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最像人的「機器人」,本身就是人

如果機器人有選擇,不知道它們到底想不想要被人類製造出來。畢竟機器人雖然搬重物、做偵查、端菜洗碗,想把人類的繁瑣事一手包辦,但還要被嫌棄太笨重,太不靈活。而它要是太靈活、太聰明,又會被評價為讓人心生恐懼,有人害怕下一秒自己就被機器人攻擊。

當然,機器人要是真能做選擇,這就更讓人感到害怕了。

在這種機器人變強會讓人心慌慌的年代,偏偏就有人希望人能幫機器人變強,要用機器人去消除人類背後的孤獨感。不僅要消除人類的孤獨感,還要消除機器人身後支持者的孤獨感。

這個機器人餐廳,服務者都是人

可能是因為老齡化嚴重的原因,日本對於機器人的態度要和緩得多。雖然不到家家戶戶都能接受機器人,並能將它當作家庭成員的程度,但日本對機器人的接受度也遠比其它國家更高。

一個明顯的例子是其它國家關於機器人的影視作品是《愛,死亡和機器人》《我,機器人》,而日本的影視作品則是《我的機器人女友》《機器人大爺》。前者熱衷於想像未來世界機器人對人類的威脅,後者則想努力重構人與機器人的關系,身體可能是機器,情感卻屬於人類。

全世界最像人的「機器人」,本身就是人

▲ 偽裝機器人的大爺上廁所,引起了周圍人的震驚. 圖片來自:《機器人大爺》

今年 6 月剛在東京開放的咖啡館就是「機器身,人類心」的最佳案例。這是 Avatar Robot Cafe DAWNver.beta 的項目成果,我們也可以把這個咖啡館稱為阿凡達咖啡館。

阿凡達咖啡館的特色之一是機器人服務員,但和其它機器人咖啡館/餐廳不同的是,它的服務員都是被人所操控的。

雖然機器人本身就有一套作業系統,由人類下達命令,機器人完成任務。但通常是幾個機器人被一個人控制,經由系統下達命令。阿凡達咖啡館的不同在於,每個機器人背後的操控者都是一個個真實的人,這個機器人的專屬操縱者被稱為「飛行員」。

全世界最像人的「機器人」,本身就是人

▲ 躺在病床上的人就是機器人背後的「飛行員」

這些「飛行員」之所以要通過機器人提供服務,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他們沒辦法在現場提供咖啡服務。他們來自日本各地,大多患有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和脊肌萎縮症等疾病,行動不便,是很難走出家門的傷殘人士。

有了阿凡達機器人餐廳,「飛行員」就可以在家上班了。通過在家中、醫院遠程控制機器人,「飛行員」也能為線下咖啡廳的顧客提供服務。在阿凡達工作的一名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的患者還曾做過咖啡師,他甚至可以將數據輸入電腦來提供定製服務,去根據顧客的喜好製作咖啡。

這些機器人身高 120 厘米,「飛行員」可以通過視線和指尖的移動來控制電腦,從而控制機器人 OriHime-D。機器人內置了音箱,「飛行員」可以通過它和客人交談,即便無法發聲的「飛行員」也能使用人造語音服務來發聲。

全世界最像人的「機器人」,本身就是人

▲ 阿凡達咖啡館的宣傳海報

通過 OriHime-D,行動不便的人在家也可以看到客人的動作和表情 ,然後從人的角度反饋語音服務,他們甚至能夠通過機器人「臉」上的表情符號和身體的動作傳達自己的想法,和顧客進行肢體交流。

在這家咖啡店開設之前,機器人製作商 Ory Laboratories 的創始人早就夢想用自己的機器人幫助行動不便的人進行工作了。因此,在阿凡達咖啡館獲得足夠多的眾籌資金之前,他就在努力推動移動機器人 OriHime-D 進入更多餐廳提供服務。

全世界最像人的「機器人」,本身就是人

▲ 咖啡館圖片

日本每日新聞報的記者就曾去當地的一家漢堡店體驗 OriHime-D 的服務,它背後的服務者是患有脊髓性肌肉萎縮症的 24 歲女孩。對方表示,自己經常為那些不適應移動網際網路時代的老年顧客提供服務,她能根據老年人的習慣為他們介紹如何選購、如何付款。

當老年人在這個無現金支付的咖啡店覺得不方便時,提供服務的就是機器背後的人。如果他們一直沒辦法完成自助付款,OriHime-D 的眼睛就會亮起綠燈——這表示飛行員在提供服務:「可以試試把條形碼向右偏轉,方便機器讀取哦。」

全世界最像人的「機器人」,本身就是人

▲ 在收銀台提供服務的機器人

她還會從個人的角度作出產品推薦,不管是根據年紀性別推薦,還是根據節氣潮流推薦,這些都屬於主觀的推薦種草。從這個角度來說,OriHime-D 是一個「不需要」人工智慧的機器人,因為這些都被背後的飛行員替代了。

