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著 iPad Pro 玩了兩天遊戲,我發現了蘋果做遊戲機的突破點

蘋果在 2019 年春季發布會上發布了全新的遊戲訂閱服務「Apple Arcade」,並在同年 9 月正式登陸 iPhone、iPad、Apple TV、MacBook 設備,採用了首月免費、次月開始以 4.99 美元/月的價格進行收費的商業模式。

抱著 iPad Pro 玩了兩天遊戲,我發現了蘋果做遊戲機的突破點

幾乎是同一時間,蘋果官方商店出現了一款讓人出乎意料的商品,微軟二代精英手柄。從那時起,蘋果設備開始支持連接 PS/Xbox 手柄,進行遊戲。

抱著 iPad Pro 玩了兩天遊戲,我發現了蘋果做遊戲機的突破點

這一套組合拳下來,人們都認為蘋果將開啟它的遊戲帝國篇章,今年甚至有傳聞稱蘋果要造遊戲機。

但其實我們很多人手里,已經有一台「蘋果牌遊戲機」了,那就是 iPad。

iPad mini 是一台很棒的掌機設備,如果你常看遊戲直播,會發現有不少主播會用 iPad mini 玩吃雞,此類需要四指甚至六指操作的遊戲,操作復雜,用 iPad mini 玩便於施展拳腳。iPad Pro 系列因其螢幕更大,則更適合作為桌面遊戲機。

抱著 iPad Pro 玩了兩天遊戲,我發現了蘋果做遊戲機的突破點

▲ 下一代 iPad mini 或成為新一代街機,圖片來源:@RendersbyIan

尤其是今年推出的 iPad Pro 2021 12.9”,在 120Hz ProMotion、HDR、mini-LED 等技術加持下,所呈現出的畫面亮度更高、明暗對比更強烈,說它是愛奇藝神器,倒更像是遊戲神器。

於是我下載了「神界:原罪 2」、「原神」和一眾 Apple Arcade 遊戲,接上 Xbox 手柄後,抱著 iPad Pro 玩了兩天時間。

抱著 iPad Pro 玩了兩天遊戲,我發現了蘋果做遊戲機的突破點

iPad Pro 上的遊戲玩起來到底如何?

神界:原罪 2 經過兩年的移植開發,最終以 24.99 美元的價格上架了美區的 App Store,約合人民幣 160 元,這價格放在 App Store 里已經算是奢侈品了,甚至比 Steam 上的原價更貴點,這值得嗎?

這是我第一次遊玩原罪 2 這款 CRPG 遊戲 (或許這個版本應該叫 PRPG?P for Pad),使用「觸控+手柄+鍵鼠」的三重交互方式進行遊玩,遊玩體驗很棒。

抱著 iPad Pro 玩了兩天遊戲,我發現了蘋果做遊戲機的突破點 抱著 iPad Pro 玩了兩天遊戲,我發現了蘋果做遊戲機的突破點

雖然這款遊戲在 PC 平台已經發售了近 4 年時間,然而用現在的眼光去看待也毫不落伍,它的光影特效、人物細節、戰鬥特效技術力之高,如果我不是親身遊玩,其實很難相信這是一款移動端遊戲。

抱著 iPad Pro 玩了兩天遊戲,我發現了蘋果做遊戲機的突破點

官方稱在這個版本的遊戲里,可以體驗到與 PC 相同、原汁原味的遊戲感受,他們可不只是說說而已,平板端畫面已經達到了 PC 上的最高畫質水平,而在 M1 iPad Pro 上更是可以以 60 幀模式進行遊玩。

不過當螢幕細節過多,或是在復雜的打鬥場景下,幀數會發生肉眼可見陡降,說這款遊戲可以榨乾頂配 iPad Pro 並不假。

遊戲甚至針對不同的交互方案,提供了不同的 UI 設計。當我接上滑鼠遊玩時,底部物品欄的圖標統統變小,上面還會顯示快捷鍵鍵位,仔細看滑鼠樣式也發生了改變,不是原生的小白點了。

抱著 iPad Pro 玩了兩天遊戲,我發現了蘋果做遊戲機的突破點 抱著 iPad Pro 玩了兩天遊戲,我發現了蘋果做遊戲機的突破點

不知不覺,我在原罪 2 的里的遊玩時間已經超過 5 個小時,原本滿電量的 iPad Pro 此時也提示電量告急。充滿電後,我打開了另一款 RPG 遊戲 — 原神。

