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中之夜》:不要溫和地走入那樹林

文末有漢化組招募信息

「2021年應屆生招聘規模同比增長52.5%。」新聞里的信息提醒著我又是一年畢業季,高中走向大學,大學走進社會,同時我接下來的一年要脫產考研了。

世事無常,2020年改變了太多事情,許多人的規劃也發生了改變。老李和師兄弟打算辦武館,結果2020年住在租的場館里,天天找房東商量減房租。東哥打算和女朋友結婚,但是女方家里不同意,正值過年各自回家,倆人2020年分隔兩地。梧桐總算考上了中科院,但是他提前報導,北京疫情期間管得很嚴,他還沒分配宿舍,2020年大部分時間待在招待所里。我的出國申請材料廢了挺大勁寫好,但是2020年它一直被我鎖在書桌抽屜里,見不到太陽。

大學畢業後,大家各找各的出路,不外乎北上廣深,一個個「漂」了起來。但是也有的人,覺得或許……自己沒有自己想的那麼堅強。重慶人老表畢業了去北京的培訓機構,打算靠在機構里學的東西和機構的渠道,去北京謀個生計。半年里,老表屢屢碰壁,女朋友又要出國,兩人不能接受異地,和平分手了。在我以為老表在北京安定下來的時候,一通電話撥過去,才知道,老表回到了重慶,放棄了計算機,賣起了房,最近,好像中介也不做了,開起了糧油店。

放棄,或者說承認自己做不到,是一種什麼感覺呢?很難說,我有過這種感覺,但是哪些和別人是相同的,哪些和別人是不同的,我並不知道,因為大家似乎根本不聊這方面的事情,又或者,是因為我拒絕交流,所以也得不到別人關於這些經歷的分享。

不過,如果有機會能一窺他人的這種感覺,不因為什麼,我會想聽聽或看看的。《林中之夜》的主角Mae給了我這種機會。

《林中之夜》:不要溫和地走入那樹林

一、家人會假裝什麼也沒有發生,朋友可能會,可能不會

Mae回到老家,一個曾經因為礦產而興盛的的小鎮,可是堅硬如礦石也會被一點點鑿碎,慢慢的礦藏量減少了,小鎮的中流砥柱產業沒了發展,再加上沒有轉型,小鎮漸漸衰敗下去。仔細想想,廣闊的大地上,有高山流水、盆地高原,哪里住人,哪里就有住所,堅固如木屋、磚房和混凝土公寓,輕便如蒙古包,但不是所有的家鄉都像北京、紐約和莫斯科一樣,能在地圖上占上一個點。依山吃山,傍水吃水,沒了山和水,人就去找別的生計,沒了人就沒了住所,漸漸的,人對故鄉雖有舊情,但無定所。

《林中之夜》:不要溫和地走入那樹林

在這麼一個逃離衰敗小鎮的絕佳時機,Mae卻從大學輟學回家。「我的房間還在嗎?」這或許是第一要緊的事,在你晚上唯一能待的地方,卻沒有你的一張床,這挺讓人不自在的。父母可能會覺得Mae只是心情不好,玩兩天,玩兩天就好了,又或者玩兩天再看看。

「她為什麼會輟學呢?」他們不明白,甚至當事人自己可能也不太明白。但是父母沒說什麼多餘的話,好像Mae只是放假回了一趟家。

既然輟學,又沒有什麼要緊的事,更沒有什麼想做的事,那就成了個閒人。光是「閒」本身帶來的罪惡感可能就會讓Mae直接宅在家里,但是出去會會留在家鄉的老朋友似乎是個不錯的消遣。「你怎麼回來了?留幾天啊?」如實相告還是撒個小謊,完全因自己和朋友而異,但是其實不管撒不撒謊,謊言終會被戳破,只是所用的時間長短有別而已。

「我輟學了。」你選擇坦誠相告。

「那咱們找時間出去玩啊?」

「哦,是嗎?」

「為什麼啊?你不是好不容易才上的大學嗎?」

三個人,三句話,無一例外,他們都有疑問,「她為什麼會輟學呢?」,對這個疑問有人關心,有人不關心,還有人關心但不問。

最有意思的,你可能會遇到另一個不知道什麼原因,同樣好像脫離了人生的正常軌跡的朋友,他也回到了老家,兩人碰面,有不少話可以說,但是兩人都糾結於「放棄」的問題,最相似的兩人卻說不了什麼,最後只是說有時間一起吃飯。

