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年前的「大屁股」顯示器,正成為玩家們的頂級外設

20 年前的「大屁股」顯示器,正成為玩家們的頂級外設

我們生活在一個被螢幕填滿的世界,螢幕出現我們的手腕上、掌心里,每天眼睛看到的、手指觸碰到最多的東西就是一塊塊平面的螢幕,纖薄的螢幕成為了我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個部分。

20 年前的「大屁股」顯示器,正成為玩家們的頂級外設

平面螢幕從出現到占據我們的生活,其實才過了不到二十年時間,而在此之前,提起螢幕人們聯想到的應該是笨重、龐大和昂貴的 CRT 顯示器。

隨著成本更低的液晶面板技術成熟,笨重的 CRT 技術就像膠片相機、CD 唱片一樣迅速被時代所拋棄,成為了數位化時代又一個還沒來得及告別就咽氣的「歷史技術」,被人們埋葬在了倉庫、二手家電店和回收站里。

20 年前的「大屁股」顯示器,正成為玩家們的頂級外設

在 2000 年,CRT 顯示器的出貨量達到巔峰,高達 9000 萬台;CRT 電視的銷量也在 2005 年達到頂峰,達到 1.3 億台,而現在,你卻只能在路過一些廢品站時,才能看到這些「大屁股」顯示器的身影。

20 年前的「大屁股」顯示器,正成為玩家們的頂級外設

▲ 圖片來自:Rachid Lotf

CRT 幾乎成了過時的代名詞,不過隨著復古遊戲回潮,CRT 顯示器在一些玩家口中出現的頻率越來越高,也許會出乎你意料的是,擁有一台 CRT 顯示器正在變成一件好玩又時髦的事情。

復古遊戲引起 CRT 復潮

20 年前的「大屁股」顯示器,正成為玩家們的頂級外設

遊戲是一個龐大的市場,根據數據分析機構 Statista 的統計,全球大約有 27 億名玩家,即使將遊戲分成零零總總的細分種類,各類遊戲都有相當可觀的一批粉絲。

對於其中的一部分玩家來說,電子遊戲已經成為了他們人生經歷中重要的一部分。

他們見證了遊戲從 8Bit 到全息模擬的發展,隨著遊戲的畫面變得越來越真實,機制也越來越多樣,他們卻發現在變得復雜的遊戲里很難找回童年玩遊戲獲得的單純快樂。

20 年前的「大屁股」顯示器,正成為玩家們的頂級外設

比起期待更有意思的遊戲新作,他們選擇回到過去,翻出被藏在在櫃子底下的紅白機、N64、PS2,重新回顧塞爾達、勇者斗惡龍、最終幻想等曾經把自己感動得死去活來的經典作品。

20 年前的「大屁股」顯示器,正成為玩家們的頂級外設

在 Reddit 上,這些復古遊戲愛好者樂於稱呼自己為「落後於時代的玩家」,曾經「劍拔弩張」的任天堂、索尼、世嘉粉絲現在終於能心平氣和地交流著彼此關於遊戲的美好回憶,除了討論哪款遊戲值得回味以及怎樣一命通關索尼克,很多玩家在這里交流玩復古遊戲的心得。

20 年前的「大屁股」顯示器,正成為玩家們的頂級外設

玩復古遊戲很簡單,在電腦裝個模擬器就能玩,但想玩好又很難,因為現在你很難在清晰的螢幕上找回記憶中的畫面。

很多玩家發現用液晶螢幕玩復古老遊戲時,液晶在顯示單個像素時往往太精確和銳利,讓畫面看起來就像是放大的馬賽克,是由垂直與水平兩根線交織而成的十字繡。

20 年前的「大屁股」顯示器,正成為玩家們的頂級外設

人們總是熱衷於清晰,希望看到一切不斷更清楚、更清晰,但是這對於復古遊戲來說不是什麼好事,它讓一切畫面看起來是那麼的粗糙和糟糕,這與玩家們美好的記憶是沖突的——在記憶里皮卡丘看起來要可愛得多。

這是因為回憶時給畫面套上了一層美好濾鏡嗎?

20 年前的「大屁股」顯示器,正成為玩家們的頂級外設

也許不是,Twitter 帳號 CRT Pixel 將同一個遊戲在分別液晶和 CRT 顯示器上的畫面拍攝下來做對比,在 CRT 顯示器上,原本粗糙的像素畫面變得更加光滑和清晰,不少玩家表示這才是熟悉的味道。

20 年前的「大屁股」顯示器,正成為玩家們的頂級外設

老遊戲解析度並不高,但搭配舊顯示器, 顯示效果要比新的液晶顯示器好得多,這似乎成了復古遊戲玩家們的共識,每當有新的玩家想要入坑追憶 PS2、Wii 甚至是世嘉土星上的美好時,「首先你需要一台 CRT 顯示器」是老玩家們給出最真誠的建議。

索尼、JVC、日立等 CRT 顯示器廠商也許不會想到,在宣判了 CRT 死亡的十幾年後,CRT 竟然無意間迎來了一次「口碑營銷」,入手一台 CRT 顯示器,成為了玩家們回到快樂星球的那把鑰匙。

為什麼 CRT 玩復古遊戲更爽?

