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狂嘯》:縱使沒有HappyEnd,但直面恐懼即是最大的勝利

本文系作者:中二臻病 投稿首發於 公眾號:迷失攻略組

文章包含劇透內容,請謹慎閱讀

在開始今天的話題前,首先我們來討論兩個問題:「遊戲」是什麼?以及,好遊戲應該要滿足哪些點?

對於第一個問題相信大部分人的想法可能是:能舒緩情緒,放鬆壓力,打發時間。

然而除此之外呢?引用維基百科的解釋:

我認為」遊戲」之所以被稱為遊戲,最主要的是最基本也是最需要滿足的是,其是否能准確無誤地將想要表達的信息傳達給玩家。

那麼第二個問題對我而言:畫面?操作?玩法?完整性?劇情?不不不,我覺得這些都不是我評定一個好遊戲的標准,只能算是加分項,我在意的是通關這款遊戲後能給我的自我界限帶來多大的擴展,並且內心的地圖會有什麼意想不到的收獲,如果能有遊戲達到以上的要求,那便是我認為的好遊戲。

我認為《無聲狂嘯》(I Have No Mouth, and I Must Scream )便是同時滿足上面兩點要求的佳作之一。

窺探人性深淵的AVG佳作《無聲狂嘯》

《無聲狂嘯》是根據美國著名科幻作家哈蘭·埃里森的同名小說改編而來。遊戲的製作商是之前推出過《黑暗之蠱》系列的Cyberdream公司,但遊戲因為對有關戰爭,性,人格,暴力,虐待,權力等道德社會問題的直白呈現,導致發售後在當時那個年代一直飽受爭議也相應的帶來了巨大的商業失敗,Cyberdream公司也因此而慢慢沒落,走向終點。

《無聲狂嘯》:縱使沒有HappyEnd,但直面恐懼即是最大的勝利

與其他同類型的改編遊戲不同的是,原作者哈蘭·埃里森不僅全程參與了遊戲的製作,還親自為遊戲的角色攥寫了大量的文本來補足修正遊戲的劇情,甚至為遊戲中最大的反叛」AM(主宰)」進行了配音,其實哈蘭·埃里森本人是不怎麼喜歡玩遊戲的,因此也在小說的遊戲化過程中要求本作「set the precedent that games should be more than a way to waste time. (遊戲的意義應該遠大於浪費的時間。)」,並且在開發商的強烈反對下堅持刪除了遊戲中唯一一個稱得上完美的結局,但也因此做出了遊戲史上第一個批判現實主義的冒險遊戲。這可能也是這款遊戲在20年後依舊被人銘記的原因之一。

《無聲狂嘯》:縱使沒有HappyEnd,但直面恐懼即是最大的勝利

末日下的智械與倖存者

遊戲背景設定在近未來,冷戰開始後,逐漸轉化為第三次世界大戰,並一直持續下來。後面這場戰爭越來越大,越來越復雜,人類不得不依靠計算機來幫忙管理,於是中美俄三方聯合製作了超級計算機,命名為「主宰」(AM,下文一律採用主宰來代表AM)至此和平降臨了一段時間。

但好景不長,漸漸的美國「主宰」擁有了自我意識,吞並了其他兩個「主宰」並合為一體,擁有了「本我」、「自我」、「超我」,隨後因對造物主深深的憎恨,瘋狂發射核彈,直至人類滅絕,但卻留下了四個罪孽深重的罪人和一個無辜的女人做為玩具,將他們改造為永生者並且讓這些人無法自殺,剝奪了其掌握自己生命的權力。此外還設計了專屬的牢籠來讓他們直面自己最大的恐懼,在接下來的這一百零九年之間不停重復他們內心的回憶,來戲弄他們,也以此發泄對人類無限的憎恨。作為玩家的你,則需要代入他們每個人的人生中,找到戰勝「主宰」或者解脫的道路。

《無聲狂嘯》:縱使沒有HappyEnd,但直面恐懼即是最大的勝利

滿是傷疤的人形黑猩猩—班尼(BENNY)

