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蘭蒂亞3》究極劇情攻略2

    看此文之前請和小編一起向作者米加勒拜先

  序章

  夢……

  藍天,白雲,大海……駕駛着心愛的飛行器,自由地馳騁於天地之間,與風為鄰,與鷹為友.不經意地譜寫那一段段感人肺腑的英雄事跡.累了,便回到那生我養我的故鄉.迎接我的是蜂擁的人群,伴隨着掌聲,笑聲,歡呼聲……以及,那一雙雙熱情洋溢的眼睛……

  自我懂事起,便一直做着這樣一個夢.而這一切,均源自那個傳說中的男子——飛行王修米特(シュミット).

  一望無際的貝利昂(ベリオン)大海,宛如一位豐韻慈祥的母親,用她那寬廣無私的胸懷,孕育着這個世上的萬物,並使其之間始終保持着微妙的平衡.而位於世界盡頭的提塔羅斯(ティタロス)島,也絲毫沒有被這位偉大的母親所遺棄.四季宜人,綠色盎然,散發着無限的活力,無時無刻不在接受前者無微不至的關愛.島上有座毫不起眼的村莊.寧靜,和諧.人們在那里過着與世無爭的田園生活.那兒便是我生活了整整16年的故鄉——安弗格(アンフォグ).

  呀!抱歉,忘了自我介紹.我是尤奇(ユウキ),安弗格的16歲少年.夢想為橫斷大陸,成為像飛行王修米特那樣偉大的飛行家.經歷了之前的18次試飛失敗之後,此時此刻,正和好友羅茨(ロッツ)一起,為我們的第19號機做着最終調試.說到羅茨,那的確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對於機械的相關知識異常豐富,每次都能為我們的試飛出謀劃策.我們兩個從小一塊兒長大,也擁有着同一個夢想.盡管有時候兩人之間會鬧點小矛盾,但他仍不失為我這一生中最好的朋友.

  ”餵,尤奇.”羅茨的聲音把我從回憶中拽了回來,”我說,沒想到我們還真的辦到了.”望着那架初具規模的19號機,羅茨不由發自內心地感慨起來.

  我沒有應答,獨自一人走到牆角,凝視着牆上那些熟悉的照片,之前的那一幕幕情形又再一次地浮現在我眼前……

  ”飛行王修米特……我們將繼承修米特的傳說,成為新一代的飛行王!”

  ”恩!接下來只要安裝了發動機(フラィトユニット),就一定能飛……”

  ”尤奇!”羅茨話音未落,便被門外那陣急促的叫喊聲所打斷.”我知道你在那兒,快出來!”

  ”糟了!是米蘭達(ミランダ)!”我也被這突如其來的喊聲攪得亂了陣腳,之前的驚喜也早已拋到了九宵雲外,匆忙抓過一旁的設計圖,跌跌撞撞地跑到木箱背後躲了起來.而此時的羅茨,早已找到了更適合藏身的地方——飛機的後艙.

  門開了.不出所料,進屋的正是米蘭達——我的母親.雖然臉上依舊掛着其招牌式的微笑,但這同時也是她最可怕的地方.果然,可憐的羅茨不久便被逮個正着,而正當我為之捏一把汗的時候,自己也早已經成了瓮中之鱉……

  人贓據獲的米蘭達不免有些得意.數落了我倆一頓之後,硬是把發動機給奪了過去.

  ”那可是我們辛苦攢錢攢了很久才得到的!”眼看最重要的東西即將失去,我心中難免有些激動.

  ”尤奇,你只要按我說的去做,乖乖地當個陶藝家就行了.”說完,米蘭達便頭也不回地走出了車庫,只留下我和羅茨兩人在那里面面相覷……

  由於發動機是飛機不可缺少的重要部件,因此經過我們的協商,還是決定去把它要回來.當然,這份苦差事理所當然地又落在了我的頭上.

  一路狂奔回家,米蘭達早已靜靜地守侯在那里了.

  ”那個……”

  ”學陶藝是不需要什麼發動機的吧?”對方的先發制人頓時令我語塞.

  既然索要無望,那也只有硬着頭皮自己找了.所辛的是,並沒有花費多大工夫,便在廚房里找到了我要的東西.

  ”果然在這兒.米蘭達也真夠天真的.嘿嘿,接下來只要把它交給羅茨,就可以飛了.”

  為了掩人耳目,我把發動機偷偷地揣在懷中,頭也不回地跑出了家門,朝着車庫的方向飛奔過去.

  ”好極了!准備好了吧,那麼天黑出發.”

  夜……

  月光如期而至,整個村落仿佛被蒙上了一層銀色的薄紗.夜晚是屬於精靈們的狂歡節.螢火蟲成群結隊地翩翩起舞,草叢中不時傳來蟋蟀那悅耳的歌聲.人們點亮了燈,將自己全身心地融入到這片漆黑的國度之中.這就是安弗格的夜,喧鬧而不失寧靜,淡雅而不失活力,美得令人心醉……

  然而對於我和羅茨來說,此刻卻沒有任何心思去顧及此等美景.因為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正等着我們去做——第19次試飛.

  已經記不清是第幾次踏上這條跑道了.小時候的我便經常爬上這山坡,倒在茂密的草叢中仰望天空,一躺便是一整天.這也是我最愛做的事.眼前的這條跑道,曾經見證了我之前的18次失敗.然而此時此刻,同樣的人,同樣的地點,它將第19次成為我的見證人.

  ”第一次在晚上試飛,可得小心了.”羅茨那愛操心的老毛病又犯了.

  ”安啦.你難道不相信我們的飛機?”

  ”我信不過的只・有・你・的・實・力而已.哈哈.”說完,便去一旁拉下了把手.

  頃刻,跑道兩邊出現了無數盞明燈,在夜色的襯托下,將整條道路映照得無比絢爛,宛如一條直通天際的綵帶.

  我被眼前這一幕驚呆了,”你什麼時候……”

  羅茨只是微微一笑,揮了揮手,示意我上飛機.

  ”我馬上就出村.尤奇,我們約好在大陸那邊再見.你一定要安全抵達那里.”

  ”啊!”此時的我已坐進駕駛艙,戴上了那熟悉的護目鏡.

  ”別忘了,我們的夢想是跨越整片大海.而這一切,定要由你親自來證明!”羅茨邊說邊向我豎起了大拇指.

  我沒有回答,只是以相同的手勢回敬了他.對於此時的我倆來說,心中裝着的只有那個共同的夢想.而我現在,便要親自去實現它.

