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畫與遊戲里的諾斯替精神:這個世界才是牢籠?

有一種錯,叫做這個世界的錯;有一種孤獨,叫做異鄉人;有一種絕望,叫做匆忙紛擾切看不到救贖的世界。有一種美好,叫做星海彼岸的光之國。有一種純真,叫做中二病。

這幾段土到尬爆的萌二語錄卻很貼切地總結出了古代諾斯替教派的核心教義。

動畫與遊戲里的諾斯替精神:這個世界才是牢籠?

那什麼是諾斯替呢?為什麼教義這麼中二呢?我們就先長話短說。

諾斯替主義(Gnosticism)也稱作靈知派,最早是對羅馬帝國時期圍繞在地中海一帶的各種神秘主義教派的統稱,他們並不是一種擁有統一信仰的宗教,而是一些互不相關的教派,但卻有著一種大同小異的世界觀,簡單總結起來就是——錯的不是我,而是這個世界!

動畫與遊戲里的諾斯替精神:這個世界才是牢籠?

在這些諾斯替教派的世界觀中,這個世界是由一個無知的低級造物主創造出來的,在它之下的眾魔神管理支配著世界。這個低級造物主通常被稱作德穆革,它傲慢地坐在天空最高那一層的王座上,完全不知道在群星之外還有比它更高級的真神。而人的靈則是來自真神的國度中,但是因為最初產生的某些BUG,成為了流落到這個邪惡世界中的異鄉人,並且被囚禁在了這里。

所以,在那些諾斯替教徒的觀念中,人不屬於這個邪惡的世界,他們要做的就是通過獲得那些被稱作【諾斯】的神秘知識找到逃離這個世界牢籠的方法,回到遠在星海彼岸的家園。對於這樣一種神話結構我相信大家並不陌生,沒錯,只要各位尋思一下立刻就會發現,這類型的世界觀在許多現代作品中不斷反復出現:從電影《楚門的世界》、《黑客帝國》,到動畫、漫畫作品里的《EVA》、《鋼之鍊金術師》、《黑之契約者》、《末日三問》、《魔法少女小圓》,再到遊戲《暗黑破壞神》、《魔獸世界》等眾多作品中,他們的世界觀核心中都存在這樣一種基本的諾斯替神話結構,即——這個世界才是牢籠。

動畫與遊戲里的諾斯替精神:這個世界才是牢籠?

這類諾斯替神話,表達出了一種人與現實世界強烈的對立,這個世界中的一切東西,天空、大地、海洋、眾神、以及包裹著靈魂的肉體,都是可憎的,在這個充滿敵意的世界中,我感到害怕極了,既然我是一個並不屬於這個世界的異鄉人,那麼我來自哪里?經過尋思,這些諾斯替教徒認定自己來自世界之外、星海彼岸那真神的國度。這種感覺像極了萌二語錄中的那句:「有一種美好,叫做二次元」。就這樣,人與這個世界的關系被徹底撕裂。以後我們會專門再為大家列舉一些具體的諾斯替神話劇本。

動畫與遊戲里的諾斯替精神:這個世界才是牢籠?

實際上當具體談到各個不同教派的神話時,基本上都是屬於那種同人二創逼死官方且極為中二的縫合怪,上頭程度完全不輸給那些現代的中二病、瑪麗蘇,以及暴雪編劇。是的,要論中二跟縫合怪,諾斯替可是始祖級別的。某一個一神教當年就是被諾斯替教派逼得出了一本官方設定集。不過,為什麼在兩千年前的地中海一帶會大量出現這種在今天看來極具萌二思想的團體?

其實只要考慮一下當時的歷史背景,這個問題就很好理解了。

動畫與遊戲里的諾斯替精神:這個世界才是牢籠?