還好Mae沒有遇到最壞的情況,父母的不解由拚命追問演化成嚴加看管,朋友也不是沒有,但是知心的去了大城市發展,當地的朋友只是平時插科打諢的同學,不好向他們傾訴衷腸。

最終,畢竟」假裝」維持不了多久,因為不解決問題,還很累,雙方都累。

二、Mae假裝不在乎,但是演技太差

有一點Mae是真的不在乎,她的朋友們都有工作,而她只是每天閒晃。

Mae可以算是比較暴躁的一個人……或貓?小時候把別人打進醫院,對鄰居的行為絕對超過了惡作劇的范疇,甚至標配裝備是一根棒球棒,她倒三角的嘴可以說是「不怒自威」。但是誰還不笑呢?Mae在和朋友做那些可能有些違背公序良俗的事情的時候最容易笑,當然,平時也笑,但是笑的少一點,平常的時間和平常的臉最配了,面無表情。

不過,面無表情也最容易隱藏情緒。提到某些話題時突然就提高嗓門,而同樣一些話題也會讓Mae三緘其口。只是一個「哦」,也能體會到情緒的不一樣,可能「言靈」這個東西真的存在。Mae是家族中第一個上大學的人,父母為她肯定是操碎了心,錢當然也沒少花。Mae不可能不知道這些。當父母試探性地談論起「學校」和「兼職」時,Mae總是擺出敷衍的態度,而當父母正面的和Mae談論起這些時,Mae真的變成了貓,炸起毛,用「我的人生我做主」的態度來試圖保護自己,用「我只是你用來實現你的夢想的工具人」來攻擊家人。重要的是,當Mae站在鏡子前,發現自己鑄造的劍和盾,並沒有給自己帶來榮譽,而是讓自己深陷愧疚和自我貶低。

當最現實的問題到來,Mae家的房子可能要被銀行收走了,原因是當時Mae上大學的大部分花費,都是通過抵押房子貸的款,而現在,這筆投資似乎沒有了回報。母女在爭吵的情緒中,母親也累了,「去做你想做的事吧,為什麼這會關心起家里來了。你把家里對你的付出全都當作沒有價值的東西扔在地上,你太不懂事了。」短暫的沉默後,「我出門了。」這就是Mae的回擊,或者回復。

母親終究比Mae知道要怎麼維護一個家庭,而且血濃於水,「我不想咱們變得不能溝通,那真是太糟了,昨天的事情就留在昨天,好嗎?」

「……好的。」

沒有「對不起」,但是母女互相道歉了。不管留下了怎樣的心結,對話的線路最終還是通了,而且留下的不一定是心結,可能只是某個心結的某一小撮、能夠遇時間降解的情緒。難得的是,日後,母親工作摸魚,帶著Mae來到自己曾經和朋友們一起玩的地方,讓人認識到,母親嘴里的「我們」,並不只是母女,也可以是兒時的朋友。除此之外,母親的「我們」提醒了Mae,母親的身份並不只是母親,我們知道,我們理解,我們只是經常忘記,經常到幾乎不曾想起。

《林中之夜》:不要溫和地走入那樹林

三、朋友的關心有限,因為他們自己也有許多很難解決的問題

有一次一大群朋友一起吃飯,姐們A平時大大咧咧的,男人緣極好,大家真心話與大冒險,輪到她,大家知道她有對象,問她打沒打算結婚,她開始有點推脫敷衍,最後開個玩笑,大家一笑而過。輪到姐們B,她小家碧玉的,問她有沒有男朋友,她本來就不怎麼說話,飯局上也是沒怎麼說話,大家都沒怎麼注意過她,結果剛問完,她頭一低就哭了。問的人一臉尷尬,大家也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趕緊上前安慰,之後幾個女生陪著她出了包間,留我們一屋子各自有各自的心緒。最近我才從姐們A嘴里知道了,她們倆是一對兒,B知道她們倆領不了證,A回答結婚問題的時候B的情緒就起來了,等輪到B的時候,情緒就繃不住了,所以哭出來了。

Mae的哥們狐狸Gregg和熊Angus是一對同性情侶,他們有許多問題要面對,小姐妹鱷魚Bea和父親相依為命,父女間的距離也是不近不遠。Mae離開家鄉有些時日,士別三日當刮目想看,Mae和朋友之間舊情猶在,但是某段沒有分享的人生經歷,和隨著時間淡忘的回憶,讓Mae對他們變得不很了解,這甚至讓Mae頻頻踩中朋友的雷點。