為什麼用現在液晶現象技術去玩老遊戲,反而效果比用 CRT 來得要更加糟糕?這要是因為液晶與 CRT 的成像原理不同,導致在輸入延遲與畫面上有著很大的差異。

20 年前的「大屁股」顯示器,正成為玩家們的頂級外設

如果你嘗試將老遊戲機與現在的 4K、8K 超高解析度面板電視相連,按下手柄上的按鍵後你可能會留意到畫面的反饋與你手指的動作存在著一點不明顯但是可以察覺到的延遲。

這是因為老遊戲機輸出的畫面往往只有 240P 或者 480i 的解析度,高畫質電視需要時間去解碼以及拉伸等畫面處理,這有可能會造成上百毫秒的延遲。

20 年前的「大屁股」顯示器,正成為玩家們的頂級外設

當你在玩超級馬里奧兄弟或者賽車等對及時反映非常高的遊戲時,這種不能及時響應的延遲有可能會毀了你一下午的遊戲體驗。

而在 CRT 顯示器上,得益於其先天的成像原理特性,這種即時響應並不是一個問題。

20 年前的「大屁股」顯示器,正成為玩家們的頂級外設

我們需要從 CRT 顯示器的成像原理說起,CRT 其實是陰極射線管(Cathode-Ray Tube)的縮寫,其之所以會有一個碩大的「屁股」,是因為在里面有一根真空的陰極射線管,其中包含一個或著多個電子槍。

而在前面的玻璃蓋板上,布滿了能夠發光的螢光粉,其成像的過程其實就是電子槍發射出電子,打在了螢光粉上發出光。

20 年前的「大屁股」顯示器,正成為玩家們的頂級外設

▲ 超級慢動作拍攝 CRT 螢幕可以看到電子束掃描

當電子槍按順序以極快的速度將整塊螢幕的螢光粉打亮,利用眼睛的視覺殘留,我們就能獲得一個清晰的畫面。

20 年前的「大屁股」顯示器,正成為玩家們的頂級外設

▲ 馬里奧的掃描過程

電子槍的掃射速度要遠比我們想像的快得多,並且無時無刻都在掃射,因此當你按下手柄上的按鈕時,螢幕就能以超快的響應速度(通常低於 0.01 毫秒)反映出你的操作,帶來幾乎無延遲的操作體驗。

再回到我們感知最明顯的畫面上,CRT 之所以能將液晶的銳利圖像「磨」掉稜角,主要原因是兩者的像素組成不同。

20 年前的「大屁股」顯示器,正成為玩家們的頂級外設

正如你現在正在使用的手機或電腦螢幕,當你用顯微鏡發大時你會發現,液晶面板其實是由一個個紅色、藍色、綠色的小點組成,三種顏色的小點即可組成一個像素,通過控制小點的亮度不同形成顏色從而構成圖像。

圖形與像素點之間是一個點對點的關系,圖形的解析度越高,則邊緣越細膩。

20 年前的「大屁股」顯示器,正成為玩家們的頂級外設

而當你仔細看 CRT 的螢幕時,它也有紅藍綠的三色小「點」,但與液晶面板不同這其實是一顆顆交錯排列的螢光點,並不會發光。

當電子光束照射到這些螢光點時,發出對應亮度的三原色形成了我們所看到的彩色。

20 年前的「大屁股」顯示器,正成為玩家們的頂級外設

和液晶像素不同的是,這些螢光點並不是整顆發光,而是隨著電子能量多少,可以半顆、甚至部分發光,因此在顯示圖形的邊緣就會有種柔化的效果。事實上 CRT 顯示器並不存在絕對的解析度,因為它並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像素。

20 年前的「大屁股」顯示器,正成為玩家們的頂級外設

所以,原本顆粒分明的像素遊戲畫面,到了 CRT 顯示器上也不會那麼刺眼,而且 CRT 隔行顯示的掃描線效果,可以讓畫面帶來更平滑的邊角感和真實感,這種效果有時真的會讓人著迷。

20 年前的「大屁股」顯示器,正成為玩家們的頂級外設

換句話說,老遊戲是基於 CRT 時代的顯示技術誕生的,因此想要原汁原味還原老遊戲的真實畫面,一台同樣歲數 CRT 顯示器確實是個不錯的選擇。

CRT 會像機械鍵盤一樣翻紅嗎?