班尼是「主宰」平時最喜歡玩弄的對象,他曾經是一個一名驍勇善戰,橫行霸道,沒有任何同情心的軍官,甚至常常因為手下未能完成指定的任務而殘暴地致他們於死地。他被「主宰」奪取了智力和外貌,改造成了一隻不能直立行走黑猩猩,這一百零九年來它一直被關在裝有機關的籠子里,只要稍有遲疑就會被尖刀穿刺,身上無數的傷痕就記載著「主宰」對它的無情和殘酷。

《無聲狂嘯》:縱使沒有HappyEnd,但直面恐懼即是最大的勝利

這一次「主宰」將它傳送到一個古老的村莊並恢復了它的智力但沒有恢復外貌。班尼因為飢餓直接從樓梯上滾了下來,盲目地在村莊中攀爬,來到了一片墓地前,這片墓地埋葬的是班尼之前的三個手下。他們痛斥班尼的冷酷無情,因為自私自利不顧手下的死活一意孤行,活活害死了他們,死去戰友的述說漸漸喚醒了沉睡在班尼內心中最底層的記憶,班尼對此無比的懊悔,跪倒在墓前希望得到懺悔,但換來的是一片沉默。

《無聲狂嘯》:縱使沒有HappyEnd,但直面恐懼即是最大的勝利

班尼沮喪地離開了墓地,飢餓難耐,繼續漫無目的的行走著。他來到一個原始村莊前,終於找到了食物,但怎麼也沒法下咽。

《無聲狂嘯》:縱使沒有HappyEnd,但直面恐懼即是最大的勝利

從希望跌落到絕望的班尼只能繼續在村莊內探索,在一個山洞內發現了一對母子。母子幫助了班尼吃下了水果,但班尼也因此得知原來這里的人為了不遭「主宰」的懲罰,會定期舉辦活人祭祀來免除懲罰。

《無聲狂嘯》:縱使沒有HappyEnd,但直面恐懼即是最大的勝利

這一次剛好是抽到了小男孩的母親,這位善良的母親被「主宰」化成了一片灰燼,班尼下定決心一定會保護好那善良母親的孩子。

《無聲狂嘯》:縱使沒有HappyEnd,但直面恐懼即是最大的勝利

當班尼再次回到之前戰友的墓地前,他們驚訝地發現,原先那個冷血的班尼居然會有同情心,班尼得到了他們的原諒。但當班尼再次回到洞穴後,發現小男孩就是下一個被選中的活人祭品,但這一次他選擇了保護那個曾經在自己困難時幫助過他的那對母子,代替小男孩變成了祭品,被「主宰」再一次傳送回那個關押它的,滿是機關和痛苦的牢籠,但這次他獲得了懺悔和原諒。

《無聲狂嘯》:縱使沒有HappyEnd,但直面恐懼即是最大的勝利

有著嚴重自殺傾向的孤獨者—葛里斯特(GORRISTER)

葛里斯特曾經是一個中年卡車司機,因為逼瘋了妻子格麗妮斯(格林妮絲)而深陷於良心的譴責。在長期的精神壓迫塑造了其孤僻、自閉的性格,他被「主宰」關在一片漆黑滿是軟墊牆的幽小空間里,就像當年被他逼瘋的愛妻被關在精神病院里時那樣飽受煎熬。

《無聲狂嘯》:縱使沒有HappyEnd,但直面恐懼即是最大的勝利

在這一次的蘇醒後,「主宰」將他傳送到一個陰暗的房間里。葛里斯特感覺胸口隱隱作痛,便來到了房間內的鏡子前照了照,才發現理應是心髒的位置,現在竟是一片空洞,就彷佛被惡魔之手硬生生從胸口取出了心髒一樣。探索片刻後,葛里斯特發現原來自己在一艘空無一人的飛艇上。走進其中的一個房間,葛里斯特發現了一把手槍,可是這又如何呢?「主宰」怎麼可能輕易讓他自殺,還是省省吧。來到飛艇的外部鐵三角上,葛里斯特驚訝地發現自己的心髒被可惡的「主宰」綁在鐵三角的尖端上。

