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胞苦旅》:飛船失事,船員異變,而我只是史萊姆?

《細胞苦旅》:飛船失事,船員異變,而我只是史萊姆?

感謝話游會對本期提供的遊戲與支持

本期節目文稿大約6000字,需要20分鍾左右讀完

當然,更推薦你來看上面的視頻~

這是什麼開局?

無名的意識開始聚合,最終形成一團,緩慢地向蘇醒蠕動跳躍,一個聲音不斷地呼喚你,希望這一次更加完整,更加穩定,最終混沌裂開一道縫隙。它知道自己還有一件使命,也是它誕生的意義,它,蘇醒了。

《細胞苦旅》:飛船失事,船員異變,而我只是史萊姆?

未知角落的一堆艙體中,一個藍色史萊姆破壁而出,或許你很難想到,這就是今天介紹的遊戲《細胞迷途》(MO:Astary)的主角,而它的任務,便是去解救這個聲音的主人。

《細胞迷途》

MO:Astary

2019.10.25

開發商:Archpray

發行商:Rayark

類型:橫版跳躍冒險

《細胞苦旅》:飛船失事,船員異變,而我只是史萊姆?

蘇醒之地似乎在一個飛船當中,周圍遍布著年久失修的機械,走廊破敗不堪,長滿了植物,看上去廢棄已久。喚醒史萊姆的聲音一路伴隨,將它稱作「小不點」,聽上去親切溫柔,發出關心的問候與指引,催促它前進。史萊姆一樣的身體異常靈活,能夠輕松在平台上移動,附著在牆壁和天花板上,也可以蜷縮起來進行跳躍,或者鑽進管道中。

《細胞苦旅》:飛船失事,船員異變,而我只是史萊姆?

不過旅途並非一帆風順,沒過多久「小不點」就遭遇了危險的紅色植物,這些植物看上去雖然很柔軟,但一不小心撞上去就會一命嗚。

恐怖異常的感染者與怪物也出現,撞上他們會受傷,就算「小不點」能回血自愈,怪物也非常危險。我們只能落荒而逃,飛船中的許多機關都還能用,藉助這些我們還是離開了最底層,而角落中某人對它的監視也開始了。

《細胞苦旅》:飛船失事,船員異變,而我只是史萊姆?

隨著旅途的深入,「小不點」意外掉入了某個實驗容器,解鎖了能力,從此可以跳到敵人腦袋上進行寄生。這項能力不但可以簡單地控制敵人進行移動、操作,或者把他們當做墊腳石,更重要的是可以讀取他們的記憶,藉此我們就可以了解到過去發生的事情。

《細胞苦旅》:飛船失事,船員異變,而我只是史萊姆?

通過初期的探索和記憶讀取,我們可以知道這里並不是地球,而是在宇宙某個角落的外星球,這艘塔狀飛船中似乎做著什麼實驗,因為神秘入侵者的襲擊造成了事故,爆發了病毒感染。當然這些記憶只是一部分,要搞懂這里到底發生了什麼,還需要繼續收集線索。同時我們還必須跟隨內心聲音的引導,從塔的底部一路到最上層,完成自己的使命。

讓我們先冷靜冷靜,看看我們的主角

假如一個遊戲中,飛船遭遇故障失事,病毒泄露,船員們變異死亡,作為遊戲玩家的你想要扮演什麼角色?嗯,怎麼說得是個士兵傭兵吧?再不濟得是個手持利器的工程師?當個實驗對象逃出生天好像也行?比如之前的《紅怪》中,變身反派怪物也很爽。

《細胞苦旅》:飛船失事,船員異變,而我只是史萊姆?

我一開始看遊戲描述,還以為是和《空洞騎士》一樣類型的魂類ACT,可怎麼到了這遊戲里就變成了個小球,眼前這個卟啉卟啉的小傢伙怎麼看也不像有殺傷力的樣子。

《細胞苦旅》:飛船失事,船員異變,而我只是史萊姆?

