300個字,沒玩過《明日方舟》的讀者很可能還是get不到一個普普通通的熱水壺哪里好笑。但是在專場音樂會的會場上,熱水壺旋轉著出現在大螢幕上的時候,全場都響起了笑聲。



1

音律聯覺音樂會是我疫情以來參加過規模最大的線下活動,有超過5000名聽眾參加,在我的印象里也是迄今為止最大的手遊IP線下演出。因為早早收到了官方邀請,我不用去搶票——實際上也很難搶到,9000張票在40秒內就全部售罄了。

我在一票難求的明日方舟音樂會上遇到了什麼

音樂會的節奏非常清晰:上半場主要是講述遊戲中玩家的老對手整合運動諸多角色的故事,以主線關卡配樂和人物主題曲為主;下半場則是《明日方舟》2年來舉辦的歷代活動的主題曲。

我在一票難求的明日方舟音樂會上遇到了什麼

中場後是一段小劇場形式的音樂會守則

這種清晰不僅體現在編排邏輯上,還體現在音樂會整體的情感氣氛上:整合運動的故事基本上是一幕幕悲劇,有曾經親密的朋友乃至親人刀兵相見,有求而不得的感情糾葛,還有歷史大潮下人們的命運浮沉——上半場的音樂基調也是如此:低沉的交響樂伴隨著悠長的人聲吟唱,配上以白、藍為主色調的燈光,透著一股滄桑感。

我在一票難求的明日方舟音樂會上遇到了什麼

5月3日音樂會散場後有玩家奮力搖動整合運動的旗幟,很快就被保安「鎮壓」了

下半場的音樂則截然相反。在中場休息了30分鍾之後,全場氣氛落到最低點時,火藍之心活動的重金屬搖滾樂響起,後面是電音、Rap還有昭和日劇風格的《秋緒》,直接將聽眾的情緒調動了起來,一直到散場才熄滅。

我在一票難求的明日方舟音樂會上遇到了什麼

下半場的打光和燈光色調也以亮色為主

這是《明日方舟》第一次舉辦這種規模的線下演出,演出的質感就已經這麼成熟,確實有點出乎我的意料。也難怪主持人宣布散場之後,兩位鷹角的工作人員抱在一起痛哭——籌劃這麼一場有近30首曲目,超過5000人參加的大型演出活動,對於習慣於在幕後開發和運營的遊戲從業者來說,肯定不是件易事。

 



2

由於職業原因,我參加過不少遊戲的線下音樂會,即使拋開身為玩家的私心,我也覺得遊戲音樂會的平均水平在所有線下音樂活動中,算是偏高的。從大名鼎鼎的VGL到王者榮耀、戀與製作人等手遊的交響音樂會,曲目編排、氣氛調動乃至音樂質量都相當不錯。

這可能是因為,辦線下音樂會勞師動眾,投入和產出不成正比,只有對玩家社區氛圍和自家遊戲的音樂質量很有信心的遊戲,才會嘗試搞一搞。《明日方舟》的社區氛圍,我們之前已經寫了 幾篇報導,即使不玩遊戲,也能在社交媒體上感受到;而音樂質量,非玩家就很難了解到了。

實際上,《明日方舟》在音樂上投入了很多(甚至是太多)的精力,他們做了幾十張音樂專輯,其中的很多衍生歌曲根本就沒在遊戲中出現。

《明日方舟》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大型活動「火藍之心」(更早的「騎兵與獵人」活動規模明顯要小很多),就是圍繞一場名為「黑曜石節」的音樂節展開的,這場遊戲內音樂節的發生地汐斯塔,就是個繁華的海濱城市,而音律聯覺音樂會,是他們終於把當初在遊戲中肆意幻想過的一切帶到了現實世界。

我在一票難求的明日方舟音樂會上遇到了什麼

黑曜石節的主角是一支樂隊和兩位音樂人

和很多遊戲只是簡單地把OST放到網上不同,《明日方舟》煞有介事地搞了個虛構的音樂發行商——塞壬唱片,在各個音樂平台都有主頁,還有自己的官方網站。塞壬唱片在設定上是遊戲所在的泰拉世界最大的音樂發行商,所有的遊戲內配樂、PV曲名義上都是以塞壬唱片發行的專輯形式呈現,,就好像我們真的聽到了來自異世界的聲音。

