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千萬人正在谷歌街景里玩大逃殺


街景地圖里有多少秘密?

這已經是走過的第五個路口了。

從省道一路走進了臨近的小村莊,他還是沒找到任何解答的線索。主播在鏡頭前抓耳撓腮,方方正正的漢字就在他眼前的路牌上,而時間正在一點一滴流逝,頁面正在不停跳出其他玩家選擇正確的標識,而現在的他還剩下最後一次選擇機會,一旦出錯,將會在大逃殺中出局,功虧一簣。

這是《Geoguessr》大逃殺模式里常見的一局。遊戲開局後,十位玩家將面對同一張街景地圖畫面,唯一取得勝利的方式是:


以最快的速度,判斷出自己究竟身處地球上的哪一個城市。

今年三月,這款在谷歌街景地圖上散步的遊戲毫無徵兆地在Youtube和Twitch的各大直播間成為了熱門話題,對於初次進入直播間的觀眾們來說,遊戲區主播突然開始對著顯示器上的谷歌街景苦思冥想,畫面實在有些怪異。大概看上十來分鍾,他們可能才會在沙灘海岸高速公路的來回更替中醒悟過來:這確實是一款遊戲。


1

在2013年,《Geoguessr》由瑞典29歲的開發者Anton Wallén利用谷歌瀏覽器實驗製作。這是一個谷歌官方發起的測試Chrome瀏覽器極限性能的計劃,Geoguessr是其中最出名的項目,也因此遊戲獲得了谷歌街景地圖的使用權限。

最開始,《Geoguessr》只是一款單調的街景地圖隨機位置生成器,上線後不久加入了猜謎要素,才勉勉強強成為了一款遊戲。

在遊戲畫面里,你大概也能感覺到這種「勉強」。除了一張完整的谷歌街景圖,遊戲再沒有更多的要素,利用現有的方向箭頭,玩家能夠在既定的圖像中來回移動——實際上就是一張又一張切換拍攝好的圖片。

數千萬人正在谷歌街景里玩大逃殺

在介紹《Geoguessr》的文章里,有作者稱玩這個遊戲像是被外星人扔在地球上,玩家們試圖搞明白自己的位置,就像一場荒野求生。

這確實是大多數玩家的感受。每一局遊戲開始,你會收獲全世界街景地圖中的任意一張,在人生地不熟語言也不相通的情況下,身邊的一切都是用來弄明白自己到底在哪兒的線索。

如果不是在這方面有所專長,遊戲玩起來大概與你預想的一樣困難。你無法與任何路遇的行人交流,能作為判斷依據的,只有時而被打上馬賽克的模糊不清的街景圖。

數千萬人正在谷歌街景里玩大逃殺其實是一片樹葉擋住了鏡頭

這些圖片會讓街景突然從晴空萬里切換到落日,讓人來人往的街道瞬間一掃而空,可惜這些並不是玩家們所關心的重點。

更厲害的玩家能夠從太陽的位置、植被的分布、車輛的種類和行駛方向來判斷出地圖的大致位置,但絕大多數普通人,既沒環游過世界,也沒足夠多的知識儲備,廣告牌只要不是標准英文拼寫,立馬就地投降。

數千萬人正在谷歌街景里玩大逃殺

每一輪遊戲中,玩家都會被分配到五張初始街景圖,每一局遊戲的上限分為5000,一輪遊戲的滿分在25000分,但由於遊戲對正確答案的判定尤為嚴格,能達到滿分的玩家寥寥無幾。

這里姑且更為形象地描述一下遊戲的規則到底有多苛刻:玩家最後給出的答案,不僅需要精確到城市里的某條街道,甚至還需要精確到在哪個建築物門前,大約只容許100米的誤差。

即使是給你一張北京郊區的照片,你可能都難以根據路況、周邊環境分毫不差地判斷出它到底在哪兒,更何況遊戲中的大多數地圖都處在你一無所知的國度——這樣一比,像在塞爾達里按照照片尋找回憶片段實在是好簡單。

即便是有這樣嚴苛的要求,熟練掌握遊戲技巧的高端玩家也能在不到一分鍾的時間里,做出准確得離譜的回答。

數千萬人正在谷歌街景里玩大逃殺距離正確答案僅8碼路程

而其他圖一樂的玩家們,又總是能准確地把答案選在地球的另一端。

數千萬人正在谷歌街景里玩大逃殺和正確答案相距12000km

大概就是這樣兼具運氣和挑戰性的遊戲模式成就了《Geoguessr》,縱然有一些遊戲門檻,但在這款環游世界的解謎遊戲剛剛完成時,就收獲了一大票好奇的玩家,之後幾年中,《Geoguessr》常常成為聚會時的消遣,甚至因其特質成為了地理老師課上的常客。


2

到了疫情仍舊肆虐的2021年,《Geoguessr》迎來了第二次爆紅。受困於家中無處可去的人們又想起了《Geoguessr》,即使是在谷歌街景里走一遭,也總是要比哪兒也去不了更有趣一些。

而正好在幾個月前,《Geoguessr》做出了一次重要的更新,為遊戲加入了「Battle Royale「模式,也就是」大逃殺「。

數千萬人正在谷歌街景里玩大逃殺

相比樸素的標准模式,大逃殺對《Geoguessr》的遊戲性做了大幅度的優化。玩家只要選擇出圖屬哪個國家就算過關,每張圖片還擁有三次選擇的機會,但與此同時,每一局會有十位玩家共同參與遊戲,螢幕上方不斷消減的倒計時進度條和其他玩家做出正確回答的提示都在讓遊戲的緊張氛圍升級。

