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利·芬克遲到60年的航天夢:22歲曾因女性身份與太空擦肩

當聚光燈都在貝佐斯身上時,她才是這場飛行中最動人的故事。從 9 歲第一次上飛行課開始,沃利·芬克(Wally Funk)就與天空結下了不解之緣,並在雲端度過了她的一生。飛往更遠的太空,去看看宇宙的樣子,一直是根種在女飛行員沃利·芬克心中的夢。

原標題:沃利·芬克遲到60年的航天夢:22歲因女性身份與太空擦肩,82歲跟貝佐斯一起上天

文/Joe Skipper Juny 編輯/Lianzi

60年前,身為NASA航天候選人的她,曾經離這個夢想只有一步之遙,最終卻因身為女性而被淘汰,與太空之旅失之交臂。60年後,已經82歲的芬克登上了藍色起源公司的新謝潑德火箭,和世界首富貝佐斯一起成功沖向宇宙,刷新了人類歷史上最年長太空人的記錄。

昨天,當他們乘坐的新謝潑德火箭升高到伽馬線後,芬克解開安全帶,身體漂浮到空中。她驚喜不已,大聲喊道「這太奇妙了,我愛這種感覺!」舷窗外是深藍的宇宙和被大氣籠罩著的地球。

視頻來自貝佐斯Instagram

遨遊太空11分鍾後,火箭返回地球平安著陸。一頭銀發的芬克滿臉興奮地從駕駛艙中探出頭來,她張開雙臂,開心得像個孩子一樣。「太棒了,我還想立刻再飛一次!」

那一刻,時光的巨輪霎那間倒轉,這個已過耄耋之年的老人,似乎又重新回到了她22歲的樣子。跨越了整整60年,沃利·芬克的太空夢,終於在此刻得以實現。

沃利·芬克遲到60年的航天夢:22歲曾因女性身份與太空擦肩

圖片來自於Blue Origin

為飛行而生的女生

沃利·芬克身體里的飛行基因似乎是與生俱來的。1940年,剛滿一歲的她被父母帶去了新墨西哥州附近的一個機場,並登上了一架早期道格拉斯 DC-3客機。當時還是嬰兒的她興趣十足地嘗試轉動方向盤,並試著轉動螺母。她的母親驚奇地說,「看,她會開飛機。」

隨著年齡的增長,芬克對天空的渴望也越來越強烈。五歲時,她曾穿著超人斗篷從她父親的谷倉跳下想試試自己能不能飛起來;七歲時,她對機械產生了興趣,並開始動手用木頭製作飛機模型;九歲時,她上了人生第一堂飛行課,在15分鍾的飛行中第一次擁有了在天空遨遊的體驗。

「我還記得那時的天空有多美,還有地面的樣子。當時我就想,我就是屬於天空的。」芬克在此前Guardian的采訪中表示。

然而,在那個女性被嚴重壓抑的年代,從事飛行相關的事業對於女孩來說基本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沃利·芬克遲到60年的航天夢:22歲曾因女性身份與太空擦肩

沃利·芬克小時候,圖片來自於俄克拉荷馬州立大學官網

高中時,她曾想學習機械制圖和汽車機械等課程,夢想著以後成為飛機工程師,然而因為她是女孩,她只被允許學習家政、烘焙等課程。人們都告訴她,沃利,你是個女孩,不可以學那些。

但沃利·芬克是一個特別的存在,她喜歡冒險,喜歡挑戰,並不懼怕打破社會給她的條條框框。除了像每個普通女孩一樣每天回家、穿裙子吃飯,芬克也像男孩一樣學騎馬、滑雪、打獵,並且樣樣精通。

14 歲時,她獲得了美國步槍協會的傑出步槍手獎,她令人難以置信的射擊成績甚至得到了當時的美國總統德懷特·艾森豪的贊賞。同年,她還代表美國西南部參加了全國頂級女子滑雪、速降比賽。

不過,比起這些,天空才是芬克的終極夢想。高中畢業後,芬克來到密蘇里州的史蒂芬斯學院學習航空課程。1958年,她以全班考核第一的成績,獲得副學士學位並取得了飛行員執照。

