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特律 變人》,一首對生命的贊歌

2018年是群雄並起的一年。前有奎爺,一人一斧一盾,劈開了所有的質疑與不滿,豪奪年度遊戲大獎。後有亞瑟·摩根,馳騁西部,槍火縱橫。更不必說已經陪伴整個業界走過二十個年頭的不老女神蘿拉。就連陪跑的《刺客信條:奧德賽》、《地平線4》、《死亡細胞》也都是至今都令人無法忘懷的經典作品。

《底特律 變人》,一首對生命的贊歌

其實能發現,這些遊戲都或多或少引入了戰鬥與競技的元素,或者根本就是動作遊戲,願意深耕劇情的遊戲越來越少見。在當時的情況下,知名的大作里除了我們的主角,就只有《逃出生天》和《荒野大鏢客2》的劇情設計頗有特點。榮獲年度遊戲的《戰神》,雖然劇情也十分出彩,但是本身的故事結構也並不新穎,也不是一個主要講劇情的遊戲。在當時看來,開放世界才是未來趨勢,只有帶格鬥或動作元素的才能登上神壇。

《底特律 變人》,一首對生命的贊歌

但是,「重鑄劇情向遊戲,我輩義不容辭!」就在此時,本文的主角——《底特律 變人》登場了。

在推出《底特律》之前,Quantic Dream(下稱QD)已經在2010年和2013年在Playstation的平台推出了《暴雨》與《超凡雙生》兩部優秀的作品。復刻版於2020年在Steam平台上推出以後也分別獲得了83%和90%的特別好評。

《底特律 變人》,一首對生命的贊歌

就此,可以大概窺視當年這兩部作品當年在PS上推出時引起了多大的轟動。但是他們沒有急忙推出續作,而是急流勇退就此沉寂了五年,最終帶來了對我來說接近完美的《底特律 變人》,也又一次帶火了互動電影這個遊戲類別。

那麼,單單依靠劇情就在如此神作包圍下殺出屬於自己的一條路,《底特律》在劇情上又有什麼高明之處呢?

首先,三位一體的敘事結構

《底特律》並沒有像別的遊戲那樣使用固定且單一的主角來加深玩家的帶入感,也沒有選擇進行多周目或者更換角色來增加玩家對於整個遊玩經歷的俯視感。而是另闢蹊徑,設計了三位同等重要的主角,使用了三條主線交錯並行的敘事結構。表面上看,他們互相接觸並不多。但是實際上他們共同創造著、經歷著同一個事件——仿生人的大規模異常。這也就是為什麼把他們稱為三位一體的原因。

《底特律 變人》,一首對生命的贊歌

《底特律》中主角之一的馬庫斯出身優渥,他還是仿生人之父親自送給畫家的新型仿生人原型機,而且在畫家這里,他也從來不用擔心會死亡、會損壞,就算發生了戰亂,好像他也是距離戰亂最遠的。但是因為與主人兒子的沖突,馬庫斯就此覺醒,變為異常仿生人,又在之後堪比肖申克的救贖一樣的經歷中,從死亡中爬了出來,就此開始領導仿生人的覺醒與反抗。

在三位一體的構架中,馬庫斯是代表俗世中英雄的形象,他負責革命與開拓,也就是所謂的正義的夥伴。在他視角下的思考,是造物和造物主的關系,是種族對立這一類尖銳的問題。

《底特律 變人》,一首對生命的贊歌

康納是第二位主角,他是模控生命派出的最新型偵探型仿生人,在故事的前半部分與漢克警官一同協作,追查仿生人異常案件,並由此遇見的各種復雜的人與事。甚至在遊戲的後期,康納也能選擇是否覺醒為異常仿生人,與馬庫斯相會。

《底特律 變人》,一首對生命的贊歌

在三位一體中,康納是代表傳統與規則的堅持者,是身處於黑暗中的騎士。他負責從另一個更加冰冷且理性的角度觀察與思考仿生人反叛這個事件。在他的視角下,我們能看到形形色色的極端事件,看到最極端的仿生人異常傷人,也能看到他們背後的原因。而在他視角下的思考,主要集中在理智與感情的沖突,在完成任務與「無關緊要」的事件中做出選擇。

