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核聚變2021北京站對戰了一位70歲老奶奶,還差點贏了大電視

來北京之前我有兩個夙願,一個是吃一頓火燒雲,一個是去一次核聚變。很幸運的是,在來到北京後的兩個月內我就完成了這兩個願望,它們的共同點就是,都需要排很長的隊。

為了能夠最大程度榨乾兩日聯票的價值,我這次的核聚變行程規劃得相當功利,就是想要薅個大羊毛。要拿獎品就必須參與場館里的遊戲挑戰,大概分成兩種:普通金幣挑戰和地獄挑戰。金幣挑戰一共有9個,難度很低,基本只要老老實實排完隊就能通過;而地獄挑戰分成4個項目,就像它的名字一樣,難度非常之高,按往年來說大概每個項目一天也只會有個位數的人能過。通過不同數量的挑戰獲得的獎品豪華度也不同,我們這次的策略是保底過9個金幣挑戰,當然最大的理想還是去沖刺一下地獄挑戰,畢竟能夠抱走55寸大電視也太長臉了!

這個目的給了我很大的動力,讓我在周六見到了北五環早晨6點的太陽,並於9點准時抵達了位於亦莊的核聚變現場。因為到得比較早和遊戲難度不高的原因,我和朋友一整個上午的金幣挑戰都進行得很順利,直到我們在一個四人party game遇到了滑鐵盧。

我在核聚變2021北京站對戰了一位70歲老奶奶,還差點贏了大電視

遊戲玩法大概是兩兩組隊在一個圓形場地里邊吃金幣邊扔迴旋鏢,金幣多的就贏了。但是當這幾個外形一模一樣,顏色也很相似的小人一起動的時候,辨認出自己的那個角色異常困難,這就導致了我和朋友都不停地摔出場景外自殺。最終我們輸給了一對情侶,並且輸得很慘。

在這件事之前,我們在核聚變金幣挑戰中一路披荊斬棘,能打敗我們的只有望不到頭的隊伍,不可能是遊戲。這是我們從未遇到過的挫折,看著工作人員給那對情侶蓋上了證明勝利的金幣挑戰章,我們感到作為玩家的尊嚴被挑釁了。為了趕緊證明自己,我們又排了一遍這個遊戲的隊伍。

快輪到我們的時候,朋友瞥了一眼下一輪的對手,突然用勢在必得的口氣對我說這次我們穩了,我看向身後,即將與我們開展迴旋鏢大戰的是一個年輕的女孩兒,帶著一位年逾七旬的老奶奶,女孩正在給奶奶介紹一些基本的遊戲常識,奶奶很耐心地聽著,看起來也絲毫沒有因為無盡的隊伍而感到厭倦。

我在核聚變2021北京站對戰了一位70歲老奶奶,還差點贏了大電視

在我小的時候,我很希望自己能有這樣一位長輩,在聽說我要去一個遊戲展的時候不要對我破口大罵,至於帶著她來一起打遊戲,是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但看來這樣的幸福家庭是真的存在的,不用我說你們也會感嘆,一位頭發花白的老奶奶願意接受新事物,努力地理解規則,感受電子遊戲的魅力是一件多麼不容易的事情。

我不確定這是不是奶奶第一次拿起Switch手柄,從奶奶蹩腳的握持方式可以感受到奶奶對這個電子產品的陌生,但是奶奶仍然示意工作人員自己准備好了。

遊戲開始前要先選擇隊伍,方法是把自己的小人移動到和隊友相同的池子里,奶奶在這一步就遇上了麻煩,盡管工作人員非常耐心地指點,但對於奶奶來說,在用左大拇指推動這個黑色的圈圈的同時,看著螢幕上的小人走到紅色的池子里去,再用右手的大拇指按一下寫著英文字母A的按鍵,這一個遊戲准備工作已經是一個挑戰了。因此奶奶第一次並沒能順利完成這個任務,她走錯了隊伍池,我們不得不重開一局,好在第二次的准備工作十分順利,遊戲開始了。

按理說此刻維護奶奶的遊戲體驗是一個有為青年該做的,但是在那個剛剛遭遇完滑鐵盧的時刻,我和我的朋友的大腦里只剩下一個玩家的本能——就是想贏回來。所以當奶奶收集了4 個金塊,並被我的迴旋鏢蹭到,金塊從奶奶身上掉出來的時候,我如狼似虎地撿起了它們。耳邊隱約傳來奶奶咯咯的笑聲,我突然覺得很不對勁,我反應過來了,對於這局遊戲來說什麼才是我該做的。此刻我體內殘存的良知壓制住了作為遊戲玩家的本能,於是我的遊戲目標發生了變更,我要自殺,我要給奶奶送金塊!但是奶奶沒有再給我這個機會,她不斷從擂台邊緣掉出去,每掉下去一次金塊數量就會清零,她在剩下的遊戲時間里沒有能再撿起第5個金塊。

最終我們贏了,這非常的勝之不武,好在奶奶玩得還是挺開心的,即使沒有蓋到章也完全沒有氣餒,而是走向了下一個遊戲的隊伍。我和朋友都非常汗顏,但我們還沒來得及譴責自己,就遭到了天譴——在工作人員要給我們蓋章的時候,我朋友發現他的集章小本本不!見!!了!!!