此後,她參加了俄克拉荷馬州立大學「Flying Aggies」計劃,在此期間,她取得了大量航空證書和評級,連續兩年獲得「傑出女飛行員」獎杯和「Flying Aggies頂級飛行員」等榮譽。在一眾男學員中脫穎而出,完美詮釋了的什麼叫做「誰說女子不如男」。

沃利·芬克遲到60年的航天夢:22歲曾因女性身份與太空擦肩

Wally Funk獲得的Flying Aggies 獎杯,圖片來自於俄克拉荷馬州立大學官網

20歲時,已經有著豐富航天經驗的芬克得到了她人生的第一份工作——在俄克拉荷馬州擔任美軍基地的飛行教官,而她也是全基地第一名也是唯一一名女性教官。

用了十年的時光,沃利芬克已經完成了兒時的飛行員夢想。但她對天空的追逐卻並不止步於此。

水星13最年輕的候選人

1958年,作為反對蘇聯的太空競賽的一部分,美國正式發起了水星計劃(Project Mercury)。水星計劃是美國的第一個載人航天計劃,剛成立不久的NASA負責為該計劃招募太空人。當時招募的條件包括:年齡20-40歲,海軍或空軍學校畢業,擁有至少1500小時的飛行市場,體重不超過81.6公斤,以及最重要的一條——限定在具有戰鬥機經驗的飛行員。

為什麼這一點很重要呢?因為當時美國規定能開戰鬥機的只能是男性,這就意味著把所有女性都擋在了航天之外。

在經過幾個月的精挑細選之後,7名准太空人脫穎而出,也就是為後人所熟知的「水星七傑」。彼時,蘇美競爭正在白熱化階段,這七位充滿活力、笑容燦爛的青年被視為太空競賽的國家隊,成為了當時最耀眼的明星。

沃利·芬克遲到60年的航天夢:22歲曾因女性身份與太空擦肩

水星七傑,圖片來源於NASA官網

而負責此次太空人篩選測試的威廉·洛夫萊斯醫生在選出「水星七傑」之後,卻把目光投向了女性太空人。他認為,狹小的太空飛行器可能更適合身材嬌小、體重更輕的女性,同時女性的抗壓能力並不見得會比男性差。於是,在當時的富豪歐德朗的支持下,他們以醫學基金會的名義面向全美發起了女性太空人的徵集令。

22歲的芬克在報紙上看到這個消息後,立刻就提筆寫信給了洛夫萊斯,表達了自己的強烈意願。盡管當時篩選女太空人的年齡標准被定在了25歲到40歲之間,但在芬克超強的履歷之下,項目破格錄取了芬克,她也成為了入選的25名頂尖女飛行員中最年輕的那一個。

當時的這些女性抱著成為女太空人的決心,參與了極其嚴格的體能檢測,選拔標准跟男太空人一模一樣。除了最年輕的芬克外,最年長的候選人簡·哈特已經41歲,是八個孩子的母親。

「我們不知道會經歷什麼,也不知道他們會把我們帶到哪里。」芬克回憶道。「但我們想男人們可以做到的,我們也可以。」

但她們完全沒有預料到的是,接下來一周的體能檢測堪稱「魔鬼」。

由於當時沒有任何人類上太空的經驗,科學家們對於人體會在航天過程遭受什麼全憑想像,因此測試也完全是按照挑戰人體極限的方式來的——全身每一塊骨頭都照射X光,攝氏負12度的水直接注射進耳朵里面實驗嚴重暈眩,吞下一根橡皮管來測試胃酸,體驗完全感官剝奪等等。

雖然過程極其殘酷,但最終有13名女性通過了測試,而年僅22歲的芬克在其中排名第三。她甚至在感觀剝奪水箱里呆了10小時35分鍾,成績超過了男性太空人。

然而,就在她們無比激動地以為自己就要成為下一次水星計劃執行者的時候,時任美國總統的艾森豪簽下一紙規定,明令要求只能是男性軍事飛行員才能被選為水星計劃的太空人。一場滿懷希望的測試,最終變成了這13位女飛行員的南柯一夢。