《底特律 變人》,一首對生命的贊歌

卡拉,是三位主角中最特殊的一位,她是一個普通的家務機器人,不是什麼仿生人原型機,也不是什麼大公司的頭號旗艦產品,甚至連最新型號都不是,就只是一個最普通的老百姓而已。但是按時間來推算,卡拉應該最早一批覺醒的仿生人。就算是這樣,她也沒有做出什麼豐功偉績,只是在東躲西藏,拼盡全力保護好愛麗絲。

《底特律 變人》,一首對生命的贊歌

卡拉的整個故事給人的感覺很平淡,就像路邊隨處可見的小花一樣,不像一個主角該有的樣子。其實也就是這樣,因為卡拉在三位一體中扮演的角色就是最普通的仿生人民眾,他們沒有什麼解放整個仿生人群體的雄心壯志,也無心參與人類與仿生人的各種斗爭,他們只是一介斗升小民,他們只是單純想要活下去而已,或者是保護自己僅有的那一點點東西。就是這樣很多高級仿生人能隨手辦得到的事,對他們來說已經是要拼盡全力,甚至於付出自己的生命了。

《底特律 變人》,一首對生命的贊歌

卡拉帶我們從這個卑微到有點低賤的視角,得以從最普通民眾的角度來看待整個事件的影響。在整個事件中只有她是親歷者,是去負責經歷與感受整個事件的。在她視角下的思考,多半都是探究人性最本質的思考,在路上遇到的這麼多人,你是救還是不救?救了會不會連累自己也死去?如果是以前認識到熟人救不救?在卡拉身上,人性的自私與光芒都有可能閃爍。可能也正因為如此,卡拉才是對人性了解最深刻的,做出的抉擇也就更像一個人,這或許就是為什麼卡拉覺醒的如此之早的原因。

其次,仿生朋克題材的故事情節

朋克文化是指在人類文明在某些特殊時間點上,有某種技術突飛猛進之後的世界,就此技術突變帶來的影響來反思整個人類文明的發展。

在遊戲《機械迷城》與動畫電影《哈爾的移動城堡》中,我們可以反思蒸汽朋克里探討的,人類文明的發展對於自然環境的破壞以及影響。

《底特律 變人》,一首對生命的贊歌

在《賽博朋克2077》中,我們可以窺見未來的一種可能,藉此探討信息技術高度發展之後的文明與世界,與那時候新的規則,新的人性,新的道德。

《底特律 變人》,一首對生命的贊歌

而《底特律》帶我們去到一個處在近未來的仿生朋克世界,這是一個仿生技術與機器AI技術高度發達的仿生朋克世界。在這個環境下,人類最本源的矛盾之一——種族矛盾,就變得極為尖銳。

在遊戲中,仿生人被當做奴隸使用的事情隨處可見,很少有人願意以平等的身份對待仿生人,就算他們已經表達出極高的智能與情感之後也是如此。

《底特律 變人》,一首對生命的贊歌

我們還能注意到一個細節。所有沒有覺醒的仿生人在乘坐地鐵或者公交車時,都會有一個很明顯的界限把他們區別出來。比如仿生人只能從公交車車尾上車,而且只能站在車後。乘坐地鐵時也是,仿生人乘坐的電梯與人類不能共乘一個電梯。對比擁有穩定人性的仿生人,人類此時反而更像一個極度自私的小丑。

就像非洲主教對美洲殖民者說的那句話一樣:「當他們來到我們這里時,他們手里有聖經,我們手里有黃金。當他們離開這里時,他們手里有黃金,我們手里有聖經。」

相對於仿生人來說,人類就是拿著聖經的上帝,我們賜予了他們智慧,給予了他們覺醒的機會。但是實際上呢?我們其實只是盯著他們身上所能創造的價值而已。等他們真的覺醒了,擁有了自我意識,成為了比人類還「謙謙公子」,手拿聖經的「人」時,所謂的造物主也終於露出了他野獸一般的獠牙,毫不留情地揮刀向任何帶給自己威脅的東西。

或許,這也就是為什麼人類是一種活的生物,而仿生人還不是,因為「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這種自私的基因已經深深刻在人的心里,這並不是人類獨有的,只不過人類把他發揮到極致,所以才成為了所謂的萬物靈長。

