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力戰警》全攻略

  超能力簡介:

  PK:火焰超能力

  TK:隔空移物超能力

  MC:精神控制超能力

  AV:超級眼超能力

  RV:穿透觀察超能力

  MD:吸取精神超能力

  主要操作簡介:

  F—肉搏;C—蹲;Tab—切換主次武器;Space—跳/開動機關;Ctrl—武器自動瞄準

  鼠標右鍵—TK;Q—PK;X—MC;Z—RV;V—AV;Z—RV;E—MD;鼠標中鍵—隔空移物中控制物體高度

  G—狙擊模式下為打開/關閉瞄準鏡

  序幕

  我躺在床上,旁邊的醫生和首領在說着一些話,我隱約聽到說Movement馬上就會來攻打Mindgate了,我是Mindgate最優秀的戰士,現在移除我的超能力記憶以便於我混入Movement,但我的記憶會逐漸找回來。移除記憶開始,PK,Tk,我腦中的所有關於超能力的記憶都被,被……

  我是一名普通的士兵,Movement攻打了我們,我和隊友都被捕了,我們被押到了Movement的基地,一個戴眼鏡的傢伙在向大家宣傳着Movement,這時一個將軍走了進來,他說我們是他的士兵,我們要麼為他戰斗,要麼死。我可不信這一套,我奪過身邊士兵的槍將他殺死,這時我的一個隊友也沖了出來,但是槍被一個胖子隔空舉起,接着我們也被他舉了起來,將軍在我和隊友之間來回搖擺了好一陣最後選擇了殺死了我的隊友,而我則被關進了監牢……

  Welcome to the movement

  正當我在漆黑的牢籠里睡覺的時候,我聽到了有人在叫我的名字,門開了,一位神秘的女子出現在我面前,她自稱是來幫助我的並給了我一把槍,她讓我到補給室去找她。不,我怎麼能這麼輕易相信她呢,但無論如何,這至少有機會讓我逃出這個鬼地方。

  走出牢門,幹掉前面巡邏的士兵後我來到盡頭的大門處,這門有激光網我打不開。幸好左邊就是控制室,幹掉里面的士兵,我按下了控制按鈕,激光取消了,回去到各個牢房搜索一下我找到了幾個醫療包。打開大門。噢,是我的同伴們,他們被押走了。幹掉下面的士兵後,我打開了前面的大門,在左邊盡頭的審訊室里幹掉士兵得到了補給室(supply room)的鑰匙,進入補給室我終於見到了神秘女子。她告訴我我的隊友被押到下一層被改造,我必須恢復我的能力。噢,該死,你給我注射了什麼,你到底是誰。她說她叫Sara,是一名雙重間諜,現在在movement里工作,她給了我樓下供電室的門卡後就先去二層等我了。噢,看來她給我注射的藥開始發揮作用了,我想起來了,十年前我經受過超能力的訓練……我恢復了我的部分能力,這是一種可以隔空舉物的能力,有了它,我可以輕易地將敵人舉起來了。撿起身邊的精神補給後我順樓梯來到了樓下,一路沖殺來到了供電室,消滅了所有的敵人後我拉下了電閘。這時Sara通過精神力量和我通話,她告訴我要快一點去升降機那。回到樓上,剛才的那扇門可以打開了,打開門後我又一次回憶起了以前的訓練,那是可以用精神力量看到門後面情況的能力。對了,我可以在開一扇門之前先用它查看一下情況,趁敵人背對我的時候沖出去殺了他。就這樣我一路殺到了控制室,幹掉一個科學家後我按下了旁邊的按鈕,外面的門可以開了,走時我不忘撿起屋里的藥包和精神補給。出去打開門,幹掉了所有的士兵,但是正前方的機槍很讓我頭疼,先撿起右面的藥包和精神補給吧,趁着機搶轉向的時候我沖到它的正下方,打開了大門。(這一關的隱藏任務物品在過關前那個有機槍的房間外面,從門對面的欄桿跳下去就可以找到了 )

