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奇幻丨二面骰子:第一章第一節

隨著門里鑰匙轉完三下,兩個喘粗氣滿身汗的男人推開門走進客廳。其中一個人找張椅子坐下囔囔:「熱死了開空調!」

站在門口的另一位卻頭也不抬地說:「沒空調!」不過他同時把門邊一個白色旋鈕扭到底:「有風扇。」

「這風扇怎麼轉得這麼慢!」先進來的那個人不耐不住地從椅子上起身快走至北面窗戶前,三兩下把玻璃窗全部打開。可是空氣沒有流動。

「乙,你說丙的房子值多少錢?」

剛把鑰匙放回外面某個地方,乙還沒走進來,甲便倚在窗戶前問他一句。

「四十萬吧?」乙也走到窗台前面,向樓下處於八月午後的林蔭馬路望去,「你想買房?」

「我已經有半套房了!其實我也沒什麼買房子的想法。買房子對我來說和結婚差不多……」

這時候一股風「啪」地關好某人忘關的房門,經過兩個人身上的濕襯衫和格子衫,吹出窗外。原來在電扇滿功率工作下,房間里空氣開始流通。

二人不由得贊嘆爬完樓梯吹風扇真爽。

「丙說東西在進門右邊對面臥室里,封印他已經解除。」

臥室里的東西不多。沒費多少時間,他們就搬出一隻小紙板箱,再加只白底青紋大盒子。

「你確定有D&D能兩個人玩?」甲鋪平一張寬闊彩紙的時候問乙。只見左手邊的乙邊指著盒子蓋寫有的「仙俠桌面角色扮演遊戲」以及丙的名字,邊用有點生氣地口吻如是回答:「放心。丙他們和我玩過幾次。」其實他心里也明白,盒子上的「實驗版」寫得比什麼都大。「我當DM」。

「有什麼劇本?」看來甲接受了。「直接用預設劇本的默認規則吧?」甲表示因為現在沒什麼力氣看手冊而尊重乙的意願。接著,主持人給甲一張繪有古風少女的卡片及一個模型,「卡背」。聽到這話,皺眉頭「嗯」一聲,翻去背面看密密麻麻的手寫體小字了。

  • /注1,DND:桌面角色扮演遊戲(CRPG)《龍與地下城》的縮寫,一群玩家圍繞主持人講述的故事扮演特定角色。
  • /注2,DM:《龍與地下城》中的地下城主,即主持人的縮寫。
  • 當乙把桌子布置完美時,他遇到了玩家甲給他的第一個問題:「為什麼不是自己寫而是用別人寫的?」

    「測試用的。難道你想自己寫文言文?」乙覺得能把自己寫成郭姓、令狐姓大俠也不錯,可惜是女兒身。哪里知道邊上的那位玩家叫道:「我要roll出5個8,然後取名甲神仙、甲通天!等丙他們回來的時候再突破……」

    乙趕緊給故事開頭:「江水之陰北邊,河水之陽南面,有一李姓人家,祖先習武,修劍術……」

    甲瞅著他聲音由急放緩的當口詫異一句「身份不能選?」

    「修劍術。李家有次子某權,婚京畿王氏女。某年得一女,許某。女名……甲,亦習劍法,逾一旬,其形貌。」到這里乙停止講述,問甲:「你可以選角色的長相。自己選也可以扔骰子。」

