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公元前49年,羅馬共和國的政治斗爭已經到了最尖銳的地步。高盧總督凱撒已在外征戰八年,將無數戰利品輸送回羅馬,為自己積累了大量政治資本。然而這卻招致貴族的忌恨,不但政敵想方設法要清算凱撒,就連在羅馬一手遮天的老盟友「偉人」龐培,也最終與他決裂。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羅馬城外,龐培的豪宅賓客盈門,貴族們推舉偉人來維護共和。義大利北方,凱撒的營寨書信不絕,身處江湖之遠的高盧總督遙控著廟堂之上的斗爭。羅馬建城以來705年,人們還不知道,共和國已經岌岌可危。

雙方你來我往,最終攤牌。以龐培為首的元老院要求凱撒立即解散軍隊,而凱撒則乾脆整備人馬,在高盧行省與義大利交界的盧比孔河,他沉吟良久,最後說了句「骰子已經擲下了」,揮師南下,進軍羅馬。

內戰爆發了。數日間凱撒的兵鋒已抵羅馬近郊,倉皇中龐培脅迫元老院全體撤離羅馬,轉進希臘招攬舊部。第二年八月,雙方在希臘進行決戰,龐培大敗,又向埃及逃去,而凱撒也點起一支輕兵,乘船追擊。

公元前48年十月,凱撒抵達埃及,在亞歷山大登陸。 而2067年後的另一個十月,我在亞歷山大訂的酒店,剛好就在凱撒上岸的地方。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海灣與長堤

到亞歷山大第一晚好好睡了一覺,在沙漠里奔波幾天的疲憊一掃而光,之前的感冒也好了。早上起來到頂樓用餐,乘坐老式電梯慢悠悠地升了兩層,出來一看是個露天餐廳,碧藍色的地中海豁然躍入眼簾。

餐廳里有人正在彈奏鋼琴,我在自助餐檯拿了各種吃的,點了一份蛋餅,倒好咖啡,挑了靠欄杆的位子坐下。吃著早餐,望著大海,海風拂面,琴聲悠揚,真是愜意啊!

吃完早餐,我乘電梯下樓,在電梯里碰到一位留著藝術家發型的老者。互相打了招呼,老者問,剛才的曲子怎麼樣?素來臉盲的我這才反應過來他就是剛才彈鋼琴的人!電梯慢悠悠地下樓,跟老者一路閒聊,到了一樓與他道別,我把沉重的鑰匙交給前台小哥保管,邁大步走出了酒店。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走出酒店的一瞬間,美好的海景一掃而光,我一下就被拉回到混亂喧囂的埃及街道上。從酒店到海邊也就三五分鍾的路程,卻隔著一道嚴峻考驗——得在沒有紅綠燈的情況下橫穿一條車速飛快的大馬路。

我看周圍的當地人對此毫不在意,信步走到路中間,迎面而來的車也毫不減速,車與人就在電光火石間保持著微妙的默契,一眨眼行人已經安然過了馬路,而車流則飛馳依舊。我在馬路邊踟躕了好幾回合,等了半天又聚集起一波當地行人,我鼓起勇氣跟著沖上去,可算是忽悠到了對面。

終於來到海邊,這是一個由長堤圍成的海灣。這個海灣歷史悠久,在凱撒的時代曾經是埃及的皇家港口。兩千多年前,也許同樣是在這樣陽光明媚的一天,埃及的小法老托勒密十三世在廷臣的簇擁下在此迎接凱撒上岸,開心地告訴他龐培已經被殺了。少年法老本以為這能取悅於新來的羅馬獨裁者,沒想到凱撒不但要把龐培之死追責到底,更是問道,克利奧帕特拉在哪里?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接下來的情節被歷代藝術家們演繹了無數次,克利奧帕特拉七世被裹在毯子里偷運進王宮,悄悄會見了凱撒,邀請羅馬人一起對付她的弟弟兼丈夫托勒密十三世。因為埃及局勢的動盪不利於羅馬糧食供應,所以凱撒決定介入埃及事務,不料托勒密方面先發制人,向羅馬人發動了進攻。

