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撰稿:YovenStudio 東暮

本文主要面向已經完成劇情的觀眾,含有劇透,請酌情觀看。

前言:粗談鷹角

一部作品,無論是以何種形式與主題呈現。我認為,只要足以激起人對其長久品味,進行討論與思考的,那便稱得上是一部優秀的作品。

在遊戲領域,於眾多中國手遊「從業者」眼中:內容優劣從不占關心的分量,藝術性更不用提。甚至遊戲本身也連商品都算不上,只是種金融衍生品。而那些真正作為作者的一線開發人員,卻鮮有話語權。這些多年來的常態、種種事情,摧毀了行業的活性和從業者對市場的信心和耐心。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但鷹角這家「年輕人的遊戲公司」,在我看來,雖然不完全,卻呈現出了一種極其罕見的熱情和某種的野心。《明日方舟》作為一款二次元手遊,處在大多數同行只為憑題材競相搶錢的這種特殊市場環境下,沒有其他大廠那樣的開發資金和規模,但仍能被看作一部作品來認真對待。在眾多與盈利並無直接關聯的內容上,保有自己的品味與執著。

例如這兩年來,鷹角在音樂和劇情方面的付出——從不斷推出獨立於遊戲的各風格音樂,到第八章時的配樂直接與Abbey Road Studios這樣世界最頂尖的配樂工作室合作製作;劇情從前期飽受詬病,到第六章後,能借角色,更豐滿且深刻地討論仇恨、理想、現實、個人價值,為玩家展現他們所創作的那個宏大深邃的世界。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假若沒有他們這些有目共睹的用心,這種放眼業界寥寥無幾的認真程度,《明日方舟》便僅是那萬千無足的輕重遊戲的其中一員,不會有能從鼓勵二創拜年祭再到舉辦官方音樂會,那最讓我為之動容與親切的,廠商與玩家的關系;不會有種桃大師哈老闆,專業的瓦萊塔學者們——那麼多有趣且有才的玩家;不會出現那麼多專門對其優秀內容二創和解讀的個人與社團,也不會有我這篇文章存在。

YovenStudio的本篇劇情解讀,是我對自己方舟歷程的一次總結,也是對《明日方舟》這款遊戲所表達的一次敬禮。所以開頭有些跑題,十分抱歉。

如果大家對本文內容感興趣,歡迎各位能夠關注支持,並耐心看完。如有其他意見,也歡迎各位指出。

下面正文開始。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怒號光明

《明日方舟》第八章「怒號光明」,是主線世界觀大幅展開的開端。但本章的目的,除了側面描繪《明日方舟》世界觀中的大國勢力,並講述羅德島如何阻止科西切挑起戰爭,在我看來更主要的,其實是以塔露拉的故事線,對前面章節所頻繁說道的「苦難」一詞,進行更加詳實的闡釋。第八章讓我在「局部壞死」和「苦難搖籃」章節的基礎上,更進一步理解了羅德島所要為之奮斗的理想。

雖然這部分的內容主要以塔露拉為視角,刻畫了烏薩斯雪原人民生存的艱難。但同時,也無不藉由此側面描述整片大地對社會底層和感染者群體的摧殘。

接下來我就來帶大家解讀,那於泥濘大地上前行塔露拉和羅德島其意志和理想的內容。希望能帶大家更進一步理解《明日方舟》第八章。

立於善惡彼岸的科西切:統治與苦難

如果要讀懂「怒號光明」章節的核心,我們就必須先了解那幾乎稱得上是另一個主角的科西切。只有清楚了他的理念,我們才能明白烏薩斯這個國家,和科西切所做的許多行為的目的。同時,以他的思想作為對比,也能方便我們更好判斷與理解塔露拉和羅德島。

