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爾登法環》世界觀淺扯:奇葩小國物語的新篇章

閱前提示

這篇文章考據成分稀薄,純粹是看了幾十遍預告片後的腦補產物。文中的觀點也請不要當真,其中大部分的胡扯必然被後續公布信息打臉。

希望這篇奇葩文能給同樣在等待《艾爾登法環》的朋友們帶來一些快樂。

大樹底下好乘涼

《艾爾登法環》的世界觀圍繞一顆金色巨樹展開,很明顯是採用了北歐神話的世界之樹構架。世界之樹(Yggdrasill)構成了北歐神話中的整個世界,樹上和樹根存在眾多不同的國度。

官網的序言部分簡述了本作世界觀,短短幾句話就暴露了宮崎英高重構神話的野心。

《艾爾登法環》世界觀淺扯:奇葩小國物語的新篇章

  • 永恆女王瑪利卡(日:永遠の女王マリカ,英:Queen Marika the Eternal)
  • 狹間之地(日:狹間の地,英:the Lands Between)
  • 黃金樹(日:黃金樹,英:Erdtree)
  • 本作的故事發生在狹間之地,此地有一位叫做「瑪利卡(マリカ)」的女王,是目前公開信息中唯一的人名。

    女王與狹間之地的關系說得很模糊,用了「戴く(いただく)」這個詞。保持模稜兩可的感覺翻譯,大致是「受到女王瑪利卡恩惠的狹間之地」。究竟是什麼樣的恩惠,答案有很多。可能指女王統治的恩惠,也可能指女王犧牲奉獻的恩惠。

    《艾爾登法環》世界觀淺扯:奇葩小國物語的新篇章

    另外,「戴く」同時也有諧音「頂く」的可能性,指女王居於地理意義上的狹間之地高處,守護著這片國度,那麼很有可能與黃金樹頂部的黃金葉有關。宮崎英高喜歡玩文字遊戲,所以女王瑪利卡也不一定是人,或是已經從人變成了非人的狀態。

    宮崎英高自稱是「命名宅」,熱衷起名時塞各種典故。簡單查了一下女王名字的來源,在丹麥語中「marika」是瑪利亞的變種。如果遊戲中取了聖母瑪利亞的典故,那麼她的定位可能是過去與「神秘存在」接觸的最初人類,從而造成了一系列後世影響。

  • 半神(日:デミゴッド,英:demigods)
  • 偉大符文(日:大ルーン,英:the Great Runes)
  • 破碎戰爭(日:破砕戦爭,英:The Shattering)
  • 接下來的歷史出現了一群「半神」,他們與女王瑪利卡的關系也說得很委婉。「マリカの血を受けた子供たち」直譯為「接受瑪利卡之血的孩子們」,可以理解為繼承瑪利卡血脈的子孫後代,也可以理解是一群分享了瑪利卡之血的人。

    半神(demigods)是現實存在的神話概念,指的是神與凡人產生的子嗣。結合瑪利卡名字典故,這些半神應該是瑪利卡的後代,因為如果瑪利卡是凡人,只接受瑪利卡的血液無法算作半神。但在文章後半部的胡猜中,半神也可能是分享了最初人類瑪利卡之血而產生的。

    本作突然提出半神的概念,讓我產生了一些奇妙的聯想。是否有這樣一種可能性,宮崎英高的不同作品存在一些共有概念,每個作品只解釋了其中一部分。

    就拿半神這個概念來說,《黑魂》系列中毫無疑問有半龍的存在,而在《血源》和《只狼》中,符合半神標準的分別是上位者子嗣和御子。雅楠上位者子嗣的誕生在遊戲中有相對明確的表現,而葦名龍胤御子的身世卻幾乎是一片空白。