凱撒此行只帶了一個軍團,以寡敵眾,由於季風不對又不能直接上船撤走,只好向法羅斯島退卻,因為此處與陸地只有一條窄堤相連,便於防守。彼時法羅斯島上矗立著古典七大奇觀之一,亞歷山大的大燈塔。凱撒在緊張的戰鬥之餘不忘驚嘆大燈塔的高度,評價其為「了不起的建築」(mirificis operibus)。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雄偉的奇觀如今不復存在,大燈塔於公元956年被地震震毀,後雖經修繕卻無法恢復舊時風貌,又過了幾百年則整個消失殆盡。十五世紀,當時的埃及蘇丹凱特貝在大燈塔的原址修建了一座城堡,所用材料就是大燈塔遺留的石磚。

兩千年來滄海桑田,法羅斯島早已與陸地連為一體,一條新的長堤將整個海灣貫通了起來,盡頭處就是凱特貝城堡。這條長堤建於1870年,沿途海濱有個專門的名字叫做corniche。這里現在是當地居民的休閒好去處,人們不但沿堤往來散步,也三三兩兩地坐在長堤上,吹著海風曬著太陽,望著澄澈的海水悠然盪漾。偶爾還有人在堤外的礁石上釣魚,也有小攤販出售小吃;隔著馬路高檔餐館一家挨著一家,靠近城堡的防波堤內側則停泊著各種遊艇和小船。

長堤沿途是亞歷山大最為繁華的地區,樓房鱗次櫛比,遠觀頗具大都市風貌,近看則有些露出馬腳。我路過一個白色的歐式建築,形制莊嚴,辦事的人進進出出,貌似是個法院。然而這個房子所有窗戶都沒裝玻璃,一個個窗口黑洞洞的,也不知是因為沿海氣候好不需要窗玻璃,還是因為資金匱乏不及添置。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青春洋溢的凱特貝城堡

我從酒店出來,沿長堤徒步四十多分鍾便走到了凱特貝城堡。凱特貝是位馬穆魯克蘇丹,於1480年建造了這個城堡,為的是抵禦土耳其人的入侵。顯然他的戰略意圖失敗了,過了三百多年後,馬穆魯克集團被奧斯曼帝國的埃及總督誅戮殆盡。

城堡的建造年代雖然相對晚近,也跟這個城市里的各處古跡一樣成了旅遊景點,而它又格外熱門,不僅吸引了外國遊客,也吸引著當地的年輕人。一進入景區就能看到一對一對的當地情侶手牽著手,而這個景象在外邊的大街上可是很難見到;我登上外層城牆向下眺望,還兩次目擊到有年輕人趁著四下無人正在熱吻,可見此古堡乃是亞歷山大的約會聖地,同時顛覆了我對埃及人民的刻板印象。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城堡的主體

城堡營區面積不大,外圈是一道很寬的城牆。營區西面和南面連接著陸地,城牆外側另築有一道帶有塔樓的薄牆;東面和北面朝向大海,牆頂有雉堞。城牆頂部有炮位的滑軌,不知是不是近代增添的。營區地下有一個巨大的貯水池,現在已經排空了,也可以下去參觀。

城堡的主體位於整個營區的東北角,進去發現內部空間十分寬敞。四面側邊由寬闊的通道連接,外牆是一個個拱形結構,牆體很厚,或許可以抵禦近代的炮擊。牆上開了很多窗口,光線充足,空氣流通,由於窗口開在低處,應該也沒有積水的麻煩。城堡縱向有三四層,每層大概四五米高,布置了多個豎井,進一步增強了其內部的通透性。二層有一個內置的禮拜堂,城堡四角則各有一個塔樓,開著射擊孔。

在城堡里轉了幾圈,我不禁想,當年被分配在這里駐防的士兵可真是幸運啊,氣候好,環境好,每天看著大海,豈不美哉?

除了建築本身,城堡內部並無其他陳列品,然而這並不代表著此中缺乏內容。在城堡窗口的石磚上,甚至是地下貯水池的牆壁上,被人寫上了好多愛情宣言。有趣的是這些愛情宣言大多用拉丁字母寫成,用阿拉伯字母的很少。不知道這樣是為了避免被本地人看到,還是在特意向全世界的遊客宣示他們的感情?

外層防禦

城堡內部

寫在牆上的愛情宣言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從城堡景區走出來,我又感到了口渴。雖然在海邊遠不似沙漠里那樣炙烤,但我也因此在出門時沒有帶水,輕裝上陣。我在地圖上搜了一下,只見景區出來不遠處就有家冰淇淋店,真是太棒了!

