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背上的騎兵2》劇情攻略連載一

  序章

  一圈一圈的金色咒文如同鎖鏈般深深地嵌入紅色巨龍的身體…刺骨的痛楚令這高潔的生物不斷的扭動着軀體…一旁的黑發男子似是不忍再看,別過頭去,一行清淚順頰而下…

  「你的淚水…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呢…」

  「安傑爾…我的名字…」

  「好好記住吧…你是第一個知道這名字的人類…也是最後一個…」

  「別了…愚蠢的傢伙…」

  話音未落,那一團耀眼的紅色便已化作光芒四射的球體,隨之如流星般散落…

  …18年後…

  碧藍的天空間或有幾只飛鳥掠過,曾經寸草不生的大地如今已是花團錦簇,一派生機。這看似平和的景色也許應該歸功於「封印騎士團」吧。自從那場戰爭過後,人們為了防止封印被再度破壞,成立了騎士團。這些被稱為守護者的人們一直以來為了維護新的秩序和保護新的世界不斷地做着努力。如今,又有一名新成員即將接受天覽試合,成為真正的騎士團一員…

  「過一會兒的考核,可一定要加油啊!」艾莉絲笑着為諾威打氣。一頭栗色長發齊整的盤在腦後,襯托出她姣好的面容。如果是初次見面的話,恐怕任誰都不會相信這位年輕女性竟然會位居騎士團高層。

  不過當看到被稱作諾威的清秀男生似乎並不很明白為什麼非要參加這種考核,艾莉絲開始不厭其煩的為他講解起了此次考核的重要性,儼然一幅鄰家大姐的樣子(我就是不喜歡她= = )。

  邊說邊走,很快兩人便來到了考場外。場內的比賽正進行得如火如荼,宛如真正戰場般的氣氛就連站在外面都能清楚地感受到。正要前行,一名士官模樣的男子突然出現擋住了二人的去路。

  艾莉絲剛要開口責備,那名男子卻先聲奪人:「我無意冒犯您,艾莉絲小姐。只不過是太在意那傢伙的事情了,所以忍不住想先行跟他比試比試。來吧,讓我看看被前任團長撿回來由龍族撫養成人的孩子,被神官長稱為『救世主』的你,只有自己一個人的話到底有些什麼能耐!」眼看無法阻止,諾威只好舉劍迎戰。

  沒想到只一個回合下來,那名男子就匆匆落敗而逃。艾莉絲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好了,該進場了,千萬不要緊張啊!」

  「嗯,知道了。」諾威輕聲答道。

  「下一個!」現任的騎士團團長吉斯摩爾高聲喊道。當看到步入場中的諾威時,他那張嚴肅的有些可怕的臉上流露出了些許詭異的神情。

  「既然是你的話,那麼就由我來做你的對手吧!」

  「這是我的榮幸。」

  不過吉斯摩爾顯然沒有想到諾威的身手竟然如此出色,幾個回合之後勝負難分。接下來他的命令讓發令官艾莉絲不知所措,「一個中級騎士小隊,這個有些太嚴酷了吧!」但是從來沒有違抗過上級命令的她沒有提出更多的反對。

  諾威的實力也確實了得,轉眼間,全員全滅。場邊有人開始小聲議論:「可怕的力量…簡直跟怪物一樣…」「龍之子麼…真是恐怖啊…」

  「今天的試合到此全部結束!」吉斯摩爾大聲宣佈。在發表了一通騎士團的宣言之後,大家便紛紛散去。而諾威則得到了神官長的接見。

  「看到你的英姿,不禁讓我想起了前任團長奧羅。」金發綠眼,聲音稚嫩宛如孩童般的神官長微笑着看向諾威。雖然由於契約的關系身體永遠不再成長,但是聲音中賦齙耐細腥床蝗鶯鍪印?「塞雷神官長…」想起三年前的慘案,諾威心底有些黯然。奧羅團長待他有如親生兒子一般,可是卻在那場災難中喪生。「…沒關系。我,還有雷格納在我身邊。」