    甲用手支腦袋。

    「別想了,是選『越發漂亮』還是『普通』、『不怎麼好看』?」

    「你再念一遍。」

    「逾一旬,其形貌。」

    「是不是說過了十歲長相長得怎麼樣?」

    「是。」

    乙聽見甲用大到不要臉的聲音說:「可以看出長大以後的沉魚落雁,閉月羞花。」

    「恐又將成『禍水紅顏』。」主持人一邊記一邊假裝壓低聲音說。可惜另一個人假裝沒聽到。

    「十四,時武林中人爭搶名位,約會於明鏡湖鑒水樓。其父欲攜甲往觀天下高手。」敘述者換種口吻說:「女兒你去不去?」

    「我是去還是不去?爸,天下論排行,小女子……女兒不是男子,貿然過去,恐為父親招來非議。」

    「無妨,但隨父親行。女孩子家眼界不要太小,以後…女兒你當真不去?明鏡湖湖光山色……」

    「開明?」甲是略微失望,又或是出乎意料「我便笑咪咪地請爹爹帶我去罷。」

  • /注3,Roll出5個8:roll,用骰子投出。在開始此類遊戲決定角色的屬性時,有時會採用擲骰子的方式。此類遊戲隨機事件的結果也會用擲骰子決定。
  • /注4,身份不能選:在開始此類遊戲時常常讓玩家自行設計角色形象、背景故事等。
  • 乙投過一個六面骰子出五之後,「時間很快就到了四月初,父女兩人剛在客棧里放好包袱,便聽見外頭落了綿綿細雨。」

    「來來,」乙有點興奮,「背面!」硬幣應聲以正面落地。

    他只得模仿父親長嘆一聲:「親家沒來好可惜。」

    「原來是你在這挖坑等我來跳呢!」主持人為玩家能發現劇本之本質感到很是欣慰。

    「第二天早上,雨停了。父親和你走上石板路,路邊淺淺的水窪里映有藍天下的柳條。微風。」

    「爸,我們要去哪兒?」一個大男人竭力模仿十四歲少女聲音,著實好笑。

    「『打擾二位了,請問二位是來看『天下第一』的?』路邊有人跟他們搭話。那人比較禮貌地打量二人,目光停在甲的劍上,」乙再次問甲,「你要什麼劍?」

    「七尺男兒三尺寶劍,我要四尺的劍。當家的,有什麼種類?」

    「目光停於甲所佩的四尺竹刃。『小姐會使劍麼?可否二位於我分別比試一場?哦,我是……」

    這位小姐連那人話都不聽完就把腦袋轉向乙:「爹?」乙壓低嗓子說出一個他改了幾個字的句子:「鄙人身體有疾不敢與閣下爭鋒。還請閣下拿捏分寸,莫傷害小女筋骨髒器。」

    注意力集中於制定招式戰術的甲沒有發現。「唉,乙。」他發現了?「我的點是怎麼分的?」

    問題突然到點,「本劇本開始的時候就確定了。屬性點會被分到當前的能力和屬性成長的天賦。天賦和你的前世有關。」甲的表情讓乙確信,他正在領略中華文化的博大精深。

    然而接下來的打鬥過程索然無味得多。據甲分析,這絕對是丙或者什麼人設計這人的武功招式不是沒有足夠用心就是戰鬥系統沒做完。打得滿眼睛怨氣的甲還說他更喜歡隨機充滿未知的戰鬥,而不是數值計算。

    甲以前好像也說過這種話?

    他的看法則是、他是第一次有這種看法的:「即使隨機得如D20看運氣的系統,結果感覺還是安排好的。」他補充,「像是人為安排好的,就是……我當DM的時候感覺我在控制世界上發生的任何事,還在扮演這個世界。」

    甲直截了當的一句「可這是RPG遊戲啊」把他從莫名其妙的地方拉回桌面。

    乙對劇本發愣小會後翻頁讀道:「四天以後,你們動身平安返家。時間過了一年,一天,父親說你的親家快要上門來了。你的親家?」乙准備給甲拋骰子——此刻他發現甲驚愕地大張著嘴。