按圖索驥來到冰淇淋店,發現這里可謂冰淇淋界的蒼蠅館。在室外的塑料桌子邊坐下,從不明所以的菜單上點了一份雙色冰淇淋。不多時店家把冰淇淋端了上來,價格15鎊,分量倒不少。我一邊驅趕著周圍旋繞的蒼蠅一邊把冰淇淋吃完了,不干不淨,甚是解渴。

之後我又走到了附近的一個大清真寺,地圖上看評價蠻高,但是到跟前卻沒見有遊客往里走。在邊上稍微猶豫了一下,決定還是不要貿然闖入了。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重生的大圖書館

在兩千多年前的那個十月,大燈塔並不是羅馬人所見到的唯一奇觀。當凱撒率軍退守法羅斯島之時,在小海灣的另一側,亞歷山大的大圖書館已經經營了二百多年。

這要從托勒密一世說起,正是他裹挾著亞歷山大大帝的遺體,來到亞歷山大港,割據埃及,創立了托勒密王朝。托勒密一世本人既是戰士又是文史愛好者,曾經致力於寫作亞歷山大的征戰史,到了晚年則開始籌建大圖書館,到了他兒子托勒密二世在位時建成。隨著亞力山大的征伐而開啟的希臘化時代,希臘文化成為地中海東部的主流文化,而建有大圖書館的亞歷山大,就成了希臘世界的知識和文化中心。

而孤軍深入希臘世界中心的凱撒,此時面對的形勢十分不利,為了保護己方船隻,他對埃及艦隊發動了火攻。不料火借風勢,從海灣的港口中一路燒到岸上,竟將大圖書館給燒毀了。凱撒在他自己寫的戰記里提到了大燈塔的雄偉,敘述了用火攻摧毀敵方艦隊的輝煌戰果,然而對大圖書館卻隻字未提。凱撒行文一貫突出成績,文過飾非,想從他自己的記錄里看到歷史的全貌是不可能的。多虧一百多年後普魯塔克所著的《希臘羅馬名人傳》流傳下來,我們今人才得以知曉此事。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所幸大圖書館並未被徹底毀壞。或許並非所有館藏都被大火殃及,或許在文明的極盛期,對於文化典籍的恢復能力還比較強,在之後的歷史記錄中大圖書館又數度出現。直到公元三四世紀,隨著基督教的盛行以及羅馬帝國的衰落,代表多神教和古典文化的大圖書館最終被徹底破壞。

歷史風雲變幻,在大圖書館毀滅的一千五百年後,1974年,亞歷山大大學成立了專門委員會,籌建新亞歷山大大圖書館(Bibliotheca Alexandrina)。1995年大圖書館正式開工,2002年建成開放。如今凱特貝城堡與大圖書館一西一東拱衛在海灣與長堤的兩端,一個用舊奇觀遺留的磚石改造成了完全不同的建築,另一個雖從頭新建,卻繼承了古典時代的精神。在埃及這樣一個講究生死循環的土地上,兩個古代奇觀用不同的方式實現了重生。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大圖書館的庭院

大圖書館正是我今天的第二站。從計程車上下來,找了找圖書館的售票處,發現遊客的門票賣70鎊一張,而埃及人免費。檢票進門,只見圖書館的庭院內,當地年輕人不絕如縷,大家對知識的渴求可見一斑,對於我這個到處拍照的外國人也頗感興趣。

通過安檢,進入圖書館的主樓,發現還有團隊導覽,於是我跟著解說走進了這座新奇觀。解說從圖書館概況開始介紹,知道了今日大圖書館的主要工作之一是典籍數位化,而門票的背面就印著大圖書館的網址,可以在網上看書。在圖書館的一樓則是幾個小型博物館,陳列著各種大燈塔的復原圖紙以及亞歷山大的近代歷史相關圖畫,另有一個則專門展示現代埃及的一位國寶級電影導演之生平。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團隊導覽最後來到了一個三角形的平台上,從這里可以直接看到主閱覽室,而又不會打擾到里邊的讀者。

大圖書館作為奇觀的一面,至此展露無遺。眼前的閱覽室,只能用巨大來形容,錯落幾層相沿而下,一個同樣巨大的屋頂傾斜地蓋在上邊,由無數根柱子托起,造就了一整個無隔斷的廣闊空間。屋頂的每塊區域開有垂直的玻璃窗,把自然光讓進來,同時又避免了太陽的直接暴曬。

閱覽室上下每層之間由好幾組階梯相連,各層擺放的書架整齊有致,也布置了好多書桌和電腦,無數的人正在低頭學習或查閱資料;前後則好似有幾百米的跨度,最遠端的書架和讀者看上去都只有一丁點大,與近處的物體雖處一室,卻頗有氣候不齊之感。