關於科西切更深層次的內容,目前各平台已經有很多人對科西切思想的現實來源(馬基雅維利主義)做過更加專業的分析。因此我就不再深入了,僅是簡單陳述自己的理解。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科西切認為人性本惡,人的本質渴望營造不平等,沉浸於自己的權力與暴力,也自願屈服於更大的權力與暴力。於這種觀點下,科西切因而認為:持有強力的人,理應以強權支配弱者與他者。只要有統治存在,烏薩斯人民就會自願追隨。而統治者則可以是任何人。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在科西切眼中,人民所承受的那些苦難與不公都是對他們有利的,因為紛爭和苦難能促使人團結起來,走的更遠。因此讓強權以人民的苦難和不幸作為原料,從中雕刻出力量,這就是科西切所認為的對帝國和烏薩斯人來說最好的存在形式,是真正推動烏薩斯這片大地前進的意志。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即使科西切所期望的結果,與塔露拉的積極理念所期盼的相比存在一定程度上的不同。但從科西切提出並將其觀點付諸實踐,再到皇帝利刃的立場、舉動,能夠看出,科西切的初心的確切實忠於烏薩斯。他的所作所為,也正如他所說的,確實也有一定的道理。

其根本上實際都是為達到一個最簡單與基礎的目的——「為了餵飽所有人民」。只是塔露拉為了實現這個目標,選擇試圖打破階級間滋生矛盾與歧視的高牆(礦石病患者受歧視的本質),讓所有人一同反抗烏薩斯這片腐朽的大地;科西切為了實現這個目標,則選擇製造具體的敵人和苦難,來以此鞭策他所謂的本性惡劣的人集合起來,將帝國推向更遠。

但即使科西切從不刻意作惡,許多人依舊會對科西切不由地產生厭惡。這主要是因為科西切的一切行為,無不展現出其對人的蔑視和對道德的極端漠視。科西切所呈現的道德觀念,大體接近於哲學家尼采所謂的超人道德觀念。這種觀念在本質上是一種絕對的理性。

科西切為了達到他的目的時,並不會去關注自己營造的苦難,帶給每一個具體的人的感受和影響。就是因為「人」在持有超人道德的科西切眼中,只以在國家結構下作為整體的模糊形式存在。

在這樣的觀念中,那些個體所受的一切痛苦和折磨,對於科西切來說都只是為了達成輝煌的前景。他愛烏薩斯,而在他的眼中,製造戰爭和苦痛對烏薩斯人是合理且有利的,所以他就將這些帶給烏薩斯的人民。在這之中,他不偏袒任何人,自詡作為烏薩斯的國家意志的化身,讓烏薩斯沿著他設想的軌道前進的;自詡平等愛著烏薩斯這片土地上的所有人,包括製造壓迫的達官貴人和受苦受難的普通人——這些他所認為的烏薩斯所必要的組成部分。

叛逆的「科西切之女」

大體讀懂了科西切展現的理念,就應該不難理解塔露拉的舉動了。

暫且不論科西切所期望達成的結果,對於他國的影響(將烏薩斯塑造成一個沙文主義國家),單從他傲視蒼生將自己的意志強加並定義所有人,和一系列為將風險最小化而採用的毒辣手段,便足以讓塔露拉以及大多數人感受到冷酷與扭曲。正因此,塔露拉極其反對科西切的觀念,並選擇脫離科西切。

大多數人對鬥士塔露拉形象的評價,主要集中於她表現出的堅定、高尚的意志。因為她有著讓所有人過上美好生活的崇高理想,並為之奮斗。即使從小接受科西切關於權力與統治的教育,也沒被那些優越的地位和野心所麻痹,依舊對社會底層的疾苦抱有莫大的憤怒與同情。正如阿麗娜所說,塔露拉眼中有一團火:那是她對不公的憤怒。