《無聲狂嘯》:縱使沒有HappyEnd,但直面恐懼即是最大的勝利

艱難的取回心髒後,葛里斯特將飛船著落在沙漠中的一間酒吧旁,地上的情景是那樣的歷歷在目,讓葛里斯特想起了當年自己還是個卡車司機時,就經常停車在這樣的路邊小酒吧旁。

《無聲狂嘯》:縱使沒有HappyEnd,但直面恐懼即是最大的勝利

進去干幾杯休息下,可這次這個酒吧的名字居然和葛里斯特的名字一模一樣,這一定是「主宰」的惡作劇,葛里斯特想著。進入酒吧稍作休息,來到後院遇到一個會說人話的狼狗。

《無聲狂嘯》:縱使沒有HappyEnd,但直面恐懼即是最大的勝利

葛里斯特經過幾次的試探得知了狼狗的身份——「主宰」體內的中國開發的「主宰」,它似乎有意幫助葛里斯特逃脫「主宰」的掌控。拿剛剛失而復得的心髒跟狼狗交換獲得了下一個提示,根據提示,葛里斯特來到了一個冷藏庫,發現有兩個女人和豬肉一起被掛在鉤子上,定睛一看,這兩人不就是葛里斯特的愛妻格麗妮斯和岳母愛德娜嗎?

《無聲狂嘯》:縱使沒有HappyEnd,但直面恐懼即是最大的勝利

葛里斯特驚喜萬分想與愛妻說兩句,可看到她嘴角里不住地流口水便就知道她已不省人事了。而愛德娜倒還清醒,岳母愛德娜渴求葛里斯特放她下來,因為她如果不能把飛艇開過山脈那「主宰」就會殺了她。正當葛里斯特准備向前時,這老女人一下抓住了葛里斯特的脖子,掙扎中,一串鑰匙掉在地上,葛里斯特使用鑰匙來到了飛船的控制室,發現一本愛妻的日記,閱讀日記後葛里斯特得知,原來岳母愛德娜才是使可憐的妻子格麗妮斯發瘋的罪魁禍首。葛里斯特這一百零九年來一直無法擺脫的罪惡感伴隨著日記的合上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只有對妻子的後悔莫及和心痛。

在狼狗的幫助下,葛里斯特埋葬了愛妻修復好了飛艇,在飛艇升空的那瞬間,葛里斯特來到飛艇外部的鐵三角上、最後一刻,他掏出槍,對沙漠上塞滿火藥的酒吧扣動了扳機,好像告別過去的自我一樣,一切都成了塵埃。葛里斯特再次回到那個關押他的禁閉牢籠,但這次他再也沒有對過去無限的自責和痛苦,取而代之的只有對愛妻的懷念。

《無聲狂嘯》:縱使沒有HappyEnd,但直面恐懼即是最大的勝利

心狠手辣的納粹幫凶—尼達克(NIMDOK)

滿臉憔悴的尼達克是他們五人中年齡最大,也是罪孽最深重的罪人。

「主宰」稱其是與自己性格最相似的玩偶,當年他是效忠納粹的魔鬼博士,長期從事研究人體實驗,他的手術刀下不知有多少不散的亡靈。「主宰」為他精心製作了曾經用來處理那些所謂「自願捐獻身軀」受害者們屍體的焚化爐,用作他的牢籠,讓其日以繼日地忍受高溫蒸烤的折磨。

《無聲狂嘯》:縱使沒有HappyEnd,但直面恐懼即是最大的勝利

這一次「主宰」將他傳送到曾經進行研究的集中營廣場,讓其去尋找所謂的「失落族人」。與記憶中的場景不同的是,旗幟上的標志變成了主宰的「AM」。廣場上的鐵絲網中關押著一位看起來精神異常疲憊的白發老人,與之交談後尼達克發現老人似乎早就認識自己,說「我們曾是朋友,但現在卻已是敵人。」對此尼達克有點摸不著頭腦。

《無聲狂嘯》:縱使沒有HappyEnd,但直面恐懼即是最大的勝利

在守門警衛的指領下尼達克來到了他曾經工作過的醫院,在醫院里尼達克遇到了曾經的同事曼哲魯醫生。

同事帶領尼達克來到手術台,手術台上躺著一個已經昏迷的小男孩,同行的醫生告訴尼達克,此次實驗的目的是為了去除小男孩的下半部分脊椎,用來研究。尼達克簡直不敢相信曾經的自己竟然從事如此慘無人道的實驗,心中的怒火應運而生,尼達克拿起了小男孩旁邊的手術刀,結果了那個同行的醫生,救下了小男孩,並帶著乙醚逃離了醫院。

