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GR」《暴雨》:Quantic Dream特色的心理驚悚之旅

「HGR」《暴雨》:Quantic Dream特色的心理驚悚之旅

各位旅行者,請檢查飛船後視鏡和核動閥門,調整電台音樂頻率。前方即將降落於土星野餐旅館:全息玫瑰碎片HologramRose. 

「HGR」《暴雨》:Quantic Dream特色的心理驚悚之旅

「HGR」《暴雨》:Quantic Dream特色的心理驚悚之旅

「HGR」《暴雨》:Quantic Dream特色的心理驚悚之旅

30年前,一對兄弟在工地里玩耍,穿梭於混凝土與鋼筋所組成的未建成的建築中,兩人在相互比賽,臉上掛著笑容。而哥哥因為失足掉進了水管中,他請求弟弟去找幫手,弟弟沒有多想,便去找了父親,可他們的父親卻還沉溺於酒精所製造的幻夢中,便把他趕走了。當弟弟回到哥哥面前時,哭訴著,大叫著,可寂靜的工地無人回應,只是聲音在建築中無數碰撞所發出的回聲。當弟弟哭時,哥哥說:「請不要忘記我。」說完便被冷酷的水所淹沒了。那天,在下著暴雨。

「HGR」《暴雨》:Quantic Dream特色的心理驚悚之旅

#多元夢境Quantic Dream

在說《暴雨》之前,先得介紹這家牛逼瘋了的公司和這位牛逼瘋了的製作人。要說多元夢境公司的特點是什麼,那無疑是道德選擇。作為一個研發交互式電影類遊戲的公司,在遊戲中加入大量的道德選擇是必要的,而多元夢境很好的做到了這一點,無論是在《暴雨》還是 《底特律:變人》。作為多元夢境老闆的大衛·凱奇,參加了公司開發的所有作品,從他們1999年製作的《Omikron:The Nomad Soul》到2018年的《底特律:變人》,大衛參加了所有的構思起草和情節創作。有趣的是,大衛很少以製作人的身份自稱,而是稱自己為導演,編劇。

「HGR」《暴雨》:Quantic Dream特色的心理驚悚之旅

不難看出,大衛是一個注重於講故事的導演,而他也十分執著於「道德抉擇」,因為他認為交互的真實意義在於讓玩家和角色之間產生代入感。不像是《GTA》中我們可以游於法外,肆意妄為,大衛·凱奇所創作的角色,是在道德之中的。這也很好的理解了為什麼每當玩家操作角色失敗,不是直接Game over,而是順理成章的進入另一個結局。而多結局也成為了交互式電影遊戲的特色,《暴雨》一共有18個結局,而《底特律:變人》就有超20種結局,而分支更是多到難以計數。

顯然,如公司名多元夢境一樣,他們在遊戲中也很好的讓玩家見識到了,什麼叫「多元」。

「HGR」《暴雨》:Quantic Dream特色的心理驚悚之旅

#扣人心弦的心理驚悚之旅

遊玩下來最大的感受便是:扣人心弦。連續緊張而又需要緩慢平穩的QTE,不斷切換的鏡頭以及節奏加快的音樂,無不讓玩家沉浸於緊張感之中,而多元夢境採用了《幻象殺手》改進版本的3D引擎,可以提供多種包括動態模糊、多重景深在內的畫面特效。並且在人物建模,以及人物的表情和動作表現上都達到了即使即時演算的極高水平,不僅如此,就連遊戲的環境描繪中都添加了豐富的動態光源。這些都是為了營造氛圍所作準備,而《暴雨》的重頭戲不在這里,在於劇本。

大衛凱奇是一個注重於講故事的人。擺脫業界常規的單線性敘事,多角色視角更有助於玩家完整全面的了解並體驗劇情。遊戲的整個脈絡是開始於一個家庭的不幸,這時玩家將扮演男主伊森,因為自己的疏忽導致傑森遭遇車禍去世,之後伊森的家庭關系開始分裂。一次在游樂園的玩耍過程中,伊森的病突然發作,導致了小兒子肖恩的失蹤。而隨著新聞不斷報導的折紙殺人魔綁架事件,一切都指向了折紙殺人魔,於是伊森救子之路從此展開。