  經歷了一陣漫長的起跑後,飛機終於平穩地升上了天空……

  轉眼間,森林、湖泊、山巒、村莊……一切都顯得那麼渺小.迎接我的是一個完全陌生的世界.興奮、好奇、不安……我像個剛出生的嬰兒,瞪大了雙眼,不停地環顧着四周.螢火蟲依然不知疲倦地起舞着,漫天的星辰仿佛觸手可及.我感到自己生來便是屬於這個世界,而這個世界也仿佛在一直等待這一天的到來……如果可能的話,真希望時間能永遠停留在這一瞬間,永遠……

  邂逅

  然而希望畢竟是美好的,眼下還有很多事情正等着我去做.在飽覽了美景之後,也是時候向新大陸進發了.

  ”奇怪,怎麼升不上去?”顯示器的指針始終原封不動地指向同一刻度,”明明已經加滿燃料了啊……”

  ”將操縱桿向前推.”

  ”哦,知道了.”我照着聲音的指示,用盡全身的力氣,將操縱桿往前推去.但機身卻依然顛簸得厲害,眼看就要墜落……

  ”不是這樣啦!真是,我來!”

  ”別吵了!”我顯得有些不耐煩,無意間回頭瞥了一眼,便立刻被眼前的這一幕驚呆了.和我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我那位活寶母親——米蘭達!

  ”你、你怎麼會在這里?!”我瞪大了雙眼,依然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切不是在做夢.

  ”你做什麼我還會不知道麼?”米蘭達得意地眨了下眼睛.

  ”可是多了一個人飛機就飛不起來了啊!”此時的我早已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你一個人去的話我會不放心的吧!虧我還特地趕來陪你……”對方此刻仍未明白,正因為那個”特地”,也許將從此斷送我們兩人的性命.”別再把責任推給別人了,注意看前方!”

  眼看着飛機即將墜入森林,在這千鈞一發之際,米蘭達不顧一切地按住我的雙手,仿佛要用盡全身的力氣來挽救這場災難.其用力是如此之大,以至於令我的雙手隱隱作痛……

  所辛,在我們兩人的合力之下,飛機終於再一次地步上了正軌……

  然而,就當我以為可以松一口氣的時候,耳邊又傳來了米蘭達的聲音:”尤奇,快看那兒!”

  我朝着其所指的地方望去……

  漆黑寂靜的森林里,傳來陣陣不和諧的馬蹄聲.一架馬車正在前方疾駛,身後三三兩兩地跟着一群士兵模樣的追兵,手中的火把在黑夜的襯托下顯得格外刺眼,並不時夾雜着另一種極不和諧的嘈雜聲.

  ”靠近點看看!”

  我立刻調轉機頭,向着那架馬車飛了過去.

  ”女、女孩子?!”出人意料的是,映入我眼簾的是個16、7歲的少女.尖細的耳朵,皮膚白皙如雪,一頭金色的長發恰到好處地束在腦後.而更加撩人心鉉的,是她的那雙眼睛.琥珀色的瞳孔宛如昏暗幽邃的湖地一般,深不見底;純真的目光仿佛要將所有與之對視的人都吸引進去一般,不由得令我看得出神……

  可惜此刻的我並沒有察覺到,不久之後,我們的飛機即將和那架馬車來個火星撞地球般的”親密接觸”.頃刻間,馬車便被撞得支離破碎,伴隨着一陣刺耳的金屬聲,化作了一堆殘骸.而我們的飛機在幾秒鍾之後,也十分標准地完成了”自由落體運動”……

  與此同時,那些士兵們也停止了追趕的腳步.為首的金發男子騎在馬上,顯得若有所思.

  ”柯內爾(コーネル)大人,神人(コミュート)下落不明.”

  ”應該走不遠,一定要抓到她.”男子有條不紊地說到.

  隨着其一聲令下,那些人們又開始了搜捕他們口中所謂的”神人”.

  ”功勞……我一定要立功!!!”隨着一聲震耳欲聾的敲擊聲,地面瞬間裂開了一道巨大的口子.而男子之前那沉着穩重的儀態,也已經盪然無存……

  森林再度恢復了往昔的平靜.黑暗捲土重來,將整片森林攬入了自己的懷中.惟獨在某個地方,一道耀眼的火光拒絕了這強而有力的雙臂.

  ”啊~~~我們的夢想在燃燒……”望着燒成灰燼的19號機,我簡直是欲哭無淚.雖然之前曾想着至少把最重要的發動機給取下來,可結果……現在的我唯一能做的,只是呆呆地坐在地上,眼睜睜地看着那團通天的火焰連同着我們的夢想一起焚燒.

  ”算啦,沒受傷就行.”與愁眉苦臉的我相比,米蘭達依舊是一臉的樂天派.

  ”正因為載了兩個人,所以才會變成這樣!到底是誰的原因?!”我正欲發作,突然被兩只渾然有力的胳臂從身後攔腰抱住.回頭一看,對方正是之前所看到的那群士兵.

  ”妨礙我們行動的就是你小子嗎?”

  ”你們一定是神人的護衛吧.”

  ”神……神人?”正當我還在為對方的言語感到不解時,身旁的米蘭達早已輕而易舉地掙脫了對方.

  ”好像從沒見過你們嘛.”的確,這種裝束的士兵我也是頭一次看到.然而對方來者不善,戰斗便一觸即發……

  在米蘭達的幫助下,我們很輕松地取得了勝利.現在想想,如果沒有米蘭達陪在身邊,也許我早就成了對方的俘虜了.成也米蘭達敗亦米蘭達.命運這種東西還真是讓人難以捉摸……

  ”我們好像捲入麻煩了.而且那些傢伙們盡說些莫名其妙的話……”米蘭達皺了皺眉.

  ”剛才我看到那架馬車上坐着個少女.一頭非常漂亮的金色長發,耳朵長長的……”此時此刻,我的腦海中再一次地浮現出少女那張清秀的臉龐.不由得將之前的所見都吐了出來.

  ”嘿~~~在那種形勢下你還看得蠻清楚的嘛.”米蘭達略帶嘲諷的挖苦到,”那麼,接下來要怎麼做?”

  ”恩……我總覺得就這樣回村的話未免太危險了.”

  ”呵呵呵……”聽了我的話,對方情不自禁地笑出聲來,”你這老實頭,你以為能騙得了我?”

  於是,我們決定暫緩回村的計畫,一心一意去尋找那個金發少女.

  剛走不遠,便看到了馬車的殘骸.

  ”那女孩一定還沒有走遠,我們去森林深處看看.”