用人「代替」機器人,成為剛需

機器人誕生之初就是為了從事高危工作或做人力無法企及之事,它被創造出來的初心便是幫助人類。

我們看到的機器人應用案例大多都屬於重工業領域,它們搬運重物、切割材料、裝配組件。而身邊常見的就是飯店里的服務機器人,家里的掃地機器人了。

作為機器人中的一種,OriHime-D 同樣承擔了做人力無法企及之事的使命。用一個人去做傷殘人士的工作代言人是很難的,至少從成本控制上來看這並不是一筆劃算的生意。

而機器人的存在讓這些人被聘用成為了一種可能。即便目前更多是可以用於營銷推廣的個例,但對無法走出家門的人來說也有很大的幫助。阿凡達咖啡館項目的發起人,同時也是機器人的製作者的吉富太郎表示:

當然,一開始有失敗的可能,但我們所要做的就是找到原因並改進它。我的最終目標是創造一個使用輪椅或因疾病臥床不起的人有希望的社會,他們可以工作、服務他人。我想利用這個咖啡館作為一個機會,讓與虛擬機器人合作成為社會的一種選擇。

全世界最像人的「機器人」,本身就是人

▲ 服務中的 OriHime-D

吉富太郎年幼時常因為生病而無法到學校念書,痊癒後也很難融入校園,無法與人進行交流是他長期的體驗,這些特別的經歷讓他希望自己能「消除孤獨」。大學時期的他因此提出了通過機器人與人交流的想法,但對人工智慧的了解越深越深,他就越覺得自己找錯了方向。

在他看來,能夠減少他人孤獨感的一定也是人類,而非電腦程式。所以他開始把孤獨的、困在床上的人和普通人聯系起來,讓他們交流,創造新的回憶。

在這過程中,機器人背後的人可以與人交流,他們不用被困在幾平米的房間,負載在機器人身上去上班、去服務。被服務的人也可以與人交流,他們不用面對答非所問的人工智慧和標准模版,因為機器人背後還有真實的人工服務員。

全世界最像人的「機器人」,本身就是人

▲ 看上去是機器人服務員,實際還是人類在提供服務

中國也有類似為視障人士提供的公益平台,視障人士遇到困難時可以通過拍照等方式上傳平台求助。沒有視力障礙的人花費 1-2 分鍾就能用自己的眼睛和聲音為視障人士提供幫助。在這個環節,視障人士依靠的不是自動識別的算法,而是人與人的連接、幫助、交流。

這種人與人的交流很可能你想像的更加重要。我們在《不怕被機器人殺死的,只有日本人》中介紹過,日本養老院會采購一定的機器人來陪伴老年人。這是事實,但在此之外,日本老人依然需要的是來自人類的愛。機器人學者 Marketta Niemelä 就表示:

當我在日本調查時,發現日本的老年看護機構幾乎不會購置大量的機器人設備。相反,人們更需要來自人類的關愛。

在《Her》這類幽默風趣、聲線迷人的人工智慧系統尚未被製作出之前,這世界可能需要更多的 OriHime-D 來幫助兩方人類的溝通,既幫助服務者,也幫助被服務者。

全世界最像人的「機器人」,本身就是人

▲ 電影中的男主角通過耳機和人工智慧戀愛. 圖片來自:《Her》

回歸機器人的本質,服務人類

符合 OriHime-D 使用要求的群體中有一個世人皆知的人,那就是霍金。同樣患有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霍金的工作工具均由世界上最頂尖的科技公司製成,蘋果為他的輪椅提供了面部識別和眼球追蹤技術,微軟提供了電腦系統,英特爾提供了輔助情境感知工具包。

但在此困境中的人也只有一個霍金,圍觀者驚嘆於他聰明的大腦,聰明的人則提供工具幫助他繼續研究。其它在此境遇中的人被忽略反而是一種常態,即便有冰桶挑戰這類籌款項目的存在,被忽視的人依然很難得到實際的幫助,他們很難證明自己的價值。

全世界最像人的「機器人」,本身就是人

▲ 霍金輪椅的技術支撐是各大科技公司

OriHime-D 這樣的機器人或許沒有霍金的輪椅那麼強大,但他給更多患病的人帶去了希望。

通過這些看上去有點蠢萌的機器人,「外出」工作,與人正常交流都成為了可能。最初的這些項目也許會像「熊爪咖啡」這樣的小店一樣,成為商業店鋪的賣點之一,但堅持下去這就可能會是一種平常的未來。

癱瘓的跑者 Adam Gorlitsky 可以在外骨骼的幫助下挑戰馬拉松;癱瘓病人可以用腦機接口去彌補自己的機理缺陷;視障人士也能夠通過旁白等輔助功能快速適應這個網際網路世界。

全世界最像人的「機器人」,本身就是人

▲ 癱瘓的跑者 Adam Gorlitsky 通過外骨骼的幫助下打破了世界紀錄

不管是機器人還是外骨骼,這些技術誕生之初就被賦予了幫助人類的使用。而在社會進步的今天,類似技術的存在有可能幫助更多被忽視的小眾人群,給他們更多的機會和未來。

在波士頓機械狗和維珍航空探索商業技術和宇宙邊界的時候,還有人在用機器人服務著被忽視的人群,想用機器人幫無法移動的人建立更多的溝通連接。在人們擔心科技的發展會帶來怎樣的負面影響時,OriHime-D 這類機器人的存在還是給人帶來了穩穩的安心和希望。

來源:愛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