團隊導覽結束後,我迫不及待地走進這個巨大的閱覽室上下游覽,在讀者之間往來穿梭,在按照學科分類的書架間遊走。我也附庸風雅,從書架上拿下幾本書來翻看,雖然看不懂書上的語言,但這樣做已然令我十分欣喜,因為此刻的我不再只是個遊客,而也成了大圖書館中的一員,成了這座奇觀的一部分。環顧周圍的讀者們,我幾乎能感受到從古代繼承而來的火種,正在為現在的人照亮未來。

大閱覽室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亞歷山大的B面

在大圖書館中徜徉幾度,若非時間不早,我根本捨不得離開。出來的時候天已經全黑了,我便決定沿著長堤走去一家評分頗高的海鮮排擋吃晚餐。許久終於走到,孰料此店只收現金,而我目前仍然處於鈔票短缺的狀態,只好又臨時查了一家酒店附近的餐館,悻悻地折返回去。

往回走的時候,我決定這次不走長堤了,改走沿著海岸的第二條街,換換景色。沿著海鮮店旁的側街往後走到下一條大道,沒想到僅僅一街之隔,氣氛卻截然不同。

濱海大道燈火輝煌,雖然樓也挺破,但繁華非常。而這第二條街,卻十分冷清,街旁沒有店鋪開張,馬路上鋪有軌道卻沒有電車開過,路上甚至連行人也沒有。在昏黃路燈的烘托下,殘破的樓房更顯衰敗,一個個黑洞洞的窗口居高臨下瞪視著走在人行道上的我,讓人不由得緊張。

一個人走了很久,才在前邊街角出現了一家埃及茶館,亮著白燈,幾個老人坐在路邊的小桌旁喝茶抽水煙,看著我從邊上經過。再往前走,間或又有幾家茶館或小雜貨店,又走了一段才終於回到了熱鬧路段,再走一段就回到了酒店門口。酒店這一帶車水馬龍,明明在同一條街上,跟剛才卻分明是兩個世界。

在酒店附近的餐館吃了飯,在小攤上買了飲料,便結束了這一天的日程。

羅馬墓室

經過幾個月的奮戰,凱撒終於擊敗了托勒密勢力,幫助克利奧帕特拉穩固了權力。二人相慶甚歡,幾多風流傳頌至今。他倆一起去劇場看戲,一起泛舟尼羅河,也一起去參觀亞歷山大的陵寢。

亞歷山大大帝的遺體一開始被托勒密一世裹挾,後來安葬在亞歷山大城中,不僅凱撒來看過,從奧古斯都開始數位羅馬帝國的皇帝也曾前來拜謁。然而他們也開始從大帝身上拿東西,今天卡里古拉皇帝拿個胸甲,明天卡拉卡拉皇帝扯個袍子,陵墓逐漸遭到破壞,以至於到了公元五世紀就不見蹤跡了。

後世著述有稱拜訪過亞歷山大陵墓的,態度也都是「據說這里就是」,再無確鑿記載。進入現代以來,埃及的至高文物委員會為了尋找亞歷山大的陵墓,組織了一百四十多次考察,然而至今一籌莫展。大帝的陵寢就如他的傳奇人生一樣,成為了永遠的傳說。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img class="aligncenter" src="https://image.gcores.com/5ada3c58-d6d1-47f2-8316-167604755962.png" alt="2015年制的地圖,標注了亞歷山大城內亞歷山大大帝陵墓的可能地點(7),Limpzen, CC BY-SA 4.0 , via Wikimedia Commons” />

大帝陵墓雖然看不到了,但是亞歷山大城里另有一處著名古墓,叫做「Catacombs of Kom el Shoqafa」,意為「瓦片之墓」,修建於羅馬帝國時期,從公元二世紀使用到四世紀。在亞歷山大的第三天早上,在風和日麗的露天餐廳用完早餐,我便打車來逛墓地。

這個古墓位於亞歷山大老城區的南端,Uber的車在路上又堵了半天,最後把我放在一個路口。我下車尋找古墓,只見周圍居民也沒什麼忌諱的,住宅樓建得密密實實。一邊看地圖一邊往前走,最後發現古墓開在一個大院里,要是沒注意很容易走過。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大院門口的售票處更像是個收發室,照例不許帶相機進去,我便把小相機交給收發室的人保管。工作人員把相機草草放到一旁,給了張領取的號牌,看這號牌的磨損程度,我頗為擔心能否給保管好。在墓園里轉了轉,參觀了幾處墳冢,雖然是羅馬帝國時期的,也有壁畫什麼的,但是質量跟盧克索的沒法比。