    《艾爾登法環》世界觀淺扯:奇葩小國物語的新篇章

  • 偉大意志(日:大いなる意志,英:the Greater Will)
  • 半神們內訌搞「冰與火之歌」,最後被聖父拋棄。這句序言里提到了一個新概念「偉大意志(大いなる意志)」,我認為可能是宮崎英高對《真女神轉生》系列的致敬,《真女神轉生》的設定非常邪性,也許宮崎英高是這個系列的粉絲。

    《艾爾登法環》世界觀淺扯:奇葩小國物語的新篇章

    偉大意志(大いなる意志/大いなる意思/大いなる理)是《真女神轉生》世界觀中的萬物之理。YHVH(耶和華)是偉大意志的化身之一,也是系列若干作品的最終BOSS。偉大意志的代言人 YHVH 最終被主角擊敗,可以看作是他也沒有完全理解偉大意志,一意孤行被偉大意志所拋棄。

    《艾爾登法環》世界觀淺扯:奇葩小國物語的新篇章

    YHVH 在《真女神轉生》系列中的標准形象是一張金色大臉,而在《艾爾登法環》預告片里,我們也能找到一個金色大臉的噴火戰車。

    《艾爾登法環》世界觀淺扯:奇葩小國物語的新篇章

    半神們為什麼會被偉大意志遺棄,預告片的台詞里有一些線索。

    《艾爾登法環》世界觀淺扯:奇葩小國物語的新篇章

  • 黃金律(日: 黃金律,英:the Golden Order)
  • 黃金律(Golden Rule)是現實存在的概念,指的是「希望別人如何對待你,就如何對待別人」的道德觀念,也就是孔子所說的「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在遊戲設定中,這條原則可能對應的是有人對同胞做了某些他們自己都不願意承擔的事情,所以走向了末路。另一個原因是黃金律的名字恰好與本作主題之一「黃金」對應。

    序言翻譯解讀到這里,准備開始腦洞環節。

    黃金的邪惡意象

    《黑魂》系列的雙主題是傳火(紅)與人性(黑白)、《血源》的雙主題是遺志(紅黑)與啟蒙(白),《只狼》的雙主題是龍胤(白)與修羅(紅),這些主題都可以用黑、白、紅三種顏色概括,遊戲畫面以這三種顏色為主,整體偏灰。

    《艾爾登法環》世界觀淺扯:奇葩小國物語的新篇章

    這次的雙主題之一顯然是「黃金」,連遊戲標題的字母都是金色的;另一個則暫時不明,我猜可能是墨綠色代表的某種東西。遊戲的主題決定了畫面色調,所以與宮崎英高以往的作品相比,本作的畫面異常明亮。這種嘗試可能是在為新世代的後續作品鋪路。

    《艾爾登法環》世界觀淺扯:奇葩小國物語的新篇章

    我認為「黃金」在本作中代表了惡,所有與黃金有關的事物都是壞東西。要想理解黃金主題,需要先分析「艾爾登法環」目前表現出的含義,嚴謹一點的話,是其含義之一。

    艾爾登法環是對病變的崇拜,現有的信息中有五條線索指向了這種解釋的可能性:

  • 標題的簡化版艾爾登法環
  • 破碎神廟的復雜版艾爾登法環
  • 褪色之人的成因
  • 巨大的病變眼球
  • 手子哥的服飾細節
  • 先從本作標題的圖案說起,這個圖案中間由一條豎線和四環組合,豎線又貫穿了若干條弧線。

    《艾爾登法環》世界觀淺扯:奇葩小國物語的新篇章

    暫時不看中間重疊四環的話,其餘部分讓我想到了《血源》中的兩個符文,分別是:

    《艾爾登法環》世界觀淺扯:奇葩小國物語的新篇章

    《艾爾登法環》世界觀淺扯:奇葩小國物語的新篇章

    這兩個符文的主幹部分都代表展開雙手的人。「無形的歐頓」符文連接人體的兩條豎線是溢出的鮮血,「淤垢」符文人體附近的點狀物是寄生蟲。

    《艾爾登法環》世界觀淺扯:奇葩小國物語的新篇章

    艾爾登法環的圖案可能也在暗示多重的圓環就在人的身體上。表達人的主幹部分出現了多個手臂,我認為有兩種可能:一種可能是異化的人,或許與預告片中出現的「蜈蚣人」有關;另一種可能是無數個單獨的人重疊在一起,表現世代的傳承。