    「我得想想接下來怎麼說。得喝口水。」他站起來走進客廳西面像是廁所的房間。

  • /注5,D20:二十面骰子。
  • 只剩下一個人的甲掏出手機,冒著困意打發暑氣漸漸沉重的夏天午後。

    忽然之間,他對不大幹淨的廁所玻璃門叫喊:「丙說他家里有西瓜!」狹窄的門後傳來模糊不清的聲音……

    當乙從悶熱、蚊子繞飛的小衛生間出來時,他正巧看到甲把一盤水光閃亮的好東西安置在牌桌的一個角落。

    八月的下午,半隻不可能如此新鮮的紅囊西瓜遭某把黑光水果刀開瓢,瓜里的汁液全和十一瓣瓜散在干淨瓷盆內。

    乙吃一口瓜說瓜水很足好甜。甲吃一口說可惜丙沒有口福,又說到誰了。乙再吃一口說:「丙肯定吃過了,等他回來我要問他西瓜哪里買的。」

    甲含著口水說:「大的你要不要?」

    乙說:「盤子也挺漂亮,輪到我扔骰子了,我要幹嘛?」

    甲邊咀嚼瓜肉邊提醒他:「讓我選我的親家。」

    說話間,瓷盆里就只余有紅沫子、西瓜子和一把沾滿西瓜汁的刀。

    甲乙洗掉粘手的西瓜甜汁繼續他們的遊戲。

    決定甲未來命運的骰子、決定乙如何拿甲開玩笑的骰子在空氣里、在桌面上翻滾一下、兩下,不動了。

    甲趕快抄起邊上的手冊,開始查「5」對應的親家。

    乙問甲是親家什麼。

    「燕地趙氏,先祖虎系漠北遊民。因王朝末年天下混亂,從首領入關內,為左將軍敗,幸得脫,攜所虜金帛走燕南。於時……」朗讀者打住上下瞄兩眼,「其他親家都是大官權臣、修仙門派,就這個是……。」

    乙:「我記得是10還是9,再向下多看幾個。」

    「其實嫁給人我就很滿意,」見勢頭不對欲跑偏話題的甲卻被乙揪住不放,「你平時不是很喜歡人外娘本子的呀?」

    甲還試圖拿規則抵抗:「我確實喜歡不同種族雜交。但是你要注意,這個角色不是我。是角色卡上寫的『有些怕生,善良』。」

    兩雙眼睛瞟向精緻的少女模型。

    「這個李甲,也就是我,不想和人、神仙以外的東西結為連理更符合人物性格,因為我是守序善良的,而鬼所在的陣營是和善良對立的。」

    每次這傢伙產生合理疑議時,頭疼的總是當前主持人,乙想。「你說的善良是人物性格跟陣營沒關系。」他接過手冊翻過多少頁,「身份就是『習武世家』、『平民』,應該算中立。而且故事背景不會這樣排斥鬼。又不是驅邪的道士。」

    「人們都是默認鬼是混沌邪惡的,所以善良的鬼……不是。」甲的腦子在燒、頭發在冒汗,「所以好人會把鬼默認是壞的,就算後來知道要嫁的鬼是脾氣很好、很善良。」說完甲輕松抹掉頭上的汗。

    乙覺得自己被甲頂得說話聲音很大:「善良的人一開始接觸妖魔鬼怪的眼光就和普通人不一樣!」

    「我們還是看書吧。」甲提議,乙沒脾氣地點點頭。

    「呃啊啊啊,好熱。怎麼沒風了?乙你去開大風扇,」甲指派完乙,便握刀打算再給自己切兩片西瓜。

    客廳里安靜了好像有一段時間。

    乙只得慢慢站起來去調風扇旋鈕。

    「我的瓜呢?」忽然他愣在原地,「甲?甲!你找一下開關……風扇開關不見了……牆壁不見了,房間和房間里的東西、消失了。」

    甲告訴他:「桌子長草了。」

    他們玩著玩著玩沒了?

    最後乙仰頭想確定風扇在不在,卻發現白天明亮的散射光從樹枝枝丫形成的天窗中照射下來,照亮兩三米遠處一株一株小枯樹之間;照在青苔碎瓷小草裂痕分割的牌桌上;最後照到原先在甲手中,現在正往下落的反光刀刃上。

    未完待續

    本節如有涉及桌遊的常識性錯誤,煩請讀者耐心指正。

    後記:

    此節梗概作於和朋友賭氣之時。

    覺得它是挺不錯的開頭,正巧想找一個機會練筆,便打算以網絡中篇小說連載的形式發出。因沒有找到適合的其他網文平台,故選機核。

    第一次寫小說,請多包涵。如果讀者諸君發現語病、標點、邏輯錯誤、「讀起來怪怪的」等問題,懇請於評論區道出。只有這樣做我才有機會進步。

    歡迎有任何建議、想法,或是很閒的朋友來聊天。

    從其初始,結局已曉。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