什麼?之前有個史萊姆還蠻強的,那沒事了。

直到我又玩了好一陣子,才發現《細胞迷途》真正的類型是《蔚藍》那樣的橫版跳躍類遊戲。

不過主角的跳躍和以往的橫版跳躍很不同,獨具特色,以往的傳統遊戲中,都是需要經過一定的助跑,通過橫向的跳躍和縱向的位移合二為一達成,而《細胞迷途》中則是需要通過瞄準再把自己「射」出去,這種跳躍方法是遊戲的核心,也是比較創新的設計。

《細胞苦旅》:飛船失事,船員異變,而我只是史萊姆?

傳統的平台跳躍,主要的難點是跳躍時機的把握,因為方向相對單一,遊戲的關卡設計也更偏向對跳躍時機的考驗,對准確性相對寬松。而《細胞迷途》的主角卻可以自由選擇方向,並且一開始就能粘在天花板和牆壁上,這拓寬了跳躍的方向性,每一次跳躍,玩家都需要進行精確的瞄準。

《細胞苦旅》:飛船失事,船員異變,而我只是史萊姆?

《細胞迷途》初期的關卡就大多是圍繞跳躍的准確性來設計的,而到了後期,等「小傢伙」解鎖了二段跳,准確性有了保障,關卡也開始考驗起時機與速度,很多關卡都需要你迅速地進行多次准確的跳躍。後半段的章節中,玩家還可以獲得硬化沖刺的能力,不但跳得更遠更快,還可以撞暈敵人,寄生後扯下他們的腦袋,加入了動作ACT的要素。

這種特殊地操作方法也讓鍵鼠與手柄的遊戲體驗差異極大,用鍵鼠時你需要按下左鍵或右鍵,向某個方向拖動滑鼠才能瞄準,松開滑鼠發射,操作時間和消耗很大。而用手柄時不但可以體驗到豐富的震動反饋,操作也簡化為右搖杆瞄準,肩鍵發射,簡化了很多,也更加迅速,所以非常推薦大家用手柄進行遊玩。但即便如此當我最高難度通關以後,兩個大拇指關鍵還是疲勞得發疼。

《細胞苦旅》:飛船失事,船員異變,而我只是史萊姆?

除了跳躍的考驗,遊戲還設置了大量的機關謎題,每個章節都有不同主題,對應的機關也不同,每一階段的關卡都不重樣,各種天馬行空的關卡設計,讓長達十多個小時的遊戲流程充滿驚喜與活力。而這些關卡即使加入再多要素,也絲毫不會脫離其核心的跳躍玩法,哪怕是boss戰也大多是通過跳躍機關完成的,關卡與玩法的契合度高得出奇。

《細胞苦旅》:飛船失事,船員異變,而我只是史萊姆?

《細胞苦旅》:飛船失事,船員異變,而我只是史萊姆?

同時對於手殘玩家來說,遊戲的不同難度之間,不止有回血速度與怪物的攻擊欲這兩項修正,不同難度的地圖也有較大差異。高難度下幾乎無地落腳,給玩家的反應時間也很短;而低難度下致命地磚遭到移除,環境更加安全,甚至會給你提供額外的落腳點,無疑是手殘黨們的福利。對於那些即使通關了最高難度也不滿意的大佬們,《細胞迷途》還提供了計時模式,讓你和全球高手一較高下。

種種細節都能體現出製作者對遊戲關卡,玩法,難度曲線的全面把控。

這我就不滿意了,你遊戲設計得這麼好,我不就只能承認自己菜了嗎。

《細胞迷途》光靠關卡設計和核心玩法,就可以拿下我心中的高分評價,即便我最高難度通關死了一千六百多次也絲毫不影響我對它的喜愛。

而在音樂和美術設計兩個層面則讓我開始考慮要不要從個人角度將它標榜為「神作」。

《Fez》《蔚藍》《死亡細胞》等近年來優秀的像素獨立遊戲,已經通過事實告訴玩家,像素畫風不只是復古的代表,在優秀遊戲動畫設計師的筆下,像素遊戲依然可以擁有細膩的動畫,《細胞迷途》無疑也做到了這一點。

《細胞苦旅》:飛船失事,船員異變,而我只是史萊姆?