  一陣寒暄過後,神官長的嘴中又吐出了「救世主」幾個字。「我…我只是普通的人類而已…我,不是什麼救世主!」諾威的聲調有些提高。這個稱呼對於只有18歲的他來說實在是過於沉重,而且令他對自身的存在更加迷茫。於是,談話戛然而止。

  然而容不得諾威多想,任務就到了。士兵來報,在明命直轄區內發現大批魔物。吉斯摩爾團長派遣艾莉絲率領兩個小隊出發,而諾威則是先頭兵。

  第一章 前兆

  城門緩緩開啟,一席白衣的艾莉絲端坐於馬上顯得英氣逼人。隊伍魚貫而出,秩序井然。遠處的天空掠過碩大的黑影,轉瞬便至眾人面前。「龍!」蒼青色的巨龍似乎是有意捉弄,從士兵頭上不到一米的距離滑過,那巨大翅膀所帶起的強大氣流令眾人亂了陣腳。緊接着一個側滑,高處守望台的士兵險些跌倒。

  「雷格納!」諾威高聲喚道。深吸一口氣,從高台上躍下。仿佛心有靈犀般,名為雷格納的巨龍一個靈巧的轉身,穩穩的接住了他。再一振翅,這一龍一人沖上了雲霄。伸展雙臂的諾威臉上露出了愜意的笑容,身處雲端的感覺是如此美妙,似乎可將一切煩惱拋諸於腦後。(我也想有隻小龍騎…= = )「這是第幾次你騎在我的背上了?從你還是個小孩子開始就已經這樣了吧。諾威,你的存在是特別的,所以,再自信一點兒吧!」這看似高傲的巨龍竟然像個愛操心的老爸一樣對着諾威喋喋不休。

  抬頭望着他們,艾莉絲微一抿嘴,心中湧起的那種奇異感覺恐怕連她自己都搞不清楚是什麼…(老牛吃嫩草!!!>

  同一時間,在神官長的房間里…

  「塞雷神官長,召見我有什麼事情麼?」吉斯摩爾團長的語氣中沒有絲毫的恭敬。

  「我很擔心明命直轄區的情況。由於連隊長空缺,沒有了守護者的存在,那個地區的戒備是非常薄弱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用不着擔心。我以騎士團的名義擔保,一定會鎮壓該地區出現的所有魔物。對了,那個諾威,我也派他去了…」吉斯摩爾故意強調的語氣令人聽起來十分不悅,「如果沒有別的事情,我先告退了。」

  看着他離開的背影,塞雷不禁皺起了眉頭,「為什麼,這種不好的預感…」

  「話說回來,艾莉絲,直轄區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順利抵達目的地的諾威輕聲問道。

  「似乎是很久以前封印的幾個地點,具體的情況我也不太清楚。不過直轄區對於騎士團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守護地。這些地區十分危險,如果缺少了我們的守衛,當年封印遺留的毒素就會蔓延至所有地方,造成重大的危害。還有三年前,奧羅團長的死,也是因為直轄區遭到襲擊…」

  「父親…」

  艾莉絲正想再說些什麼安慰的話,突然,一個蒼老的聲音打斷了她:「放我出去!放了我吧!」

  循聲望去,前方明命窟的牢所中一名衣衫襤褸,蓬頭垢面的老人雙手正伸出欄桿不停的揮舞着。不明所以的諾威剛要上前,就被艾莉絲攔下。「不要理他!這些都是原帝國軍的士兵。我們封印騎士團把他們關在這里就是為了讓他們對自己曾經犯下的滔天罪行進行悔改。」

  「什麼封印騎士團!一群殺人兇手!」老人忿忿的叫嚷着。

  走出一段距離之後,諾威卻還在介意剛才的事情,一幅心事重重的樣子。終於,他忍不住開了口:「為什麼非要把那些人關在這里呢?」

  看到無法敷衍了事,艾莉絲緩緩道來:「每個直轄區都有自己的「鍵」用來克制該直轄區的毒性。就拿這個明命直轄區來說吧,我們用聖之花來壓制這里的毒性。但是聖之花必須要吸收生命之火…」