  森林深處……

  急促的喘氣聲伴隨着匆匆的腳步聲由遠及近地襲來……

  夜幕下,少女拚命奔跑着,身後隱約傳來追兵們的叫嚷聲.幸運的是,最後依靠着樹洞而躲過一劫.就當少女小心翼翼地鑽出樹洞,以為可以松一口氣的時候,突然間,無數的光輪宛如不請自來的訪客,撕裂黑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這邊襲來.

  ”誰?!”

  ”到此為止了,阿爾菲娜(アルフィナ).”尋聲望去,看到的是張蒼白的臉.一身漆黑的鎧甲,令其完全融入到這片夜色之中.而惟獨那張臉,顯得格外醒目.看來那便是聲音的主人了.

  此時此刻,我和米蘭達也已經趕到了現場.

  ”求你讓我過去,迪凱爾(デュンケル).”少女用幾近哀求的語氣懇求到.

  ”為什麼偏要選擇這條佈滿荊棘的道路?好好考慮一下吧,阿爾菲娜”男子冷冷地答到.

  ”我已經下定決心,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一定要見到我哥哥!”

  ”那傢伙是不會希望看到你成為神人的.””神人”……已經記不清是第幾次聽到這個詞了.雖然至今仍不明白”神人”意味着什麼,但眼前的這番情形,不由得令我不安起來.

  ”如果……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那我就……”

  ”沒辦法……”男子打斷了少女的話,順勢拔出了腰間的雙劍,一步步地向着目標逼近.果然,內心的不安終究還是成為了現實.

  ”離那孩子遠點!”一旁的米蘭達早已按耐不住,奮不顧身地衝了出來,二話不說便朝那男子撲了過去.

  不可思議的是,所有的攻擊都被其一一閃過.就連我的偷襲,也只是無功而返.對方似乎並沒有把我們放在眼里,因為他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個金發少女.

  ”再問你一遍,真的不想就此放棄麼?”男子的語氣依舊是如此冷淡.

  少女低下了頭,”迪凱爾,我只是想知道一切的真相.哥哥、我、以及世界的未來……”

  ”未來嗎?此刻,一切都已判明.對於接下來的那段時間,我已不帶有半點猶豫……”男子話音未落,便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而少女也因為過度疲勞暈了過去.於是,我和米蘭達決定把她帶回安弗格的家中療養.

  漫長的一夜就這樣過去了.早晨的太陽又將活力的種子撒滿了整個村莊.和往常一樣,人們忙忙碌碌地開始了新一天的生活.看着眼前這派熟悉的景象,感覺昨晚所發生的一切仿佛就是一場夢.

  為了醫治那名少女,我按照米蘭達的吩咐前去車庫取回草藥.

  車庫……那里是我和羅茨兩人夢開始的地方.曾幾何時,我倆偷偷地躲在這里,瞞着米蘭達研製屬於我們自己的飛機.每一次試飛失敗後,都會跑回這里來總結得失.之後又毫無例外地制定起下一個試飛計畫.可是眼前的這幕情景,不由地令我心寒.碩大的屋子,空盪盪得毫無一物,只有一些零星的木箱堆積在那兒.而我那最好的朋友,卻早已經不在這里了……

  ”羅茨,他已經走了……是啊,我們約好了在大陸那邊碰頭……”少了羅茨的車庫對我來說已是那樣的陌生.”看來我又要晚了……”想到這兒的我,頓時若有所思,一把抓過旁邊的藥草,頭也不回地跑出了門……

  此時的米蘭達正在廚房調制着傷藥.無所事事的我來到了少女的房前,猶豫再三後,還是鼓起勇氣敲了敲門.

  ”我進來了.”

  少女坐在床上,氣色明顯好轉了許多.再次望着她那雙琥珀色的雙眼,不由得令我心跳加快.看到我推門而入,對方也禮貌地向我點頭示意.

  ”好香啊.”少女率先打破了沉默.

  ”啊、啊……是藥草的味道.”我匆忙接過話題.盡管之前曾在森林里見過一面,但像這樣單獨在一起畢竟還是第一次,內心難免會有些緊張.和我截然相反的是,對方卻要顯得平靜、自然得多.

  ”昨晚謝謝你救了我.我叫阿爾菲娜.”面帶着微笑,少女深深地向我鞠了一躬.

  ”啊,我是……”

  ”尤奇吧?米蘭達阿姨都已經告訴我了.”說完,便從床上走了下來.可能是那受傷的右腳至今仍未癒全的關系,剛一着地,便一個趔趄,不偏不倚地倒在了我的懷中.而此時,米蘭達亦”及時”走了進來……

  ”讓我看看你的腳.”米蘭達俯下身子,小心翼翼地查看着阿爾菲娜的腳傷.”看來已無大礙,再休息幾天就沒事了.”站起身來,接着說到,”那個,能不能告訴我,那些人為什麼要追你?”

  米蘭達問了我最想知道的問題.

  阿爾菲娜稍稍猶豫了一下,”我只是想回到阿克利夫(アークリフ).”

  ”阿克利夫?!”我頓時叫出了聲.對於夢想着橫斷大陸的我來說,新大陸上的所有城市均是我憧憬的目標.盡管至今沒有去過其中的任何一座城市,但總有一天,我會把我的足印延伸到大陸的每一個角落.而阿克利夫,也是我的目標之一.所以當聽到這四個字時,難免會抑不住內心的激動.”大陸那邊的城市麼?以其雄偉的神殿而著稱.”我繼續追問到,”你心里有沒有底?”

  ”不知道.大家都不認識那兒……”阿爾菲娜無奈地搖了搖頭.

  ”雖然我明白你的心情,但你這樣未免也太亂來了.”米蘭達打斷了我倆的談話,”我看這樣好了,我們把你安全護送到門迪(メンディ)的首都吧.”

  不愧是米蘭達,又一次地道出了我的心聲.

  ”不!怎麼能給你們添這麼大的麻煩?!”阿爾菲娜也對這突如其來的決定感到不知所措.

  ”尤奇,你覺得呢?”米蘭達回過頭來,朝我使了個眼色.

  明知故問.我自然是滿口答應了下來.

  ”好,那麼就這麼定了.預定兩、三天後起程.”

  ”謝謝,米蘭達阿姨.謝謝你,尤奇.”阿爾菲娜接受了我們的決定.然而此時此刻,真正應該道謝的人並不是她,而是那個早已暗自竊喜的我.

  ”啪嗒!”玻璃的破碎聲打破了三人間的談話.緊接着便是一陣刺耳的尖叫聲.看來村外似乎發生了什麼.為了探清究竟,我和米蘭達連忙跑出了屋子,只留下阿爾菲娜一人獨自在家.