  SOMETHING『S GONE WRONG

  我乘升降機來到了二層,Sara詢問我是否想起了我是誰,是否想起了自己的超能力,但是我更關心和我一起被捕的隊友,我要找到他們,Sara說已經來不及了,他們被改造成了士兵,我不管,我要試一試。打開大門,往日的記憶又一次浮現在我腦海中,這次的能力讓我驚喜,我可以吸取敵人的能量來補充自己的精神力了。前面的門是關的,我乘左邊的平台來到對面(也可以從梯子下去),途中將對面的敵人扔到腳下的電纜上電死,我按下開門的按鈕後回去打開了門。哦?右面的門是開的,我走了進去。是陷阱,門關了,該死,是防彈玻璃,我打不破它,屋子里開始排放毒氣,我要想點辦法,這時我看到了門外的敵人,我靈機一動用超能力舉起他向眼前的玻璃摔去,玻璃破了,我逃了出來。繼續前進,又是這樣的陷阱,這次我吸取了教訓,我用超能力將屋里的科學家拖出來殺死得到了他的門卡,在前面的屋里我得到了藥包。從左邊的門出去我看到了我的隊友,你沒有死,太好了,我這就救你出去,餵,你怎麼了,為什麼攻擊我,情急之下我開槍射殺了他,他的頭爆掉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怎麼變的像僵屍一樣。Sara告訴我他們都被改造成只為Movement戰斗的士兵了,我真是十分氣憤,我要收拾了他們。告別了隊友我繼續前進,趁右面房間中的敵人不注意我遛了過去。先進入右面的房間,超能力使我得知里面有兩個人,有警報器,而且有我需要的通向Cryo storage的開門裝置。進門先殺死兩個科學家,這次我沒有讓他們拉響警報。拿到桌上的開門裝置後我順手拿走了屋里的藥包和精神補給。前進,我用裝置打開了門進入Cryo storage,我一直來到MainFrame房間的門口,但是這需要密碼我進不去,這時Sara告訴我密碼只有Leonav才有,他是Movement的戰士,她的上司。向前走來到Leonav的房間,我偷聽到了里面的談話,他和另外一個人在士兵的生產進度方面有點分歧,那個胖子說他和將軍馬上要去黑海了。幸好他沒有發現我在門外。我用精神力量潛入屋內看到了Leonav桌子上的密碼,回去打開了Mainframe的大門。進去消滅幾個敵人Sara叫我去通風系統那里去找她。原路返回,我先去三層的對面拿到一些補給品,接着回到二層穿過升降機前面的橋我來到了通風系統旁,先不着急進去找Sara,我打開了前面的小門,爬上箱子我用精神力把腳下的箱子舉起來後我爬上了右邊的通風管道,在里面我找到了藥包,接着我打開旁邊的風搧開關,將後面的敵人吹到對面炸死,然後我關上了風扇,對面我發現了一個精神補給。下去打開旁邊的大門我見到了Sara。她說這里有三枚廢棄的核彈,但它們仍然有足夠的破壞力,我必須將它們分別放在基地的三個關鍵地點,這樣就可以將基地全部破壞了。出去將幾個守衛士兵扔到下面摔死,我要返回去安放核彈。我先將第一枚核彈安裝到了Implant ops,接着是Mainframe room,最後來到了Cryo storage,都安好了。該死,是Leonav,他發現了我,我被他稱為老鼠因此他根本不屑於和我交手,這時旁邊的八個裝置的門開了,里面源源不斷的走出士兵,Leonav用精神力控制他們攻擊我,被Leonav控制的士兵將不顧一切衝向我,它在一定時間內會爆炸,我應該離他們遠點。士兵源源不斷,攻擊他們顯然不是辦法,我用精神力控制會爆炸的士兵把它們扔向周圍的門,將那些湧出士兵的裝置炸掉,在我的不懈努力下我終於破壞了這些裝置,該Leonav出場了,幹掉了他身邊的那個士兵後我要和這位超能力戰士決戰了。我最好不要靠近他,他的一種近身直線攻擊會對我造成很大的傷害,說實話他的兩種火球攻擊沒什麼威脅,但是他的另一種轉向攻擊卻讓我頗為頭疼,這會讓我失去方向感,亂跑亂撞,我一邊和leonav周旋一邊撿起四周的各種補給品。我一面開槍一面舉起周圍的物體砸向Leonav,我終於打敗了leonav,不!准確的說是我以為我打敗了他。他太強大了,他用超能力控制了我的行動,使我掏出手槍指向了自己的頭顱,噢不,我該怎麼辦,我的手就要扣動扳機了。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候,我安裝的炸彈倒計時結束了,核彈爆炸,我想Leonav是完了。這時Sara告訴我基地要炸了,我必須到頂層的飛機降落場,時間只有兩分鍾,我馬不停蹄的向三層趕,一路上不停的有敵人騷擾我,還不時有掉下來的巨石擋住我的去路,我用超能力移開巨石,至於敵人則只消滅擋路的。乘升降級來到了頂層後一路沖殺終於來到了飛機降落場,我看到了將軍,他後悔當初第一次見到我時就應改殺了我。這就要爆炸了,將軍也顧不上殺我就乘飛機離開了這個地方。沒時間了,Sara在哪,我為什麼會相信她。這時Sara開着直升機破壁而出,我抓住了直升機的起落架,就在我們離開基地的一瞬間,轟的一聲,基地化為了烏有……