原神對硬體性能要求頗高,所以成了雷軍口中的跑分工具。我們評測手機遊戲性能時,也會經常拿原神跑幀數,至今沒有一款手機能夠通過穩定 60fps 遊玩原神的考驗。

當然新款 iPad Pro 也難跨這門檻,在全高畫質下開啟 60fps 模式,偶爾還是會出現肉眼可見的掉幀,或許是原神還未針對 M1 晶片進行專門優化。

抱著 iPad Pro 玩了兩天遊戲,我發現了蘋果做遊戲機的突破點

我可以選擇犧牲一些畫質,達成 60fps 滿幀運行的遊玩體驗,而且用這塊 12.9 英寸的大屏去玩原神,跟在手機上玩的感覺不太一樣,簡單地說就是更沉浸也更享受,由於 iPad Pro 的螢幕大小占優,我可以把 iPad 立在桌面,拿著手柄躺在沙發上去玩。

抱著 iPad Pro 玩了兩天遊戲,我發現了蘋果做遊戲機的突破點

這種桌面模式還有一個好處,我無需手持設備,所以也就不用親身去感受硬體滿負荷運行時所產生的熱量了。

撇開一些爭議,原神之所以能如此受歡迎,遊戲本身的質量還是很能打的。無論是畫面和遊戲性,都是 3A 級遊戲該有的賣相。尤其在 iPad Pro 這塊 Liquid XDR 螢幕上,原神這道菜顯得更加精緻可口。

抱著 iPad Pro 玩了兩天遊戲,我發現了蘋果做遊戲機的突破點

前面提到的兩款遊戲,其實並不是手柄這種交互方案所擅長的領域,賽車遊戲才是。

但是很可惜,iPad 平台尚未有能稱得上 3A 級的賽車大作,用 iPad + 手柄去玩狂野飆車系列,總覺得有點大材小用的感覺,我下載並遊玩了「真實賽車 3」和「F1 Mobile」,雖說畫面和駕駛感受有內味了,然而對於手柄的兼容性還差點意思。

抱著 iPad Pro 玩了兩天遊戲,我發現了蘋果做遊戲機的突破點

在真實賽車中,左搖杆控制方向,但轉向很是生硬,尤其是在出彎後微調走線時,我明明只是輕輕地撥動搖杆,車頭卻是生硬且劇烈地進行調整;在 F1 Mobile 這遊戲中則不會出現以上情況,轉向操控線性自然,然而菜單界面沒有進行專門優化,此時還是需要把手往前伸,進行觸控操作,也就是說手柄只在操控賽車時才能派上用場。

而在一些 2D 賽車遊戲,對手柄的兼容性反而更好。

譬如在「Speed Demons」這款遊戲中,作為玩家的我,需要操控汽車在車流中不斷前進,直至沖線,轉向指向不清晰的話,就很容易翻車,配合手柄玩起來很是上癮。

抱著 iPad Pro 玩了兩天遊戲,我發現了蘋果做遊戲機的突破點

為何 Speed Demons 對手柄支持度比前兩款大廠出品的賽車遊戲還要好呢?因為它是 Apple Arcade 體系下的遊戲。

在 Apple Arcade 這套遊戲訂閱系統中,幾乎所有遊戲都會針對手柄進行專門優化,原因在於它面向的不僅僅是 iPhone 和 iPad 這類觸控設備,還有 Apple TV。

抱著 iPad Pro 玩了兩天遊戲,我發現了蘋果做遊戲機的突破點

手柄是最為通用的遊戲交互方式,它們自然對此更加上心。

Apple Arcade 自 2019 年推出至今,已經上架了 177 款遊戲,除了發布時一口氣上架了 70+ 款遊戲,還有今年 4 月份一波大更新外,其餘時間里基本都是以一月兩更的節奏上線新遊戲,保證訂閱用戶一直都有新鮮感,心甘情願地續訂。

里面大多屬於獨立遊戲 (Indie Game),大部分內容都比 Apple Arcade 體系外的遊戲質量高,其中還有像「海之號角 2」(Oceanhorn 2)、「NBA2K21」這類有著大作品相的遊戲。

抱著 iPad Pro 玩了兩天遊戲,我發現了蘋果做遊戲機的突破點

經歷一番遊玩後,我發現我最喜歡玩的,並不是前面提到的 NBA2K21 之類以畫質取勝的遊戲,而是「海之號角:柯羅諾斯地下城」(Oceanhorn:Chronos Dungeon) 和「Wonderbox」。

柯羅諾斯地下城是建立在海之號角世界觀下的俯視角探索類 Roguelike 遊戲,支持最多四人同游,遊戲選擇了像素畫風,但沒有因此而降低建模的精細程度,反而可以從場景、人物、物品等方面看出製作之精良。雖說是 Roguelike 遊戲,卻沒有明顯的懲罰機制,單純當作是地下城動作類遊戲去看待的話,可玩性還是很高的。

