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談】我需要一部分得清×與X的新大腦

高中期間,我與好幾個朋友輪換著玩過一台PSP掌機。其實有一位朋友算是老二次元,熱愛Vocaloid文化,在他的帶領下,我們都曾沉迷於那台PSP上的《初音未來:歌姬計劃》。

《歌姬計劃》是個典型的音游系列,絕大部分時間,玩家無非聽著歌曲的節奏,盯著螢幕上的譜面提示音符,在合適的時機按下相應的按鍵,同時集中注意力,確保不被背景動畫中的人物分了神。

【白夜談】我需要一部分得清×與X的新大腦畫質不太行,但當時沒得選

絕大多數《歌姬計劃》遊戲都在索尼的掌機與主機平台上發售,但去年的最新作《初音未來:歌姬計劃MEGA 39』s》是任天堂Switch平台限定的。那位熱愛Vocaloid的朋友自然買了實體卡帶與所有的DLC,我因此能夠沾個光體驗一下新作。

憑借在前作中積攢下的老本,我輕鬆通過了不少普通難度的曲目,但始終沒拿到過高評價,且在更高的難度面前屢屢碰壁。

遊戲外設的問題,比遊戲本身的難度設計還要致命。原本所有的△○×□譜面提示字符,在Switch版的《歌姬計劃》里,都被替換成了ABXY字母。按鍵對應的上下左右沒有變,可是改成不夠敏感的字母後便極易混淆。

【白夜談】我需要一部分得清×與X的新大腦我都想跪下來央求我的手聽話,但於事無補

遊戲逼著我重新培養手眼協調的默契,改變多年來養成的肌肉記憶,可這又談何容易。

四個按鍵中,我最討厭的便是X(字母)鍵,這個按鍵的譜面提示符,無論是形狀還是顏色,都與前作中的×(叉)鍵提示完全相同。每一次看到這個×,我永遠忍不住沖動,按照索尼手柄的布局按下四個鍵中靠下的×鍵,結果卻按到Switch手柄上的B鍵。

【白夜談】我需要一部分得清×與X的新大腦

高難度曲目中常有需要連續擊打同一按鍵的情況,我順著熟悉的音樂節奏流暢地敲擊手柄,卻死活不見連擊數增加,過了兩三秒才發現按錯了鍵,系統要求輸入十幾次X鍵時,我卻敲下了十幾次B鍵。

雖說本作中准時按下錯誤的按鍵,不會失去生命值,但是在反應過來的這段時間里,我大概會在忙亂中又漏掉幾個指示符,要是再把前面按錯的算上,就基本與高評價無緣了。

摔了一次手柄過後(當然,我用的是自己的手柄,還是往床上摔的),我再也沒打開過遊戲。

實際上,初次上手這部《歌姬計劃》過後,被同一問題所困擾的玩家大有人在。

【白夜談】我需要一部分得清×與X的新大腦

【白夜談】我需要一部分得清×與X的新大腦

但更多的網絡搜索結果揭示了我的傲慢:那天從朋友手中接過卡帶的我,居然忘了進入設置頁面多看兩眼:《歌姬計劃MEGA 39』s》像前作一樣,可以更改按鍵,按鍵提示符也可以更改回PS系列手柄上對應的△○×□圖形。

【白夜談】我需要一部分得清×與X的新大腦熟悉的圖形譜面回來了!

我當即打開朋友之間的群聊,放了些「看我一命通關」之類的大話。可實際上我還是很心虛,萬一改了設置,進遊戲看到×(叉)提示符後,卻按照不久前才養成的新操作習慣搓了下X(字母)鍵,那可真的沒法在朋友面前找藉口,掩飾自己菜的本質了。

【白夜談】我需要一部分得清×與X的新大腦

主機手柄的按鍵布局是個老生常談的問題,△○×□與ABXY背後的歷史傳承足夠追溯至二三十年前,產生原因也眾說紛紜:設計師別出心裁,各大廠商要保護自家產品,不同國家及地區基於「確認」與「取消」也衍生出了不同的操作習慣。

但是,還請非主機平台的讀者不要再偷著樂了。即便是使用鍵鼠操作的PC遊戲,也不能避免在適應操作的過程中水土不服的情況。

例如,《使命召喚》《逃離塔科夫》《絕地求生》等遊戲,多把F鍵作為默認的「使用鍵」,用於登上載具、觸發事件、與物品進行交互等功能。

【白夜談】我需要一部分得清×與X的新大腦「按F表示敬意」

然而另一些遊戲卻告訴你,E鍵才是正統的「使用鍵」。《戰地》系列需按E鍵登上載具,《反恐精英》要按住E鍵拆除炸彈,《APEX英雄》更是要瘋狂按E爭搶散落的武器裝備。

【白夜談】我需要一部分得清×與X的新大腦

鍵鼠也好手柄也好,哪怕是手機觸屏也好,只要我們還在靠輸入按鍵指令的方式來玩遊戲,就一定會有適應平台與遊戲之間不同操作習慣的痛苦過程。想要真正治好分不清×與X、E與F的毛病,恐怕要等無需按鍵即可操縱遊戲的虛擬現實,乃至腦機接口技術的進一步成熟吧。

【白夜談】我需要一部分得清×與X的新大腦

說到腦機接口方面的突破,押寶顯然應該押在那個想丟下地球不管的人身上。

 —— CaesarZX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