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克vs扎克伯格:隱秘的恩怨

如果你是iPhone用戶,那麼在4月26日iOS系統開放14.5版本更新後,你會在第一次打開每一個App時收到一條問詢。比如許多國外用戶點開Facebook,第一時間會有彈窗出現:允許Facebook跟蹤您在其他公司的App和網站上的活動嗎?
「以前我沒得選,現在我當然會點『要求App不跟蹤』」。

蘋果的一小步,許多網際網路公司可能會大受影響,Facebook首當其沖。

庫克vs扎克伯格:隱秘的恩怨

在無法依靠iPhone探測到用戶的更多使用習慣後,廣告的推廣效應難免減弱,強烈依靠廣告主帶來收益的網際網路公司們無法再像以前那樣底氣十足。而Facebook,這家廣告收入達到總營收98%,並且第一大市場是半數人使用iPhone的美國的網際網路巨頭,順理成章的吃下這第一顆子彈。

當然蘋果會說,這項隱私新規並不是針對誰,但過去幾年發生的事情讓Facebook成了破壞隱私的代名詞,而蘋果則試圖把「保護隱私」變成自己的又一個核心競爭力。而這背後,庫克和扎克伯格之間的恩怨早已積累,並且在這次版本更新後再次凸顯。

2020年6月,蘋果在WWDC開發者大會上公開表示將在iOS 14系統上執行「APP Tracking Transparency(應用追蹤透明)」框架,而蘋果CEO庫克在4月初的一次采訪中透露了這項新規會在iOS14.5上線。

而就在庫克接受采訪之前,3月末的一個Clubhouse聊天室內,APP Tracking Transparency也被提及。討論他的人正是扎克伯格,他把這當作自己的利好:「當企業無法在Facebook上精確投放廣告,這很可能讓他們不得不在Facebook上投入更多。我們甚至有可能處於比以前更強勢的地位(It』s possible that we may even be in a stronger position. )。」

扎克伯格的這個公開解釋被認為是直接回應了蘋果隱私新政帶來的風險,Facebook的股價在當日就上漲5%,突破半年間的最高單日漲幅。可以看出,市場將蘋果與Facebook劍拔弩張的關系視作決定Facebook前景的一大重要因素。

這種捆綁也並非市場一廂情願。一邊是美國最大的智能手機製造商。一邊是美國最有影響力的社交軟體平台。看似以隱私之名進行的爭論,實則關乎兩家企業的「錢途」。

用戶隱私問題一直是網際網路的灰色地帶之一。而用戶隱私最直接的受惠者則是給網際網路公司供血的廣告主們。這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一種微妙平衡,有廣告需求的企業向如Facebook一樣的網際網路平台支付費用鋪設廣告,Facebook則利用對用戶行為的捕捉來精確的投放廣告。

而用戶得到的好處則是用部分隱私換回來的一個幾乎免費的網際網路環境。

作為中間環節的Facebook,基本所有收入都來自廣告的油水。最近的一份全年財報中顯示,Facebook在2020年的總收入達到860億美元,其中廣告業務的營收是842億美元,占比98%。

在這三角戲里,本身是沒有蘋果的戲份的。但到2020年,全球iPhone活躍用戶已經超過10億,其作為一個分銷應用軟體的平台影響力巨大。特別是對於Facebook,包括Instagram和WhatsApp來說更是如此,Facebook的「三駕馬車」是App Store中下載次數最多的應用。這反過來使得Facebook擔心受到平台牽制,據《紐約時報》援引知情人士透露,「這讓Facebook高管日漸感到擔心,等到蘋果數次延遲在應用商店上發布的Facebook應用更新時,這些擔憂就進一步加劇了。」

而作為蘋果方面,保護用戶隱私已經成了它最近幾年打造的最重要標簽。一方面這會贏得用戶信任,更重要的是,在iOS上線的應用程式如果沒有足夠的用戶數據給到背後的廣告主,其廣告吸引力就會減弱,這會造成越來越多的應用程式從免費下載轉向收費,蘋果作為平台方可以在其中收取更多提成。