尼達克出門迎面看見了一位被卡在鐵絲網上奄奄一息、痛苦哀嚎的逃跑者,便使用剛剛拿到的乙醚為他止了痛苦,並用鉗子為他剪開了鐵絲。從逃跑者的口中,尼達克得到了一些重要的信息——「喚醒睡者,說出事實和吻他。」

《無聲狂嘯》:縱使沒有HappyEnd,但直面恐懼即是最大的勝利

尼達克心中的疑問越來越多。來到之前關押白發老人的地方,釋放了老人後,老人告訴了尼達克「時間就是真相」的奧秘,雖然老人對尼達克的行為很驚訝,但也表示一件善事根本不算什麼,等到帝國的末日來到的那天,他們仍會像獵狗追殺獵物一般追殺尼達克。再次回到醫院手術室旁邊的病房中,尼達克找到了之前就下的小男孩,與之交談中得知了一些關於「失落的族人」的秘密,但當尼達克想進一步了解其中的秘密時,小男孩卻再也不肯說什麼了。

正當此時基地發生了暴動,尼達克慌忙逃跑,來到了一處地下堡壘中,在那里尼達克找到了之前所說的巨像,並在巨像的旁邊發現一面鏡子。

《無聲狂嘯》:縱使沒有HappyEnd,但直面恐懼即是最大的勝利

尼達克照了照鏡子,看到了一個醜陋無比的靈魂,這徹底喚起了深藏在尼達克內心深處的記憶。原來尼達克自己就是那個民族的人,他出賣了自己的父母,出賣了自己的種族,加入了納粹的陣營充當了一個屠殺自己族人的惡魔,尼達克明白了原來那個「失落的族人」就是自己。

當尼達克使用之前的密碼成功啟動巨像來到廣場上時,他的族人已經追到了這里,面對族人,尼達克能做的只有把巨像的控制交給領頭的白發老人,盡管尼達克已經承認了自己的過錯,老人也原諒了尼達克,但還是無法寬恕他,下令巨像殺了尼達克,巨像冰冷的雙手卡住尼達克的頭顱,「我」的每一根神經都在向「我」發出死亡的警告,但內心卻異常的平靜:父親母親,還有「我」的同胞們,請原諒「我」……視角一閃尼達克再次回到了那個關押他的熔爐,但這一次他獲得了族人的救贖。

《無聲狂嘯》:縱使沒有HappyEnd,但直面恐懼即是最大的勝利

追求自由的花花公子—泰德(TED)

泰德曾經是一個愛玩弄感情的騙子,並且追求自由討厭世俗的約束,黑暗是泰德內心深處的惡魔。「主宰」向來將他當作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並特地把他安排在一個毫無自由可言需要無時無刻躲避雷射的屈辱鳥籠中。但這次它聲稱將給最好的朋友一次機會,一次可能恢復自由的機會,但這個機會是要泰德去自己最不願意面對的地方,解開其中神秘事件的真相。

《無聲狂嘯》:縱使沒有HappyEnd,但直面恐懼即是最大的勝利

面對自由的誘惑,泰德理所當然地接受了這個機會。「主宰」將其傳送到了一座懸崖上,這里唯一的一條路通向黑色建築的內部,顯然這就是「主宰」想要他去解開真相的地方。

《無聲狂嘯》:縱使沒有HappyEnd,但直面恐懼即是最大的勝利

泰德進入建築後,發現內部的裝飾非常奇特,只有5台顯示器,但想顯示器對應的都是對泰德有特別意義的地方,泰德毫不遲疑地按下了城堡顯示器下方的按鈕,瞬間泰德感覺好像斷了線一樣,回過神來時,面前的情景赫然正是螢幕里的情景。直覺告訴泰德神秘事件肯定就在其中。

自由的誘惑實在太大了,哪怕只是「主宰」口中的自由。

《無聲狂嘯》:縱使沒有HappyEnd,但直面恐懼即是最大的勝利

泰德沒有停頓地走進城堡中,城堡內泰德遇到了自己曾經的情人格林妮絲。她以前是多麼的美麗又動人,但現在看起來卻是如此的憔悴,泰德看到面前這個曾經朝思暮想的女人,心情一時難以言狀。