無論是背景中的動態場景細節,處處存在的環境互動,還是各類機關敵人的動畫設計,都異常鮮活。遊戲中的恐怖血腥元素,既可以通過這種精湛像素畫風完美表現出來,用黑暗場景與異種怪物讓玩家感到邪惡和壓迫感,又讓可怖畫面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和諧,不會勸退玩家。

《細胞苦旅》:飛船失事,船員異變,而我只是史萊姆?

在這種動畫表現力下,許多場景讓我流連忘返,我也可以毫不避諱地說,身為遊戲主角的小傢伙擊穿了我猛男的少女心,它的各種動畫細節,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太可愛了,誰會不喜歡呢。

《細胞苦旅》:飛船失事,船員異變,而我只是史萊姆?

至於遊戲的音樂和音效,我只提兩個字就OK了,「雷亞」。做音游起家的雷亞在原創曲目的質量保障上不必我作介紹,音遊人肯定不請自來。遊戲中的31首原聲都由雷亞遊戲音樂團隊SIHanatsuka操刀,他們的許多曲目在《音樂世界Cytus2》中都足夠亮耳,《細胞迷途》每個場景下的氛圍音樂,BOSS戰的斬殺曲,以及片尾的主題樂,拿下大部分玩家的心都不在話下。

《細胞苦旅》:飛船失事,船員異變,而我只是史萊姆?

目前《細胞迷途》《MO:Astary》原價50元,史低15。原聲OST48元,史低14。包含兩者的合集包98元,經常半價,非常適合收藏黨入手。遊戲的品質和內容原價賣完全不虧。

而真正讓我下定決心把它列入個人神作列表的原因,是它奇妙的碎片化敘事,以及治癒的故事,這也是它必不可少的一部分,讓許多通關玩家久久難忘。

以下涉及嚴重劇透!

非常影響遊戲體驗!

請酌情選擇觀看!

該來講講劇情了

遊戲的一開始,我們位於飛船的底部實驗室,隨著不斷地探索,我們可以發現大多數的感染者都是死於神秘的感染,這些感染者似乎原本是飛船意外的倖存者,已經滯留這個星球長達一年。

《細胞苦旅》:飛船失事,船員異變,而我只是史萊姆?

他們不斷地進行某種殘忍的實驗,將各種外星植物植入人體,企圖達到某種效果,為此甚至不惜對孩童下手。不過突如其來的神秘感染造成更嚴重的事故,受感染的人背部長出有毒植物,變成喪屍,這引發連鎖反應,將飛船的倖存者全部抹殺。

「聲音」不時告訴我們曾經發生的事情,不過她也失去了一些記憶,我們並非是第一個被她喚醒的史萊姆,之前也有不少前輩,但要麼失蹤要麼失敗。

一具名為阿斯卡的屍體記憶顯示,他生前遭遇了某個入侵者的襲擊,他們似乎互相認識,入侵者冷酷地射殺了他,嘴里緩緩念叨「第一個」,似乎就是他入侵飛船造成了感染事故。

《細胞苦旅》:飛船失事,船員異變,而我只是史萊姆?

除了剛剛提到的殘忍實驗外,飛船還在不斷製造和我們一樣的史萊姆,這些史萊姆不但擁有一樣的特性,而且可以被我們控制。整個飛船的設施,實驗項目似乎都隸屬於一個叫做W.B.lab的組織下。

《細胞苦旅》:飛船失事,船員異變,而我只是史萊姆?

再往前走,我們便碰到了遊戲中第一個boss,名為「THE ERRORS」(「失敗之合」)的怪物,「聲音」立馬就認出了它,它頭上和「小傢伙」一樣的圖紋,以及相同顏色的身體,證明了它的身份——前輩們污染後的組合。此時的我們還沒有任何攻擊手段,好在怪物和咋們一樣,會受到實驗感染者的傷害,此時便可以引誘它攻擊感染者。

《細胞苦旅》:飛船失事,船員異變,而我只是史萊姆?

