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建章:鼓勵生育有用,有錢而且很急

2020 年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顯示,中國出生人口已經「四連降」,總和生育率也已經跌到 1.3。
隨著二孩堆積效應趨於結束以及育齡婦女人數減少,未來中國的生育率和出生人口仍然會進一步下降,可能很快就會跌破 1000
萬,如果沒有政策干預,中國的人口將以每代人減半的速度萎縮。

針對這種情況,我連續撰文提出了鼓勵生育的一些政策建議,如現金獎勵、減免稅收、房價補貼、教育減負和托育擴容等政策。這些政策建議引起了很多學者的關注和討論,既有很多人表示贊同,也有不少人提出反對意見。其中最典型的就是「鼓勵生育無用論」「鼓勵生育沒錢論」還有「鼓勵生育不急論」。下面我就來分析和反駁一下這些觀點。

第一種觀點:鼓勵生育無用論

有些經濟學家悲觀地認為,很多國家下狠勁鼓勵生育沒什麼效果,「生育率的下降是東亞社會的宿命」。這是典型的「鼓勵生育無用論」,認為反正即便出台政策也沒用,就不要出台什麼鼓勵生育政策了。

鼓勵生育到底有沒有用,終究要用數據說話,我做了一個生育率和家庭補貼的相關分析,如下圖所示:

梁建章:鼓勵生育有用,有錢而且很急

可以看出國家每多拿出 1% 的 GDP 用於鼓勵生育,生育率就會提升 0.1, 當然這只是相關性,只能支持而不是證明鼓勵生育有效。但也並沒有數據支持鼓勵生育無效果。一些北歐和西歐國家出台了慷慨的鼓勵生育政策,同時獲得了比較高的生育率。例如,法國和瑞典都拿出 3-4% 的 GDP 鼓勵生育,他們的生育率也在 1.8 到 1.9, 接近更替水平。相比之下,南歐國家鼓勵生育的力度普遍只有 GDP1-2%, 生育率則普遍低於 1.5。 近幾年,德國加大了原來偏低的鼓勵生育的力度,生育率也有所提升。

有人說日本一直鼓勵生育,但是生育率還是很低。其實,如果以歐洲已開發國家作為參照對象,東亞國家包括日本鼓勵生育的力度還是相對較低的,鼓勵生育的開支普遍只占 GDP1-2%。 日本鼓勵生育真的沒有效果嗎?我們應該來問,如果日本不鼓勵生育,生育率會低到什麼程度呢?很可能會比現在還低很多。得益於其鼓勵生育的措施,至少日本的生育率在東亞國家和地區里是比較高的。韓國的養育成本如房價和教育成本比日本更高,鼓勵生育的力度也不如日本,所以其生育率已經跌破了 1。 中國的房價和教育的成本壓力比日本高,如果不鼓勵生育,中國的生育率肯定遠遠低於日本。中國的大城市例如北京和上海,已經是世界上生育率最低的地方,六普數據顯示只有 0.7 左右,如果通過鼓勵生育把生育率提升到日本的水平,那就是非常有效果的。

第二種觀點:鼓勵生育沒錢論

從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鼓勵生育顯然是有用的,但是鼓勵生育需要花很多錢,據我估算中國要達到日本這樣的生育率,可能需要 GDP 的 2%-3%, 要達到已開發國家的平均生育率水平需要 GDP 的 5%, 達到更替水平需要 GDP 的 10%, 如果按照每年多出生 1 千萬個小孩來算的話,需要平均一個孩子 100 萬人民幣等值的獎勵(形式可以是現金,減稅,和購房補貼等)。

有些經濟學家認為,國家根本沒有財力拿出 GDP 的百分之幾來鼓勵生育。但我認為,中國是最有資源來鼓勵生育的,因為中國的投資率比其他已開發國家高了十多個至三十多個百分點,可以說中國人是世界上最願意為未來投資的。那麼高的投資率都投到哪里去了呢?投到了各種固定資產如基建、廠房等等。中國城市化和製造業的蓬勃發展,部分就得益於非常高的投資率。未來中國的基建和工廠的建設需求趨於飽和,所以完全有能力從超額的用於固定資產的投資,拿出一部分來鼓勵生育。長期來看,對孩子補貼的本質,是對於本國人力資源的未來進行投資。相對於當下普遍「產能過剩」的中國經濟來說,投資人力資源恰恰是回報最高的選擇。

從回報上來講,如果鼓勵生育的錢沒有起到作用,這個家庭本來就會生這個孩子,那麼鼓勵生育的錢只是從財政轉移支付給了家庭,並沒有浪費社會資源。如果鼓勵生育有效果,也就是說家庭因此多生了個孩子,那麼只要這個孩子長大以後對社會的貢獻大於鼓勵生育的錢,就是有正回報的,也就是額外創造了更多的財富。簡單算一下,一個孩子未來對社會和國家財政的平均貢獻值應當是大於 100 萬的。