又走了幾步,才注意到前邊有一個用圓形棚子遮住的區域,原來那里才是古墓的所在。這是個垂直通向地下的旋轉樓梯,我順著走下去的時候,正好有一個老外旅行團往回走上來,大家嘻嘻哈哈地好不熱鬧。然而等我沿著樓梯往下轉了十多米,終於來到地下古墓里的時候,卻發現這墓穴里就剩下我一個活人了,驟然間感到冷颼颼的。

一段向下通去的筆直階梯,引向前方不遠處由兩根圓柱支撐的石樑,這正是通向地府的大門。門邊刻著兩條怪蛇守衛,再旁邊是穿著希臘式服裝的死神阿努比斯,側面的人像雕塑看著詭異非常。進入大門是一個很小的方廳,前邊沒有路了,兩條走廊引向方廳的兩側。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地府大門

我順著一側走廊走進去,過了轉角一抬頭,赫然看到沿著一整條走廊都是穿鑿的方形矮室,儼然是一個個墓穴。這樣的場景,我記得在《上古卷軸5》里邊見過,在《暗黑破壞神》等各種遊戲里肯定也有。在遊戲里,走到這樣的地方,躺在墓穴中的骷髏就會站起來攻擊你。哎,在現實中應該不會有骷髏或者僵屍突然砍過來吧。

我獨自游盪在這一千七八百年前的古墓里,沒有風,但是陰冷非常,沒有聲音,只能聽到自己的腳步。墓道很低矮,剛剛高過頭頂,墓里設置著強光燈,在古老的石壁上投下一道道濃重的陰影。每轉過一個牆角都非常緊張,不知道在後邊會看到什麼,好在所出現的也都是一排排墓室而已,跟歷史一樣久遠,跟死一樣寂靜。

古墓的面積很大,有低矮的墓室走廊,也有寬敞的空間,或許是祭祀的場所。等回來查資料才知道,這個古墓之所以叫做「瓦片之墓」,是因為羅馬人祭祀祖先的時候,會帶著好吃的好喝的下到墓中,大擺宴會。然而吃完了卻不想把盛飯的瓦罐帶回去,於是乾脆留在這墓里,久而久之便瓦片遍地了。看來羅馬人也忌諱的嘛。

懷著「來都來了」的想法,我瑟瑟縮縮地探索完了整個古墓,想像自己是遊戲里探索地下城的勇者,然而那些能在現實中看見石瓶古棺就給打碎檢查有沒有金幣、飾物或者好衣服的人,這心得是有多大啊!

獨自探索墓室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終於從墓里出來,從幽暗的冥界回到充滿陽光的活人世界,這簡直是在埃及旅行的日常。剛一出來就發現另一個旅行團剛到,一團人嘰嘰喳喳地准備下到墓中。你說這是不是巧了,不早不晚偏偏我來轉的時候就沒人。又在院子里轉了一小圈,驚喜地發現一個巨大的石頭頭像,旁邊的標牌寫著這是馬克·安東尼的塑像。

話說凱撒與克利奧帕特拉纏綿數月,因為內戰仍未平息才不得不離開。凱撒戰勝後回到羅馬,連續舉辦四場凱旋式,卻不幸遇刺身亡。羅馬再次陷入戰亂,最後兩個人脫穎而出,其中之一屋大維是凱撒的繼承人,同時也繼承了凱撒的名字,另一個就是馬克·安東尼,是曾經跟著凱撒征戰的將領。

凱撒遇刺的名場面

二人劃東西而治,屋大維占有西方,而得到小亞細亞和埃及的安東尼則也拜倒在了克利奧帕特拉的石榴裙下。一山不容二虎,屋大維最終發動對安東尼的作戰。這個背負著凱撒名字的年輕人又一次帶領羅馬軍團闖入了埃及,而等待著克利奧帕特拉和安東尼的命運則是雙雙自盡。年輕的凱撒允許二人合葬在一起。