當怪物死亡的一瞬,「小傢伙」陷入了迷夢,前輩們的靈魂得到了解放,在風中留下感謝,以及一段話

這里「記憶」可能是指旅途中的記憶碎片,這些碎片都來自於一個陌生人,都是日常和實驗相關的記憶,現在看來並沒有什麼內容,我們也無法理解收集記憶的意義。

《細胞苦旅》:飛船失事,船員異變,而我只是史萊姆?

「聲音」為剛剛發生的事道歉,並聲稱其實是自己的責任,她也沒想到會造成這樣的後果,非常感謝「小不點」可以解放這些前輩們,決定為它取名——MO。

《細胞苦旅》:飛船失事,船員異變,而我只是史萊姆?

等我們到了中層,發現這里好些感染者的屍體被掛起來,很快這些「傑作」的創作者就出現了,他們是這顆星球的原住民「棲息者」。「聲音」說他們來自外界,很快就熟悉了塔內的一切,還會製作陷阱。之前「聲音」毀掉了塔里的保全系統,讓「棲息者」有機可乘。

《細胞苦旅》:飛船失事,船員異變,而我只是史萊姆?

他們的回憶里提到了「天災」,「杜拉」和「王」。這些「棲息者」背上也長了和感染者一樣的植物,可以以紅色植物為食,壽命也比人類高出很多倍。奇怪的是,明明他們看上去是比MO強好多倍的智慧生物,卻非常懼怕它,設了重重阻礙,不惜利用塔內的武器進行襲擊,甚至「王」也親自出場作戰。

MO通過不斷的進化,終於得了攻擊能力,在不斷挑戰下終於差點擊敗「王」,不過身為部落之主,「王」也有後續手段,將MO再次投入底層。這里是塔內的水循環區域,「棲息者」在這里繪制了大量的壁畫,上面記載了「棲息者」過去的歷史。

很久以前似乎發生了天災,讓周圍的環境巨變,曾經作為守護獸的「杜拉」也變得邪惡,「王」帶領倖存者們躲入飛船塔內,這里的水源環境適合生存,他們便在這里安了新家,並在其後不斷與「天人」和安保系統斗爭。

《細胞苦旅》:飛船失事,船員異變,而我只是史萊姆?

而當MO看到描繪惡龍的壁畫時,激起記憶,瞬間陷入了夢魘,夢魘中惡龍不斷追殺著MO,這個夢似乎是某種不幸的預告。MO很快遭遇了變異的「杜拉」,但它並非是夢中的巨龍。MO依靠飛船遺留下來的紅色液體擊敗了杜拉,終於逃離出「棲息者」的勢力范圍。

終於經過一段機械設施後MO來到塔的高層,這里正進行著一場「棲息者」和安保系統的戰爭。「棲息者」的戰車根本無法撼動,走投無路的MO跳下懸崖,意外滾入一台機體中,這下我們終於能知道為何「棲息者」對MO如此謹慎了。

《細胞苦旅》:飛船失事,船員異變,而我只是史萊姆?

面對夸躍文明等級的高科技,「棲息者」的戰車成了弱勢的一方,勝利並沒有讓機甲停下腳步,MO被機甲影響暴走了,展開了屠殺,最終「王」與「棲息者」的部落全滅。

眼前的場景讓MO和「聲音」都感到後怕,似乎我們擁有比自己想像中更可怕的力量,但眼下並沒有思考的空閒。只要穿過安保系統,就能解放「聲音」完成使命。飛船塔的頂部控制中樞受到安保系統「狄倫」的控制。「聲音」稱這是逃脫計劃實施以來最接近的一次,狄倫受到上次的教訓,這次已經做好了完全准備,但MO還是很快的找到了漏洞,深入中樞。這里除了機械還有好幾具屍體,他們的記憶中名為「格林貝爾」的船長下了保護「實驗體」的命令,棄船離去,狄倫則肅清了控制中樞。

《細胞苦旅》:飛船失事,船員異變,而我只是史萊姆?