本作可操作的角色有伊森、傑登、謝爾比、麥迪遜,通過四位主角的故事線發展,事情的真相也逐漸浮出水面。這簡單的甚至於一眼就能看到底的劇情,卻在遊戲的「非線性分型結構」中有了更多的變數。一如既往,多元夢境為這款遊戲加入了許多分支和18種結局。

大衛凱奇說,「《暴雨》是為那些想參與到遊戲中的成人開發的。」這就意味著《暴雨》會極具深度和含義,而如何向玩家傳遞這樣的含義和深度是十分困難的,於是採用四位主角共同敘事便是一種十分巧妙的手法。而這種手法雖然很好的強化了敘事,但在故事推動上卻是一大阻礙,因為每一位角色都有屬於自己的選擇,玩家需要幫助他們做出符合內心的決定(也可以遵從自己的意願),而一旦某個角色的選擇失敗,則會觸發連鎖反應,導致下一個人物缺少幫助,線索,以至於將故事導向另一個結局,而這正是大衛·凱奇所追求的:讓遊戲中的角色如真正的人一樣,命運之路上充滿變數。

多線敘事還有一個好處是在於,多方位看待事物。在遊戲中,我們會扮演兒童時代的折紙殺人魔,體驗哥哥掉入水溝中的無奈,求助父親的失敗,最終看著哥哥死去的悲傷,親身體驗了那種無助和憤怒的心路歷程,讓玩家對這個角色產生更多的同情。在劇情方面,《暴雨》的劇情算不上精彩,雖然它作為一部交互式電影類遊戲,但它的重心不在於劇情,而是像上文所說的,更注重體驗。

「HGR」《暴雨》:Quantic Dream特色的心理驚悚之旅

#傾聽雨的聲音

暴雨,永不停息的暴雨,敲打著每一位人的心弦。我一直在想,雨的聲音是什麼?灰濛的天空配上不停的暴雨,坐在燈前,凝視著漆黑的窗,一滴雨水砸在了上面,又一滴雨水,最後,數不盡的雨水砸在了窗戶上,一切都在變化,唯有不變的,是雨砸在窗上的聲音:啪嗒啪嗒。

下雨,無疑是回憶過去的機遇,當伊森坐在汽車旅館,望著窗外的細雨時,不免回憶起了過去的美好時光,與傑森,肖恩在花園里玩耍,和全家慶祝著傑森的生日。他記得,那是個陽光明媚的一天。

庭院消失了,傑登在線索中繼續尋找線索,通過ARI不斷搜尋,雨敲擊著他的心靈,引導他不斷前進,因為他的身後是寂靜。幸運向麥迪遜獻出了一朵鋒利卻迷人的玫瑰,刺是她為案件的苦惱與對伊森的隱瞞,迷人是與伊森之間深沉的愛,她好像墮入愛河了。也許在命運的末端,謝爾比心中的葡萄被雨所洗亮,所作的一切不過是對父愛的追尋的一場變態遊戲,而無論如何,世界以痛吻我,卻要我報之以歌。在肖恩從水中抱起時,他聽到了雨所帶來的他渴望的聲音,父親回來了,每一次的心髒按壓,都是深沉的父愛。

陽光最終照進窗內,伊森也欣然接受了幸運所給予的那朵帶刺卻鋒利的玫瑰,與麥迪遜和肖恩共沐於陽光之下,他沒有死。耶和華會對惡人大施報復,當勞倫站在謝爾比的墓前,那一吻不再依存,只有無窮的憎惡。也許,雨的聲音是愛的聲音,為所愛的人付出一切;也許,是責任的聲音,即使面對嫌犯也並未侵犯人權,對困難也始終不放棄;也許,是羈絆過去的聲音,始終擺脫不了舊的束縛。

「HGR」《暴雨》:Quantic Dream特色的心理驚悚之旅

雨變得不那麼大了,陽光開始出現,一切又回到正軌,我不能選擇最好的,因為最好的已經選擇了我….

「HGR」《暴雨》:Quantic Dream特色的心理驚悚之旅

「HGR」《暴雨》:Quantic Dream特色的心理驚悚之旅

想想看,有時做共犯比告密者更好——猶如萍水相逢的人最終成為一段歌謠,我們是遊戲玩家,我們是「全息玫瑰碎片HologramRose」。

「HGR」《暴雨》:Quantic Dream特色的心理驚悚之旅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