抱著 iPad Pro 玩了兩天遊戲,我發現了蘋果做遊戲機的突破點

另一款遊戲 Wonderbox,則有點像是「紀念碑谷 + 荒野亂斗 + 雷曼」的結合體,採用卡通畫風,大小朋友都適合遊玩,通過轉動視角進入隱藏場景的設計很有趣,還能在其他玩家建立的世界里進行探索,有種「超級馬里奧製造」的意思。

抱著 iPad Pro 玩了兩天遊戲,我發現了蘋果做遊戲機的突破點

iPad Pro 還不是蘋果牌遊戲機的最終形態

對於喜歡嘗鮮,喜歡獨立遊戲的愛好者來說,Apple Arcade 那 4.99 美元 / 月的訂閱費確實頗具性價比。里面有不少遊戲,若選擇單獨上架 App Store 的話,也能賣到 4.99 美元。

正如這項遊戲訂閱服務的名字所說的那樣,Apple Arcade 就像是遊戲機室,雖說不可能每一款遊戲都合你胃口,不過有蘋果監制,質量想必都不會差。

抱著 iPad Pro 玩了兩天遊戲,我發現了蘋果做遊戲機的突破點

這兩天在 iPad Pro 上玩的遊戲數量,比我過去一年玩的遊戲都要多。樂在其中的我,也找到了不少值得一直玩下去的遊戲,而我因此花費的錢,還不到買一張「惡靈古堡:村莊」(Steam 售價 528 元) 的一半,可以說是非常劃算了,但對於更多玩家而言,惡靈古堡雖貴,其帶來的樂趣和視聽享受,也是 iPad 所無法提供的。

顯然,iPad Pro 在許多方面上,都超越了當今主流掌機:螢幕顯示效果絢麗,晶片能力超強,卻還是在軟體部分拖了後腿,猶如戴著鐐銬跳舞。

號召力強如蘋果,在 Apple Arcade 上線兩年後的今天,也未能拉來更多知名 IP 移植至自家平台,看看 PS5 和 Xbox Series X|S 系列的銷量,便可一瞥獨占大作對遊戲平台的重要性。

幾天前,市場分析公司 Finbold 發布了次世代主機的彙編銷量數據,索尼在全球銷售了超過 860 萬台 PS5,而微軟旗下的 Xbox Series X|S 累計銷量是 512 萬台。就目前看來獨占大作,或者說知名 IP 對玩家而言有著相當大的誘惑力。PS5 如此,任天堂 Switch 更是如此。

抱著 iPad Pro 玩了兩天遊戲,我發現了蘋果做遊戲機的突破點

微軟在主機市場與索尼成為死敵多年,終於看明白了這一點。於是去年微軟大筆一揮,將貝塞斯達 (Bethesda) 的母公司 (ZeniMax) 招至麾下,旗下眾多知名 IP 如「上古卷軸」、「輻射」、「毀滅戰士」、「恥辱」、「德軍總部」等等,日後或將會成為微軟的獨占 IP,變成 Xbox 對抗 PS5 的武器和資本。成效如何?看明年此時的銷量對比便知一二。

蘋果的短板,由微軟補齊?

iPad Pro 因其形態與產品策略的差異,自然不會向專業遊戲設備的方向進發,但它還有機會嗎?我想有的,或許是時候將目光投向微軟的 XGP 服務了。

抱著 iPad Pro 玩了兩天遊戲,我發現了蘋果做遊戲機的突破點

我們在上面推斷出 iPad 端缺乏鎮得住場子的 3A 大作,逐個廠商去聊費時又費力,不如拿下一個早已聚集大量作品的平台。

微軟的 XGP 是一個不錯的選擇,XGP 全名為 「Xbox Game Pass」,是微軟推出遊戲訂閱服務,跟 Apple Arcade 類似,其中收錄了眾多作品,有精品獨立遊戲,也不乏「光環」、「戰地」、「地平線」、「輻射」等 3A 大作,每月繳納 14.99 美元就無痛暢玩服務內的所有遊戲,支持在主機、PC 和 Android 設備上遊玩。

Android 設備本地圖形性能有限,但利用去年推出的雲遊戲功能,玩家同樣可以在手機上玩到高質量的 Xbox 平台大作。

同樣的遊玩體驗,理應也能移植到 iOS/iPadOS 端,就看雙方意願如何了。

其實去年早有傳聞稱,XGP 服務即將於 2021 年登陸蘋果設備,如果這事最終成真,我想這台不談生產力 iPad Pro,會變得更香。

來源:愛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