  一出門,看到的卻是出人意料的一幕.昨晚的金發男子再度出現在村中,更劫持了格拉蒂絲(グラティス)阿姨作為人質.隨行的一些士兵,似乎也正在村里尋找着什麼.

  ”快放了格拉蒂絲!”眼看着好友的生命受到威脅,米蘭達難以按耐心中的怒火.

  ”我們在找昨晚的那個金發少女,名為阿爾菲娜,阿克利夫的神人.”男子依舊慢條斯理地說到.

  ”神人?”

  ”乖乖把那女孩交出來.否則的話,這女人的命……”

  ”那個黑衣人也是你們一夥的?”我的腦海里突然閃過那個神秘的黑衣男子.

  ”黑衣人……?什麼……?”

  然而就在此時此刻,令在場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一幕發生了.

  ”尤奇!快救我!!!”格拉蒂絲阿姨突然用她那標志性的大嗓門對我吼到,”救我呀!這傢伙要劫色啊!!!”

  ”餵,不是……”

  ”如果他找不到什麼神人,就會把我帶回大陸.啊~~~要怪就怪我為什麼長得如此年輕漂亮.”沒等對方說完,格拉蒂絲阿姨依舊旁若無人地大聲嚷到.

  ”不是啊……”

  ”之後就不得不為這傢伙幹活幹到死為止.到最後,我也會落得和那些衣衫襤褸的乞丐一個下場.沒錯!一定是這樣!!”想到這里,格拉蒂絲阿姨不由得再次展現出她那獨門絕技——超高分貝的尖叫.

  ”已經說了不是了!!!”對方的忍耐似乎也已經到達了極限.

  緊接着,戲劇性的一幕發生了.格拉蒂絲阿姨乘機狠狠地踩下了對方的腳趾,並順勢將一整袋的雞蛋都打在了那笨重的腦瓜上.看到此等情景,我和米蘭達不約而同地張大了嘴巴.對方那張狼狽不堪的臉,我想我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而我,更是生平第一次對敵人產生了同情.

  果然,遭受了此等”待遇”後,金發男子頓時像頭被激怒的野獸,瘋狂地朝我們撲了過來……

  再一次憑借米蘭達的指示,毫不費力地便將其打發走了.雖然臨走時對方叫囂着要來復仇,不過我想他是沒有機會了吧.

  ”對不起,都是因為我的緣故,害得村里的大家……”身後傳來了阿爾菲娜的聲音.顯然,她已經目睹了這一切.

  ”傻瓜,別在意.這里的人都是你的朋友.”米蘭達連忙上前安慰,”而其中和你關系最好的呢,恐怕就應該算是……”說着,便將目光朝我這邊投了過來……

  既然對方已經知道了這里,那便不宜久留.商量了一下後,我們決定立刻起程.目的地是薩巴塔爾(サバタール)海岸,打算在那兒乘船前往新大陸.精心准備了一番後,我們三人告別了安弗格,告別了那些朝夕相處的人們……

  一切才剛剛開始,今後的那些日子里,到底會發生些什麼;而我,是否還有機會去實現自己的夢想?懷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我邁出了這改變我人生的第一步……

  旅程

  我們一路上顯得格外小心.當來到野營地時,已近日暮.於是便決定今晚在此過夜.

  為了防止夜晚野獸來襲,我和米蘭達分頭佈置了各種陷阱.一旁的阿爾菲娜似乎是頭一次看到這些東西,不停地向我問這問那.果然,她真的只是個處世未深的天真少女.一想到今晚的晚飯尚未准備,我便將做飯的任務交給了阿爾菲娜.

  ”這森林里的蘑菇可是很好吃的哦.”

  ”恩,知道了.晚飯就交給我吧.”阿爾菲娜微微一笑,一手提着籃子,蹦蹦跳跳地朝着森林深處跑去.

  ”真是個不錯的孩子呢.誠實,可愛.”望着阿爾菲娜逐漸遠去的背影,米蘭達突然對着我迸出了這麼一句.

  ”是、是嗎?”話音未落,我的臉早已紅得像個蘋果.

  然而,讓這位不諳世事的大小姐負責做飯,似乎從一開始便是個錯誤的決定.在享用了一頓以毒蘑菇為主料的”魔女的晚餐”後,我真該慶幸自己還沒有去上帝那兒報導.填飽了肚子,一行人便圍坐在火堆邊促膝長談.

  ”真是不可思議.”阿爾菲娜喝了一口手中的咖啡,接着說到,”米蘭達阿姨是尤奇的母親吧.但為什麼要直呼其名呢?”

  ”是啊,我也想知道為什麼!”米蘭達鼓着臉,撅了撅嘴,表情活像個孩子.

  ”為什麼……可能是覺得這樣比較自然吧.”其實對於這個問題,自己也從來沒有去思考過.也許在那些想知道”為什麼”的人當中,本身也有着我自己吧.

  ”啊!我明白了!就像是親姐弟那樣的關系!”阿爾菲娜欣喜地叫出聲來.

  ”聽到了吧,尤奇.她果然是個單純可愛的孩子呢.”米蘭達湊過臉來,小聲對我說到,臉上還帶着詭異的笑容.

  ”咳咳,別管這些了.說說有關阿克利夫的事吧.”我迅速撇過臉去.

  ”阿克利夫嗎?”所幸,阿爾菲娜接過了我的話題,”那是一座位於濃霧當中,四周圍繞着森林與湖泊的神殿之城.我也僅僅是以神人的身份前去那里.”

  ”神人?說起來,那些追兵們也說過同樣的話.”我想,現在是時候弄清”神人”的真正含義了.

  ”在阿克利夫神殿迎接聖獸的到來,並將它們的言語傳達給人們,那便是神人的職責.”

  ”沒想到這個世上真的有聖獸存在.”不只是米蘭達,我也是頭一次聽到”聖獸”這個詞.”你所說的’將聖獸的言語傳達給人們’是指什麼?”米蘭達繼續追問到.

  ”自古以來,只有神人才能理解聖獸的語言.”

  ”原來如此,那就好比是侍奉神社的巫女那樣.”

  ”巫女”麼?也許吧.不過此刻我已經隱約感到,阿爾菲娜那瘦弱的肩膀上所承擔的壓力是何等沉重.

  ”這樣的事只有你才能辦到麼?”

  ”擁有神人之力的只有族人.所以現在能夠成為神人的,也只有我一人而已.”阿爾菲娜倦起身子,將頭深深地埋入膝間.臉上掠過一絲陰郁.那雙琥珀色的大眼睛,此刻也失去了往昔的光輝.