    《艾爾登法環》世界觀淺扯:奇葩小國物語的新篇章

    接著說褪色之人的成因,序言的下一段是這樣寫的:

    《艾爾登法環》世界觀淺扯:奇葩小國物語的新篇章

  • 黃金祝福(日:黃金の祝福,英:the grace of gold)
  • 褪色者(日:褪せ人,英:the Tarnished)
  • 本作中玩家的身份是褪色之人(褪せ人),指的是眼瞳在過去曾失去」黃金祝福「的人,這些人被流放離開了狹間之地。

    「祝福」的含義可以參考《血源》秘法道具「夜空之瞳(夜空の瞳)」的物品描述,二者語境類似。

    《艾爾登法環》世界觀淺扯:奇葩小國物語的新篇章

    「精靈(精霊)」在《血源》中指的是蛞蝓一類的軟體生物,通過圖片可以看出夜空之瞳是一枚爬滿迷之生物的眼球。褪色之人喪失的「黃金祝福」同樣是在描述眼瞳的狀態,可能也是反語,暗指寄生。

    「祝福的引導(祝福の導き)」又是什麼呢?很巧,《血源》里也有類似的概念。

    《艾爾登法環》世界觀淺扯:奇葩小國物語的新篇章

    路德維希看到的扭動小人估計是眼中蠕動的寄生蟲。由此推測,本作中出現的「祝福的引導」不會是什麼好東西。

    預告片後半段快速切換的畫面中出現了下一條線索,一個未知生物的病態眼球在轉動。這里可以觀察到眼白部分疑似寄生蟲的血絲和眼球中央的扭曲瞳孔,瞳孔燦爛奪目的金色漩渦如宇宙般深邃。

    《艾爾登法環》世界觀淺扯:奇葩小國物語的新篇章

    這應該就是褪色之人眼瞳中失去的「黃金祝福」。從眼部周圍的粗糙皮膚可以判斷,這顆眼球的主人可能是古老、巨大的生物。

    到此為止,用眼中的異象來解釋「艾爾登法環」似乎還不夠有說服力。標題的法環圖案上只有四個簡潔的環,而巨人瞳孔的構圖更加復雜。我們回頭再看預告片里神殿這一幕,在破碎神殿的牆上刻有另一個版本的「艾爾登法環」。

    《艾爾登法環》世界觀淺扯:奇葩小國物語的新篇章

    把圖案放大,會發現其中重疊了更多的環,下半部分有無數曲線向中心聚攏。

    《艾爾登法環》世界觀淺扯:奇葩小國物語的新篇章

    這個復雜版本的艾爾登法環很可能代表了病變的金瞳,環是瞳孔,曲線看上去像是樹根,實際是眼中的寄生蟲。我猜中文版把「ring」翻譯成法環,蘊含了金瞳信仰給狹間之地帶來最初秩序的意思。

    這個場景的另一個細節是法環圖案下方疑似瑪利卡的女性雕像。結合上述所有信息,我對黃金信仰產生了一系列猜想。

    很久以前,「某樣東西」出現在間隙之地,生根發芽長成黃金樹。黃金樹的本質是某種虛構的病原體,瑪利卡是第一個被感染並活下來的零號病人,這種充滿金色能量的疾病會賜予患者超過常人的能力,瑪利卡被稱作永恆女王可能是感染後變為某種永生的形態。

    黃金病患者的統一病徵是金瞳,瑪利卡的後代亦或是分享瑪利卡之血後被感染的人,瞳孔都出現了金色漩渦,這也是狹間之地文明的開端。人們認為金瞳是「黃金祝福」,修建宏偉的神殿,參拜黃金樹、永恆女王瑪利卡以及金瞳圖騰。