  UNFINISHED BUSINESS

  我們乘直升機來到了Movement在黑海上的基地,緊接着,一架飛機也飛了過來,一個胖子從飛機中走了出來,我記得這個傢伙,是我被捕時候攻擊我們的那個人。Sara說她要去偵察一下看看發生了什麼,而我則應該伺機而動。前面是敵人的崗哨,探照燈的光線不時地從我的周圍劃過,我在後方的箱子後面找到了藥包和一把狙擊槍,我可以用它解決崗哨上的敵人,但我沒有選擇這樣做,我一邊觀察着探照燈的活動規律,一邊貼着右面的牆壁緩緩向前,爬過前面的屋頂下去我找到了通向里面的門。消滅了屋里的幾個士兵我在樓梯下的箱子上和箱子里面找到了一些補給品,接着拿起前面的精神補給我就趕快上樓去了,打開門我見到了Sara。Sara告訴我這里是Movement的前沿陣地,Barret是這里的頭,他是將軍的右手。噢,我本以為Barret也是人造的,她給了我一張門卡讓我去聯絡室聯絡HQ。拿起旁邊的藥包和狙擊槍,我解決了對面房頂上的狙擊手。我順着梯子來到地上,這時我又恢復了記憶,這次的能力更加神奇,它可以讓我用精神力控制敵人的行動,噢,這真是太方便了,但是這項技能相當消耗精神力。前面的小屋里有相當多的補給,撿起後我用精神力控制了門內的守衛,替自己打開了門,但顯然我還可以多利用這個傢伙一會,我控制他進去繞到敵人的背後將他們統統消滅,接着走到了滅火器的旁邊,對着滅火器一槍,轟,這個傀儡上了西天,真是不費吹灰之力。我把精神回到我的身體里,走進門我藉助箱子爬上前面的屋頂,通過天窗我看到下面有敵人,我用同樣的方法控制了他,殺死了屋里的一些敵人。接着該我自己了,用槍打碎天窗我跳到屋里,消滅殘余的敵人我來到控制台前輸入了密碼。該死,這沒有用。轉身出來殺死一個士兵我得到了去Barret辦公室的門卡,走進他的辦公室我見到了Sara,她從Barret的保險櫃中偷走了Luna-1。雖然不知道它具體是幹什麼用的,但可以肯定它對將軍非常重要,Sara將它交給我,她說她還要繼續調查Movement尋找她失散的姐姐,她想知道她是否還活着。於是我們便分頭行動了。出來殺死了一個士兵我得到了去碼頭的門卡,來到碼頭的門前我用超能力看到里面有三個士兵正在交談,我打開門控制了其中一個,用他消滅了剩下兩個,還有能量,向前走爬上控制塔,從背後幹掉了塔上的士兵,開啟了吊車將一個集裝箱移開後他的使命完成了,我選擇了從塔上跳下的方式來結束了他的生命。我走進碼頭,右面的海邊上有一些補給,拿上補給我翻過剛才移開的集裝箱,我用精神力偵察了一下前面的情況就開始了行動,先消滅了左邊的一個工程師避免被他拉響警報,接着我故技重施,控制傀儡將一個集裝箱搬到窗口的下面以便於我爬上去,藉助箱子和集裝箱我從窗口爬到了屋里,有人在說話,是Barret和將軍,噢,這個Barret不就是我的超能力老師嗎,他為什麼加入了Movement。將軍對Barret丟失Luna-1的事非常不滿,但Barret說他有一個計畫會拿回Luna-1的,將軍說他馬上要去香港,他希望可以到時在那看到Luna-1,臨走時還不忘羞辱了Barret一番,Barret真是氣瘋了,他用精神力將身邊的兩個士兵炸得粉碎,噢,他可真是厲害,但這卻給了我機會。進去撿起士兵掉落的門卡我原路返回到一開始直升機降落的地方,我用門卡打開了門。噢,是Sara,你嚇了我一跳,總有一天這會讓我誤殺了你。我質問Sara為什麼沒有告訴我Barret曾經是我的合作夥伴,而Sara告訴我Barret正在找我,我不是他的對手,她要走了Luna-1,這樣會比較安全。我決定按照計畫繼續潛入Movement的工廠。