  我本想進一步尋問有關那神秘黑衣男子的事情,不過看到阿爾菲娜一臉悲傷的神情,剛到嘴邊的話又重新嚥了下去……

  ”已經很晚了,早點休息吧.”在米蘭達的催促下,我們三人各自回到自己的帳篷睡覺.哦,不.應該只是她們兩個.而我,則不得不放棄寶貴的睡眠時間,用來通宵站崗.

  深夜的山中氣溫驟降.我倦起身子縮成一團,可是盡管這樣,還是冷得直打哆嗦.

  ”給.”一杯熱騰騰的咖啡遞到了我跟前.回頭一看,站在我身後的正是阿爾菲娜.

  ”沒有糖我就用巧克力代替了.”說完,便將一整塊巧克力放入杯中.我接過杯子,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

  這是個萬籟俱靜的夜晚.周圍的一切都早已被夜色所吞沒.耳邊隱約傳來篝火微弱的焚燒聲.除此之外,便什麼也聽不到了.皎潔明亮的月光下,我們倆人並膝而坐.不可思議的是,此刻我的內心異常平靜,絲毫沒有之前兩人獨處時的那種尷尬.我偷偷地忘了一眼一旁的阿爾菲娜,依舊是那張清秀的臉,而那最吸引我的琥珀色的雙眼,又再一次將我魅了.

  ”能問你個問題麼?”我率先打破了沉默,”即使被人追趕,即使身體受傷,卻依然要如此執着地前往阿克利夫,這一切到底是為了什麼?”

  ”也許那里就是我能找到答案的地方.”阿爾菲娜靜靜地說到.藉助着月光,我可以清晰看到她那從未有過的認真神情.”我們是作為神人一族而出生的.”

  ”我們?”

  ”真正要成為神人的是哥哥.可是3年前,哥哥拒絕接受神,之後不久便失蹤了.只留下了這個代表着神人一族證明的胸針.”阿爾菲娜從隨身攜帶的包里取出一枚飾品,遞到了我的手中.

  ”神人之證?”我接過那枚胸針,放在手里仔細端詳着,”真不可思議,感覺就像是鳥的翅膀.”

  ”我害怕成為神人,曾經有好幾次想到逃避.可是,作為神人一族而出生的我,如果其中隱含着某種意義的話,那我一定會勇敢地面對一切……”阿爾菲娜不由得哭出聲來.此時此刻我才感到,在那張燦爛迷人的笑臉下,所隱藏的卻是難以想象的痛苦和悲傷.而這一切,偏偏都由一個弱小的女孩子一人來承受.

  ”抱歉,盡和你提這些不開心的事.”我站起身,雙手搭在了阿爾菲娜的肩上,”沒關系,我們會一直陪着你的.”此時的我已暗暗下定決心,不管今後發生什麼事,不管遇到怎樣的困難,我都會用自己的生命來保護眼前的這個女孩,絕不會再讓她受到任何傷害.

  此時此刻,一隻小兔子的突然闖入令阿爾菲娜又重新找回了那久違的笑容.我也笑了,發自內心的笑.笑聲穿過整片森林,一直傳向遙遠的阿克利夫……

  翌日再度出發.過了野營地,薩巴塔爾海岸已近在咫尺.

  ”等你們多時了.”眼看即將走出森林,耳邊忽然傳來一陣熟悉的聲音.

  真是冤家路窄,之前襲擊安弗格的金發男子再度擋住了我們的去路.唯一不同的是,這次的他卻是以一種全新的姿態登場——一隻落網的樹袋熊……

  ”我們走.你就掛在這兒直到死為止吧.蠢貨.”米蘭達擺了擺手,示意我們繼續趕路.的確,雖然對方比較可憐,但我們卻沒有多餘的時間在此駐足,而且也沒有必要去救一個敵人.

  ”等等.你剛才說什麼?”男子突然發問,”你說’蠢貨’了吧?”

  看來,”蠢貨”兩字在其眼里是禁言.更令我們始料不及的是,對方掙脫了網索,發瘋似地朝我們撲了過來……

  雖然其來勢洶洶,但在我們三人的合力之下還是敗下陣來.更不幸的是,男子又一次地落入了我們之前所佈置的陷阱中.看着他那張欲哭無淚的臉,與其說是可憐,我想更多的應該是可笑吧.

  ”就待在那里過一輩子吧.蠢貨.”

  ”別再來追我們了哦.”

  ”那個,夜晚會冷,有了這個就不怕了.”阿爾菲娜再度展現出她那獨有的善良,盡管表現得有些不和時宜……

  穿過鬱鬱蔥蔥的森林,一縷陽光迎面朝我射來.刺眼的光線使得我一時睜不開眼.

  ”哇~~~好漂亮的大海.”耳邊傳來阿爾菲娜的聲音.

  我揉了揉眼睛.頓時,蔚藍的海水占據了我整片視線.抬頭望去,太陽當空懸掛,一旁是成群嬉戲的海鷗,伴隨着有節奏的鳴叫聲來回起舞.腳下的沙灘在日光的照射下泛着金光.遠遠望去,天地連成一線,一望無垠的海水仿佛一直延伸到世界的盡頭……沒錯,這里便是我們的目的地——薩巴塔爾海岸.

  當我和阿爾菲娜仍然沉浸在眼前這一切所帶給我們的喜悅中時,米蘭達已開始搜尋起了船隻.

  ”奇怪,怎麼看不到船的影子……而且好像很久沒有人來過這里了.”環顧四周,除了之前所見到的那些,的確看不到我們要找的東西.沒有船隻的話,那麼去新大陸的計畫也只能擱淺了……

  正當我們一籌莫展之際,不知從哪里傳來一陣輕微的呼救聲.

  ”對不起~~~有人嗎~~~誰來救救我~~~?”聲音顯得有些顫抖,以至於讓我覺得渾身不自在.

  可卻仍是只聞其聲而不見其人.最後,米蘭達出人意料地在甲板下找到了聲音的主人——一隻飄浮在海面上的木桶……

  米蘭達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木桶橇開,三人不約而同地往里探頭張望.果然,這個世上是不存在會說話的木桶的.聲音真正的主人此刻也出現在我們面前——一個蜷縮着身子,皮膚黝黑的中年男子蹲坐在里邊,雙手抱膝,用一種幾近無助的眼光打量着我們.

  不一會兒,男子站起身,跌跌撞撞地爬了出來.但還是因為用力過猛跌了個狗爬式,緊接着又是一陣狼狽的噴嚏.望着男子的臭樣,我不由得暗自發笑.