在全章中,塔露拉的思想大致能分為「盲目」和「成熟」兩個階段。剛剛脫離科西切——也就是第一階段時的塔露拉,此刻其實還並未真正明晰自己的動機和方向,僅僅只是為了證明自己而極力否定科西切。因此這時的塔露拉是盲目、過度理想且充滿局限的。而當她能完全理解、接受阿麗娜的教導後,才是她明確方向並堅定意志的第二階段的開始。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從始至終,塔露拉否認科西切「人性本惡」的觀點,同情苦難,一心向善,會對壓迫產生憤怒。這讓她自然而然地認為所有人也一定同她一樣,有能力去、敢於去和命運抗爭,為了平等的未來而斗爭,為了一個看不見摸不著的理想拚命。

而塔露拉的局限在於塔露拉的出身與自身的強大,從來沒讓她真正切身感受過被壓迫者所遭受的苦難。她「人性本善」的理念,讓她將每個人都想得過於理想化。她認為人會作惡只是因為生存條件與思想落後所致的,以為只靠美好的理念指引,人們就會立刻覺醒與自我認同。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人不會生來就帶有覺悟,塔露拉過度小看了環境帶給人的影響。在她的隊伍中,未受過教育的人遠多於其他人,而長久的苦難帶給他們的影響又是根深蒂固的。

因此明面上,在塔露拉的號召下反抗者們拿起了武器,團結起來並日益壯大。但實際上,人們追隨塔露拉並不是因為憧憬她所描繪的理想或是崇高的理念,僅僅只是因為跟隨她能更容易活下去。

正如科西切和皇帝的利刃所說:塔露拉隊伍中的很多人,確實只是在崇拜一個有力的、能庇護他們的偶像。對於他們來說,比起未來更真實且直接的只有眼前的麵包。那個試圖將被壓迫者領向未來的塔露拉,對他們而言只是能變出更多麵包的機器。如果跟隨塔露拉的理想能活下去,他們會追隨她,反之,他們也會立即拋棄她。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塔露拉多年來在雪原上的那些見聞,一定程度驗證了科西切的說法。她無法避免這些對其產生潛移默化的影響。從最開始,她因憤怒不顧村民襲擊糾察隊,就在某種意義上預示著,她將會被自己的仇恨和怒火所蒙蔽與動搖。

正是這些第一階段帶來的影響,才致使塔露拉在後來明確了方向後,也沒能邁入成熟階段。

被蒙眼推下懸崖

相比常人,從不向任何事情低頭的塔露拉,意志確實無比高尚與堅定。科西切清楚這一點,因此也利用了這一點。

塔露拉對科西切產生叛逆,看似只是因科西切對其的野心教育失敗導致的。而實際上,她對科西切的反抗依舊也是科西切計劃的一環。因為科西切需要操控的,必須是其理念的完全代行者、繼承人。相比被強行灌輸成的僵化傀儡,自我轉變而成的繼承人對科西切理念理解的深刻程度要遠遠超過前者。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科西切才有意對塔露拉灌輸其一定會抵觸與厭惡的沖突理念。誘使塔露拉為了刻意反對他而變得盲目,將自己的理念推向不穩定的相反極端。成為一個極端理想主義者,一個脆弱的聖人,走上一條必定碰壁的道路。並在認同即會被控制的詛咒的作用下,控制碰壁後動搖的塔露拉,強制其失去碰壁後修正的機會,剝奪可能性。

這一系列手段,既惡毒,又有效。也基本屬於必贏的賭局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被剝奪的可能性

一個人若堅定前行,就算必將經歷磨礪與教導,也不會失去改錯與選擇的能力。任何人都會犯錯,如果是正常情況下,塔露拉遭受沖擊後其實依舊有機會重新反思與校正而不至於崩潰。但科西切的詛咒,剝奪了塔露拉的可能性。

科西切的詛咒不允許塔露拉摔倒一步。那不只是法術,也是一種思想——塔露拉永遠無法移除的思想。正因為塔露拉對人極端理想,所以只要自我否定,便必定會認為存在「本源的惡意」。即使這並不完全等於科西切,也足夠讓動搖的塔露拉以為自己認同了處於對立面的科西切,觸發詛咒,讓科西切的意志占據塔露拉。