  ASSEMBLING THE PIECE

  我躲在箱子後面觀察着周圍的情況,前面是兩座崗哨和狙擊手,硬衝過去顯然不是上策,我用精神控制了右邊的狙擊手,殺死了下面的幾個敵人直道被殺死,接着我控制了另一個殺死了剩下的敵人。現在可以出去了,我分別爬上裝甲車和崗哨發現了兩個藥包,接着我將火車的剎車取消,火車車廂將前面的門撞開了。里面有很多士兵並且還有一挺自動機槍,我用控制的方法幹掉了里面的士兵後才走了進去,找到了一些補給品後我要想方法對付機槍了,我想這挺機槍應該會攻擊一切活動的東西,於是我舉起箱子來吸引它的火力,這真的很有用,我趁機槍向箱子猛射的時候溜了過去打開了門。我控制了上面的工人打開了前面的門,然後了結了他。連續穿過兩扇門我來到了一間屋子,這里有一些噴火的機械,我用超能力將敵人扔到火焰中燒死。我繞到房間的另一邊,爬上樓梯打開了前面的門,下面有敵人,消滅他們之後我按下了眼前的按鈕,這時機械開始工作,壓力機擋住了我的去路,這樣我沒有辦法過去,我用精神力量控制旁邊的箱子把它們送到壓力機里面,這樣壓力機就報銷了,用同樣的方法我一路前進打開了門。這里有不少敵人我不能硬拚,我控制高處的狙擊手,殺死周圍的士兵,周圍的油筒使這項工作變得簡單起來。解決所有人後我從左邊的小路來到另外一邊打開了門。噢,這里有兩扇門,我選擇了前面的那扇,進去後藉助周圍的油筒幹掉了幾個士兵,從左邊出去我爬上了梯子,拿起地上的補給品我繼續前進,終於找到了Barret,我質問他為什麼他選擇做將軍的走狗,Barret的回答是Mindgate從來沒有給他任何關照,Mindgate的時代已經結束了,將軍才是現在的主宰。我告訴他我們手中有Luna-1,沒有它將軍的目的是沒辦法達成的,但是出乎我的意料,原來Sara和他們是一夥的,虧了我這麼信任她,但這怎麼可能,我想現在不是考慮這個問題的時候,Barret給了我加入他們的機會,但是我是不會這麼做的,看來和昔日隊友的戰鬥不可避免。我嘗試用機槍攻擊他,但是這不管用,於是我舉起周圍的破銅爛鐵砸向他,嗯,這正是打敗他的方法,我一邊攻擊他,一邊還要躲避來自他的攻擊。我的攻擊讓他有些惱怒了,他舉起我重重的摔向了牆壁,他建議我們換個地方再進行戰斗,接着他就出去了。撿起地上的補給品後我也來到了外面。我知道了他要在外面戰斗的原因了,這里太適合他了,他舉起一輛汽車砸向了我,我可沒有能力舉起這麼這麼大的東西。Barret不停的舉起巨大的箱子攻擊我,而我也一邊躲避一邊抽空用小的箱子攻擊他,我最好不要接近他,他的近身沖擊波很有威力。不,他又一次舉起了機車砸向我,被這種東西砸中我准會立馬完蛋,我小心的躲開。在我的攻擊下,Barret也有些力不從心了。但最終我還是敗給了他,Barre說他還有更重要的是要做,而且他始終希望我加入因此並沒有殺我,他乘飛機離開了黑海。我馬上爬上直升機追了過去。