  「你是說…那些人就是被關在這里任由生命被吸收殆盡???」

  「准確地說這些人應該被稱作殉教者。」

  「但是…怎麼可以犧牲這些弱者???」善良的諾威怎麼都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說明。

  「請注意你自己的言詞!你這樣子是對封印騎士團的侮辱!」艾莉絲還從來沒有對諾威用過這麼嚴厲的語氣。「好了,不要再考慮這些事情了。鎮壓魔物的任務已經完成,我們應該回去向團長報告了。」

  第二章 聖女

  「太慢了!!!」吉斯摩爾團長還是像往常一樣頤指氣使,「氣炎直轄區也出現了異常狀況,你們跟隨該區的連隊長去探明一下。」

  「啊?!好不容易才從那個鬼地方出來一趟,這就又要回去麼???我不想!!!我不要!!!」一個怪里怪氣的聲音提出了抗議。

  此時,諾威才抬頭注意到大廳里面多了三個人。剛才的聲音就是從一名身材矮小的紅發男子嘴中發出。「這位是氣炎直轄區的連隊長薩波。」艾莉絲在旁輕聲介紹。

  這時,薩波正在跟另外一名貴族打扮的男子繼續抱怨。不過跟這位身材頎長,容貌秀美的男子(妖艷雖然談不上,不過還是挺有氣質的…= = )站在一起,只能更加襯托出他自己的猥瑣粗鄙。(猥瑣,太猥瑣了…= = )「那位是寶光直轄區的連隊長雅哈。旁邊的女性是神水直轄區的漢琪。」

  只見雅哈優雅的撇了撇嘴,臉上露出了不屑的神色。漢琪則借機會向其示好。可是看到她那張眼窩深陷毫無女性魅力的臉,再配上膩糊糊的聲音,如此獻媚只能把人嚇跑吧。(丑,太醜了…= = )

  「夠了!」吉斯摩爾團長終於開口制止了這群行為古怪的傢伙,「守衛自己的直轄區是你們這些連隊長的最重要的職責。這次是因為天覽試合,所以你們才能夠暫時離開自己的直轄區到這里來。現在試合已經結束,你們必須回到自己的轄區去!」

  聽到團長發話,薩波這才勉強作罷。不過看到艾莉絲將要陪自己回去,他表示出了極大的興趣。(惡心…= = )

  出發時,艾莉絲還像往常一樣對諾威嘮叨了一堆注意事項。雷格納對此十分不滿:「你有自己的意志和判斷,為什麼每次非要她來插嘴?!」「艾莉絲很早就在騎士團做事了,雖然還很年輕,但是她的實戰經驗相當豐富。」好心的諾威替艾莉絲進行着辯解。

  前行一段之後,諾威突然發現不知從何而來的大霧彌漫了整個地區。「快一點,雷格納!這麼大的霧,希望艾莉絲他們不會有事。」

  「好慢啊!」那個猥瑣的連隊長竟然也教訓起他們來了。

  「抱歉,可是這霧實在是太大了…」

  「嗯…這倒也是…餵,你們幾個!」他轉過頭去對着幾個前帝國軍俘虜說,「去前面調查一下!」

  聽說要自己進入霧氣昭昭的遺跡,幾個人驚恐萬狀。

  「這樣子太殘忍了!」諾威提出了抗議。

  「這里我說了算!!!我討厭你!!!討厭討厭討厭!!!」薩波連隊長沒想到居然有人敢對自己提出異議,有些惱羞成怒。

  這時,一個輕柔而有力的聲音傳進了眾人的耳中:「請等一下。」

  只見一名女子從人群中緩緩步出。「啊,瑪娜大人!」「是瑪娜大人!」帝國軍士兵中發出了一陣騷動。在她走近停下腳步的那一瞬間,諾威幾乎屏住了呼吸。實在是太美了!金色頭發垂到肩頭,那與眾不同的紅色雙瞳令她周身散發出仿若魔性的魅力。貼身上衣勾勒出了完美的曲線,七分長褲恰到好處的露出了雪白的腳踝。一切的一切都美的好像是在編造出來的夢境中,似乎觸手可得卻又遙不可及…(瞧人家這女大十八變…= = )