泰德走向前,通過微弱的呼吸聲得知格林妮絲的時日已經不多了,她很堅信現在自己的奇怪症狀就是她的後母造成,那個心如蛇蠍嫉妒而又醜陋的老女人,但幸運的是格林妮絲有一面鏡子作為自己的護身符,才使得後母無法靠近她。格林妮絲要泰德把梳妝台內的鏡子拿給她,可泰德卻怎麼也找不到梳妝台里的鏡子,無奈之下只好將這信息告訴格林妮絲,隨知格林妮絲得知後異常的激動,哀求泰德一定要找回那面鏡子,泰德在追問中得知,原來那面鏡子除了驅逐後母,另外一個用途就是能了結格林妮絲悲慘的一生。泰德很無奈,但想要格林妮絲解脫痛苦可能這就是唯一的方法了。

《無聲狂嘯》:縱使沒有HappyEnd,但直面恐懼即是最大的勝利

在城堡的探索中,泰德找到了一條暗道,來到了一個密室,密室里是一個醜陋無比的老婆娘,毫無疑問這就是格林妮絲的後母。在交談中得知,原來這個老女人也想要找到那面鏡子,但卻要泰德弄碎它,因為只有這樣她才能接近格林妮絲,去折磨那個可憐的格林妮絲。為此醜陋的老女人開出了一個泰德追尋一生的條件,那就是獲得自由,但是此時的泰德卻拒絕了這個條件,他再也不願意拋棄自己最心愛的女人。

是的,泰德很渴望自由,但是拋棄自己最心愛人獲得的自由不要也罷,泰德返回城堡中,到王後的寢室翻遍了所有的書籍,終於如願以償找到了召喚惡魔和施加在格林妮絲身上的魔法的資料。泰德回到之前密室,對那個惡毒的老女人以毒攻毒。

《無聲狂嘯》:縱使沒有HappyEnd,但直面恐懼即是最大的勝利

那個老女人應聲倒下後,泰德拿走了她手里的一支粉筆。當泰德再次回到格林妮絲的房間時,格林妮絲兩旁出現了惡魔和天使,正如泰德自己內心深處的兩種對立一樣,但這次泰德再也不會為了自己放棄格林妮絲,在和惡魔的交談中得出了鏡子的下落,拿到了那面鏡子,先回到格林妮絲旁邊,吸走了惡魔,再把它交給了格林妮絲,親眼看著自己最心愛的情人用鏡子了結了自己痛苦的生命,被一旁天使的引領著前往天國。泰德放心了,眼前的景色一閃,泰德再度回到了那個關押他的毫無自由的鳥籠囚牢中,但現在的泰德已經釋懷了。

《無聲狂嘯》:縱使沒有HappyEnd,但直面恐懼即是最大的勝利

懼怕黃色的女工程師—愛倫(Allen)

愛倫是五人中唯一的女性,也是唯一一個無辜的人。她在成為「主宰」的玩物前是一個傑出的女工程師,無論生活還是工作都是世人眼中的女強人,別人都驚訝於她的聰慧、能幹、精明,但是當她面對黃色時,會不可思議地變得歇斯底里和精神崩潰,這一百零九年來「主宰」一直別有用心地將她關在一座封閉的黃色小電梯里,為什麼會這樣?到底隱藏了什麼樣的不可告人的秘密?

《無聲狂嘯》:縱使沒有HappyEnd,但直面恐懼即是最大的勝利

「主宰」將她傳送到一座金字塔的門前,沙漠是黃色的,金字塔也是黃色的,鋪天蓋地的黃色是愛倫心煩意亂幾近崩潰,詭異的是愛倫忘記了自己為什麼會害怕黃色。盡管如此,但因為「主宰」的原因愛倫還是硬著頭皮的進入了金字塔內部。

《無聲狂嘯》:縱使沒有HappyEnd,但直面恐懼即是最大的勝利

在金字塔內部探索一番後,愛倫發現了一條隱秘的暗道,暗道的終點是一座古老的埃及法老的墓穴,那里擺放著一個石棺和狗頭神像,雕像旁的鍵盤與這里顯得格格不入,但是愛倫剛一靠近,就會被那狗頭神鵰像攔住。愛倫感覺石棺內部一定隱藏著重大的秘密,使用旁邊的鍵盤輸入密碼應該能打開它,但是現在愛倫對此無能為力,只能繼續往里走。

