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遞業陷嚴重內卷:價格戰「傷」小哥 送貨上門都成奢求?

不久前,北京中通快遞小哥林夕選擇了辭職。對他而言,近幾年「手中的快遞」太重了 ——「3 年前,我日均送貨量是 100 件,如今翻了個 3
倍,誰受得了?」不過,工作量的激增並不是壓死快遞夢的「最後一根稻草」。他更在意的是,行業的嚴重內卷導致送貨質量的下滑,而收件人的「冷嘲熱諷」也似乎成為了日常。

快遞業陷嚴重內卷:價格戰「傷」小哥 送貨上門都成奢求?

根據《2021 年 618 快遞服務質量大數據報告》顯示,近 70% 的快遞員在 618 期間遭到投訴,且過半投訴超過 3 次;在發起投訴的人中,有 70% 以上是因為「快遞不被送貨上門而不滿」投訴。

這也意味著,快遞員與收件人的「對撞」正在加劇。

新浪財經在與多名快遞員溝通後發現,對方的普遍反映是「委屈」,而「抱怨」又集中在三個層面:第一是價格戰導致的派件費用過低,不掙錢沒動力;第二是部分客戶的要求過高;第三則是考核指標繁多,罰款成了「家常便飯」。

拋開快遞員的怨言,究竟什麼才是導致小哥不滿的根源?

叫苦不迭,錢少是硬傷

算帳是最直接的手段。北京韻達快遞小哥小王告訴新浪財經,快遞員的收入主要由兩部分組成 —— 收件與派件。收件層面來看,該地區每收一次 10 元起,除去成本後自己賺兩三元,每天最多收 20 件,以每月 28 天工作計算,一個月收件費用約為 1600 元;派件層面,每天送 250 件,每單賺 1 元,每月約為 7000 元。

但值得注意的是,由於快件數量的激增,很多情況下他們會選擇投放快遞箱,「每單我要交幾毛錢的租金,所以派件每月也就能賺五千多,兩者加起來收入七千多吧」。他坦言,「現在件量大、派費低,快遞員又難招,很多情況下沒時間送貨上門,還要面對各種投訴罰款」,這是行業現狀,也是惡性循環。

同樣,中通快遞林夕表示,「整個快遞行業在提速,需要在時效內完成配送。一單完不成時效,也就無法保證收入」。

據悉,中國的快遞市場正處於高速增長階段。國家郵政局數據顯示,截至 7 月 4 日,2021 年全國快遞業務量已經突破了 500 億件,接近 2018 年全年水平。尤其是今年二季度以來,每個月的業務量近百億件。

但令大多數快遞小哥「叫苦不迭」的是,快遞件數的增加卻與收入不成正比。

「我認為是變相降薪」,在百世快遞吳偉看來,以前每天送 100 件與如今每天送 180 件,薪資幾乎差不多,「活兒更多了,錢卻沒賺到」。

他透露,很多快遞員因此轉行送外賣,「外賣一單幾塊錢,快遞一單才 1 元。有些騎手到手能一萬多,我們只有大幾千塊。要是你,你怎麼選?」

行業報告印證了上述快遞員的說法。據今年 3 月公布的《2020 年全國快遞員基層從業現狀及從業滿意度調查報告》顯示,超五成快遞員月收入不超過 5000 元人民幣,月收入超過 1 萬元的占 1.3%。

內卷之下,短期無終局

到底快遞該不該送貨上門?快遞行業又為何會發展至此?

業內人士認為,快遞員上門難的原因是訂單量大,而究其本質還是因為價格戰等導致的「內卷」嚴重,此前低價快遞公司極兔速遞的出現,讓原本就不穩的快遞業更加失衡。

據此前媒體報導的數據,競爭對手的不斷降價,導致「通達系」單票收入屢破新低:

這場價格戰已持續 2 年有餘。從 2019 年 3 月,中通首次將義烏快遞 4.2 元左右的價格直接打到最低 1.2 元發全國;同年 5 月,順豐推出特惠專配業務,價格一度降至 3、4 元;同年 6 月,申通率先將一單價格降至 9 毛;

一席商議後,2020 年 7 月,全國快遞均價回到 2.5 元左右。

但現狀被很快打破,2020 年 3 月,極兔速遞殺入市場,普遍低於通達系 0.3 元;通達系拉響價格戰,8 毛可發全國……

「各個快遞公司競爭激烈,快遞單價不斷降低,快遞公司自然會層層壓低成本」,一位快遞從業 10 餘年的內部人士對新浪財經表示,這就會導致單量上升,單價降低,換言之就是「活更多了,錢更少了」。該人士認為,目前更像是一個惡性循環,可能導致人員進一步流失,現有快遞員加班強度遞增,最終導致「不送獲上門」。

對於上述問題,東北證券研報稱,快遞行業供給端過剩依舊是主要矛盾,行業競爭格局短期內難以結束,行業價格戰仍將持續。數據顯示,在 2020 年整個快遞行業的激烈競爭下,中國快遞行業的快遞價格平均價格降低了 11%,這也是自 2014 年以來最大降幅。

如今價格戰已延續兩年,極兔速遞、百世快遞等企業都因「低價傾銷」受過地區處罰,部分分撥中心停運。隨後浙江省政府通過《浙江省快遞業促進條例(草案)》,規定快遞經營者不得以低於成本的價格提供快遞服務。

實際上,各快遞公司的價格戰,會造成快遞網點、快遞員持續動盪,服務質量難以為繼。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快遞成本已經沒法壓低,只能虧本或者是降低快遞員每單派送收入。

「說的直白些,快遞價格混亂,快遞行業為了爭得僅有的幾塊肉,只能各自通過降低派費和減少快遞員數量,低價攬收商家單量,實現降本增效的目的。快遞量提升,派費卻減少,下游網點、快遞員和驛站因越來越多的快遞單和越來越少的派費被雙重擠壓,陷入如今的局面」,該人士表示。

他直言,這是各大快遞公司間的一場博弈,短期內不會出現終局。目前只是從底層提升服務,可以適當設置評優獎勵,也可依據滿意度排名對用戶滿意度高的網點或快遞員發放獎勵,提高快遞員的積極性和主動性,以此扭轉現狀,形成良性循環。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