這里塵封多年,將迎來狄倫與MO的決戰。從始至終,狄倫的目的就是防止有人接近「聲音」的主人,但一切抵抗終究失敗了。它現在已經無法停下MO向塔頂躍進,轉移到了一台無害的工程機器人,希望可以勸服MO停下腳步。

長途跋涉,幾經波折,目的地近在咫尺,精神連結也出現了。「聲音」感到歡呼雀躍,無數次的嘗試終於要成功了,她也終於想起曾經的記憶和逃出去的目的——「為了向殺死她背叛她的格林貝爾復仇。」她憤怒的聲音嚇到了MO,也讓我們對自己的使命產生疑惑,停頓在密閉的門前,不過此時已經由不得我們了。

《細胞苦旅》:飛船失事,船員異變,而我只是史萊姆?

眼前的戰爭巨獸散發著不詳氣息,之前失控MO造成的屠殺還歷歷在目,如果這個釋放出去……

《細胞苦旅》:飛船失事,船員異變,而我只是史萊姆?

MO不敢繼續想下去,一邊的狄倫提出補救措施,兩者開始聯手,阻止母體充能。

「她」已經被憎恨填滿了,咬牙切齒地呼喚著幾個名字「阿斯卡」、「哈伯」還有「格林貝爾」。補救措施並沒有成功,戰爭巨獸騰向蒼穹,夢中的惡龍現身,但無論如何都要阻止「她」,MO砸掉了剩下的能量液,如果特性一樣的話,它也可以利用這些進行充能。等MO終於追上「她」時,一場宿命的決戰不可避免。

終於我們阻止了「她」的暴走,但是我們的真正使命還不止如此,MO將路途收集的記憶碎片交換給「她」,原來「她」才是這些記憶的主人。

《細胞苦旅》:飛船失事,船員異變,而我只是史萊姆?

但初次通關的玩家大多並沒有收集全,「她」的記憶依然殘缺,落回地面後「她」依然憎恨,發誓復仇。

真相

《細胞迷途》的初體驗中,玩家大多隻能知道飛船事故後的事情,以及MO探索的過程,這一切的原因,故事的初始到底是什麼?「她」到底是誰,和飛船中提到的「三個人」有什麼關系?飛船又發生了什麼事故?

要弄懂這個問題,我們需要收集所有的記憶碎片,幾具隱藏屍體的記憶,還有每章節後的漫畫。當它們的時間順序矯正後,故事也就變得容易理解了。

紅色的史萊姆,聲音的主人,原本是位天才科學家——伊萊拉·雪萊。

《細胞苦旅》:飛船失事,船員異變,而我只是史萊姆?

她創造出了極源流體這種超級能源,但她曾經所就職的公司曼迪斯卻意圖將它運用於戰爭,這讓她憤然離職,轉而加入了W.B.Lab,他們的理念是用無限的能源創造出一個沒有紛爭的世界,這才是符合她意志的理念。

很快她便與實驗室的阿斯卡、哈伯、賽瑞斯,以及所長格林貝爾打了成一片,這里似乎成了她第二個家,留下了許多美好回憶。

《細胞苦旅》:飛船失事,船員異變,而我只是史萊姆?

好景不長,研究陷入了瓶頸,格林貝爾,哈伯與阿斯卡發現的新型極源流體需要通過人體素材,不但會永遠轉化測試者,想要找到合適人選還要消耗大量的志願者,也就是消耗大量人命。這自然遭到了雪萊的反對,與雪萊親密的賽瑞斯也不同意這樣的實驗。

實驗小組開始分裂,雪萊和賽瑞斯開始另闢蹊徑打造新的極源流體,好不容易獲得了突破,當雪萊打算去找格林貝爾提出這個方案時,卻沒料到最合適的實驗人選已經找到了。

《細胞苦旅》:飛船失事,船員異變,而我只是史萊姆?

雪萊的合格率近乎100%。雪萊被轉化為了最新型的極源流體,當實驗展示時星盟都派來代表觀摩,格林貝爾還為雪萊打造了一台滅世武器。雪萊了解這種力量,絕不能被任何人使用,或許是她的有意為之,也可能是意外,實驗失敗了。巨大的能量展開了傳送門,將飛船艦隊送到了未知的時間線,這便是那次「天災」,三艘艦船中,只有神山號勉強存活。

《細胞苦旅》:飛船失事,船員異變,而我只是史萊姆?