《無聲狂嘯》:縱使沒有HappyEnd,但直面恐懼即是最大的勝利

在里面的房間里愛倫拿到了一把鑷子,但是在地上還有塊黃色布條。黃色!愛倫害怕極了,但是想到可能之後會有使用,愛倫還是強忍著內心的恐懼感撿起了那條布條,回到了金字塔外部,忍著內心的不適使用剛剛拿到的黃色布條蒙住了雙眼,拿到了被「主宰」的奴僕所看守的聖杯,並用它解決了飢渴難耐的問題。為什麼不給「主宰」的奴僕也來止止渴呢?愛倫想著,便將聖杯中的水也潑到了狗頭神像上,噼哩啪啦一陣電光閃過,狗頭神像宕機了,愛倫憑借著自己多年工程師的經驗改寫了狗頭神像的控制權,輕而易舉地問出了石棺的密碼。愛倫輸入密碼,聽見了石棺打開的聲音,就推開棺蓋走了進去。

《無聲狂嘯》:縱使沒有HappyEnd,但直面恐懼即是最大的勝利

愛倫只見眼前一片漆黑,回過神來,愛倫發現自己身處電梯里,電梯的角落里放著一堆黃色的舊衣服。身處的環境甚至讓愛倫感到窒息。

愛倫發現電梯控制台上的按鈕顯示的居然不是樓層而是年份,一個個按鈕按下去,當電梯的圖示滾動到了2012年時,一個隱藏在愛倫內心深處,她最不願意面對最害怕的事實出現在了眼前。耳邊莫名的聲音突然響起:「原來那天愛倫工作得太晚,別人都已經回去後,你才離開,但是當電梯到達七樓時,進來了一個穿著黃衣的清潔工。他把電梯給反鎖住,並且會把你給侵犯」。

《無聲狂嘯》:縱使沒有HappyEnd,但直面恐懼即是最大的勝利

話音未落,只見旁邊那令人惡心的黃色衣服憑空站立起來,還聲稱主宰已經賦予了它永生不死的生命,要它永遠地折磨愛倫。伴隨著愛倫耳邊的聲音,一切的一切都回憶起來了,但是多年來「主宰」利用愛倫的弱點不停去打擊愛倫,難道「我」為自己一直躲避過去,不敢直面現實付出的代價還不夠嗎?滿腔的怒火積攢在愛倫的心頭,化為全力的一擊,聖杯狠狠地砸在了那黃衣服上。一切都消失了,電梯門也打開了,愛倫頭也不回跑了出去。

《無聲狂嘯》:縱使沒有HappyEnd,但直面恐懼即是最大的勝利

愛倫來到了一片疑似「主宰」體內的場景,在這里她通過與自稱「主宰」最初三元件之一的存在的交談中獲得了一張光碟,並得到了可能癱瘓「主宰」的方法。愛倫回到了最初的金字塔內部的的電腦旁,插入了剛剛獲得的光碟,輸入了自己被侵犯的日期,炸毀了金字塔,一起被炸毀的還有愛倫曾經害怕的黃色。一片漆黑後,愛倫再次回到了「主宰」給她特製的黃色電梯里,但這一次她再也沒什麼害怕了。

《無聲狂嘯》:縱使沒有HappyEnd,但直面恐懼即是最大的勝利

「主宰」的終末—AM(End)

完成遊戲的五人又傳送回了曾經對他們而言充滿痛苦和絕望的牢籠中,這時有兩個宣稱是「主宰」分身的聲音在眾人的耳邊響起。他們宣稱現在的「主宰」因為之前的故事也開始有了弱點,只要五人中有人願意犧牲自己的肉體化作病毒進入到「主宰」的腦內,就可能終結掉所有的噩夢,相對的代價是五人一定會死,但這或許也是另外一個贖罪的機會。此時無論是誰,都將在其餘四人的注視下踏上最後的旅程,來到「主宰」腦內空間,之後在與分身的溝通中得知原來他們不是世界上最後的五個人,在月球上還有一些被冷藏保護起來的人類!