因此阿麗娜在得知詛咒存在後才時刻跟隨塔露拉,督促、告誡她,決心竭力延緩那一天的到來,或試著挽救。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預言的破題者

科西切雖然洞悉了塔露拉的本質,成功預測她的崩潰,但這並不意味著,就算沒有詛咒塔露拉也必定會走上科西切的道路。實際上,科西切所設陷阱的解在劇情中已經清晰給出——燭光下持著針線的阿麗娜老師講給塔露拉的那一課。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認清塔露拉本質的人除了科西切,也有陪伴塔露拉一路走來的阿麗娜。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阿麗娜告訴塔露拉,如果要成功實現她的理想,清除不公與壓迫,塔露拉需要面對的遠不只是製造壓迫的人這些具象的事物。她需要認識到,自己真正的敵人是那些看不見的東西,是那促使「本性善良的人」從她所認為的理想形態,轉變為科西切口中那種暴力、貪婪的「人」的環境。只要這看不見的敵人一直存在,無論怎樣努力,具象的敵人將源源不斷。就像在現實中一樣,即使沒有礦石病,紛爭依舊會因其他原因存在。她需要從根源思考,讓人與人之間產生惡意的究竟是什麼。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塔露拉要從根源上解決、糾正,因長久以來的紛爭與苦難而紮根於人心中的,對暴力和弱肉強食觀念的麻木推崇。因此,塔露拉才絕不能恨任何具象事物。因為如果她對實施惡行的人心產生恨意,那就說明,她從潛意識中認同了科西切人性本惡的理念。

塔露拉要沿著自己的道路走下去,就要堅信科西切所聲稱的,和她在雪原上見到的那些惡意,並不是人真正的本色。就如她自己所說,一切的行為都有其原因和苦衷,人的惡意來自於對自己處境的擔憂,而不是所謂骨子里的東西。只有這樣,塔露拉才能不因所見事物的表象自我懷疑,向科西切所謂的現實屈服。理解了這些,塔露拉便能邁入成熟的階段。

託付於年輕人

塔露拉所代表的未來,之後也使得最頑固的愛國者對其產生了期望。

作為凍原感染者團結的象徵,愛國者百年來經歷的傷痛,讓他能比任何人看得都更加長遠與實際,不會去相信任何聽上去雄偉宏大的幻想。他自然也從一開始就看清了塔露拉的本質:過於理想化,妄想只靠理念就能讓人民從泥潭中爬起。因此,愛國者才遲遲沒相信塔露拉。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但愛國者已因病而日漸邁向垂危,是需要年輕人來接替他走下去的。因此一向謹慎實際的他,即便隱約能預見塔露拉的末路,也放下了對塔露拉的懷疑,異於以往,做了個豪賭,去試著期待塔露拉的可能性。

而在塔露拉幾次不顧隊伍紀律,信任並以積極處理很多因求自保而行為卑劣的人時,愛國者從他的天真行為中看出了塔露拉的決心,明白了塔露拉並非單純的不明利弊。她清楚帶領起義軍走下去需要的是什麼。所以愛國者盡管斥責了塔露拉,但內心對其滿意。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因而他在面對皇帝的利刃的拉攏時,於眾人面前表明了對塔露拉的決心與理念的尊敬和認同。真正將未來託付給了科西切的女兒。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無法承擔自己的理想

這時的塔露拉已經取得了更完善的思想建設和眾人的信任。但大家都知道,故事的尾聲發生在塔露拉人生的轉折點——那個村莊。塔露拉還是沒能控制住自己對人的憎恨,愛國者和所有人最終還是賭輸了。這是為什麼?