《林中之夜》:不要溫和地走入那樹林

Mae可能真的沒心沒肺吧,她回到老家拖著工作了一天、身心俱疲的Bea出去玩,還勾搭Gregg早退出去鬼混,Angus對Mae來說,是那種朋友,朋友的朋友,很少兩個人單獨約著玩。Mae從沒說過「我需要幫助」或者「聽我說說話吧」這類宣洩的話,但是頻頻找朋友出去玩,甚至可以說有點粘人的行為,還是讓我相信她希望能讓朋友幫幫她。但是她的朋友和她同齡,自己的經歷也有限,更何況誰也沒什麼幫助人的能力,只能陪她玩玩。或許這也就夠了。

交工樂隊的《風神125》中唱到,「拜託,左鄰右舍,該睡覺了啊。不要讓他們問,為什麼要回來啊。」我想左鄰右舍的人們,想要問你為什麼要回來,卻不想讓你問他們為什麼不出去闖。

四、Mae明顯覺得自己好多了

加繆的哲學思想里有一兩個挺重要的關鍵詞,「荒謬」和「反抗」。《嘻咦啊看》曾把這兩個關鍵詞白話成「如果你一直在尋找生活的意義,那麼你從來沒有生活過。」

在我眼里,城市的好處之一是一群孤獨的人聚集在一起,沒有人關心身邊的人的過去和現在,相對的,鄉鎮對我來說壞處就是,大家知根知底。Mae聽著朋友和家人的事情,看到了小鎮的衰敗和衰敗帶來的的新事物,感覺到一切都糟透了。自己的事只是偶爾想一想,他人的事卻一直在聽,聽得越多,感覺對別人就了解,至於是否真的了解,誰知道呢。可是這讓Mae自己的情緒漸漸好轉了,對於自己的問題,開始能理順了,或者能更舒心的先忽略它了,不糾結似乎也能解決不少問題。不知怎麼的,求魚不得魚,但是找熊掌的時候卻釣到了魚。不記得從哪里聽到的話,「一個人會漸漸的認識到:自己的父母只是普通人,自己是普通人,自己的孩子是普通人。」Mae的父母可能剛開始接受自己的孩子是個普通人,Mae要緩和與父母的關系這件事一點也不簡單,但是Mae從心上放鬆多了,在不久的將來,好朋友也要離開了,雖然有不舍,但Mae開始可以相信自己,覺得靠自己也沒有問題了。

《林中之夜》:不要溫和地走入那樹林

或許前進的姿態本就不是優雅從容的,時間在流動,那麼Mae就在隨著時間向前邁步。最後,老李從武館生意中脫身,來到北京做外貿,開始能攢下錢了,但是還是要和別人分享廁所;東哥最後沒能結成婚,難受了一陣,不過他說現在感覺解脫了,可是父母的催促開始讓他有點心煩;梧桐開始研究生生活了,可是他的課題在組里只有他一個在做,誰也幫不了忙,他只能依靠自己;我放棄了出國,打算考國內的研究生,有方向的感覺真好,但是高數、線代、機率論讓人頭疼。就連老表,他說其實干糧油店比之前要輕松一點,賺的也不少,但是他閉口不提北京的事。

—————————————————————————————————————————

大家好,我是黑白盒,在我低落的時候,我遇到了《林中之夜》這款遊戲,主角Mae的經歷讓我感覺Mae和自己以及身邊許多人的經歷都很相似,不自覺就代入到了遊戲中。

遊戲沒有官方中文,因為中間更新過一次,添加了許多文本,現在網絡上主要流傳的漢化補丁都無法運行,所以我想何不自己開始漢化呢。於是我遇到了現在的《林中之夜》漢化組,漢化組於2020年11月成立,我們打算今年完成漢化,讓更多人能夠更方便的玩上這款遊戲。但是現在組內缺人,所以希望能夠招募一些夥伴一起完成漢化。

《林中之夜》:不要溫和地走入那樹林

招募職位:

1. 校對(對翻譯的文本進行潤色,統一文本和標點符號的格式等)

2. 修圖(對遊戲中的圖片進行修飾,要求會使用PS)

3. 測試(對實裝的內容進行測試和記錄)

進組方式:

修圖和測試請加QQ群:293835063。

校對需要加群,同時使用Github帳號在Paratranz注冊登錄,申請加入《林中之夜》項目。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