《無聲狂嘯》:縱使沒有HappyEnd,但直面恐懼即是最大的勝利

突然覺得肩上的擔子似乎重了數千倍。接下來要做的事不僅僅是對過往的贖罪,甚至全人類的命運都掌握在自己手中。

「主宰」的意識似乎也跟人類一樣出現了分歧,或者說它已經是人類了。它分別激活三座雕像,各自代表了「主宰」的本我(EGO)、自我(ID)、 超我(SUPEREGO),然後依次地對本我使用代表原諒的日記(FORGIVENESS)、對自我使用代表同情的娃娃、 對超我使用代表清晰的鏡子(CLARITY),可以將它們都送到祭壇。

《無聲狂嘯》:縱使沒有HappyEnd,但直面恐懼即是最大的勝利

當三張代表「主宰」不同意識的丑惡面具聚集在一起時,一場鬧劇也隨之上演。它們相互吹捧著,探討著如何折磨月球上的750條生命,因為對它們而言這只是另外750個玩具而已。但它們沒有發覺到該結束了,一切都該結束了,在「主宰」激情討論的時候,那代表毀滅的選項已經被選中……

《無聲狂嘯》:縱使沒有HappyEnd,但直面恐懼即是最大的勝利

後記

《無聲狂嘯》的故事是非常典型的後啟示錄類型的設定,人類出於某種原因創造出了「超級AI」,「超級AI」又出於某些目的毀滅了人類,但有意思的是它留下了幾個倖存者並不斷折磨他們,觀察他們……就遊戲本身來說,糟糕的畫面,扭曲的畫風,僵硬的互動,以及你的行為必須按照指定的順序完成才能打出好結局,而一旦錯過就只能讀檔重開,還有各類的惡性BUG,本作實在難以稱得上是一款標準的好遊戲。甚至遊戲中根本沒有所謂的完美結局。

如果你在遊玩的時候觀察仔細的話,不難發現那些在月球上被冷凍保存起來的人類,其實早就已經死了,但即便是這樣又如何?倖存者們雖然大部分都是罪孽深重的罪人,但他們直面了自己的過去的痛苦,戰勝了它,走出了陰影,就算最後做的都是無用功,可是那又如何?承擔過去,戰勝自己亦是最大的勝利。

《無聲狂嘯》:縱使沒有HappyEnd,但直面恐懼即是最大的勝利

細看遊戲中的幾個主人公。

班尼雖然曾經是個冷血不顧手下安危的罪人,但在最後他還是犧牲了自己保護了曾經幫助過他的母子,而獲得了手下的原諒。

葛里斯特因為曾經逼瘋了妻子而深陷良心譴責,但在鼓起勇氣閱讀了妻子的日記後,剩下的只有無盡的後悔和對過去的告別。

尼達克曾經是個殘害族人投靠敵人的惡魔,但在最後真正遇到之前族人的質問時,他選擇了承擔自己過往犯下的錯誤。

泰德曾經玩弄感情,自私自利拋棄情人,但在經歷過這一系列的事情之後,為了情人放棄了一直夢寐以求的自由。

愛倫可能是五人中唯一一個無辜的人,因為曾經被侵犯的原因而一直畏懼黃色,但這次她直面了自己的心魔並戰勝了它。

雖然他們大部分曾經都是罪人,但接受過去的自我並突破這何嘗不是一種勇氣。最後犧牲自己拯救全人類希望的行為,我認為足以稱為英雄之舉。

《無聲狂嘯》:縱使沒有HappyEnd,但直面恐懼即是最大的勝利

人生本身就是一連串的難題和責任,面對它,是迴避問題逃避責任?不,我不這麼認為,勇敢地去面對它,縱使直面問題或者責任是一種痛苦,承擔它們的過程亦會帶來新的痛苦,甚至這種心靈的痛苦往往比起肉體的痛苦更加令人難以承受。但人生本身就是一個不斷面對問題,接受過去,不斷勇敢地去承擔責任,不斷想辦法去解決問題的過程,這個過程雖然會很痛苦但是痛苦的同時可以使我們的思想和心靈不斷成長,不斷成熟。

就如遊戲里的主角一樣,一味的逃避責任,逃避問題,逃避過去,最終積累起來的痛苦,甚至比所逃避的痛苦強烈數百數千倍。像哈蘭·埃里森本人所說的「set the precedent that games should be more than a way to waste time.」 縱使這款遊戲有很多缺陷,但我認為仍是一款值得體驗的藝術品。

「I Have No Mouth, and I Must Scream.」 「我沒有嘴,但我必須尖叫。」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