我在一票難求的明日方舟音樂會上遇到了什麼

塞壬唱片的官網像模像樣

甚至是黑曜石節上的幾位歌手和樂隊,也有自己的歌手頁面,就像他們真的存在一樣。

我在一票難求的明日方舟音樂會上遇到了什麼

泰拉世界著名歌手兼物流巨頭,大帝

《明日方舟》的音樂不僅是遊戲內烘托氣氛的配樂,還是詮釋人物、講述故事的工具,鷹角做了不少獨立的專輯和迷你專輯(EP),風格各異,大都和遊戲的故事、角色息息相關。像我最喜歡的一首《秋緒》,活脫脫的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日本KTV風格,就是遊戲中一位喜歡復古懷舊歌曲的女高中生干員的角色曲。

我在一票難求的明日方舟音樂會上遇到了什麼

至於其音樂的質量,此前角色「W」的主題曲《Renegade》在官方並沒有主動送評的情況下,拿到了好萊塢音樂傳媒獎的提名。和這首曲子同台競爭的,是《對馬島之魂》、《博德之門3》乃至《死亡擱淺》的配樂。(順帶一提,這獎項不怎麼依靠官方送評,最後得獎的是《英雄聯盟》虛擬偶像組合K/DA的一首曲子,拳頭官方音樂總監也是直到獎項公布才知道好萊塢看上了他們。)

我在一票難求的明日方舟音樂會上遇到了什麼

塞壬唱片截止今天已經「發行」了45張專輯,這麼大規模、高密度地用音樂敘事,在手遊乃至整個遊戲業界都很少見。《明日方舟》的二次創作氛圍這麼火熱,角色們立得這麼好,和這種另闢蹊徑的手法也有不小的關系。

我在一票難求的明日方舟音樂會上遇到了什麼

塞壬唱片官網的新聞欄目,不僅有新歌速遞,還有藝人近況



3

這次音律聯覺專場音樂會,是《明日方舟》在音樂上積累的一次爆發,不過其意義遠不止音樂本身。和其他類型的音樂會不同,遊戲主題的音樂會帶給參加者——絕大多數都是玩家——的,是某種集體記憶:我們都在同一個虛擬的世界中遨遊過,現在我們在現實世界中要再次共同經歷這一切。

在5月2日音樂會的現場,我們看到了一大堆coser。讓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位穿成遊戲主角博士樣子的玩家,從頭盔到衣服的配飾一應俱全,場內有些悶熱,但他從頭到尾沒有把那個頭盔摘下來。我們合完影後,他送了我一個阿米婭的小掛件。

我在一票難求的明日方舟音樂會上遇到了什麼

現場還有不少玩家聚集在一起抽卡,希望音樂會能給他們一些歐氣。每次有人出了雙黃蛋甚至是三黃蛋(一次十連2-3個6星),那附近就會響起一陣驚呼,遠處不明所以的人會被吸引著涌過去,嘴里還念叨著「是不是抓到海貓了,是不是抓到海貓了」(海貓是《明日方舟》的製作人)。

我在一票難求的明日方舟音樂會上遇到了什麼

正在抽卡的玩家們

我在一票難求的明日方舟音樂會上遇到了什麼

現場所有人都看向了驚呼的方向

音樂會第二天我們回北京,在虹橋機場候機,我和同事在登機口聊《明日方舟》。對面有個小哥聽到我們說話,跟他的同伴小聲嘀咕了一句,然後兩個人眼光亂瞟,直到看到我們放在一邊的隨音樂會門票附贈的周邊袋子,說了一句清晰可聞的「找到了」。

這些都是這次音律聯覺音樂會給我留下的,獨屬於玩家的記憶片段,但讓我最難忘的還不是這些。

常年以來,去演唱會、音樂會現場的人們總是難以向他人描述,「現場」2個字到底有什麼魔力,能讓人感動不已。近似的答案有不少,有的人會強調悶熱的場館、滴落的汗水共同構成的那種觸感,有的人會提到大喇叭的震撼,還有人會說這是群體性狂熱的永恆魅力。

但對我來說,《明日方舟》這次專場音樂會的魔力,還是那旋轉的熱水壺,以及隨後如我預想中一樣響起的全場大笑。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