亞歷山大大帝東征帶來了西至地中海東至印度的文化融合,當然,這也必然導致了許多地區人們的生活發生了變化。因此我們不難理解,這種極端的諾斯替二元論所反映出來的是強烈的精神危機,人們感受到自我與世界的分裂,人與生存空間的異化,舊信仰的貶值,人在充滿惡意的世界中的孤獨感與恐懼,這些都催生出了類似於人間不值得這樣的極端情緒。

我們不難看出,這些消極情緒,與現代人面臨的精神危機很是相似,實際上這種相似性,已經給學術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為這種精神危機並不是在今天突然出現的,在100多年前馬克思就已經提出了【異化勞動】這一概念。後來,二十世紀的兩次世界大戰徹底摧毀了舊世界的秩序,但是隨著世界新秩序的重新構建與新世紀的到來,世界並沒有因冷戰陰雲的散去而變得更加和平友愛,雖然網際網路、通訊交通運輸等一系列新興技術拉近了世界的距離,但新的文化價值觀也在沖擊著每一個人的生活,我們在體驗現代化帶來的便捷的同時,亦在變成馬克思口中那異化的人。就連家的概念也在漸漸淡薄,現在,我們都已經成為了諾斯替神話中那來自星海彼岸的異鄉人。

動畫與遊戲里的諾斯替精神:這個世界才是牢籠?

對此我不禁想到一首歌謠:

我乘小馬來
 _∧ ∧_∧
 (_0|(・∇・〃)
  |\Ю⊂)_)
  (  ̄~∪ )~
  UU─UU
送君一匹駒
    ∧/)_
  彡 」_)
ヾ__彡 /
≡⊂___⊃⊃
讓我們策馬奔騰吧!
逃離這塵世,去往新世界,那里有我們的夥伴,那里有友誼的魔法!
 ∧_∧ 
(。・ω・。)つ━☆・*。
⊂  ノ   ・゜+.
 しーJ   °。+*´¨)
         .·´¸.·*´¨)¸.·*¨)
          (¸.·´(¸.·’*☆
(゚∀。)(゚∀。)(゚∀。)(゚∀。)

動畫與遊戲里的諾斯替精神:這個世界才是牢籠?

現代人似乎比2000年前那些古代諾斯替教徒更為絕望,因為無論如何,他們還有一個遠在星海彼岸的可以回去的家園,而現代世界中的人們已經沒有可以回去的地方了,當現代世界中人們抬起頭仰望星空的時候,在布滿群星的虛假天幕背後只有無盡的冰冷宇宙和徹底的絕望。萬神殿已經隕落了,黑暗虛空盡是未知的危險;天理的維系者也正在死去,而創造者尚未到來……

動畫與遊戲里的諾斯替精神:這個世界才是牢籠?

現代人的這種精神危機在ACGN文化中得到了充分具象化的表達,這些作品就像是人們共同的夢境,夢境通過象徵表達了人們內心中那最深沉的焦慮與心靈的不安。但另一方面,ACGN文化也形成了一個幻想鄉,將人的精神世界從現實世界中分離了出來,就此,幻想與現實形成了一種二元狀態。

我們不難看出,這個二次元幻想鄉有些類似於古代諾斯替神話中的那個彼岸家園。但是我們得明白,兩者並無直接關聯。很顯然,任何一個心智正常的現代人都不會真的認為在地理位置上真的存在那樣一個彼岸世界。創造出一個精神世界的幻想鄉也並不是為了逃避現實,只是因為在這個充滿惡意的世界中,依然需要一片純淨的樂園來守護並傳承心靈中那些美好良善的東西,因為如今的異鄉人已經沒有可以回去的地方了。而在這個幻想鄉,靈魂可以暫時得到休憩;在這里,豺狼必與羊羔同住,貓咪與汪醬同臥,獅子必吃草與牛一樣,小孩子要牽引他們。

動畫與遊戲里的諾斯替精神:這個世界才是牢籠?

即便ACGN文化帶有濃烈的諾斯替色彩,但並不是直接照搬那些古代諾斯替觀念。很顯然,古代諾斯替教徒在認知上具有時代局限性。對這個世界充滿仇恨的極端思想也許確實很令人上頭,但也只是反映出了人類精神危機的症狀,並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通過不斷探索獲取新的知識來克服危機,這才是諾斯替主義真正的價值。古代諾斯替教徒絕望地認為,靈魂是從榮耀的光之國墮入這個邪惡的世界,但他們只說對了一部分。這個世界的確被邪惡包裹,但他們忘記了,異鄉人實際上是自願降入星海與世界共赴命運,直到圓滿。

動畫與遊戲里的諾斯替精神:這個世界才是牢籠?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