  FEARS DON』T LIE

  我一直追到了香港,這是有人聯絡到我,

  「你是誰」

  「你馬上會知道」

  她指引我來到了Movement在香港的基地,她說我可以在兩座大廈的中間着陸,在那里我可以潛入北面的大廈。我在我身後發現了一些補給品,後面還有一把狙擊槍,我用它殺死了從前門出來的敵人後換回了我的沖鋒槍,走進前門殺死兩個巡邏的士兵後我用石獅吸引開前面牆上機槍的火力,趁機沖進前面的門里。我見到了Komiko,她說她會幫助我,她是打入Movement內部的人,但是自從被發現後就被軟禁了起來,她告訴將軍的目的是一塊完整的能量體,它有一些碎片組成,這些碎片有特定的形狀,Luna-1是這些碎片的核心,它的年代之久遠超出了我們的想象,而我必須組阻止將軍找出這里面的秘密。我想帶她離開這里,但她說除了在實驗室,她幫不上任何幫,她會幫我打開通往數據儲存室的門,她給了我一個聯絡器以便於隨時和我保持聯系,最後她不忘提醒我讓我當心這里的首領Wei Lu,她是個可以在現實世界製造幻覺的女人。離開了Komiko我要出發了。繼續吸引火力我沖到了右邊,進門之後消滅幾個守衛的敵人。我發現這里是一個環形路,左右兩邊是控制室,正前方則是數據儲藏室的大門。我進入一間控制室,這有一個科學家,他報頭蹲在地上,我想他可能還有用於是我沒有殺他,我嘗試安下控制按鈕,這時開始到計時,只有5秒,這樣顯然不夠我跑到另外一間控制室。對了可以利用身邊的這個科學家,我用精神控制了他,跑到另外一間控制室,按下了按鈕,接着回到我自己快速的安下了身邊的按鈕,行了,門打開了。我進入數據儲藏室,我看到左右兩邊的高處有兩個藥包,撿起腰包我按下了正前方的按鈕,天哪,我對眼前看到的一切感到不感相信,這些資料介紹了當初Luna-1是如何在月來上發現的,美蘇兩個大國又是如何積極破解Luna-1如何帶來力量的過程。Komilo的父親原先就是為美國工作的。Komiko告訴我將軍的下一步打算是將碎片融合起來,我必須阻止他。回過頭來我又一次得到了超能力,這次是一種攻擊技能,我可以用精神力量放出火焰燒死敵人。走出大門來到電梯旁,殺死一個敵人我撿起他的電梯卡。搭乘電梯下到98樓,右邊三個敵人正在聊天,出去殺死他們,這時其他敵人也趕來支援,我一邊殺死它們一邊關上被他們開啟的警報。都幹掉之後我從右邊的管道向里面走(管道的右邊有一個小人,撿起來可以打開隱藏關卡),打碎管道口的門我走進了幻覺迷宮。這里的氣氛真是讓我眩暈。這里有一些門是可以打開的,我覺得打開所用這樣的門是破解幻覺的唯一方法,門中會出現我熟悉的人,有Sara,Leonav,噢,居然還有我自己,他們會給我一些補給品,當然有時也會留下顆手雷,我最好看清楚一點,不然我會死無葬身之地。向左走眼前出現了一個中國打扮的女人,我想她就是Wei Lu。前進出現了Komiko,噢,她怎麼變成了敵人,對了,是幻覺,沒辦法,殺死他吧。向前走,這次輪到了Sara,果然又是陷阱,她同樣變成了敵人。從左邊走Wei Lu出現了,在向前出現了Barret,這個傢伙留下了一枚炸彈,我得小心一點。打開門前面的門自動打開了,我走了進去,又是Wei Lu。繼續向前,是Leonav。這些該死的幻覺。眼前不停的出現我自己的影像,這讓我感到有點毛骨悚然。在盡頭的房間我看到了一個喪屍,向右拐看到了將軍的幻影,他變成了一個噴火的士兵,消滅後我回過頭來,從右邊的門我終於離開了這個該死的地方。不,還沒有。我見到了Barret,這里是哪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見到了昔日的許多戰友,他們都死了,但是現在出現在我面前的卻是他們變成僵屍的模樣,我要解脫他們的靈魂。機槍對他們是無效的,最好的方法就是用超能力將他們炸的粉碎(MD)。消滅了所有的僵屍,我解脫了他們的靈魂,而我也終於走出了幻覺迷宮。撿起身邊的藥包我進入右邊的房間,殺死這里的守衛得到通向下一層的電梯卡,從前面的門我回到了電梯那里。乘電梯來到97層,門口有兩個藥包,真是及時。我觀察了一下這里,周圍都是監控機,前面大門的開關在我的頭頂上二樓,而那里有一挺重機槍在把守。先打壞這些監控機吧。我上樓梯來到二樓殺死一個科學家,我用下面的物體吸引機槍,自己則跑到它下方打開了前面的門。進入大門我聽到了Wei Lu的聲音。繼續前進終於見到了這個邪惡勢力在香港的首領,但是顯然她還不想這麼早出手,我周圍的石雕像居然活動了起來,它們移動很緩慢但是卻攻擊力十足,被他們用到批一下也夠我受的,所以上策是遠離它們。我用周圍的罐子砸向它們,就這樣我消滅了六尊石像。Wei Lu走了出來,她變成了一隻醜陋的怪物,長着三隻小頭,頭中不斷噴出酸液,我要打掉這三隻小頭,機槍對它是有效的,但我的子彈並不充足,於是我用周圍散落的石塊砸向它的手。它除了噴酸液還有另外一種攻擊方式就是從口中放出一道綠色的光,我可不能被這種可怕的東西打到。經過不懈的努力,我打敗了Wei Lu,而她說我有潛在的能力去阻止將軍。(隱藏任務物品在通向幻覺迷宮的通道中)