還有人說 ,100 萬對於落後地區的家庭是太多了,但對於大城市的家庭卻太少了。其實 100 萬是個貨幣化的平均數,而且現金應該只是一小部分,大部分應該是減稅(所得稅和社保等)以及購房補貼的形式。發達地區的育兒成本高,相應的減稅和房價補貼的力度大,這樣就照顧到不同地區育兒成本的差異。比如高房價地區可以實行:一孩房子九折,二孩房子七折,三孩五折。有人說假如推出房價補貼,會導致地方政府賣地收入的減少。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是增加高房價地區的住宅土地指標。高房價地區本來住房供地就偏少,增加土地供應,讓土地跟著孩子走,不僅可以鼓勵生育還能平抑房價。

到底有沒有錢鼓勵生育,根本上取決於一點——提高生育率對於國家來說是不是重要的事情?如果認為提高生育率不重要,那麼鼓勵生育當然沒錢,因為還有很多更重要的項目需要花錢。如果認為提高生育率對於國家來說非常重要,甚至是國家的頭等大事,那麼就應該將更多社會資源傾向於有孩子的家庭,來降低他們的育兒成本。

持續的低生育率未來會帶來一系列的社會問題,尤其是市場和人才規模的萎縮將導致創新力衰退和綜合國力的削弱,其嚴重程度甚於日本。日本在鼓勵生育的情況下,生育率多年來保持在 1.4 左右 。2019 年 12 月 26 日,時任日本首相安倍在談到日本的低生育率危機時說:「現在事態十分嚴重,說是國難也不為過」。七普數據顯示,中國的生育率比日本更低,在這種情況下,鼓勵生育理應作為國家大事,「鼓勵生育無錢論」自然就站不住腳。另外,鼓勵生育長遠來看是對社會有高回報的,而且短期還可以刺激經濟。中國現在很多行業產能過剩,如果能有更多的孩子產生更多需求,包括嬰幼兒用品、教育產業都將因此獲益,有助於消化產能提振經濟。如果未來推出適當的鼓勵生育的政策,也會提振宏觀經濟的信心。

第三種觀點:鼓勵生育不急論

鼓勵生育是遲早要做的事情,如果任憑每代人減半的生育率持續下去,不到三十代人或者一千年,中國人就絕種了(因為二的三十次方是十億)。這種每代人減半的速度,超乎了一般人的想像,所以很多人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的緊迫性。有一種論點認為,鼓勵生育不急,等人口少了再鼓勵生育也不遲,比如當中國人口降到十億以下再鼓勵生育。

這種觀點完全經不起數學和邏輯的推敲 。2020 年中國只生了 1200 萬人,如果以後每年出生人口都保持這個數量,按照人均壽命 80 歲計算 ,1200 萬 x80 = 9.6 億,所以未來中國的人口已經肯定小於 10 億,也就是即便能夠維持 2020 年的新生人口,未來最多也不過 9.6 億人。雖然人口小於 10 億已經是必然,但是過程卻很漫長,如果我們要等人口降到 10 億再鼓勵生育,那可能要等兩代人。問題是,在我們無所作為的等待時,新生人口還是會以每代人減半的速度遞減。不用兩代人,只需一代人的時間,到 2050 年,如果還不鼓勵生育,那麼 2050 新出生人口可能只有 500 萬,按照人均壽命 90 歲算的話,未來人口不到 5 億 (500 萬 x90 = 4.5 億),新生人口只占世界的 4%。2050 年並不是遙遠的將來,而只是三十年後。我們這一代人誰都不願看到,在有生之年,中國從一個占世界五分之一人口大國,變成出生人口只占世界 4% 而且極度老化的國家。更嚴重的是,只要生育率一直低於更替水平,這種人口衰減將一直持續下去。所以要盡快扭轉這種無止境的人口衰減趨勢。另外從財力上來講,現在中國的人口老齡化還不是很嚴重,還有較高的儲蓄和投資率,也就是說我們還有錢鼓勵生育,等到未來人口嚴重老化,養老的財政負擔加重,我們鼓勵生育的代價就會比現在高很多,所以鼓勵生育要趁早。

結論:我在上面澄清了鼓勵生育的幾個誤區,說明中國鼓勵生育有用、有錢而且很急迫。面對已經跌破警戒線的低生育率,生育政策必須有所作為,保持中國崛起的人口實力。

下面我把有關鼓勵生育的幾篇文章連結附上。

建章解讀七普數據之一:重金,建議生 1 個孩子獎勵 100 萬

建章解讀七普數據之二:教育,用第一性原理解決內卷

建章解讀七普數據之三:房價,為孩子增加土地供應

建章解讀七普數據之四:社會,生育友好就是女性友好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