CRT 顯示器因為更低成本的新技術誕生和流行而被市場拋棄,又因為遊戲重新回到人們的視線之中,聽起來與另一個大火的遊戲外設——機械鍵盤的故事幾乎一模一樣,那麼問題來了,CRT 顯示器會像機械鍵盤一樣迎來復興嗎?

就像被更廉價的薄膜鍵盤擊倒的機械鍵盤一樣,CRT 被淘汰液晶淘汰並不是畫質不行,而是輸在了成本與易用性。

20 年前的「大屁股」顯示器,正成為玩家們的頂級外設

Digital Foundry 在曾經做過一次有趣的測試,他們將一台 22 英寸的索尼 FW900 特麗瓏顯示器接在了一台現代高性能 PC 上,試著運行 2019 年的 3A 大作《Control》。

結果有趣的是,開啟了 RTS 光線追蹤效果後,顯示效果並不會輸給流行的 4K 遊戲顯示器,甚至在動態細節上,FW900 要更勝一籌。

20 年前的「大屁股」顯示器,正成為玩家們的頂級外設

有更多的網友也對這些頂級 CRT 顯示器的性能做了現代化測試,由於沒有它沒有絕對解析度,只要畫面的比例合適,無論是 PS5 的次世代遊戲還是 APEX、CSGO 等競技類流行網游,CRT 的表現都遊刃有餘,一切看起來都是那麼清晰和流暢。

不過這股 CRT 熱也僅僅止步於硬核玩家圈中,雖然頂級 CRT 顯示器的表現確實要優於大部分廉價、普通的液晶面板,但是想要體驗這種復古浪潮的體驗之前,你需要解決一大堆的麻煩。

首先是接口問題,後期的 CRT 顯示器配備了 VGA、DVI-I 等輸入接口,聽起來很老舊,但起碼你還可以通過 HDMI 轉接線來連接你的電腦,還不算麻煩。

20 年前的「大屁股」顯示器,正成為玩家們的頂級外設

▲ 不同接口最終得到的畫面也不同

當你要連接你的老遊戲機時,你就需要考慮到底是用 RGB、S-端子還是 BNC 接口,甚至還可能需要考慮轉接器來實現最好的顏色輸出,不同輸出形式直接影響了你最終得到的畫面效果,聽起來比選擇 HDMI 2.1 還是 DP 1.4 要復雜得多。

其次是損壞率的問題,CRT 至今已經停產了近二十年,大部分 CRT 顯示器的零件面臨著老化、難更換的問題,而且你還需要對這樣一台老顯示器的色彩、畫面進行校準,很顯然 CRT 顯示器只適合具有動手能力並且懂得專業知識的硬核玩家。

20 年前的「大屁股」顯示器,正成為玩家們的頂級外設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CRT 顯示器真的很重而且很占地方。以一代神機索尼 FW900 為例,其重量達到了 42KG,占地面積約為 0.3 平方米,想要搬運或者放置它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20 年前的「大屁股」顯示器,正成為玩家們的頂級外設

並且這些頂級的 CRT 螢幕,價格並不見得比液晶螢幕便宜,在二手交易平台上,一台成色上好的 FW900 要價比一台全新 iMac 還要高得多。

與之相比 iMac 的厚度僅為 11.5mm,除了有一塊漂亮的 24 寸高清大屏外,還有與 iPad Pro 同款的 M1 晶片和能指紋解鎖的彩色鍵盤。

因此,高成本高代價 CRT 註定很難再次走進大眾的生活里,它就像膠片相機一樣,在某些時候表現更棒,但各種不便讓它們並不適合所有人。

20 年前的「大屁股」顯示器,正成為玩家們的頂級外設

2015 年,隨著最後一家 CRT 生產商 Videocon 停產,CRT 就正式進入了生命倒計時,幸運的是比起被遺棄,CRT 還沒有被遺忘。不過當最後一台 CRT 顯示器熄滅,還有人會記得復古遊戲的美好畫面嗎?

人們緬懷膠片,因此製作了各種膠片的濾鏡,視圖用更低的成本模擬出膠片的味道,同樣的,人們也在為 CRT 製作模擬濾鏡,在一些模擬器上,你也可以用液晶面板模擬出 CRT 獨特的掃描線效果。

20 年前的「大屁股」顯示器,正成為玩家們的頂級外設

▲ 圖片來自:Rachid Lotf

用更現代的方式留下過去的美好,這也許才是緬懷老技術的最好方式。

來源:愛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