  EVERYTHING WE『VE WORKED FOR

  敵人一個士兵炸燬了前面的路。我要想辦法通過去,但還是收拾了眼前的士兵再說吧,我控制了一個士兵,殺死了另外兩個,然後就從剛才他炸開的地方條了下去,哼,這就叫自掘墳墓。回頭我撿起了一些補給品,接着我用地上的石板將缺口補上,我跳了過去。走進屋內,前面有些補給,我來到左邊,地上是電弧,我不能就這樣走過去,我抓起前面的守衛,將他扔到了電弧上,太好了,電弧機爆炸了,接着我如法炮製將剩下的也破壞。走過去我打開了門,殺死這里的守衛後我爬梯子下去得到一些補給,上到最上面來到了等離子加速房間,我要讓它停下來,我先自己拉下了通道左邊的二好控制桿,接着回到屋里控制敵人分別去拉下三號,四號控制桿,隨着離子流越來越快,因此我必須期間在突出的地方稍作停留,最後回到自己的身體我拉下了身邊的一號控制桿,等離子流終於停了下來。我走了出去,消滅了外面的所有敵人,順便找到了一些補給品。打開三號控制室的門我在梯子下面找到了隱藏任務的物品,接着爬梯子到最上面,幹掉前面房間中的工人和士兵後我來到了一間有酸液池的房間,我將對邊的士兵紛紛丟下酸液池,聽着士兵的慘叫我知道我是不能直接過去的,池中央有一個平台,我走了上去,接着我控制右面屋里的工人,我拉下了1號和3號開關,接着按下了面板上的紅色按鈕,平台移動了,當平台移到離對面最近的距離是我跳了過去,打開了門我見到了將軍。他身邊的紅頭發女人是誰,Komiko告訴我她叫Malenar,是負責完成融合任務的,我必須小心她。將軍顯然對不前的進度不滿,他想融合馬上開始,但是Malenar的態度很強硬,融合裝置現在還非常不穩定。不好,我被發現了,Malenar的一團火讓身邊的這幾個士兵全身充滿的火焰。殺死眼前這幾個滿身是火的士兵後我得到了門卡,撿起地上的補給品我從左邊出去,打開右邊的門我見到了Sara,Sara顯得很無辜,我質問她到底是哪一邊的,問什麼要幫助敵人,而Sara好像聽不懂我再說什麼,她說她有一些關於將軍的消息,恩,先聽聽她說些什麼吧,她告訴我將軍准備融合了,而我們應該做的就是拿到碎片的核心Luna-1,這碎片是40年代在月球上發現的,我當然知道這些,但是為什麼你將它交給了Barret,Sara說她從來沒有這麼做,她怎麼會這麼做呢。不,我不能再相信她了,我舉起了手槍,但是我始終沒有忍心下手,Sara給了我一張這層樓的門卡後走了出去。我撿起了Sara留給我的門卡。幹掉進來的士兵我從左邊的門離開,躲過前面的重機槍走進了門,幹掉兩個士兵後在右邊的門里我又得到了一張門卡,回到另外一邊的盡頭殺死一個士兵拿到了他的電梯卡,接着我乘電梯來到了97層。右邊有三挺重機槍,但我還是很容易地走了進去,在屋里我找到了藥包和精神補給,出來在左邊盡頭的房間我找到了藥包和一些彈藥,接着我走近了正對電梯的大門。看來融合已經開始了,我想迫使他們停下來,但是一團火限制了我的行動,我只能看着他們完成了融合。這時Malenar說系統超載,他們現在融合還是太急了,但將軍顯然不管這些,反正單一能量體已經完成,他拿起融合好的東西離開了這里,將我交給了Malenar收拾。Malenar試圖用這個融合用的超級武器消滅我,我不會讓她如願的,這個武器太危險了我必須毀滅它。Malenar控制着武器不斷的向我射擊,射擊分兩種,一種是不斷的激光,另外一種是以道火焰束,火焰束的傷害非常大,而且一旦被擊中就無法脫身。我躲過她的攻擊,並且用地上的滅火器罐砸向那個武器。這時傳來警報聲「全體人員請躲到防護罩後面」,我想這是武器的終極攻擊了,我趕忙跑到剛才將軍所站的防護罩的後面,瞬間我得周圍一片光亮,幸虧有防護罩,不然我肯定會化成灰的。經過幾個回合的較量我毀壞了武器。Malenar顯然非常惱怒,她跳了下來准備將我至於死地。Malenar是一個典型的火系超能力者,她不斷的放出火球,散彈火炮攻擊我,但她最厲害的一招是放出一個火人,火人移動非常快,當她跑到我身邊的時候就會爆炸,傷害很大,而且更糟糕的是在我倒地的時候Malenar還會向我扔火球,真是變態的組合技,因此我一定要在火人接近我之前用滅火器罐將它爆掉。Malenar真是厲害,我不斷的撿起房間兩邊的藥包補給着生命,終於我打倒了Melenar。我沖出去准備阻止將軍,但來不及了,將軍已經坐上了飛機,我瘋狂的向飛機開槍但是於事無補,我只能目送將軍離開。這時Komiko聯繫到我,她說將軍去了喜馬拉雅山,我必須跟去阻止他的野心,我要求去找Komiko一起走,但她拒絕了我的好意,她會試圖控制這里的。不,這樣你不會活下來的,我試圖勸服她,但是她告訴我我有更重要的事要馬上辦,這關繫到上千萬人的生命。沒辦法,我乘直升機逃離了這里,身後是大廈的不斷坍塌,Komiko……(隱藏任務物品在第二次爬梯子下面的水中)