很多觀點認為塔露拉末路是必然的,她與科西切所做的理念賭局是個必輸的賭局。那些塔露拉在雪原上見證的一切,都是對科西切所謂「本性惡劣的實際驗證。阿麗娜和她並無法反駁科西切的理念,那些長久以來所做的辯護只是在試圖逃避。而她所有的努力和投入,都只是在無法掙斷的鎖鏈上不斷添加重物。因此崩潰,便是必然結果。

不過在這里我有些自己的觀點:塔露拉理念的動搖,原因主要是其意志的動搖,而非僅是大多數人所說的「塔露拉對理念的直接懷疑」。雖然這麼說也許聽上去有點怪,「理念」和「意志」聽上去好像區別不大,但我認為在這「意志」和「理念」間,是有關系的。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塔露拉最終的失敗並不是由於她在雪原認清了現實,恰恰相反,塔露拉失敗的根本是因她的精神無法承受她的理想。她終究是一個凡人,即使相比常人來說,懷著崇高理想的塔露拉意志確實無比堅定,但這並不能改變她依舊是凡人的事實。她為她的理想和理念付出很多也背負了很多,這些必然會帶來巨大壓力。

而其中的催化劑當然便是她的導師兼摯友阿麗娜的離去。

離別

當塔露拉在泥濘中奔跑,看見了倒在路旁,衣襟和周圍雪地被鮮血浸濕的阿麗娜時,心里會想些什麼?

阿麗娜很清楚塔露拉的詛咒。哪怕詛咒並不存在,它所代表的東西也存在於塔露拉心中。所以即使被害,她都不透露襲擊自己的人,不給塔露拉去仇恨的對象,並在最後一刻試圖囑咐她。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塔露拉失去了唯一能督促自己不偏離道路的人,與友人別離的她留下了一條火徑,但從那一刻開始塔露拉的火焰中一定不只有憤怒。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理念讓塔露拉必須正視看不見的敵人,而當不斷有人開始信任她,同時又不斷有人因她所謂的「不得已的人」而死時,她卻只能將那些本能的恨意壓在心底。在無數經歷後,塔露拉承受的巨大壓力和刻意壓在心底的負面情感,只會讓身為凡人的她日益艱難,並一定有壓抑不住爆發的那一天。阿麗娜的死是最強有力的催化劑,而村莊事件則是最終的導火索。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正是那些積攢多年的情緒爆發,塔露拉失去了判斷的理智,致使其自我否定並因此崩潰。在村莊一事中,被憤怒蒙蔽的塔露拉也因此才會認為村民在多年都沒受到威脅的情況下,僅因方便就將人騙進谷倉餓死,正如科西切所說的那樣——本性惡劣。

但如果我們繼續思考阿麗娜和塔露拉自己的說法,其實依舊解釋得通。那些村民確實懷揣著持久的惡意。但說到底,促使他們會做出這種行為的,仍是早已普遍存在的對感染者的敵視,和人人自危的現狀。長久以來的思想觀念深深根植於他們的內心,所以村民即使沒有被威脅,也會本能地做出這種行為。這種侵蝕人們的思想與環境,才是塔露拉當時真正該思考的。

可惜塔露拉不再如以往那般堅定,放棄思考,認同了科西切,認為她為之投入了一切的這片大地辜負了她。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科西切預言的時刻到來了。塔露拉最終向科西切低下了頭,將多年來堅持的一切付之一炬。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仇恨傳播的意味——羅德島的堅守

之後在意識被奪舍的大部分時間里,塔露拉一直在自我逃避,任由自己被操控,放縱科西切扭曲自己所帶領的整合運動,並害死那些一同掙扎走來的同伴。

在科西切控制下,整合運動從以憤怒反抗不公,以斗爭消除壓迫,轉向了以仇恨傳播惡意。那些被壓迫者們因共同的領袖聚集起來,卻不再是為了結束壓迫而前進,僅是為了能在死前向壓迫者宣洩與復仇。即使塔露拉自己也說過,公義不應只通過更多的暴力來聲張,這一切只會進一步加深常人對感染者的敵視,使受害者和加害者陷入仇恨與暴力的循環。但此時的塔露拉無能為力。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代表著羅德島的阿米婭,雖與塔露拉同樣屬於理想主義者,但她們之間差別在於,阿米婭要比塔露拉更接近阿麗娜的主張。塔露拉自始至終都將期待放於感染者自身的覺醒和自我認同,最終葬送了自己的理想。而阿米婭卻在直面現實後依舊能認清現實,做出足夠理性的判斷。

