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科學報:特大暴雨面前,別拿「海綿城市」說事

7月20日傍晚,鄭州遭遇特大暴雨的消息開始在朋友圈擴散。據當地氣象部門的數據,當天16時至17時,雨量即達到201.9毫米,相當於1小時下了去年1/3的降水量。這也是全球大中城市,小時雨強的最大記錄。

幾乎與此同時,網絡上對鄭州市海綿城市建設規劃和海綿城市自身效果的質疑也開始出現。事實上,我們心目中對海綿城市可能還有一定的誤解。

中國科學報:特大暴雨面前,別拿「海綿城市」說事

7月20日,交通警察在鄭州市花園路冒雨修復交通設施。新華社記者朱祥攝

「鄭州特大暴雨是全球變化背景下,超標准特大暴雨的自然災害,不是海綿城市建設可以完全防禦的。」

中科院院士、武漢大學水安全研究院院長夏軍對《中國科學報》說,「海綿城市建設的核心是,城市低影響開發(LID)的源頭治理和城市水系統綜合治理的結合,是城市化可持續發展的進步。海綿城市建設可以在它的分散型和集中式結合的蓄水與排水能力內,減緩超標准洪澇災害。但不能消除超標準的特大自然災害的損失。當要發生超標準的特大自然災害,人類可以做的事是預報和預警與調度,利用可能的工程和非工程措施,提前防範,盡可能減少或降低自然災害損失。」

鄭州大學水利科學與工程學院教授左其亭對當地的海綿城市建設比較了解,他認為,鄭州市作為全國海綿城市試點城市,前期做了大量的工作,也取得了一定成效,「這是需要肯定的」。

「實際上,將鄭州市的洪災歸因於海綿城市建設問題,是對海綿城市的一種誤解。」

左其亭告訴《中國科學報》,「海綿城市要在一定條件下發揮一定作用,像鄭州這麼大的洪水,海綿城市是應對不了的。」

左其亭介紹說,建設海綿城市以前,城市道路、建築、空地多是硬化地面,降雨之後,雨水會留在地面窪處或順管道排走,這對內陸或北方缺水城市來說,降低了雨水資源的利用。

進行海綿城市建設後,部分水就可以滲到地下,首先是路面積水減少了,其次也留住部分雨水資源。

當然,海綿城市建設根本不會有這麼高的應對洪水標准,城市建設受各方面條件限制,防洪標准不會那麼高。

「就像一小塊海綿,你倒一碗水它可以吸進去,但如果你一次倒一桶水,它就吸收不了。」

左其亭說,「海綿城市的作用不能誇大,通常海綿城市的設計有一定的蓄水標准。比如,幾年一遇這種等級是可以應對的,超過這個標准,它就沒辦法了。而且海綿城市一般是『小洪水起大作用,大洪水起小作用』,洪水越大,它的相對作用就越小。」

對城市該如何應對洪澇災害,左其亭建議從三個面入手。

一是提高城市的防洪標准,遇到像鄭州這次這種特大洪水,加強防控的硬體建設,盡可能提高城市防洪標准,這是基礎。

二是在預報預警方面下功夫,提前讓老百姓知道要下大暴雨,有可能發生洪災,盡可能少出門,做好防範措施。

三是加大預演預案工作。

對老百姓應急方面的知識、技能普及,加大宣傳力度和應對演練,讓老百姓知道什麼樣的風險等級如何應對。

這次鄭州在地鐵里、路上困了不少人,也出現一些危險情況。

如果提高預演預案能力,讓老百姓知道遇到這種極端的情況該怎麼辦,什麼災難等級首先是保命,什麼條件下盡可能保住財產,什麼情況下要避免財產損失。

「比如,日本因為多發地震,他們會通過抗震演練,讓老百姓明白地震來了該怎麼辦。」

左其亭說,「我們應加強應對演練,包括提升和加強不同部門的應對演練,讓老百姓遇到問題時有準備、有行動,並將生命和財產損失降至最低。」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