據傳說克利奧帕特拉與安東尼的合葬墓也位於亞歷山大城內,然而現代學界和埃及當局尋找多次同樣未果。對此我真是又遺憾又欣慰。遺憾的是幾多風流人物就此湮沒在歷史中,再無蹤跡可尋,欣慰的是我去亞歷山大之前並沒有規劃尋訪亞歷山大大帝和克利奧帕特拉的陵墓,等回到家來才想起這些,幸好至今沒有找到,要不然去了沒看到就太遺憾了!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尋找龐培柱

龐培被凱撒戰敗,一路逃向埃及,到亞歷山大還沒上岸就被刺死了。然而龐培其人並未就此湮沒,到現在亞歷山大的一處地標正是以他的名字命名,即所謂的「龐培柱」,是一根將近27米高的巨大凱旋柱。不過「龐培柱」與龐培其實毫無關聯,而是公元297年由羅馬皇帝戴克里先所興建,目的是為了紀念鎮壓埃及叛亂的勝利。

整整一千五百年後,到了1798年,法國革命戰爭期間,拿破侖率軍在亞歷山大登陸,並以此為基地攻略埃及和敘利亞。以英國為首的反法同盟陸續組織反擊,最終在1801年迫使駐守亞歷山大的法軍投降,拿破侖的埃及戰役宣告失敗。

而一艘前來參戰的英國海軍護衛艦潘杜爾號(HMS Pandour)姍姍來遲,在亞歷山大逗留到了1803年。在此期間,艦上軍官對這個柱子很感興趣,利用風箏在柱頂搭上繩子,爬了上去。由於英國皇家海軍的母港朴次茅斯綽號是「龐培」,這根凱旋柱便被稱作龐培柱了。從龐培到朴次茅斯再到龐培,歷史真是繞了好大一個圈啊。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龐培柱與瓦片之墓只有幾百米的距離,我循著谷歌地圖的指向,穿過居民區徒步走過去。然而按著地圖指引走到景區邊上,卻怎麼也找不到進去的大門。我決定往左邊走試試,可是越往前走,由土黃色居民樓圍成的小道就越來越窄,應該是往居民區里去得越來越深了。覺得不對,我又往回走,在一個小路口有好幾個當地居民坐著,我問他們龐培柱怎麼走,他們十分熱情地揮舞胳膊往右邊指路。

順著指點走到了大路口附近,快要走出居民區的時候,迎面過來了好幾個小學生,穿著潔白的襯衫短褲的校服,看樣子是剛剛中午放學。小學生們看到我都開心地揮手打招呼。其中有一個小胖子,一邊吃著手里的零食,一邊慢條斯理地用英語問我,你叫什麼名字?我一看這小子一副鎮定自若的模樣,跟別的小孩殊為不同,就也問他,你叫什麼名字呀?

優素福,小胖子答道。他仍舊自若地吃著零食,跟小朋友們一起走遠了。

古跡附近的街景

轉了一大圈終於進入景區,一眼就能看到這根巨型石柱,據估計組成龐培柱主體的獨塊巨石重達285噸。遠遠地能望到柱旁的遊客,跟柱子相比只有一小點,等自己走到柱下,就更是感受到其巨大。石柱周邊本來是奉獻給亞歷山大守護神塞拉比斯的神廟,由托勒密三世興建,然而神廟現在已經完全變成溝壑了,只剩下獨樹之一柱,穿越千百年,仍然驕傲地聳立著。

與立在羅馬的圖拉真紀功柱不同,龐培柱上並無敘事性的浮雕,而是從上到下都是光面,貌似是在刻意表現它是由一整塊花崗岩製成的。戴克里先皇帝結束了羅馬帝國在三世紀的動亂,開啟四帝共治時代,為東西羅馬的分治奠定了基礎。威嚴的巨石無言地傳揚著皇帝的功績,卻無法掩蓋困擾羅馬帝國的深刻危機。

龐培柱這里地勢較高,能清楚地看到周圍的居民區。我站在柱下向四方眺望,目之所及仍然是破爛的居民樓。埃及的輝煌過去與破敗現實是我此行常見的激烈對比,然而在這里,一個衰亡中的古代舊帝國所留下的遺跡,卻仍然比現代的周遭還顯得光鮮。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龐培柱

從龐培柱下向周圍眺望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兩個小時的快跑

亞歷山大尚保留了一個完整的希臘式劇場,就在老火車站邊上。這個劇場保存得很完好,但是很小,總共十二層階梯組成的看台,最下邊一層擠滿了最多能坐十個人,最上層應該可以坐三十個人。中間的演出場地大概八九平米的樣子,按古希臘式戲劇三個角色的標准來看,應該能施展得開。估計這不會是亞歷山大當年僅有的劇場,可能更像是社區小活動中心吧。畢竟龐貝城的劇場都比這大得多,而龐貝是一個很小的城市,跟古埃及的首都不能比。

