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談】如何把《神界:原罪2》玩成友盡遊戲

我和三位朋友於去年末開始聯機攻略《神界:原罪2》,時隔大半年,終於在前兩天打出了一周目結局。

【白夜談】如何把《神界:原罪2》玩成友盡遊戲

我們的平均遊戲時間也就70來個小時,畢竟四個人無法隨時隨地隨叫隨到,都有自己的學習與工作,遊戲進程也斷斷續續。每次進入遊戲,我們都要重新回想幾個哲學問題:我是誰,我從哪里來,要到哪里去。

正因如此,我沒法為這部遊戲寫出一篇完整的評測。劇情文本方面,算是囫圇吞棗,直到通關也沒搞明白故事梗概與世界觀,只覺得除了幾個從頭到尾都站在我們一方的NPC之外,剩下的NPC都是謎語人,圖謀不軌,我們便先下手為強,把他們通通做掉了。

【白夜談】如何把《神界:原罪2》玩成友盡遊戲 盧錫安?神諭者?他有幾根血條?

遊戲機制方面,我們也一知半解,攻略看的很少,職業與技能也基本不講究搭配,而且經常因為不加警惕地探索地圖,四處惹事,出現跨級打怪的情況。即便我們選擇的是經典模式(普通難度),也總是會碰到需要反復讀檔、耗費一兩個小時才能取勝的戰鬥,說出來有夠丟人。

作為一位堅定的唯物主義者,我很少接觸魔法世界觀的RPG遊戲,也不願意使用這遊戲的法術,毫無疑問,我選擇了人類戰士。

我本打算單手持劍單手持盾,稍微學點治療系技能當個聖騎士,但這樣的搭配幾乎沒什麼輸出,AI控制的敵人還只挑血少的角色集中攻擊,搞得我就像一個鐵混子。到了後期,我還是扔掉了盾牌,為了更高的傷害數字(以及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混)拿起了雙手武器。

【白夜談】如何把《神界:原罪2》玩成友盡遊戲 玩個錘子

這遊戲里的角色會有物理護盾與魔法護盾,造成的物理或魔法傷害,必須先消耗特定的護盾才能傷到生命值;物理或魔法的控制技能,也要等到護盾清零時才會生效。

隊伍里的精靈族刺客希貝爾,就專門負責打物理傷害。有傳送技能在,刺客職業的跑路本事一流,可以隨時脫離戰場回復狀態。然而希貝爾的護盾與生命值是全隊最低的,進入戰鬥後必定會被敵人集火,有時來不及跑路就猝死,我們不得不給她穿上一件抵抗一次死亡的裝備——她反倒成了真正的坦克角色。

【白夜談】如何把《神界:原罪2》玩成友盡遊戲

另一位同伴是亡靈屍鬼。亡靈過街,人人喊打,因此屍鬼平日里必須靠斗篷與面具掩藏真實身份。有一次因為在街上更換了一件裝備,失去了一些屬性,無法滿足穿上另一件褲子的條件,大庭廣眾之下露出潔白的骨架,被全城人追著打,最終靠裝死才逃過一劫。

他後期選擇了死靈法師,這一職業能夠造成的物理傷害十分可觀,但條件比較苛刻,必須先讓天上下場血雨,鋪好血液地形,再用傳送之類的技能把怪物聚到一起,方能製造一輪足夠的爆發輸出。

【白夜談】如何把《神界:原罪2》玩成友盡遊戲

還有一位同伴是人類傭兵伊凡。他曾經是個前途光明的物理系弓箭手,到了遊戲中期卻墮入了魔法的黑暗面,學習了大量的火焰與雷電技能,其中有不少會傷及友軍的范圍攻擊技。

當我想有些作為,提著裝備沖入敵陣時,他的法術便往人多的地方可勁兒地砸,把我和敵人,有時連帶著刺客和屍鬼,一起燒得或電得七葷八素。後期敵人擁有較高的火屬性抗性,而隊伍其他三人打的都是物理傷害,伊凡一邊抱怨著「我法術怎麼沒傷害啊」,一邊讓我的血條掉得比敵人還快一截。

常年火中做自己

死靈法術與火系法術結合起來,會孕育出無比邪惡的魔法:屍爆。屍爆分為單體與群體,顧名思義,能夠讓一個或一群屍體產生大范圍爆炸傷害,傷害也很爆炸,對友軍亦不例外。屍鬼與伊凡兩個法師,一人攥著兩個屍爆技能,拜復活卷軸所賜,我成了整部遊戲承受屍爆攻擊次數最多的角色。

【白夜談】如何把《神界:原罪2》玩成友盡遊戲 非常恐怖,兄弟.jpg

混吃等死的戰士,一觸即潰的刺客,不分敵我的法師,濫殺無辜的主角團,歸根結底,我們就是在瞎玩。萬萬沒想到,瞎玩居然也能艱難地打穿結局,搞不好這就是《神界:原罪2》的魅力所在?不管怎麼說,剛看完結局,我們四人躊躇滿志,創建了二周目存檔,重新選擇角色與職業,打算「稍微認真一點」完成遊戲。

鑒於伊凡表示,敵人只有屬性抗性卻沒有物理傷害抗性,「法師的遊戲體驗不是很好」,我們便計劃組建一支只打物理傷害的隊伍,我依然選擇了人類,職業則變成了刺客。

然而前刺客選了蜥蜴人,嘴上說著只使用輔助法術當奶媽,進了戰鬥卻開始玩火——使用蜥蜴人種族自帶的噴火技能,連敵人帶其他隊友一起引燃。

【白夜談】如何把《神界:原罪2》玩成友盡遊戲

我不知道這個蜥蜴人是不是來尋前世的仇,但我已經不對二周目的遊戲體驗抱什麼希望了。

【白夜談】如何把《神界:原罪2》玩成友盡遊戲

承認吧,友軍誤傷在多人合作遊戲里本來就是打情罵俏的好藉口,增進友誼的好方法。—— CaesarZX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