    除了金瞳以外,黃金病還會有各種各樣獨特的額外病徵,病徵類似的人組成了一個個國家。預告片里這座神殿的牆壁內埋藏著類似狼骨的非人骸骨,並且供奉著少女與野獸的雕像,可能是因為這座神殿屬於獸化病徵的黃金病患者過去建立的國家,他們相信少女與野獸的創世神話,別的國家則傳承其他版本的瑪利卡創世神話。這些不同版本的創世神話都來自統一原型,受地方文化影響後,細節有所改變。假設遊戲歷史中出現過九個國家,就要寫九種互相有所關聯的神話故事,所以需要一個職業作家來專門完成這項工作。

    不同國家之間的信仰雖然不同,但也存在一些共性,他們都崇拜黃金力量、金瞳和純金色。

    艾爾登法環破碎,可能指的是黃金力量衰弱導致金瞳信仰的崩塌。文化的消亡並不是一人所為,而是歷史的選擇,兩年前的第一部預告片里提到,摧毀法環的不一定是人,也可能是更抽象的事物。

    黃金文化消亡的危機源於黃金病在傳播過程中感染程度遞減,賜予祝福者的非凡能力也隨之變弱。

    隨著時間推移,感染能力弱化到一定程度後,有人開始喪失金瞳的病徵。他們被認為是失去祝福的不詳之人,必須要流放到間隙之地以外,這些人就是玩家扮演的「褪色之人」。

    這場流放運動可能就是黃金律喪失的一種體現,「如果你不想在失去金瞳時被迫害,就不要去迫害其他失去金瞳的人」,諸如這類的原則被打破,人們恐慌地把所有「褪色之人」都趕出了間隙之地。宮崎英高在以往作品里曾一定程度上借鑒過現實存在的民族文化問題,褪色之人的遭遇或許也會出現某些民族的影子。

    黃金律的喪失還可能體現在那些獲得能力的人開始拒絕回饋黃金樹,也就是為黃金樹提供養分,加劇了金瞳的消失。

    又過去很久,間隙之地擁有金瞳的人越來越少,甚至被世人遺忘。人們不再互相排擠,而是追尋自己祖先留下的神話傳說中提到的古代力量,我們可以看到預告片出現的大多數敵人也都沒有金瞳。在這片閉塞的奇葩國度里,人們尋求力量的方式開始走偏。

    《艾爾登法環》世界觀淺扯:奇葩小國物語的新篇章

    預告片里最顯眼的BOSS是鏡頭超多的手子哥。他在兩年前的第一個預告片里以孱弱的姿態出現,似乎在尋求手的力量。新的預告片里手哥終於如願以償,用兩年時間成長為大手子。

    《艾爾登法環》世界觀淺扯:奇葩小國物語的新篇章

    手子哥可能堅信與手有關的創世神話,他的祖先被黃金病賜福過手臂,獲得了手的神力,於是留下了這樣的傳說。他無法理解力量的根源是什麼,沉迷於手的拼接。

    這個反派的定位,大機率會對應《只狼》里的葦名弦一郎。弦一郎救國無門亂投醫,不顧一切喝下變若水,使用異術巴之雷反而誤了事。個人猜測手子哥最後可能也是栽在那些亂七八糟的縫合手臂上。

    《艾爾登法環》世界觀淺扯:奇葩小國物語的新篇章

    手子哥的奮斗之路可能參考了《血源》里收集眼球的女巫,學院的威廉大師提倡尋找內在之眼,墓地街的女巫們粗暴地理解為收集眼球,然後把這些眼球都掛在自己身上。

    《艾爾登法環》世界觀淺扯:奇葩小國物語的新篇章

    間隙之地跑偏的領主不只手子哥一人,預告片里還出現了一個趴在桌子上的神秘角色。仔細觀察會發現這位是耳朵哥,王冠和肩甲上掛滿了銀騎士耳朵。也不知道正式版里會不會繼續出現鼻子哥或是嘴巴哥。