埃及全國各處景點的關門時間都是下午四點半,而此時已經是兩點半了。與之前的所有景點相比,這里幾乎沒有遊客光顧,算上我貌似也就三四個人吧。而我看到一隻貓貓,靜靜地趴在遺跡邊上,在這曾經的貴族區里,享受著它不緊不慢的自在生活。

說到社區活動中心,劇場是希臘的文化傳承,而浴場則是羅馬的精神文明,緊挨在希臘式劇場邊上的就是一座浴場的遺址。雖然其規模比不上羅馬城中的大浴場,但是看著大小還可以,容納當地貴族老少爺們兒休閒談事應該綽綽有餘。

貴族區遺址

住在貴族區的貓貓

遺址景區比現代地面低很多,周圍是欄杆式的圍牆。正在遺跡中轉悠的時候,能看到時常有埃及當地人從外邊路過。恰有兩個小伙子走過,其中一個穿黃T恤的,看我離得不遠,就大聲跟我喊「Ni Hao!」,我也對他們喊「你好!」小伙子得到回應,心滿意足地高聲笑著走了。

眼看時間不早,我趕緊打車來到了亞歷山大國立博物館。進門的時候將近四點,工作人員提醒我再有半小時就要關門了。我說沒事我知道,一面交了票錢,進去抓緊時間轉悠。博物館里關於古代歷史的部分,去過盧克索之後就可黃山歸來不看岳了,而對於近代史則頗有些著墨。

至於從托勒密王朝肇始到羅馬帝國覆亡這一千多年的歷史,在亞歷山大有一座專門的「希臘羅馬博物館」。這座博物館位於隔著幾條街的另一個地方,可惜我去的時候正在閉館裝修,也是此行的一個遺憾了(到現在也沒有開門)。

亞歷山大國立博物館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亞歷山大的A面

從博物館出來,走進附近的一個公園,倒也鬱郁蔥蔥,可是池水中扔得滿是塑料瓶和塑膠袋,頗為煞風景。我便離開公園,轉過路口的亞歷山大大帝塑像,回到國立博物館門口的那條街上,徒步西行,往事先查好的餐館方向走去。

起初兩側的樓房也沒什麼不同,但是街面很乾淨,小路上車也少,走起來心情舒暢。再往前走,歐式小樓房開始多了起來,雖然也能看出來經歷了歲月的風霜,但是風格十分鮮明。路過希臘羅馬博物館之後,我偶然轉上了一條小徑,而前方的一個庭院十分靚麗,這一小塊方寸之地,竟然頗有義大利的感覺。

「亞歷山大是一座歐洲城市」,我想起來博物館中的那句話。這座千百年來在歐亞非三塊大陸的沖突激盪中所形成的古老城市,掀開她揉皺的灰黃色面紗,也有著如此可愛的一面啊。

我這幾天所逛的老城區只是現代亞歷山大很小的一個邊角,新城區一定更為光鮮亮麗。不過這這段不到半小時的步行,是我的整個埃及之旅中最愜意的一段壓馬路了。

來到餐館之後點了一份海陸匯,聊以彌補沒有吃到海鮮的遺憾。餐後又沿著另一條主路徒步走回酒店,然而這次卻沒有白天那種驚艷的感覺了,臨街店鋪燈火輝煌,二樓以上卻仍是黑色的窗戶。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惜別

在亞歷山大的最後一天,同樣是在露天餐廳吹著海風,望著陽光明媚的海灣和遠處的凱特貝城堡,慢慢享用蛋餅、香腸、奶酪和小蛋糕。10月9日,我要乘坐下午的火車返回開羅。真是捨不得告別眼前這樣的景色啊!

