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券時報評論:從網貸之災看能力界限

合理支配金錢,善於使用金錢,其實是有一定門檻的。前一段時間聽家人說,老家有好幾個小伙子,被人詐騙了好幾十萬元。這些還沒怎麼參加工作的人被騙這麼多錢,是因為有網貸可以貸款。一個村子就有好幾個被騙的,隔壁村子也有。

被騙者都還沒有結婚,20歲左右,他們在網上結識了某某人,以談戀愛之名,被騙取賭博,輸了就被指引網貸,有些網貸很寬松,很容易給幾十萬元,直到這些人全部輸光,捂不住了,家人才知道。家人知道了也沒辦法,只能想辦法把債給還上,孩子還要找媳婦,家人不能讓外人知道自己的孩子這麼沒心眼兒,只能捂在心里。

現實中娶媳婦兒太難,一部分男青年就指望靠網戀撞運,因此很容易翻車。這是社會問題。另一方面,發人深省的是,這些完全沒有還款能力的人,怎麼能輕易貸出這麼多錢?他們還不怎麼會掙錢,卻可以支配遠遠超過自己掙錢能力的錢財。以前,詐騙者即使找到合適的詐騙對象,這些對象也不一定就有錢給騙子,但現在,情況變化了,單身男青年都可以成為受騙者了,他們即使沒錢,也可以被引導去網貸,最終將壓力轉移給父母等家人。

我在查詢刷單詐騙的過程中,發現有剛畢業的大學生被騙,他想刷單賺錢,對方將他手中的積蓄耗光後,又引導他通過各種網貸刷了十多萬元。

讓不具備能力者過多支配財富,很容易造成財富滅失。胡亂支配,給本人和家庭帶來禍端。

我數年前在泰國,聽到當地人談論前總理他信,他們說不喜歡他信,是因為他信的惠農政策不切合實際,給了農民貸款,但這些農民不知道怎麼辦,不要白不要,拿到後就賭博或者胡亂消費花掉了,等要還的時候又沒有。我在媒體上看到的版本是他信要為農民謀福利,希望通過信貸支持農民發展。這應該是他信的競選策略,畢竟農民數量多,選票多。

如果老家年輕人手中沒太多錢支配,也不會快速地大量被騙。如果泰國農民沒有如此容易的貸款渠道,也不會有如此巨量的負債。

對大多數普通人來說,突然飛來的財富,很可能是禍端,有不少對大額獲獎者的追蹤報導顯示,他們在獲得意外之財後,並沒有生活幸福。

能力和可以支配的財富的匹配度,是循序漸進的。讓沒錢的人賺到錢,是美好願望,這個過程里誰賺到錢,是要通過市場來選擇,比如那些更聰明的,更勤勞的,更節儉的,更誠信的人,他們的優秀品質被周圍人或者市場認可,成為財富擁有者,這樣他們就更能將財富用到合適的地方,正確地消費和投資。

有一種經常被傳播的說法:窮人之所以窮,是掌握的資金太少了,富人之所以富有,是因為善於借貸。窮人把錢存到銀行,富人到銀行里申請貸款,因為利率很低,其實是窮人在接濟富人。從通脹來看,的確有這種情況,比如有人善於用房貸買房,就通過借款實現了財富增值。有人只會存錢,是吃虧的一方。

因此就有人這樣評價:銀行這些金融機構是劫貧濟富,不給窮人貸款,只給富人送錢。現在我們看到的網貸,貌似是給窮人送錢用,卻發生這樣的不幸後果,好像和這種評論不大一致。

這里面有一個關鍵點,那就是錢要往哪里流動。錢要流動的方向,應該是到善於支配者手中,並不是人人都需要借貸,多數人也不喜歡借貸,這其實是一種好風尚。借貸消費是人生大敵,借貸可以用來渡過難關,絕不能成為禍患根源,借貸的一個重要用途是投資,但是能把握投資機會的人,是少數,錢財聚到這些人手里,社會財富才能增長。

合理支配金錢,善於使用金錢,其實是有一定門檻的。願望和現實之間,有一條深溝無法彌合。

(作者余勝良 系證券時報記者)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