  FROM THE ETHER AND BEYON

  追逐將軍來到了神廟,突然又人向我開槍,我一個倒地,開槍將他殺死,這時這個士兵被什麼人控制了,噢,是Wrightson,他是我昔日的Mindgate的隊友。他現在是將軍的手下了,他告訴我他們關押了Sara,但是不會太久,我要去救她。在這里我回憶起了我最後的超能力,這可以讓我看到一些肉眼看不到的東西。神廟的外面的箱子里和石板下面藏有一些補給品,這對於剛經歷過大戰的我真是及時雨啊,但我要小心樓上的狙擊手。收集了一些補給品我推開了神廟的大門。我打開我的超級眼,噢,眼前都是怪物。我盡我得所能消滅阻擋我得怪物,其它的則不和它們糾纏,我從到盡頭左邊的小門里,在這里我見到了被囚禁的Sara。Sara叫我別動,這里充滿了怪物,有時我們看不見它們,正說時,一隻怪物出現在了Sara的面前朝她攻擊,Sara昏倒了。回過頭消滅一隻企圖攻擊我得怪物,我控制了前門門後的士兵打開了牢門,消滅沖過來的怪物。這時Wrightson控制了我的思想,我像丟了魂一樣,Sara走了出來,好在我也是個超能力戰士,Wrightson沒能控制我多久。在四周的牢房中我找到了一個藥包。回到外面剛才盡頭的大門可以打開了,我打開了大門進入房間。我看到這里有兩只怪物在游盪,它們好像沒有看到我,還是不要去惹它們,我先到左邊的小門里找到一些補給,然後溜進了前面的大門。房間的左側有一面牆壁是空的,打碎它進去我又得到了很多補給品。我將面前的佛像放回原處,這時右邊的密道打開了,在里面我找到了一個紅色的三角形,我想我用的着它,出來我用中央的大鍾消滅沖進來的敵人,然後帶着三角出去了。我用超級眼觀察到剛才右邊那個打不開的小門門口的鼎也是紅色的,我將那個三角放到了鼎上,果然,門開了,我走了進去。沿着樓梯我來到了頂樓在左邊的天台上我找到了Sara,Sara說我們必須到達塔頂。什麼,那里可是充滿了怪物。Sara想到了一個計畫,那些怪物是有弱點的,它們被精神力量所吸引,但是如果我們可以放大精神力量的話,就可以將它們趕出塔,她給了我一個精神傳遞裝置,我要做的就是到達敵人的雷達那里,用那里的裝置將我的精神力放大趕走塔中的怪物,而到達雷達那里的路,她想應該是一些秘密的道路,這里該有機關,看來我要自己去尋找了。我用超級眼觀察到中央腳下的磚塊的顏色與眾不同,於是我用機槍向這些磚塊開槍,恩,是空的,下面有些補給品,還有一塊藍色的三角形,我將藍色三角放到門外藍色的鼎上,回去拿了紅色的放到了旁邊,門打開了。進屋後我將房間中的四角四個不同顏色的球放到中間的四個盤子中後衛星終於連上了。消滅一個士兵我從剛剛打開的門離開,這時Wrightson的傳訊者又出現了,他自稱自己是萬物之神,他熟悉塔里的一切,他可以控制那些怪物來攻擊我們,這難到不像是神在擺弄他的玩具嗎,他真是個瘋子。消滅前面的兩個士兵我爬上了高台,幹掉了狙擊手撿起了地上的精神補給。雷達站就在眼前。我悄悄地爬上梯子,趁着敵人不注意溜進了屋里爬上了頂層。我用Sara給我的精神傳遞裝置和雷達把我的精神力量放大擊向了搭,果然,塔里的怪物都倉惶逃跑。我在高處幹掉了下面的士兵後下來原路返回神廟。一路殺敵來到了剛才找到紅色三角的地方,前面就是目的地了,我一路沖了上去。