在亞歷山大還剩一上午的時間,我沒有再安排游覽的日程,反正我起得晚,也來不及做什麼。早餐後我又來到了海邊,比第一天稍微熟練些地過了大馬路,走上了長堤。我沒有沿堤而行,而是像當地人一樣,坐在堤上,面向海灣,看著柔和的波浪,享受微風和陽光的撫摸。

又有埃及年輕人路過,打手勢問我有沒有火。我不抽菸,搖搖頭說沒有。看他也沒再跟別人借火,果然是來特意跟我這個老外搭話的。周圍曬太陽的人也有好奇瞧我的,我朝他們笑笑,然後就一起融入到了這美妙的風景中。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眼看時間不早,不得不離開這如此柔美的海邊了。在街角糕點店買了些吃的,回酒店拿了行李,乘坐那部老式的電梯,慢悠悠地下樓結單。到樓下發現有個女的站在前台邊上,看樣子是個領班,我也終於確認這個酒店除了機械小哥和搬行李的人,還有其他工作人員存在。女的問我住著感覺怎麼樣,能不能現在上網給個好評。我說,可以之後再給評價嗎,她很客氣地說沒問題。我本來是想把第一天給我弄錯房間的事情給評價評價的,但是後來就忘了,到現在也沒有給打分。

搬行李的憨厚服務員等在門口,幫我把箱子搬到車上,於是我便出發去火車站了。再見了亞歷山大!再見了這座古老、輝煌、破敗而又可愛的城市!再見了風起雲涌的歷史,再見了跟我如此近距離的傳奇故事!

不知是不是亞歷山大有意留我,司機居然開錯了路。原來亞歷山大有兩座火車站,掛著「亞歷山大火車站」之名的是一座新建的現代車站,而老城區的老站其實並沒有正經名字。我在手機地圖上看怎麼越走越遠,最後覺得不對啊,跟司機解釋半天他才明白過來我要去的是哪里。折返回老城,回到擁堵的車流里,猶如第一天來時那樣。然而這次不是到來,而是離去。

埃及旅行記(六):亞歷山大風雲錄

上了火車無話,只是看到有好幾個軍人上車來。火車向開羅駛去,每一站都新上來很多軍人。等回到了開羅的拉美西斯火車站,下車來發現整個站里都是軍人,身著各個部隊的制服,三三兩兩地走來走去。前幾天從拉美西斯火車站出發的時候,可沒有這個景象!

我想起來這幾天看到的新聞,說埃及與衣索比亞關於水壩問題的談判破裂了。衣索比亞早就想在尼羅河上游修建水壩,怎奈一直遭到埃及的反對,2011年趁著埃及政局動盪,終於抓住機會給造好了。這等於是扼住了埃及的命脈,所以水壩的蓄水問題得到了埃及當局的最高關注。看這些三三兩兩的軍人,並非成建制的調動,難道是在休假期間被全體臨時召回?難道是埃及將要馬上對衣索比亞發動戰事?

觀察到這一異動,我把情況告訴了我的高中室友,而他當時在非洲執行維和任務,具體地點不明。也不知道我發出的這個情報,是否經過秘密的渠道被傳遞給了秘密的部門,是否經過秘密的博弈產生了秘密的妥協,反正一直等我都回國了,那邊也並沒有打起來。事實上一直到現在(2021年5月),關於「大衣索比亞復興水壩」的問題也一直在斡旋中,戰爭威脅也一直沒有褪去。

不過當時的我並不知道這些,只是心想幸好我的旅程基本結束了,趁打仗之前趕緊回國啊。不過也不能馬上就走,我在開羅還要再呆一天半。

從小學一年級起就在看凱撒與克利奧帕特拉的故事,沒想到如今可以親臨傳奇發生的地方

參考資料

凱撒.高盧戰記.商務印書館,1979

凱撒.內戰記.商務印書館,1986

普魯塔克.希臘羅馬名人傳.吉林出版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2011

Wikipedia.”Library of Alexandria.”

Wikipedia.”Ptolemy I Soter.”

Wikipedia.”普魯塔克.”

Wikipedia.”Bibliotheca Alexandrina.”

Wikipedia.”Siege of Alexandria (47 BC).”

Wikipedia.”Tomb of Alexander the Great.”

Wikipedia.”龐培柱.”

Wikipedia.”Pompey’s Pillar (column).”

Wikipedia.”John Shortland.”

Wikipedia.”Hector (1784 ship).”

Wikipedia.”French campaign in Egypt and Syria.”

Wikipedia.”Siege of Alexandria.”

Wikipedia.”Serapeum of Alexandria.”

Wikipedia.”Tomb of Antony and Cleopatra.”

The Associated Press.”US envoy in Egypt for talks on Ethiopia』s dam dispute.”

the africa report.”Is a war between Egypt and Ethiopia brewing on the Nile?.”

Wikipedia.”Grand Ethiopian Renaissance Dam.”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