  「我稍微懂得一些魔法,所以由我來代替他們進去好了。」一句話將諾威拉回了現實。「好啊!既然你自動要求,那就由你去吧!」連隊長樂得有人自願請纓。「她是什麼人?!」看着瑪娜的背影,艾莉絲的話中竟然帶有一絲不易察覺的醋意。

  過了不知多久,諾威有些呆不住了,「不會有事吧?」正心有所動,突然間地震山搖,霧氣…竟然散去了。「這女人在搞些什麼?!」薩波連隊長第一個沖了進去。諾威和艾莉絲也緊隨其後進入了遺跡。

  「那樣的人居然是連隊長?!」諾威拋出了疑問。

  「他是契約者。付出代價換取強大的力量。現在的封印騎士團遵循的是實力至上主義,所以他是個怎樣的人並不重要。」艾莉絲沒有絲毫的猶豫。

  「契約者…應該是很悲哀的存在吧…」諾威的心中開始對那個人產生了一絲同情。

  聖火台…

  「你不要動!!!不許再走近聖火台一步!!!」薩波揮着手中的斧子向瑪娜咆哮。

  而瑪娜也亮出了自己的法杖,「我一定要破壞鍵,把那些人從痛苦的深淵中解放出來!」

  沒想到看起來柔柔弱弱的瑪娜,與薩波周旋起來竟然遊刃有餘。而且還時不時地出言相譏:「真可憐啊!失去了味覺的人還會覺得肚子餓…」

  「想像一下,那些鮮美的果實、醇香的美酒、上好的肉…」(看起來好邪惡…= = )

  ……

  「不 要 在 我 面 前 談 到 食 物!!!!!!」被戳到痛處的薩波暴跳如雷。「我討厭你!!!我恨你!!!我絕不原諒你!!!」

  「哼哼,我想好了!等我抓住你之後一定要嚴加拷問!!!」

  「是麼?恐怕沒有那個機會了吧。因為我會在這里徹底打敗你!」瑪娜毫不畏懼的迎了上去。

  「薩波連隊長!」艾莉絲抽出長槍欲上前幫忙。沒想到被一群帝國軍俘虜擋住了去路。「我們一定要保護瑪娜大人!」「與瑪娜大人共進退!」

  「請等一下,我們不是…」

  「不用跟他們解釋,諾威!這些人膽敢反叛封印騎士團,就是敵人!」

  諾威無奈也只好拔劍應戰。面對着如潮水般一撥接一撥湧上來的帝國軍,他心中疑惑重重。「為什麼?那名叫瑪娜的女子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這些人誓死都要保護她?」

  「啊啊啊啊啊…」

  聽到薩波連隊長發出的慘叫,艾莉絲手中長槍更不留情。幾下解決了圍在身邊的帝國軍,三步跨兩步的跑了過去。

  眼前的景象令隨後趕到的諾威也驚呆了。曾經燃燒着不熄火焰的聖火台如今只剩下了斷壁殘垣,薩波跌跌撞撞,幾乎是爬了過去:「那女人…居然用魔法…毀了聖火台…」瞬間,奇詭的藍色火焰升起,一眨眼的功夫,就將薩波吞噬的無影無蹤。

  依靠着法杖勉強站立的瑪娜斷斷續續的蹦出了幾個詞:「鍵…破壞了…人民…自由了…」語罷倒地。旁邊的一眾帝國兵見狀,紛紛丟下武器四散而逃。

  「鍵消失了,作為守護者的連隊長也不在了,直轄區…直轄區也不復存在了…」艾莉絲憤恨不已,「這女人到底是誰!!!諾威!幫我把這個女人先帶到氣炎囚禁所去,然後向吉斯摩爾團長報告!她是重罪犯,一定要對她進行處決!!!」

