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他們要為一個罪犯呼喚正義?

如果有人在公路上開車撞死了人,那你一定覺得他要負責。如果這個人是飆車時撞死了一對母女,你一定覺得這人不可饒恕吧?但如果我告訴你,這個犯人因為自己長得帥,就能引發上百萬人為他伸冤,你是不是以為這世界瘋了?然而這是真的。

這個罪犯名為卡梅隆 · 赫林( Cameron Herrin ),目前他的帳戶在 Tik Tok 上已經擁有 200 多萬粉絲,在 Instagram 、Twitter 上也都收獲了不錯的關注度。

為什麼他們要為一個罪犯呼喚正義?

有些網友甚至會專門為他製作精美的視頻、圖集,吸引更多人對卡梅隆案件的關注,以便為卡梅隆伸張正義。

為什麼他們要為一個罪犯呼喚正義?

光看網友們的操作,你一定會好奇,這個年輕人到底蒙受了怎樣的冤屈?

然而,如果你對這次事件稍加探索,會得到一個充滿了黑色幽默的結論。

卡梅隆得到了這麼多人的發聲,絕對不是因為蒙受冤屈,而是因為他的顏值。

—— 因為他看起來帥且無辜。

為什麼他們要為一個罪犯呼喚正義?

卡梅隆案件有很多報導,稍加搜索你就能還原事情的經過。

2018 年 5 月,當時 18 歲的卡梅隆 · 赫林跟尚未成年的朋友約翰 · 巴里洛 ( John Barrineau )在街頭賽車。

卡梅隆以每小時 102 英里的速度超速行駛,並且撞上了一位媽媽和她 21 月大的女兒,兩位受害者當場死亡。

賽車的兩人起初拒不認罪,到去年 12 月,卡梅倫承認犯有交通肇事罪和非法賽車的罪行,被判 24 年監禁。

而他的同伴約翰 · 巴里洛由於當時未成年,且沒有對這對母女產生直接傷害等情況,被判 6 年監禁,緩刑 15 年,並且必須完成 200 小時的社區服務,其中一半時間要花在危險駕駛的安全教育上。

為什麼他們要為一個罪犯呼喚正義?

差評君對美國的法律沒有深入研究,無法評判審判結果是否合理,或許監禁的年數的確過多,所以有人願意為了他發聲,這都可以理解。

令我感到荒誕的事情是:現在很多站在卡梅倫那邊的網友,不是在理性討論量刑是否合理,而是為了給這個人洗白,發出完全不顧邏輯的言論。

有人無視卡梅倫非法賽車,超速駕駛的事實,把它輕描淡寫為一次意外事故。認為這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不應該歸咎於卡梅倫。

為什麼他們要為一個罪犯呼喚正義?

無論這次事件的性質是什麼,卡梅倫都是致使兩人死亡的施害者。

但置身於他粉絲的言論之中,你很難分辨清楚卡梅隆到底是施害者還是受害者。

他們能感受卡梅隆心中的失望和吶喊,同情他,支持他,希望他能堅強起來。。。

為什麼他們要為一個罪犯呼喚正義?

他們說,這個年輕人僅僅是犯了一個錯誤而已。

大家都在十多歲的時候犯過錯,他還如此年輕,不應該被這次錯誤毀掉人生。

為什麼他們要為一個罪犯呼喚正義?

你甚至可以在網上看到更為幼稚的言論:對待犯了錯的人,不應該用懲罰去摧毀他,而是減輕懲罰給他希望。

為什麼他們要為一個罪犯呼喚正義?

施害者的希望是有了,那受害者和受害者家人的希望又去哪里尋找呢?

這不荒謬麼?

這不怪誕麼?

同時我發現在國外各大社交網站上,到處充斥著這樣的聲音,成百上千的帖子在身體力行證明著 「 顏值即是正義 」,試圖將罪犯浪漫化。

類似的例子,還有 1979 年 Ted Bundy 案,這個人是美國連環殺手,綁架、強奸並謀殺了許多年輕女孩,手段極其殘忍,受害者估計超過 30 人。

左一 ▼

為什麼他們要為一個罪犯呼喚正義?

他曾經因為謀殺指控入獄,入獄後他越獄了,並且再度進行了三起謀殺犯罪,直到再次被捕。

就是這種惡棍中的惡棍,受審期間仍然能收到粉絲寄來的信件,信件中寫滿了對他的同情和支持。

2014 年一位幫派分子 Jeremy Meeks 被聯邦政府以擁有槍枝和重大盜竊罪抓捕。

結果因為入獄照太帥而爆紅,在獄中就被商業公司簽下,獲釋後直接開始模特生涯,成為了 「 明星 」 。

收獲了 96K 喜歡、24K 評論 ▼

為什麼他們要為一個罪犯呼喚正義?

在出名,他很快拋棄了自己結婚八年的妻子,帶走了他們的孩子,迎娶了億萬富翁的千金 Chloe Green。

只要披著一副好看的皮囊,無論他們犯下的罪行是非法持械被捕入獄,飆車致使兩人死亡,甚至是窮凶極惡的連環殺人,他們都是能夠被原諒的,值得被同情的,無辜的人。

還有一件事情更為諷刺。

2013 年,18 歲的伊莎貝拉 · 古茲曼 ( Isabella Guzman ) 在家中用刀刺了她的母親 79 下,致使她的母親死亡。

然後,因為在法庭聽證會上表現異常以及在庭審期間做出了奇怪的表情而上了新聞。

為什麼他們要為一個罪犯呼喚正義?

因為長相甜美,又特別凶殘,舉手投足之間還帶點神經質,反而讓有些人在伊莎貝拉身上找到了小醜女的感覺,特別有魅力,就像是動漫里那些可愛又迷人的反派角色。

於是,人們分享她在法庭上的錄像,模仿她的動作,配上 psycho 的配樂,讓這位罪犯的無心之舉引爆網絡,成為潮流。

她的模仿者 ▼

為什麼他們要為一個罪犯呼喚正義?

沒有人記得她捅在她的母親身上的那 79 刀。

我在想,這 79 刀應該足以讓鮮血灑滿地板,濺滿伊莎貝拉 · 古茲曼的衣物,讓屍體滿是傷痕。

而超速駕駛也足以讓那位失去妻子和孩子的丈夫,家庭破碎,讓他們的親人悲傷良久。

為什麼他們要為一個罪犯呼喚正義?

但隔著閃爍著的電腦螢幕,這些都只是螢幕上兩三行冷漠的文字,對於某些網友來說,微不足道。

在當下,娛樂並不再是電影、電視劇和各種綜藝,很多社會新聞里的人物也成了某些人心中的消費品。

我覺得他長得很帥,眼神很無辜;我覺得她甜美中又特別神經質;我覺得這場犯罪特別高智商,罪犯簡直就是天才。哪怕是犯下滔天罪行的罪犯,都能被拿過來被娛樂一番。

他們沒有意識到,這些都是生活中真實發生的事情,有人失去生命,有人家庭破碎,有人正在為此悲痛欲絕。

受害者蒙受的苦難好像都被網線虛化成了虛擬世界的劇情。

的確,隔著網線,這些發生在別人身上的苦難跟你沒有半毛錢關系,但是如果以後這件事情發生在你身上,又有誰來同情你呢?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