沃利·芬克遲到60年的航天夢:22歲曾因女性身份與太空擦肩

部分水星13的女飛行員們在1995年的發射現場,左二為芬克,圖片來自於NASA官網

雖然她們沒有成功飛天,但作為美國歷史上第一批受訓女性准太空人,她們的經歷對美國航天界產生了極大的開拓意義,並就此開啟了長達幾十年的航天性別抗爭。1995年,當艾琳·柯林斯成為美國第一位女太空梭指揮官時,她鄭重邀請了水星十三的成員來到發射現場,共同見證這一刻的到來。2018年,Netflix還為這段歷史專門製作了名為《水星十三號(Mercury 13)》的紀錄片。

水星十三號的成員們日漸老去,奔向宇宙似乎已經成為了她們遙不可及的夢。但年紀最小的芬克卻始終在抗爭。

來自貝佐斯的太空邀請

雖然在水星計劃上遭遇到了打擊,但在接下來的幾年里,芬克參加了更多的太空人測試試圖證明自己的能力。

「我之後參加了大約六七種不同的測試,每一次都我都以高水平表現通過了。我的測試結果並不輸給男性飛行員。」她反復寫信給NASA,表達著自己的強烈意願,全力爭取著自己航天的機會。但拒信一封接一封的回來,理由很簡單——她沒有工程學位。而當時的工程學位只對男性開放。

在高聳的性別南牆之下,芬克的太空之夢屢屢受挫。但芬克一直在天空中飛行著等待機會。

她繼續著自己飛行員教官的事業,參加各種航空比賽,學習航空知識。1971年,她成為了第一位完成 FAA 通用航空運營檢查員學院課程的女性。1974年,成為了美國國家運輸安全委員會第一位女性航空安全調查員。幾十年的從業生涯,她教會了 3000 多人飛行,在天空中累計飛行了19600多個小時。

沃利·芬克遲到60年的航天夢:22歲曾因女性身份與太空擦肩

曾在美軍基地做飛行教官的芬克,圖片來源於Blue Origin

1995年,已經退休的芬克在了解到NASA開始接受女性太空人後,又一次遞交了申請,但此次又因年齡原因而再次遭到婉拒。對於很多人來說,人生已經過半,對夢想的追逐可能到這里就落下帷幕了,但芬克卻仍不放棄。

2010年,在意識到已年過7旬的自己可能再也無法成為太空梭駕駛員之後,她決定即便以遊客的身份也要上太空看看。於是,她花費 20 萬美元購買了由理察布蘭森創立的維珍銀河的預售太空機票。雖然當時並不知道這張船票何時才能兌現,但就算是一點點機會,她也要抓住。

然而,令她意外的是,她的太空夢並不是由維珍銀河幫她率先完成的,而是來自維珍銀河的對手公司——藍色起源。

今年7月1日,在離藍色起源的首次人類太空飛行計劃還有19天時,貝佐斯親自造訪已經82歲的沃利·芬克,邀請她免費登上「新謝潑德」號成為首飛的第四位乘客。

當聽到這個消息後,芬克先是難以置信接著興奮不已,她激動地與貝佐斯相擁。而當貝佐斯告訴芬克她終於可以做一名太空人的時候,芬克大聲說道,「Finally!」。

沃利·芬克遲到60年的航天夢:22歲曾因女性身份與太空擦肩

貝佐斯告訴芬克時的場景,圖片來源於貝佐斯Ins

7月20日早上,身穿太空人服、一頭銀發的芬克邁著矯健的步伐走上了「新謝潑德」號火箭。為了這一刻,她已經等了60年。(「新謝潑德」號發射過程可以查看矽星人此前的直播報導)

在落地後的發布會中,芬克興奮地向大家分享了自己的在太空的經歷,並在現場被授予了她夢想已久的太空人徽章。當主持人哽咽著說「沃利,感謝你一直激勵我們,祝賀你」時,芬克立刻篤定地答道「未來還會繼續(More to come)!」讓許多人瞬間濕潤了眼眶。

雖然貝索斯和布蘭森的商業航天之行飽受爭議,但對於沃利·芬克,幾乎所有人都在祝賀她實現了畢生的夢想。白宮新聞秘書 Jen Psaki說道, 「沃利·芬克現在是我最想見到的人,她是真正的美國甜心。」

沃利·芬克一生未嫁,沒有子女,她把她的一生都獻給了飛行事業。她曾經說,天空就是我的伴侶。

雖然已經82歲高齡,但沃利·芬克的太空之旅還在繼續。或許不久之後,她又會乘坐維珍銀河的航班,再次沖向浩瀚的宇宙。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