  此時,一旁的阿爾菲娜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那個,可以的話……”說着便從包里取出手帕,遞到對方跟前.而包里的那枚胸針卻不小心落在了地上.

  ”您的東西掉了,小姐.”眼尖的男子迅速拾了起來,一把抓過阿爾菲娜的手,將胸針輕輕地放入掌心.出乎意料的是,男子的語氣柔和而不失剛力,簡直和之前判若兩人.”您的名字是……?”正當其想要繼續搭訕時,一旁的米蘭達早已按耐不住,上前喝止住了他.

  ”餵餵,說明一下吧.到底是怎麼回事?”面對着這樣一個來歷不明的傢伙,米蘭達一如既往地提高了警惕.

  ”沒事,只是不小心被關在里面罷了.”男子撇過臉去,伸了伸懶腰,顯出一臉的不屑.”不過多虧了大家我才能得救,感謝感謝.如果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地方,不用客氣盡管說吧.”

  ”我們正在找去新大陸的船隻.”正當我和米蘭達猶豫不決時,天真的阿爾菲娜早已把一行的目的抖了出來.

  ”那麼你們算是找對人了.附近有一艘非常棒的海盜船.”男子的這番話令在場的所有人都吃了一驚.

  ”胡說的話我可不會輕饒你.”米蘭達邊說邊舉起了拳頭.顯然,對方的一席話並沒有太大的說服力,難免會讓人起疑.

  然而更吃驚的卻還在後面.”放心吧,安全絕對有保障.因為有我這個船長在.”

  ”你是船員?”我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哼哼.”看着我們一臉的吃驚,對方冷冷地笑了笑,”我的名字是阿隆索(アロンソ),是要橫跨七大海洋的男子.”說完便豎起了大拇指,得意地朝我們眨了下眼睛,嘴角揚起自信的微笑.

  一陣沉默……

  ”哎呀?你們不信??”從我們一臉的懷疑中,阿隆索似乎已經讀出了什麼,”哼,好吧.那就讓你們見識一下航海家之魂!”說着從身後抖出了某件東西.

  ”這、這難道就是……是地圖!大陸地圖!!”看着阿隆索手中那張巨大的地圖,我興奮地叫出聲來.

  ”啊!這兒就是阿克利夫!”一旁的阿爾菲娜指着地圖左上角,朝我點了點頭.我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就這樣,憑藉著一張航海圖,便將我倆的心理防線徹底擊潰了.

  ”恩……應該沒錯了.”米蘭達微皺的眉頭此刻終於舒展開來,”不過你的船真的能到大陸麼?”

  阿隆索昂着頭,晃了晃食指,”嘖嘖嘖,如果問是否有到不了的地方,答案當然是NO.”

  ”是麼?不試試怎麼知道?”面對對方的自以為是,米蘭達也絲毫不肯讓步.

  ”好吧,決定了.船就停泊在西方的港口,現在立刻出發.”就這樣,阿隆索加入了我們的隊伍.”別看我這樣,我對自己的實力還是有點自信的哦.”

  增添了新成員,一路上自然要輕松許多.不一會兒工夫,便來到了此行的最終目的地——薩巴塔爾港.

  說到薩巴塔爾港,雖然充其量只能算是一個小小的港町,但港內的賭場即使在整座提塔羅斯島上都十分出名.由於世界各地的船舶都會選擇此地靠岸,因此賭場全年無休,面向各種三教九流敞開着它的大門.而在這里,賭博也成了那些水手們茶餘飯後的最大消遣.

  不出所料,剛一進村,映入我們眼簾的即是一座巨型賭場.此時此刻,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阿隆索乘我們不備,一把奪過阿爾菲娜腰間的挎包,徑直朝着賭場方向跑去.

  ”借用一下,馬上就3、不,10倍奉還!”等我們回過神來,對方早已一頭紮進了賭場.

  ”被騙了!我就知道一定會出事!”米蘭達氣得直跺腳.然而現在卻沒有多餘的時間讓我們埋怨,三人連忙尾隨着阿隆索跑進賭場……

  昏暗無光的賭場中充斥着刺耳的喧鬧聲.場內煙霧彌漫,以至於令我有些睜不開眼.正當我們為不知去向的阿隆索而一籌莫展的時候,耳邊傳來一陣瘋狂的笑聲.

  ”啊哈哈哈哈哈!!沒想到你還能活着回來,阿隆索.是不是冷得連心髒都快凍僵了?”我尋聲望去,一張巨大的賭桌前,坐着一個珠光寶氣的肥胖女子,右手夾着一支金色的煙管,時不時地吸上一口,並用她那高分貝的嗓音旁若無人地嘲弄着眼前的阿隆索.”還是放棄吧,這也是為了你好嘛.”說完,女子撅起嘴,擺出了親吻的姿勢.我不禁打了一個冷顫.

  ”不好意思.”阿隆索擺了擺手,似乎並沒有放在心上.”今天我不是來這里喝茶的,而是為了戰勝你,比安卡(ビアンカ).”原來如此,眼前的這個紅衣女子,便是整座賭場的主人——比安卡.說完,阿隆索從包里取出那枚胸針,放到了對方跟前.

  比安卡的臉頃刻間沉了下來.拿起那枚胸針,煞有其事地端詳了一會兒,”哼,這玩意兒最多隻值10萬罷了.”說完,又將胸針扔還給了對方.

  ”那是我的賭注.”阿隆索正色道.因為他很清楚,只要是他身上的東西,即使是一根頭發,比安卡也會毫不猶豫地想要占為己有.

  眼看着交易即將達成,此時的我再也按耐不住,撥開圍觀的人群,沖着阿隆索大聲吼到:”把東西還給我們!你這小偷!”

  ”別吵,已經開始了!”阿隆索回頭瞥了一眼.此時此刻,眼前的這場賭局早已牢牢占據了他的內心.

  ”真是多出來的麻煩.”身後的米蘭達不由地嘆了口氣.

  ”這傢伙就是你的新歡嗎?!哼,一看就知道是個輕浮的女人!!”沒想到無意間的一句話,引來的卻是比安卡的破口大罵.更令人不解的是,言語間還夾雜着莫明的醋意……

  賭局開始了,雖然之前阿隆索趁人之危搶走了我們的財物,不過為了那枚胸針,我還是希望幸運女神能夠站在他那邊.諷刺的是,上天似乎總喜歡捉弄別人.在一片的大好形勢下,阿隆索最終還是反勝為敗,輸掉了這場比賽……

  失敗的打擊遠比我想象的嚴重得多.阿隆索一聲不吭地低着頭,坐在那里一動也不動.正當我想着該如何安慰他的時候,他卻突然站了起來,背過身子,向着圍觀的人群哀求到:”求求你們,再借給我點錢.再一次就好,求你們了.”說完,更是出人意料地當場下跪.