  清剿剩餘的帝國軍後,諾威在不知不覺中竟然踱到了關押瑪娜的牢房前。看着依然冷靜自若的瑪娜,諾威輕聲詢問:「為什麼要這樣犧牲自己呢?破壞了鍵,受害的難道不是那些人民嗎?」

  「鍵,是束縛住人民的鎖鏈…只有打破它,人民才會自由…」瑪娜抬眼望着諾威。

  「請你注意自己的言詞…你這可是在封印騎士團團員面前…」不過這句話諾威自己都說得沒有一點底氣…

  「你們在幹什麼!!!諾威,你為什麼在這里!!!」身後傳來了艾莉絲的怒喝。

  「我只是巡視一下而已。」

  「好一個近距離的巡視啊!」(好濃的醋意…= =)

  談話被打斷,心中的疑團還未解開,諾威只好無奈的離去。

  「就憑她一個區區女子,竟然敢破壞鍵,殺死隊長,反抗騎士團!處以極刑!」吉斯摩爾團長傳來了命令。

  「火刑還是斬首?你有自由選擇的權利。」艾莉絲看着被綁在處刑柱上的瑪娜問道,似乎是給予了她莫大的恩惠。

  「速度越慢的越好…」

  「好!准備執行火刑!」(天下最毒婦人心…= = )

  看着木塊在自己腳下越累越高,瑪娜的臉上還是平和的什麼都看不出。

  舉着點燃的火把,艾莉絲一步一步的靠近了瑪娜。「還有什麼想說的?」瑪娜沉默不語。「那麼,永別了…」貼近瑪娜的臉頰,耳語般的吟出這一句,此時此刻她臉上掛着的微笑看來竟然讓人膽寒。

  熊熊燃燒的火焰瞬間將瑪娜包圍…諾威不忍再看,別過頭去…突然間,腳下的大地轟鳴着裂開,如泉涌般噴出的地下水形成了巨大的水幕,鋪天蓋地,席捲而來…等到一切平息,眾人才恍然發現瑪娜已經不知所蹤。

  「這狡猾的女人!竟然會使用這種魔法!」艾莉絲氣得咬牙切齒。此時天空中傳來了飛空艇的引擎聲音,她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全員進行追擊!一定要抓她回來!」

  諾威受命與雷格納從空中進行截擊。不消一會兒,飛空艇便被擊落。「哼!對天空一知半解的傢伙們就是這種下場!」雷格納十分不屑。

  與艾莉絲的地面小隊匯合後,眾人展開了大規模的搜查。盡管瑪娜設下了層層的魔法障礙,卻還是被找到了。「瑪娜!這下子看你往哪里跑!」艾莉絲沖了過去。

  隨同瑪娜一起的帝國軍士兵們正要迎擊,卻被瑪娜阻止了。「不要進行無謂的爭斗,我們還是逃吧。」

  ……

  「這傢伙逃跑的腳程還真是一流啊!居然還有備用的飛空艇!」艾莉絲冷嘲熱諷了一番。正要繼續追蹤,傳令兵卻帶來了團長的指令——全體撤退。無奈之下,艾莉絲只得收兵回營。

  第三章 離反

  吉斯摩爾團長房間…

  吉斯摩爾一反常態的熱情令諾威有點不知所措。「您找我有什麼事情麼?」

  「不愧是父子啊,你還真是跟奧羅團長一樣一本正經啊!」吉斯摩爾拿起桌上的水瓶倒了一杯清水遞給諾威。「以前你父親執行任務前總是像這樣喝上一杯清水…」

  聽罷此言,諾威沒有再拒絕,接過清水一飲而進,卻忽略了吉斯摩爾臉上一閃而過的陰狠笑容。「眼睛…眼睛怎麼看不清了…」

  手中的杯子掉落在地,發出清脆的響聲。同時響起的是團長那得意的笑聲。「哈哈,想當年你父親還堅持了好一會兒才倒下。你這兒子還真是不濟啊,哈哈哈哈…」

  「為什麼…父親…當年是你殺了我父親?!…」意識似乎在離自己遠去。

  「沒錯!是我殺了他!所以我現在也要你死!」吉斯摩爾的聲音變得生硬陰冷。

  「我…決不原諒…絕對不原諒你!」突然間,諾威體內有一種莫名的力量膨脹開來。是憎恨在支撐着他麼?不,那是一種未知的力量。他死死盯住吉斯摩爾的雙眼瞬間竟然改變了瞳孔的形狀!那不是人類的雙眼,那對眼睛…那是龍的雙眼!(真的是比人的眼睛漂亮多了…大心… )