我們倆人翻遍了包和口袋都沒有找到它。這時候已經是11點多了,為了這幾個金幣挑戰我們奔波了2個多小時,丟了本本意味著需要花成倍的時間重新排回這些隊,好在工作人員並沒有因為贏了奶奶看不起我們,而是建議我們重新領個新本本,再來補上這個章。

感謝核聚變通情達理的工作人員,我們蓋回了之前幾個金幣挑戰的章,也結結實實地收到了老天爺對於我們打贏了老奶奶這件事的抗議,我本以為我們已經承擔完戰勝老奶奶的後果了,但是其實並沒有。

在度過了運動量極大的一天後,我們終於完成了9個金幣挑戰,蓋滿了所有的章,這超出了我的預期,我們本以為需要花雙倍的時間完成這些金幣挑戰。這下看來9金幣的獎品已經是囊中之物了,而剩下一整天的時間該做什麼呢?我們的野心開始膨脹,將目光投向了地獄挑戰。

我在核聚變2021北京站對戰了一位70歲老奶奶,還差點贏了大電視

我在核聚變2021北京站對戰了一位70歲老奶奶,還差點贏了大電視

地獄挑戰一共有4個項目,只要通過其中任意一個就能拿到我夢寐以求的55寸電視了。在權衡了一下自己的實力和項目的特點後,我們選定了看起來通過背板就能過去的《馬力歐製造2》(以下簡稱《馬造》)。

我在核聚變2021北京站對戰了一位70歲老奶奶,還差點贏了大電視

據我自稱「平台跳躍之神」的朋友所說,這個挑戰的難度並不高,就算是從來沒有接觸《馬造》的人,也可能在一個巴掌數得過來的次數內沖到一個可觀的進度,我的朋友自己就是個例子:在僅僅排了3輪隊伍後,他已經摸到了最終關卡的通關密碼,他與那個代表勝利的管道的距離近到了什麼程度呢?就是當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准備開始鼓掌的時候,他突然一屁股把自己坐死了

這一戲劇性的失敗讓我倆感覺到自己與55寸電視的距離從未如此近過,我們有理由相信只要明天一早就過來繼續死磕,就一定能磕過去。事實證明我們想的沒錯,第二天早晨9點,買了單日票的新玩家們大多數都奔向了金幣挑戰,來打《馬造》地獄挑戰的只有我朋友和另外一位小哥,於是在他倆的車輪戰下,馬力歐大叔終於淪陷了。9點半的時候,這位戴著紅帽子的水管工終於觸碰到了那根夢中的最終水管並滑了下去,我們都知道水管的盡頭是什麼——55寸大電視!!

在飛奔去兌獎處的路上,我們討論好了和55寸大電視合影發朋友圈的姿勢,還有是該打車還是叫貨拉拉把電視運回家,但是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在我們到兌獎處的時候,昨天打老奶奶的天譴·二階段生效了

工作人員很遺憾的告訴我們,大電視已經沒了。我們很失望,雖然就算拿了大電視家里也沒地方擺,但是如果把獎品比喻成獎牌的話,大電視一定是配得上地獄挑戰的難度的大獎牌,就因為它——夠大!

算了,換一個switch lite也行吧,工作人員告訴了我們一個更壞的消息,switch lite也沒了,並且是在我們來之前10分鍾內剛剛被兌完的。

我倆被天譴擊了個正著,陷入了硬直,但很快我們就發現自己並不是最悲慘的挑戰者,站在我們旁邊的是一位其貌不揚的小哥,他用顫抖的聲音問出了像我這樣的碳基玩家不敢想像的問題:四地獄挑戰的獎品還在嗎?

噢對了,通過四個,也就是全部的地獄挑戰的話,是可以拿到一台PS5+NS+大電視+XBOX+12個月每個月一個新遊戲的超級大獎的,之所以我之前沒提,是因為我認為這只是核聚變的一個噱頭,不會真的有人能拿到這個獎品的。

就在我以為自己就要見證本場核聚變的歷史時刻的時候,卻聽到了工作人員出人意料的回答,四地獄挑戰的獎品沒了,已經有一個速度更快的男人成為了地獄挑戰的神。

總之,這件事情過後,我再也不敢違背有為青年的本分,對老人做不地道的事情了。至於這位與四地獄挑戰獎品失之交臂的小哥到底又背負著怎樣的罪過,我就不得而知了。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