  THE ULTIMATE POWER

  我在身後的亂石中找到了一個藥包,前面的地上也有一個。打開前面的門殺死這里的兩個士兵我找到了兩個精神補給。繼續前進幹掉外面的守衛,右邊的門里全是怪物,我不得不退了出來。我進入了右邊的Psi regen,我走進了前面的藍色發光物體中,這時我得到了提示,我可以用一份臨時密碼來暫時清除這些怪物,我需要找到臨時密碼。我出來來到了Beta lab,消滅了守衛我用超級眼看到前面的黑板上寫着密碼(密碼是隨機的),臨走時我拿上一些補給。出來我控制了一個士兵,走進了充滿了怪物的房間,一直走到盡頭我輸入了臨時密碼,看來怪物是暫時沒有了,但時間不多,只有三分鍾,回到自己的身體我走了進去來到右邊的門我見到了Sara,Sara告訴我要想得到力量需要星球的特定排列,這必須移動月亮。月亮,可是Luna-1不是過去六十年在月球上發現的嗎。就在這時,一個和Sara一模一樣的女人走了進來,對了,她是Sara的姐姐,她叫Tonya,在黑海就是她騙走了Luna-1。她現在是Movement的人,Sara對Tonya背叛她和父母很不解,自父母死後不是只剩她們姐妹了嗎,但真相卻讓Sara很是吃驚,是Tonya殺死了她們的父母,為的是追求力量,Tonya打掉了我手中的槍,但是Sara將槍口瞄準了Tonya,這時Wrightson控制了Sara。她們離開了,臨走時Wrightson讓我跟上去,如果我想救Sara的話。我必須拯救Sara,出來我控制了控制室的士兵幫我打開了前面的門,這里有豐富的補給品,接着是另一扇門,我終於找到了Wrightson,他已經瘋了。這個傢伙看起來只會控制她周圍的顯示屏發出火光攻擊我,這很容易躲開,但是不時出現的怪物卻讓我感到很煩。我集中火力打壞Wrightson的所有顯示屏,他現在完蛋了,所有的怪物都朝他攻擊。最終,他和他那些所謂的「寵物」紛紛消失在我眼前。我還有重要的任務沒有完成,Sara想去找她的姐姐,我說她已經無可救藥了,我們應該去阻止將軍。向前走我得到了補給和兩把沖鋒槍。打開門看到外面有幾個士兵把守,我用中央的吊車將其中兩個殺死,然後沖了出去解決另外兩個。在周圍搜到一些補給後我開始用超級眼觀察下面的情況,天哪,下面都是浮雷,只有一個空隙可以下去。我將剛才士兵的屍體丟了下去以防備用,跳到下面有殺死了一個士兵,我用這些的士兵的屍體將周圍的浮雷報銷,在兩邊我找到了兩個藥包,前進在右面有一些精神補給,拿上它們。我來到左邊突然一塊巨石從天而降,擋住我去路,我用火將巨石打開走了過去,殺死幾個士兵我繼續前進,從背後殺死一個守衛我觀察到周圍佈滿了浮雷,我只好用超能力收集周圍的各種補給品。繞過前面的浮雷沃來到一片水溝旁,幹掉這里的幾個敵人後我用他們的屍體報銷擋路的浮雷,我沒有忘記拿上水中的補給品。上去後我小心的前進,前面是敵人,周圍是浮雷,我不能和敵人硬拚,這樣很容易撞上浮雷的,我用超能力控制周圍的石塊將敵人一個一個殺死然後走了過去。用敵人屍體去撞前面的兩個浮雷後我走上了吊橋,前面又是浮雷,這次我選擇了蹲下前進。終於來到了盡頭,我見到了Barret。Barret說自從將軍找到第一塊碎片之後,他們就知道會解開這無窮的力量。我質問他忘了我們曾經作為戰友為了自由而戰嗎,但是Barret現在顯然不在乎這些了。現在,我終於想起了一切,我是被Mindgate派來消滅Movement的,也許人類沒有用,但是任何人都沒有權利將他們毀滅。我追了上去見到了Barret和將軍,將軍感謝我對他的幫助,我每殺他的一個手下,Barret就得到了他們的力量。這時Tonya從我的背後冒了出來,我危險了,突然,一顆子彈穿過了Tonya的腦袋,是Sara,感謝上帝她來了。Barret一個沖擊波將我們打翻在地。然後開始解開力量。原來自從在神廟中找到第一個寶物後,他們就決定解開這終極力量,融合成單一能量體是關鍵的一步,但是月亮所在的位置削弱了能量體的力量,現在Barret用TK技能將月亮的位置改變,他們終於可以得到力量了。Barret終於完成了,但是將軍不願和Barret共享這終極力量,一顆子彈,他結束了為他賣命的Barret的生命。將軍在積蓄力量,我不能讓他如願以償,我用火焰攻擊他周圍旋轉的六個保護欄,中間的區域可以補充精神力量,但是我最好在中央發出沖擊波之前走出來。我破壞了保護欄,這時我得周圍出現了六個光球,我趕忙撿起了它們,這時將軍的力量也充滿了,最後的決戰終於開始,他共有三種攻擊方式,控制周圍的石塊砸向我,發出火焰,還有就是發閃電。石塊攻擊很難躲但是攻擊力很低,我想我不用特意避開它,火焰攻擊時間很長,我要不停的奔跑,閃電的攻擊力相當的高,好在我可以躲在橋下避開它。我用剛才收集的六個光球射向將軍,這可真好用,經過一番苦戰,我終於打敗了接近於神的將軍。最終,將軍,連同他的夢想一同被吸進了能量產生的黑洞中……

  尾聲

  「結束了嗎」

  「我想是的」

  我撿起地上的Luna-1,這時天空中來了幾架直升機,Sara以為是來幫我們的,但我知道不是,我和Sara跑着,直升機准備朝我們開槍了,我轉過身用最後的力量控制了直升機,它爆炸了,但我知道這一切還並沒有結束……

來源:遊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