畫面右邊的信息欄里,錯誤答案在不停地吃掉玩家的生命,一旦用光生命,就會失去比賽資格。

數千萬人正在谷歌街景里玩大逃殺

在所有畫面線索里,廣告牌往往是決勝的關鍵。遊戲開始的號令響起,所有玩家都會不約而同地探索距離最近的廣告牌,上面的字母越多越好,只要是勉強能看懂的語言,總能在其中尋找到一絲一毫與位置有關的信息。

實在不行,公路上常見的路標、印在馬路上的引導語也都能夠用來判斷國籍。

數千萬人正在谷歌街景里玩大逃殺馬路上的日文引導語

也因此總會產生些容易讓人誤會的信號幾次三番將參與者引入歧途,比如外國的唐人街就幾度成為翻車的重災區,又比如世界上原來有兩個瑞典。

數千萬人正在谷歌街景里玩大逃殺瑞典

數千萬人正在谷歌街景里玩大逃殺新瑞典(17世紀瑞典人在北美建立的殖民地)

大逃殺模式更多時候還是為娛樂玩家提供新的樂趣,在這之前,《Geoguessr》其實早已形成了成熟的速通社區,速通模式也非常豐富,適合擅長用各種方式尋找答案的玩家:在某個固定國家隨機生成圖片的速通、只選擇國家不精確到街道的速通……再難一些的玩家們會自虐般地選擇無移動速通,不控制人物尋找廣告牌等線索,僅僅憑借眼前的風景就判斷出最精準的答案。

只不過作為一款樸素的網頁遊戲,《Geoguessr》相關的一切紀錄至今都沒有被世界上最大的速通網站Speedrun.com收錄。雖然玩家們多次申請,但卻始終因為「它更像是一個依附於谷歌地圖的軟體」而被駁回。

這些紀錄現在可以在《Geoguessr》自己的網頁上找到,也讓網站自己形成了成熟的運營體系,除了速通板塊之外,玩家們可以自己創建地圖謎題,簡單的謎題讓你辨識世界各地的知名景點,確保非高端玩家仍然能玩的開心。

數千萬人正在谷歌街景里玩大逃殺「圖中的麥當勞在哪里」挑戰


3

《Geoguessr》於今年再次風靡之後,遊戲的社區里來了不少新玩家,Reddit上的氣氛也逐漸從硬核的速通技術討論轉而變成了求助貼、奇怪風景貼群集的社區。

將世界圖景收入眼底的街景車們,正藉助遊戲和玩家分享自己的見聞。

數千萬人正在谷歌街景里玩大逃殺

比如在小巷子里見證一場倒車引起的斗毆:

數千萬人正在谷歌街景里玩大逃殺

躺在在路邊不知是否還安好的被打上了馬賽克的人類:

數千萬人正在谷歌街景里玩大逃殺

一隻處於生命最後時刻的鴕鳥:

又或者正在經歷殘酷戰亂不得已背起槍枝的兒童:

谷歌地圖上的圖片一大部分來自街景車的拍攝,實際上仍然有大量的缺失,類似中非的一些人跡罕至的地區常年沒有數據,不少偏僻地帶只能依賴熱心用戶的自行上傳。

顏色越深表示街景圖覆蓋得越全面

用戶上傳,對於補全街景地圖來說或許是好事,但依賴圖片質量的《Geoguessr》玩家卻並不這麼認為。這些上傳照片雖然利好了世界人民,卻污染了遊戲池。質量層次不齊的用戶街景圖無法清晰地給出細節信息,讓不少玩家翻了車。

玩家把這類不夠清晰的圖片上傳者統稱為「Ari」,名字來源於芬蘭知名軟體公司 Autori的負責人Ari Immonen。後者為了補充芬蘭地圖的街景圖,在自己的車上裝了360度攝像頭,從2017年來跑過了四萬多公里,拍攝下了800多萬張街景地圖。

世界各地的Ari們是《Geoguessr》玩家共同的敵人,畢竟除了照片不夠清晰以外,這些用戶還擁有一個共同的問題——他們住得實在是太偏僻了。這些用戶不少住在太平洋的小島上,地廣人稀,商業路牌顯然更少見,這些小島又大多沒什麼名氣,多數玩家甚至都沒聽說過,更別說在地圖上找到它了。

如果遇上這些地圖,大多數玩家只能獲得一個尷尬的分數

在一部分玩家的號召下,有人嘗試叫停Ari們的上傳計劃,也成功聯繫到了一部分上傳圖像的用戶,但根據《Geoguessr》的Reddit版主反映:沒有人決定改變主意。

這部分較真的玩家們或許不得不接受一個事實:在一款探索世界的遊戲里,接受一個真實的世界,發現未知的快樂,遠比五千分更重要。


4

《Geoguessr》仍然不斷地被發現新的秘密,距離遊戲完成已經過去八年了,它仍然擁有著漫長的保質期。除了一些知名的遊戲直播平台,《Geoguessr》也在短視頻平台盛行起來,和那些難於在短時間內看懂的遊戲相比,《Geogussr》雖然玩起來難度高,但雲起來卻沒有任何障礙。

看不懂的文字,沒見過的街道,反而是它最吸引觀眾的部分。畢竟與那些標准化的景點照片相比,街景地圖永遠有著自己得天獨厚的優勢:你能在這里看到幾千公里外陌生人最具戲劇性的瞬間。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