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視暴雪回應起訴 員工證實公司現狀依然糟糕

今日(7月22日)我們報導了動視暴雪因企業環境惡劣,被加州政府機構起訴的新聞。在彭博社的報導中,起訴文件也一同曝光,詳細描述了暴雪內部女性員工受到的性騷擾以及同工不同酬等惡劣待遇。除此之外,公司內有一管理人員曾強迫女性下屬發生關系。在公司旅行中,該女性員工自殺。這位管理人員身上被查出攜帶了不雅物品,並且之後該女性員工的私密照片被在公司內流傳。

動視暴雪回應起訴 員工證實公司現狀依然糟糕

動視暴雪回應起訴 員工證實公司現狀依然糟糕

隨後動視暴雪公司向包括IGN在內的多家媒體發布公告,回應該起訴。

    公告翻譯:

「我們重視多樣性並努力營造一個為每個人提供包容性的工作場所。我們公司或行業或任何行業都不允許任何形式的性行為不端或騷擾。我們認真對待每項指控並調查所有索賠。在與不當行為有關的案件中,已採取行動解決該問題。

DFEH(上訴機構) 包括對暴雪過去的歪曲,在許多情況下是虛假的描述。我們在整個調查過程中與DFEH非常合作,包括向他們提供廣泛的數據和充足的文件,但他們拒絕告訴我們他們認為什麼問題。法律要求他們在提起訴訟之前進行充分調查並與我們進行真誠的討論,以更好地了解和解決任何索賠或疑慮,但他們沒有這樣做。相反,他們急於提出不准確的投訴,我們將在法庭上證明這一點。我們對DFEH應受譴責的行為感到惡心,將一名員工的悲慘自殺拖入訴訟中,該員工的去世與此案無關,也不顧及她悲痛的家人。雖然我們認為這種行為是可恥和不專業的,但不幸的是,這是他們在整個調查過程中的表現的一個例子。正是這種不負責任的州官僚的不負責任行為將許多最好的企業趕出了加州。

DFEH描繪的畫面不是今天的暴雪工作場所。在過去的幾年里,自初步調查開始以來,我們已經做出了重大改變,以解決公司文化問題,並在我們的領導團隊中體現出更多的多樣性。我們更新了我們的行為准則以強調嚴格的零容忍重點,擴大了員工舉報違規行為的內部計劃和渠道,包括帶有保密誠信熱線的『ASK清單』,並引入了一個專門調查員工困擾的員工關系團隊。我們加強了對多樣性、公平性和包容性的承諾,並在全球范圍內整合了我們的員工網絡,以提供額外的支持。員工還必須定期接受反騷擾培訓,並且已經這樣做了多年。

我們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來制定反映我們的文化和業務的公平和有益的薪酬方案和政策,我們努力為所有做著同等或相似工作的員工公平地支付工資。我們採取各種積極措施來確保薪酬由非歧視性因素驅動。例如,我們根據員工的表現獎勵和補償員工,並開展廣泛的反歧視培訓,包括參與薪酬發放流程的人員。

我們有信心展示我們作為平等機會僱主的做法,為我們的員工營造一個支持性、多元化和包容性的工作場所,我們致力於在未來幾年繼續努力。令人遺憾的是,DFEH不想就他們認為在調查中看到的內容與我們進行討論。」

動視暴雪回應起訴 員工證實公司現狀依然糟糕

    總結:

動視暴雪否認了相關指控,並表示自殺事件和該訴訟毫無關系。現在公司已經變得更好,指控內容皆為陳年舊帳。

    反轉:

遊戲科技著名媒體人Jez Corden在推特上發推,表示公司公告所說完全不對。推文說道:「暴雪的一些前任和現任員工聯系了我並證實了訴訟中的一些說法,這些說法與動視暴雪的聲明背道而馳。Bobby Kotick(動視暴雪現任CEO)拿著天文數字的薪水去購買遊艇,但是他應該照顧的員工卻在受苦。」

動視暴雪回應起訴 員工證實公司現狀依然糟糕

現就任於重生工作室,《APEX英雄》社交帳號負責人Alex「Frostwolf」 Ackerman,也曾就任於暴雪。她也發帖表示,自己也曾受上司欺壓:「我在上司氣的我開始掉頭發以後離開了暴雪。我賴以生存的利潤分成也因為我『表現不佳』而擱置,當我去HR提出發對上司主張並帶有證據時,我被告知『也許你的確表現不佳』。」

動視暴雪回應起訴 員工證實公司現狀依然糟糕

隨後她表示是,因為暴雪使她夢寐以求的工作,並且她很喜歡那里的工作和同事,她幾乎要回到暴雪。但是在多次投訴後仍然保留了職位的人數讓她望而卻步。

動視暴雪回應起訴 員工證實公司現狀依然糟糕

    結語:

此次事件,動視暴雪內部出現歧視、職權騷擾、薪酬差異的問題可以說是板上釘釘。許多公司,像是今天再次報導的育碧新加坡,也有類似的問題。牆倒眾人退,之後幾天相信會有越來越多的暴雪員工站出來爆料消息。而對於訴訟過程,我們也會持續進行跟蹤報導。

動視暴雪回應起訴 員工證實公司現狀依然糟糕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