  我們頓時被眼前的這一幕驚呆了.男兒膝下有黃金,本以為男子漢的下跪可以解決這出鬧劇,可惜事實證明,那隻不過是我和阿隆索的一廂情願而已.在場的人群中不僅沒有一人答應借錢,更令人感到心寒的是,連半句安慰的話語也不曾聽見.在接下來的一片冷嘲熱諷中,眾人一鬨而散……

  ”畜生!”阿隆索狠命地敲打着地面,很快又站了起來,摸了摸腦袋,若無其事的自嘲到:”呀,抱歉.讓你們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

  ”先別管這個!那枚胸針怎麼辦?”我迫不及待地追問到.

  ”對不起了.”阿隆索那事不關己的態度使他顯得幾近無賴.我不由得後悔當初不應該那麼輕易便相信眼前的這個男人.

  此時,一旁的比安卡早已按耐不住內心的興奮,用她那特有的高嗓門對我們嚷到:”哎呀,那玩意兒是你們的啊?”說着又將胸針翻來覆去地把玩了一陣,”你們真是有夠傻的,居然把它借給這位連戰連敗的阿隆索先生.”

  ”開什麼玩笑!我們被他騙了!”米蘭達的忍耐也已經到達了極限.對於好勝心強的她來說,是最受不得別人的嘲諷了.這一點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沒錯,因為他說有船……”與米蘭達相比,我的語氣里更多的則是無奈……

  ”啊?!船??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話又引來了對方一陣近乎誇張的狂笑,”這個男人根本就沒有什麼船!!哈哈哈哈哈哈!!!”

  ”沒船??”我們頓時怔住了.

  ”怎麼回事?阿隆索?!”我一把抓過身旁的阿隆索,想讓他親口對此予以否認.可對方卻有意避開我的目光,半晌沒有吐一個字……

  我終於明白了,船也好,船長也好,這一切的一切,原本就是一個騙局.我們從一開始便被這個男人玩弄於鼓掌之間.頓時,懊惱,悔恨像恐怖的病毒一般,很快侵蝕了我的全身……

  ”比安卡!”阿隆索的叫聲猛得震醒了我.等我抬起頭時,他已來到了比安卡的身旁.

  ”請再和我比試一次.”阿隆索微微俯下身子,單膝着地,如獲至寶般地將對方的右手捧在胸前.與此同時,語氣又恢復了之前的溫柔與深沉.”如果我輸了的話,那我整個人便都是你的了.”話音剛落,四周再度嘩然.

  ”真、真的?”比安卡的兩頰微微泛起了紅暈.看來不只是我們,這突如其來的一切也令她有些措手不及.但看得出,她的臉上還洋溢着其他人所沒有的喜悅.

  ”我從不對女士說謊.這個就作為我們之間的協定吧.”說完,阿隆索低下頭,深深地吻了對方的手背.

  隨着全場再一次地尖叫,我們似乎也隱約明白了阿隆索的良苦用心.

  徵得了比安卡的同意後,一行人找到了今晚的落角點——海盜船卡賓(キャビン).

  走出賭場,已近黃昏.室外的清新空氣已將我內心的不快一掃而光.

  ”不好意思,是我害了大家.不僅輸掉了那枚胸針,還將你們捲入到了不必要的麻煩中.”阿隆索回過頭來,對着我們苦笑到.

  ”你真的有這麼想過?”即便對方作了道歉,米蘭達依舊是不依不饒.

  ”打算怎麼辦?”

  ”要贏.”面對我的質問,阿隆索絲毫沒有半點猶豫.”我要親手作個了結.明天的那場勝負,我會賭上我自己.我的人生,必須由我自己來做主!”阿隆索的一席話不由得令我再次對其刮目相看.那無比堅定的眼神似乎已預示着奇跡的降臨.

  ”一定能贏!我相信阿隆索先生.”阿爾菲娜果斷地接過話題.望着她那無比堅定的神情,看來似乎又聯想到了什麼……

  ”唉,也只能相信了……”我嘆了口氣.

  ”我可不信!”倔強的米蘭達似乎至今仍未原諒眼前的這個男人.

  ”好吧.明天我一定會贏!那麼今晚就先在我船里過夜.”

  遠遠望去,停靠在岸邊的便是阿隆索的愛船卡賓.可惜,此時此刻,這艘可憐的船卻不得不因為它那窩囊的主人而永遠地在這里乘涼,整日與那巨大的枷鎖為伍.阿隆索在輸光了身上所有的財物後,更是將自己的愛船親手送上了不歸路.這不禁又令我想起了那枚同病相連的胸針.現在,也惟有祈禱同樣的一幕不要再次重演了……

  對於第一次乘船的我和阿爾菲娜來說,船里的一切都顯得如此陌生與新奇.巨大的海獸之牙,絢麗的幻之珊瑚,以及從海底神殿中挖掘出來的金盃,無一不令我發出嘖嘖的贊嘆聲.

  ”看來你真的是船長.剛才我的話有點過了,對不起.”

  面對我的道歉,阿隆索只是微微一笑,沒有作聲.

  ”這里是……”我注意到了身邊那塊空盪盪的牆壁.

  阿隆索走了過來,取出之前的那張航海圖,用小刀固定在了那塊牆上.”這才是它應該待的地方.”望着自己的傑作,阿隆索得意地瞥了我一眼.

  ”這個……還沒完成嗎?”我指着地圖右下角問到.仔細一看,那里有一片區域仍為空白.

  ”恩.這是一幅沒有完成的航海圖.知道為什麼嗎?”

  我搖了搖頭.

  ”這是世上僅有的一張航海圖.其中真實記錄着我所看到的一切真相.”阿隆索側過臉去,”只要這個世界上還存在着我所沒有見過的事物,那麼這張航海圖將永遠不會完成.而我的夢想,就在其中!”

  ”夢想”麼?是啊,這個詞對我來說是再也熟悉不過的了.自從我和羅茨第一次製造飛機起,我們的夢想便已經落地生根.盡管至今仍未結出果實,但我們卻從來沒想過放棄.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夢想,而為了實現它,人們卻不得不花費自己一生的時間.然而,即便是那樣,結果卻並不是令所有人都感到滿意.哪怕面對失敗,也依然毫不氣餒地奮斗下去.這樣的人.理應得到所有人的尊敬.而眼前的阿隆索,便是如此……

  ”可惜的是,這一切對於現在的我來說,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阿隆索嘆了口氣.

