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盡全力,努力地活下去:關於《86-不存在的戰區-》與《西線無戰事》的小感

話說,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過《86-不存在的戰區-》和它的原作小說呢?2021年7月12日,在偶然間聽到音樂軟體推送的由澤野弘之擔當的ED《Avid》之後,被歌曲驚艷到了,心里一直想,這樣的歌詞和旋律,背後到底是一段怎樣的故事?於是立馬搜了一下這部番劇和它的原作,用了兩天的時間把動畫補完,又入手了原作小說。

對於我而言,這又是一部讓我有極大熱情去好好寫長篇感想的作品,而因為今天依舊沉浸在TV動畫第9集~第11集所帶來的悲傷余韻中,特別是在第11集蕾娜拿起那本辛閱讀的《西線無戰事》時,我的大腦中忽然像是打通了什麼東西,於是特別想把那一瞬間所產生想法簡單與大家分享一下。而之後的長篇評論也一定會與大家分享!

《西線無戰事》這部小說是參加過一戰並負傷的德國作家埃里希·瑪利亞·雷馬克所著的反戰類文學作品。在這本書中,有這樣一句話:

拼盡全力,努力地活下去:關於《86-不存在的戰區-》與《西線無戰事》的小感

從某種意義上來講,《西線無戰事》這本書出現在這里是極具象徵意義的。

實際上,在之前的某集,已經提到過辛讀的是這本書了,但當時並沒有太在意。直到這本書在第11集由蕾娜在辛的書桌里發現時,伴著歌聲,看著蕾娜手中的戰隊隊員合照,看著那張寫著合照中每一位隊員名字的紙張,聽著辛、安琪他們給蕾娜的留言,我忽然想起了《西線無戰事》中的這句話。

在《西線無戰事》中,被狂熱的大人們騙上宛如絞肉機的戰場的年輕人大多是高中剛畢業的20歲,與86區被騙上血腥戰場的少男少女們差了不過4歲——他們,都處在人生中最美好的年紀。

拼盡全力,努力地活下去:關於《86-不存在的戰區-》與《西線無戰事》的小感

而這些少男少女們所面對的,是比保羅·博伊默爾(《西線無戰事》主角)們所經歷的更加殘酷的現實,是比起納粹來都不遑多讓的聖瑪格諾利亞的國家機器——

開始時,他們的父輩雖有機會反抗,但面對只要不抵抗軍團,自己在86區的家人就會迅速暴露在軍團威脅的極端情況,父輩們不得不選擇了只要服役與軍團戰鬥就可以重獲公民權的謊言——這令86區損失了大量的人口。而到了他們這一代,面對前有軍團攻擊,後有數不清的地雷區與迎擊炮以及86區已經少得可憐的、不足以發動成規模反叛行動的人數的山窮水盡的情況,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先去努力地戰鬥著,先去努力地活下去——盡管在順帶保護了很多可惡的白系族混帳這點上非常令人討厭。

保羅·博伊默爾們被以他們的高中老師康托列克為代表的成熟的成年人們所鼓動,踏上了大戰役動輒傷亡數十萬甚至上百萬人的血腥的一戰戰場,而當他們親眼目睹到了猛烈的炮火、被打瞎雙眼無助地在戰場上迎來死亡的戰友以及野戰醫院里的殘酷之後,他們選擇了自己道路,也就是書中的那段話:

同樣地,與看透了殘酷現實的保羅們一樣,86區的少男少女們在面臨謊言與絕境的情況下,他們也做出了自己選擇,一如代號「狼人」的萊登·修迦所說:

拼盡全力,努力地活下去:關於《86-不存在的戰區-》與《西線無戰事》的小感

於是,當他們歷經嚴酷的戰火而最終邁出了踏向軍團控制區深處的未知之域時,當代表他們的光點在蕾娜的雷達熒幕上消失時,當辛用久違的釋懷語氣說出那句「我們先走一步了,少校。」時,你一定會明白——

他們雖然與博伊默爾們有著相似的遭遇,但他們的未來,絕對不是博伊默爾們的悲劇,一如TV動畫中那片鮮紅的彼岸花海——這淒美到極致的離別並非只意味著死亡與毀滅,你看它們在風中熱烈舞動著花瓣的樣子,分明是在為那新生的可能性低語著無限的祝福……

最後,想對有興趣但還沒看番的小夥伴說:如果順利度過比較平的前三集,那麼從第四集開始,就是很好的發展了,特別是最後的九、十、十一這三集,更是升華主題,並在澤野大神的配樂加持下各種發刀、讓人淚眼模糊。而我們的女主角蕾娜,也在目睹現實的殘酷後實現了成長,最後那一幕夕陽下堅定的眼神亦是令人感動。

對了,故事中與戰隊一起同行的、叫做菲多的AI機器人,一定會在後面的某集戳中你淚點的,如果知道《攻殼機動隊》的塔奇克馬,你就知道我說什麼了。我發現,在優秀的科幻故事中,這些外表冰冷機器小傢伙,總是會在最關鍵的時刻讓人淚如雨下。

拼盡全力,努力地活下去:關於《86-不存在的戰區-》與《西線無戰事》的小感

拼盡全力,努力地活下去:關於《86-不存在的戰區-》與《西線無戰事》的小感

拼盡全力,努力地活下去:關於《86-不存在的戰區-》與《西線無戰事》的小感

拼盡全力,努力地活下去:關於《86-不存在的戰區-》與《西線無戰事》的小感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