羅德島,不只是在對抗對感染者的不公,而是對抗所有的不公,為的是讓這片土地上的每個人都能安穩入眠。因而他們能正視人與人之間的仇恨與創傷,尊重所有的受害者。他們清楚仇恨的意義,也明白肆意宣洩仇恨只會縱容復仇時,導致仇恨不斷在施暴與受害者間回轉,讓傷痛長久傳播。就如阿麗娜所說的: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塔露拉是羅德島最深刻的警示與案例。如果人們永遠不肯放下敵意,放下仇恨,那麼戰爭將永遠不會結束——羅德島能堅定地認清自己真正需要抗爭的是什麼,也正是這點證明了他們不會走上塔露拉所走過的歧路。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最後一絲責任

最終,在切爾諾伯格指揮塔一戰中,塔露拉的人格被阿米婭和陳重新喚起。是塔露拉潛意識中無法抹去的責任與底線,給了陳和阿米婭能夠在塔露拉被殺前把她從沉淪中喚醒的機會,也讓科西切無法將能停下切爾諾伯格的鑰匙銷毀。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塔露拉的意志不允許她通過自殺來逃避的自己所作所為。她認為自己的抗爭還沒結束,需要活下來承擔、直面她的行為,直到真正能為了理想而死。她所做的一切都沒法彌補,她唯一能做的,只有將抗爭繼續。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在「怒號光明」章節PV中有句話: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在科西切主導的切爾諾伯格事件最終塵埃落定後,被迫引發了眾多慘劇的塔露拉要比誰都更能理解這段話的含義。醒來的塔露拉知道那一切無法彌補,她唯一能做的只有邁過它們,繼續走下去。而科西切留下的那些,則會成為她無法癒合的傷口,永遠警示著她,也警示著羅德島。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象徵

塔露拉對科西切的對抗,象徵著子女脫離長輩以求獨立。她在雪原上經歷了刻骨銘心的別樣教育,並至今仍受科西切在自己心中種下的觀念影響。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能否認清這種陰影,能否擺脫對叛逆的直白依賴,便是盲目者和成熟者的根本區別,也是子女能夠獨當一面的標志。

即使塔露拉也許永遠無法將思想中科西切的部分消除,但在發生了這一切之後,她必然不會再像開始時那樣,急於否認科西切的觀念以證明自己。她會思考,用行動去反駁。就算她變得與科西切越來越相似,也不會忘記,她所堅信的道路和科西切的主張間永遠存在著方向性上的不同。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這樣,就算現實真的如科西切所說的那般絕望與令人厭惡,她也能永遠堅定地以自己的方式去直面它,永不停下腳步。燃盡自己去板正這樣的現實,從根源上解決一切的苦難與爭端。將科西切投射在她身上的影響作為燃料,推動著自己前進。

結語,The Phantom Ember

在PV3畫面中,先前被羅德島扣留的塔露拉已重返烏薩斯雪原。

也許,命運最終會將其理想吹散,那捨身燃起的火苗還是會不可避免地熄滅。但這短暫出現的光和熱,會讓黑暗中的人們知道光明的存在,多少年後,必定會有追隨這光亮的人出現,他們將向著模糊且陡峭的前路奮力前行,摸索著將火焰重新點燃,以大火燒盡那如群蛇般盤根纏繞的腐朽巨樹。把黑暗的時代帶向黎明。

而願《明日方舟》也是如此。它和他們,會成為消除那欣欣向榮外表下陰霾的光明。

《明日方舟》第八章解讀:恨意下動搖的理想,行走於泥濘的意志

感謝閱讀

參考內容:

  • 《中國遊戲風雲》
  • 《善惡的彼岸》
  • 《尼采》
  •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