    這些沒落貴族,忘記家族和王國的古老禮數,誤解了神話傳說的本意。為什麼我會認為他們走偏?手子哥的服飾已經給出了答案。

    《艾爾登法環》世界觀淺扯:奇葩小國物語的新篇章

    飄帶上刺繡的正是黃金眼瞳的紋樣。除了和巨人眼球一模一樣的瞳孔構圖以外,飄帶上眼眸內外的扭曲紋樣也很像是眼睛中的寄生蟲。

    金色眼眸的連貫邊緣又構成了類似 DNA 的雙螺旋結構,也許意味著金瞳的血脈傳承。雙螺旋的寓意曾在《血源》里出現過,玩家升級武器使用的血石碎片中間鏤空,連接部分是雙螺旋的紋路。

    著重描寫人對神話預言的誤讀和走偏可能是宮崎英高找喬治.R.R.馬丁聯合創作的真正原因。馬丁非常擅長從人誤讀神話的角度製造故事沖突,比如《冰與火之歌》中亞梭爾·亞亥(Azor Ahai)的光明使者傳說,冰火世界中很多文明都有類似但細節不同的終結長夜的預言,也有人堅信並試圖實現預言而做出犧牲。《冰火》中的另一個例子是紅色彗星的降臨,很多人給這顆彗星起了不同的名字,並且根據自身處境解讀出不同的預兆。

    《艾爾登法環》世界觀淺扯:奇葩小國物語的新篇章

    「由神話誕生的群像劇」是本作的關鍵詞之一,我認為間隙之地的沒落貴族們對各自家族傳承神話傳說的誤讀、痴迷和扭曲將會是本作故事的核心。

    褪色之人的歸鄉

    最後胡扯一下遊戲結局會是什麼樣的展開。

    褪色之人被偉大意志誘導歸鄉,可能是因為一直生活在此地的金瞳後裔已經對黃金病產生抗體,再也無法被感染。而最初失去金瞳被流放的褪色之人,還沒有完全免疫,保留了黃金病的部分能力,比如不死。

    玩家前往地圖各處已經滅亡或是依然存在的國度,搜尋被世人遺忘的黃金能力。找到「艾爾登法環」,本質上是讓黃金之瞳再現,重鑄間隙之地的信仰和秩序。

    這句話里的成王顯然指向本作的正統結局,相當於《黑魂3》中的傳火結局。

    結合遊戲序言和預告片的最後一句話,主角被慫恿利用艾爾登法環成王去拯救所有人。

    主角通過某種手段重獲黃金之瞳,再次感染黃金病成為下一個零號病人,即艾爾德之王,也就是黃金樹的新宿主。黃金樹的根源是艾爾登法環,是指黃金之瞳的宿主延續了黃金樹的生命,也讓受到黃金恩惠的間隙之地再殘喘一段時間。但是可以預料,法環遲早還會再次破碎,力量衰退,信仰崩塌。

    相反的結局是褪色之人拒絕被感染,黃金之瞳就此斷絕,黃金樹失去活力。

    《艾爾登法環》世界觀淺扯:奇葩小國物語的新篇章

    黃金樹的死亡在上一部預告片就有所暗示,「你難道沒有看到天空在燃燒嗎」,指的可能就是黃金樹。旁白念到這句台詞時,一位戰士似乎剛剛戰敗,身上的黃金能量正在消散。

    失去黃金樹的間隙之地不再受到黃金的恩惠,步入了沒有魔法的凡人時代。從而實現宮崎英高式的諸神黃昏,《艾爾登法環》也完成了重構北歐神話的最後一步。

    以上就是我對這段預告片的腦補,感謝閱讀!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