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研究為新一代新冠病毒疫苗設計帶來好消息

據媒體報導,目前那些有效抗擊了新冠肺炎的患者體內的最完整SARS-CoV-2圖像正在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來自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的研究人員近日在《科學》上描述了這一發現,這對設計下一代疫苗以抵禦病毒變異或未來新出現的冠狀病毒來說是一個好消息。

新研究為新一代新冠病毒疫苗設計帶來好消息

此前的研究集中在一組抗體上,這些抗體針對新冠病毒刺突蛋白最明顯的部分,被稱為受體結合域(RBD)。因為RBD是刺突的一部分,它直接附著在人類細胞上從而使病毒能夠感染它們,於是它理所當然地被認為是免疫系統的主要目標。但現在,通過對四名SARS-CoV-2感染康復患者的血漿樣本進行檢測,研究人員發現,血液中循環的大多數抗體–平均約84%–都是針對RBD外的病毒刺突蛋白區域,並且明顯有充分的理由。

研究論文共同通訊作者Greg Ippolito指出:「我們發現這些抗體在刺突蛋白的弧線和柄部都繪出了整個刺突蛋白,這看起來有點像一把傘。免疫系統會看到整個峰值並試圖中和它。」Ippolito是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分子生物科學系的研究副教授,也是該校戴爾醫學院的腫瘤學助理教授。

研究小組發現,許多這種非RBD導向的抗體可以作為對抗病毒的有力武器,它們瞄準刺突蛋白的一個區域,而這個區域位於傘的樹冠上–被稱為N端結構域(NTD)。這些抗體在細胞培養中中和了病毒,另外還被證明可以防止來自受感染老鼠的致命老鼠適應版本的病毒。

NTD還是頻繁突變的病毒刺突蛋白的一部分,尤其是在幾種關注的變異中。這表明,這些變異能如此有效地避開我們人體的免疫系統的一個原因是,它們可以圍繞我們武庫中最常見、最有效的一種抗體發生變異。

「病毒和我們的免疫系統之間正在進行一場進化軍備競賽,」McKetta化學工程系的研究助理、這項新研究的論文通訊作者之一Jason Lavinder說道,「我們都在開發一種針對這種病毒的標准免疫反應,包括針對這個點,對病毒施加選擇壓力。但這種病毒也通過試圖改變我們的選擇性免疫壓力來發揮它的進化力量。」

研究人員稱,盡管SARS-CoV-2採取了這些策略,但約40%的循環抗體針對刺突蛋白的S2亞基,這也是病毒似乎不能輕易改變的一部分。

「這讓人感到放心,」Ippolito指出,「這是我們免疫系統的一個優勢。這也意味著我們目前的疫苗可以引出針對S2亞基的抗體,這可能會為抵禦病毒提供另一層保護。」

這對於設計疫苗增強劑或新一代疫苗來對抗所關注的變異甚至對於開發一種疫苗來預防其他新冠病毒毒株在未來的大流行也是一個好消息。

「這意味著我們有充分的理由開發新一代SARS-CoV-2疫苗,甚至針對每種病毒株的泛冠狀病毒疫苗,」Ippolito說道。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