這種種原因導致庫克與扎克伯格互相看不慣對方立場,「摩擦」不斷,而雙方針對彼此的動作在2018年開始被放在放大鏡下討論。

2018年3月17日,《紐約時報》和《衛報》同時曝光了Facebook上5000萬用戶信息數據被一家名為「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的公司泄露的情況,Facebook的用戶忠誠嚴重受損,導致股價短時間內大跌,市值蒸發近400億美元。五天後扎克伯格公開表示對隱私泄漏負責並道歉。

而在事發後不久,當年3月底MSNBC(微軟-全國廣播公司)的一次電視采訪中,庫克迅速補上一刀。在被問到如果處在扎克伯格的處境中會如何應對,蘋果CEO的回答是蘋果一直注重用戶隱私,「因此永遠不會落入這種境地」。這讓扎克伯格很不高興,公開回應庫克的言論「與事實完全不符」。

就在這次摩擦之後,媒體援引一位知情人士的消息,扎克伯格在私下告訴員工,Facebook需要給庫克和蘋果「一些苦頭」。

據《紐約時報》 報導,在庫克接受MSNBC采訪後不久,扎克伯格即要求Facebook管理團隊禁止使用iPhone,並且同一時期在新聞網站 NTK Network上出現的多篇抨擊庫克和蘋果的文章,在溯源後也極可能有Facebook的背後推動。

除了這種「小動作」,Facebook似乎也的確有理由感到氣憤,因為蘋果也沒有做到完美。

如扎克伯格所說,在討論隱私泄漏時,蘋果也有成為被告的時候。2019年5月,《華盛頓郵報》發表調查文章,在一項隱私時候中表明,當蘋果手機允許應用程式在後台自動刷新時候,用戶手里的手機會高頻地向企業發送數據。涉及的App包括微軟OneDrive、Spotify、Yelp等,而泄漏的隱私信息包括手機號碼、郵箱、地理位置等敏感信息。這與「劍橋分析」事件中的Facebook如出一轍。

2020年中旬APP Tracking Transparency框架的出台成為兩人爭論的另一個高峰。隨著這個很可能威脅Facebook生意模型根本的框架接近推出,當年12月Facebook在報紙上買下了整版的廣告位,聯合所有依賴iOS生態的中小企業反對蘋果對個性化廣告的扼殺。Facebook將自己放在中小企業身後,強調在蘋果隱私政策對大公司產生惡劣影響之前,小企業的生存環境會先一步瓦解。

據《紐約時報》報導,早在2018年,由Facebook和其他蘋果競爭對手資助的公關公司Definers發布匿名文章批評庫克,並且始終在為後者在2020年成為總統候選人造勢,「估計是為了破壞他和前總統川普的關系」。在此前,Facebook也曾聘用這家公關公司以應付其在美國大選期間形成的負面影響。

對於Facebook屢屢發起的針對Tracking Transparency和蘋果的或明或暗的輿論攻勢,庫克似乎並不願意直接下場,一方面蘋果越來越強的平台能力,正不斷受到壟斷的指責——它從app開發者身上賺錢,同時又能決定這些開發者生死,歐盟等地區的相關監管機構也已經開始指控它靠app store打壓其他對手。在和Facebook的口水戰中庫克希望通過「高冷」的態度告訴外界,蘋果就是正義的一方。但庫克肯定也知道,兩家的恩怨終將更徹底地爆發。

當他最近一次在Twitter上回應時,他寫道:「我們認為用戶應該對自己的數據是否被收集或使用,擁有選擇的權利」。

言語里沒指向某個具體小企業或者大公司,但你猜他在這則推文下的圖片里@了誰?

庫克vs扎克伯格:隱秘的恩怨

Facebook。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