  也許吧.不過我堅信,阿隆索一定能夠實現自己的夢想,總有一天會成為七海上的霸主.因為他的目光告訴我,他的心還沒有死.

  ”真是越想越生氣!”米蘭達的話打斷了我的思緒.看來她仍然對之前所發生的事耿耿於懷.”就算你再怎麼傻,也應該察覺到了吧.剛才那女人在賭博的過程中做了手腳.”

  ”恩,我知道.很久以前就這樣了.”與我和阿爾菲娜那詫異的神情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阿隆索卻顯得意外平靜.

  ”那為什麼還……”不只是米蘭達,我也對阿隆索的做法表示不解.

  ”我自有想法贏她.”阿隆索抓起一把堅果塞入口中,”我需要搭檔.”邊說邊將目光投向了一旁的米蘭達.此時,我已隱約感到他倆之間將會發生些什麼.

  果然,阿隆索走近對方,在其耳邊悄悄地說了幾句.

  ”傻瓜!怎麼可能?!”出人意料的是,米蘭達突然叫出聲來.

  ”除此之外別無他法.”眼前的阿隆索依然是一臉的嚴肅.

  米蘭達猶豫了片刻,忽然.冷不防地一拳打在了阿隆索的臉上.我和阿爾菲娜頓時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傻了.

  ”嘿嘿,那就算答應了.”沒想到阿隆索並沒有生氣,只是下意識地摸了摸臉頰.

  ”哼!我才不管!”

  我和阿爾菲娜早已被眼前的這兩個成年人的舉動攪得一頭霧水.面面相覷了一番後,也是時候休息了……

  翌日一早醒來,發現眾人已經不在船上,看來是我起得晚了.二話不說,連忙朝着賭場的方向奔去……

  場內依舊是人聲鼎沸.主人比安卡神采奕奕地坐在正中央,悠閒地抽着煙.看得出,她昨晚睡得很好.

  ”准備得怎麼樣了?”比安卡的語氣中夾雜着勝利者特有的傲慢.

  阿隆索沒有理會,轉過身子,當着眾人的面大聲宣佈:”我以海之男的名義起誓!今天的這場勝負,我將賭上我自己!”說到這里,又回過身來,用手指着眼前的比安卡,”如果我輸了的話,就和坐在那里的比安卡結婚!”

  ”什、什麼?!結婚??你、你瘋了吧??”米蘭達瞪大了雙眼.然而不只是她,阿隆索的這一決定再次震驚了在場的所有人.

  ”別說了,開始吧.”此時的比安卡早已等得有些不耐煩了.

  就這樣,一場至關重要的賭局拉開了帷幕.此時此刻,不單單是我,身邊的每一個人都希望眼前的這個男子能夠咸魚翻身.

  可是幸運女神似乎再次拋棄了這個可憐的男人.比安卡一路占優,眼看着阿隆索已經走投無路,決定命運的第5擲即將揭曉了.就在這節骨眼上,居然發生了令我也許這輩子都無法忘懷的一幕:米蘭達走到阿隆索身邊,體態輕盈地坐在了後者的腿上,雙手摟住阿隆索的脖子,兩個人含情脈脈地相互對視着.

  ”阿隆索~為了我們的將來,要加油哦~~~”說完,更是朝阿隆索的嘴上吻了過去.

  無語……和米蘭達朝夕相處了16年,我還是頭一次看到其如此嫵媚的一面.眼前的一切不禁讓我懷疑自己是不是仍然處在睡夢中.如果說我是人群中最為吃驚的一人的話,那麼此時的比安卡絕對可以算是最為震怒的一個了.

  ”你這輕浮的女人!離我的阿隆索遠點!!”比安卡不顧一切地大聲吼到.臉上青筋暴露,使得她那張原本就不出挑的臉顯得更為恐怖.現在我明白了,醋意萌發的女人果然是這世上最可怕的生物.

  然而乘着對方不備,阿隆索突然耍出了小小的伎倆,一發便扭轉了局勢,從而出人意料地反敗為勝……就這樣,一場莫名其妙的賭局以同樣莫名其妙的方式收場了……

  眼看着煮熟的鴨子又飛走,比安卡不禁暴跳如雷,”12!為什麼不是12?!”

  話音剛落,一把小刀飛了過來,掠過比安卡的臉頰,不偏不倚地插進了身後的椅子.”哦~你怎麼知道會是12?”小刀的主人米蘭達冷冷地瞥了對方一眼.此時的人們似乎已經明白了一切.頃刻間,指責聲、叫罵聲此起彼伏,賭場一度陷入混亂……

  不但輸掉了比賽,更沒想到自己的詭計也遭到揭穿.面對這一切,比安卡已顯得有些按耐不住.”都、都給你們就是了!錢、鑰匙、胸針……全都給你們!要是還不夠的話……”說着,便用手去摘指上的戒指.可是由於過於肥胖的關系,最後只得費力地用嘴咬了下來,吐到了我們面前.

  這一狗急跳牆的舉動徹底激怒了米蘭達.”別開玩笑了!”米蘭達一腳踩上了桌面,”如果有想要的東西,那就憑自己的實力去爭取!否則的話,你永遠都只不過是一頭喪家犬!”

  可憐的比安卡,此時其忍耐也已經到達了極限.”你、你們給我記着!”最後還是抵受不了當眾出醜,掩面哭着跑開了.

  所幸,一切都圓滿收場.阿隆索將錢一分不留地給了那些水手,自己留下船鑰匙,並把胸針還給了阿爾菲娜.

  ”哼!沒想到那女人為了愛情居然不擇手段.”

  ”我能明白她的心情,你別怪她.”面對怒氣未消的米蘭達,阿隆索則顯得平靜得多,”她其實也是個受害者,如果能用一些更好方法的話,也許我就會……”說完,便朝着後者曖昧地笑了一笑.

  雖然我不明白那笑臉中蘊涵着什麼特殊意義,但好在一切都已經過去了.再一次地走出賭場,我的心情顯得格外輕松.

  薩巴塔爾港的事情就暫時告一段落,也是時候向新大陸出發了.登上阿隆索的船,望着漸漸離我遠去,最後徹底從視線中消失的提塔羅斯島,我頓時感到,一場史無前列的巨大考驗,此時正在大陸的某處靜靜等候着我的到來……

   待續

來源:遊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