  吉斯摩爾不禁愣在原地,等他猛然回過神來,諾威已如閃電一般持劍沖了過來。下一秒,勝負已分…吉斯摩爾的劍擲地有聲,右臂被生生地砍了下來…門外,艾莉絲的聲音中透出幾分焦急:「出了什麼事情?我要進來了!」映入她眼簾的景象令其一時語塞:「這…這是怎麼了…」

  諾威望向她的眼神滿是悲哀與無奈:「我…我到底是什麼…再見…艾莉絲…對不起…」語罷,跳窗而出,只剩下滿室的碎玻璃以及呆在原地的二人…

  『我該怎麼辦…我該去哪里…雷格納…對…先去中庭找雷格納匯合…』

  『可惡…毒還沒解…眼睛…看不清楚…』

  『前面…前面的士兵是來抓我的麼…躲開啊…我…我不想和你們打…』

  「諾威…這是真的麼…怎麼會這樣…」

  「什麼救世主啊…明明就是個反叛者而已…」

  「還是去乞求團長的原諒吧…諾威…你一定是一時昏頭而已…」

  『各式各樣的聲音回響在腦中…好亂…』

  『中庭…中庭還沒到麼…』

  終於,雷格納蒼青色的身體映入了眼中…「這是怎麼了?」關切的話語從頭上響起。

  「雷格納,我,我不能再留在騎士團了…」

  「…那就離開吧…」沒有過多的詢問,雷格納無論何時都是諾威的堅強後盾,無論他去向何處,雷格納都會無條件跟隨…「小東西,臉色可不太好啊。是不是貪嘴撿了什麼不干淨的東西吃?」(小雷說話好可愛… )

  「我可不是小孩子了…」諾威輕聲抱怨着。

  飛了不多遠,騎士團的追兵就趕了上來。好不容易擺脫他們,諾威決定先去前面的石之村歇腳。武器店老闆看到他換下騎士團制服很是吃驚,不過當聽說諾威是和騎士團決裂之後,臉色輕鬆了不少。「小哥,不如幫我個忙吧?約好的商隊應該早就到了,可是一直沒來,我怕是途中遇到了什麼,能不能幫我去找找他們?」

  「嗯,好吧。」善良的諾威同意了老闆的請求。

  果然如老闆所料,商隊遇到了魔物襲擊。三兩下解決掉那些怪物,諾威將商隊和他們的寶物平安帶回了村子。眾人對諾威感激不已。「真是太感謝小哥了!如果要是拜託騎士團的那些傢伙,不知道會要求些什麼。」

  知道諾威是想擺脫騎士團的追趕,商隊長自告奮勇:「交給我吧!要說捷徑小道的話,沒有人比我更清楚了!」

  第四章 逃亡

  黑暗中傳來痛苦的呻吟…

  「凱…姆……凱…姆……」

  仿佛是感應到聲音的來源…一個看似落魄的男人露出了邪邪的笑容…(變成老男人了…哭死…= = )

  「雷格納,你的身體怎麼變了?」在隊商的幫助下已經順利離開石之村的諾維好奇地問道。

  「嗯,注意到了麼。我的身體隨着環境的不同是會發生變化的。這就是我們龍之一族的血之記憶…」

  「雷格納真的是很強啊…而我…」諾威的語氣中有點不自信。

  「諾威,既然是坐在我的背上就不要說這種喪氣的話!」雷格納有些不滿,「我說過吧,你是個特別的存在,所以一定要有自信!話說回來,我們該去哪里呢?」

  作者:朽木ルキヤ

來源:遊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