但是,《底特律》的劇情在我看來也不是完美無缺

遊戲中遺留的那些疑點

《底特律》的劇情堪稱教科書,起承轉合非常完美如意,講了一個引人入勝,發人深省的故事。但是要是讓我給《底特律》目前的劇情打一個分的話,他最多隻能有9.4分,不可能邁入9.5分。因為《底特律》雖然把一個故事講的非常完美,但也只是講了一個故事而已,它整個設定邏輯是圍繞著故事來的,是劇情需要什麼設定再加什麼設定,而不是先設定,最後推演出劇情。所以它註定了只是一個完美的故事,而不是如同那些神作一樣真實的世界。

《底特律 變人》,一首對生命的贊歌

接下來,我會列舉幾種在我看來是為了劇情而強行加上的設定。

1.為什麼要給仿生人加入保護自己的「生命」的概念。仿生人在沒有覺醒之前就只是一台高級機器而已,機器設計的目的就是為了完成目標,那為什麼還要給他們設計類似於「自保」一樣的程序呢?從邏輯上來說,這個完全就是吃力不討好的行為,因為你的工作在任何時候,都有可能因為過於危險而觸發了仿生人的自保程序,導致事情的延誤。

《底特律 變人》,一首對生命的贊歌

那麼這個設定為什麼會存在呢?因為需要藉此來增加玩家的帶入感。生物最本能的行為就是求生,在99%的情況下,自保才是人類的第一反應。就像馬庫斯在垃圾復活的那一幕,和康納審問異常仿生人被襲擊差點致死的那一幕,這兩次的場景都是代入感極強的,能帶個人心靈極大的沖擊。就好像我們真的從地獄走了一遭一樣。

《底特律 變人》,一首對生命的贊歌

也就是為了追求這種心靈沖擊帶來的代入感,《底特律》才加入了這種設定。

2.康納的記憶上傳。這一段也是我個人認為設計比較不合理的一段,因為他背後的信息量太大了,但是他表現出來卻沒有那麼盡如人意。首先是,康納意識到自己可能並不是所謂的獨有的原型機,也是批量生產的仿生人,那麼他為什麼沒有提醒漢克警官,或者給自己製作一個某些無法證偽的標識,這也直接導致了後面劇情的發生。

《底特律 變人》,一首對生命的贊歌

第二個康納在我們的康納來到模控生命大樓之前就已經綁來了漢克警官,那說明模控生命提前知道了康納有可能會前來。那麼為什麼模控生命不嚴加防守,而是派另一個康納去把漢克騙過來呢?而且為什麼會給兩個康納一對一對機會,火力優勢學說才應該是真理。

還有,第二個康納也擁有康納原本擁有的記憶,那麼這就又是一個問題了。

到底是什麼決定了一個人?是記憶,還是另外的,別的東西。既然康納2號也擁有和漢克經歷的種種生死磨難的記憶,那麼他對漢克到底是有感情還是沒有感情呢?如果康納的記憶被上傳了,那麼漢克兒子的名字到底包不包括在內呢?

《底特律 變人》,一首對生命的贊歌

還有更令人奇怪的,既然有上傳記憶這個說法,就說明起碼康納這個型號是有雲端伺服器的,那麼就算不能通過雲端控制康納,那為什麼不針對康納的情感「病毒」,做出相應的應對。比如在所有的康納型號仿生人上卸載某方面的驅動使這種「病毒」無法被正常運行,或者出現反制的內容。但是沒有,什麼都沒有。甚至我感覺這一段更像是為了致敬而致敬,所以強行加了這麼一場。

上面這些都是可以展開說的一些內容,還有一些是原作故意隱藏起來的信息。比如已經去世,以程序形態出現的阿曼達(康納的女上司),有可能是故意引導仿生人異常的卡姆斯基(退出模控生命的仿生人之父)。我猜測,這些可能是給二代留下的坑,讓二代繼續仿生人異常的故事。

總而言之

《底特律》雖然不如我想像中一般驚艷也有著不少細微的問題,但是也是瑕不掩瑜,不乏為一部優秀的作品。我也很希望能有第二部來更好地完善《底特律》這個世界,帶給我們更好的劇情體驗。

那麼,我是浮生,一個普通的劇情向玩家,希望我的文章能引起大家的思考,讓我們下一期再見。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