到達這顆星球後,艦船立即就開始研究返航方案。雪萊的力量太不穩定了,只能依靠另外一個相同的新型極源流體,才能打開一扇穩定的傳送門。

於是格林貝爾之前的殘忍實驗再次上演,有限的資源註定無法支撐無限的研究,很快飛船能源陷入危機,哈伯發現這個星球的原住民可以依靠植物共生延長壽命,便著手研究,希望可以通過人為植入嵌合體,來提高測試者轉化的效率,兩千多名成員被帶去注入致命的草藥混合液,測試者則要被一次次重生進行轉化實驗,死亡屍體乾脆則轉化為能源補給,慘絕人寰的實驗沒有停歇過,但實驗能否成功,完全是個未知數,絕望感開始蔓延。

《細胞苦旅》:飛船失事,船員異變,而我只是史萊姆?

而賽瑞斯的入侵則讓事態徹底失控,雪萊被轉化後賽瑞斯就憤怒離開了實驗室,他無法忍受夥伴被殺的事實,躲藏藏在飛船角落中臥薪嘗膽,甚至在災難後也沒有暴露。一年後的某天實施復仇計劃的機會終於來了,他刪除了實驗室三人的重生權限,襲擊了阿斯卡和哈伯,而哈伯實驗室的泄露造成了感染事故,最終賽瑞斯死於藏生處。

《細胞苦旅》:飛船失事,船員異變,而我只是史萊姆?

格林貝爾知道事態無法挽回,決定棄船而去,讓狄倫守護著雪萊,等待日後歸來。

蠻長的等待後,雪萊蘇醒了,也散落了記憶,她想要逃出這個寂靜牢籠,開始繞過系統,喚醒飛船底部流體實驗室的實驗體,再之後就是MO的故事了。

雖然重要的故事謎團解開了,但還有一個小問題。MO到底是什麼?為什麼它有自己的獨立意識,還可以反抗身為母體的雪萊?我一開始還以為它的失蹤的賽瑞斯,後來找到賽瑞斯的屍體才排除了這一條。這也不太可能是雪萊的善良意識,因為她在喚醒MO和前輩們時,記憶已經支離破碎。

直到我再次看到遊戲製作職員表,末尾深情地寫下了「and you」時,我確定,MO是見證了故事始末,不願意看見災禍戰爭,不願意看見雪萊迷失的玩家們。

《細胞苦旅》:飛船失事,船員異變,而我只是史萊姆?

我們知道雪萊的善良,她的堅毅,更見證了她的憎恨和迷失。我們會為了她記憶中的小事發笑,在她沮喪時感同身受,每一次收集到記憶碎片,多一絲對她的了解,我們就越不想看見悲劇的發生。

MO通向塔頂的迷途,看似是解放雪萊的道路,其實也是玩家的成長與救贖之路,前一千百次的挑戰中,我們失敗了,死在這條道路上,或者我們沒有收集全部碎片,沒有傳達我們的理念和雪萊真正的記憶。為此我們也再次千百次地踏上同一條道路,為的只是讓她想起這一切。

《細胞苦旅》:飛船失事,船員異變,而我只是史萊姆?

最終當我們收集所有的記憶後,雪萊便可以想起曾經的故事,和自己的初心,融合了MO和雪萊的球從蒼穹落下,緩緩響起遊戲的片尾曲「Epilogue」(尾聲)。雪萊親眼見證了自己變成誓言反對的邪惡,殺害了那麼多無辜的生命,可在她走向迷途時,還有MO,讓她回憶起了一切。雪萊決定銷毀自己,以避免更加不幸的未來。她,隨著風離去了,只留下倒影前的MO,微微閃動著淚水。

這一次,我們終於從迷途中走了出來,或許是因為我們的心不曾迷途。

《細胞苦旅》:飛船失事,船員異變,而我只是史萊姆?

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遊戲補全計劃,我是卡神,我們下期見。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