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幾張昆特牌卡片一窺《獵魔人》世界的陰謀論暗線

本文首發游信網

0 序言

2020年6月,獵魔人世界觀的卡牌遊戲《昆特牌》發售了其最新的擴展包「鏡子大師系列」,總共新增了70張全新卡牌,主題圍繞著神秘而強大的剛特·歐迪姆——即鏡子大師本人——展開。

對於鏡子大師,每一個玩過《巫師3》的玩家都不會感到陌生,其能力之強大與背景之神秘令人膽寒。而本次擴展包對鏡子大師這個人物進行了劇情的補完或者說補充。而幾張歷變卡的卡畫也再一次表現了鏡子大師對於整個《獵魔人》世界觀潛移默化的影響,仿佛他才是整個世界背後的操盤手,對凡人的命運到帝國的興旺無所不知、無所不曉。

1 一個魔鬼的故事

從幾張昆特牌卡片一窺《獵魔人》世界的陰謀論暗線

在1592年的英國劇作家克里斯多福·馬洛曾經描繪了這麼一個故事,生活在德國北部的鍊金術士浮士德為了獲取強大的力量,選擇和魔鬼通過自己的血簽訂了契約,讓他可以在以後的24年中使用魔鬼的法力。但是一旦時間一到,浮士德便會法力盡失,那股來自魔鬼的力量拋棄了他,浮士德被拖入了地獄。

在很久以前的古代,把靈魂賣給魔鬼來換取偉力成為了歐洲傳說的熱門題材。惡魔來無影去無蹤,力量極其強大而且似乎特別的,守信用。但是每一個參與其交易的人類都會落得一個悲慘的下場。

本質上,魔鬼的守信用只是一個假象,它給人開出了一個不公平的交易契約,以人眼所能看見的物質去換得人眼所看不見的生命、靈魂等事物,或者如同現在某些黑心企業一樣玩弄文字遊戲,在普通人注意不到的地方下絆子。利用人自身無法看透這個交易背後的不公平的事實,輕易地騙取人的靈魂或者使其為奴。

從幾張昆特牌卡片一窺《獵魔人》世界的陰謀論暗線

剛特·歐迪姆,又稱鏡子大師,正是這麼一個可怕的惡魔。其貌不揚,土里土氣,但是和其原型蘭道爾·佛來格(史蒂芬·金小說中人物)一樣,在其平凡的外表之下蘊藏著極其可怕的陰謀與實力。

作為交易的發起者,鏡子大師很清楚他的目標擁有什麼,擅長什麼,其中哪些最為昂貴,而哪些最有價值。因此他會用對於目標來說最有價值的東西來作為自己的交易籌碼——深陷牢獄之災的傑洛特最渴望的是自由,而對於歐吉爾特來說最渴望的便是權勢。鏡子大師總能提出你無法拒絕的交易。

一般我們看到的魔鬼會給人以物質世界的財富、權力、地位、美色、事業等事物,來換取其靈魂或者生命,甚至使其淪落為自己的打手和仆從。但鏡子大師則不一樣,他有的時候不但不會騙取人的什麼東西,反而會給予人禮物,完全無償,完全不用簽協議,同時,也是完全的陷阱。

這些陷阱有的時候經過數十年才會真正地露出其獠牙,永遠地改變一個人乃至一群人的一生。

2 一個神童的故事

從幾張昆特牌卡片一窺《獵魔人》世界的陰謀論暗線

賈奎斯·德·艾德斯伯格,或者叫做阿爾德堡的賈奎斯,年少時期被人稱為神童,因為其經常表現出不屬於他這個年齡的成熟與認知。

孩童時期,他熱衷於扮演行俠仗義的騎士,在大街小巷之中奔跑穿行。但是和普通孩童不一樣的是,神童賈奎斯從小就有領袖魅力,他的小夥伴們心甘情願地在扮演著他的扈從,毫無怨言。

他不止一次提到了自己將來要成為一個騎士,匡扶正道,投身正義的事業。對自己將來要做的事情他堅信不疑,他要做一個拯救蒼生的英雄,只可惜,他的蒼生里並不包括廣大的精靈,矮人,乃至半人類們。他認為的英雄只屬於保守封建的亞甸人。

一個商人模樣的禿頂男人深諳其道,悄悄地給小神童送上了一份大禮,從此以後,賈奎斯擁有了強大而不可控制的魔法能力。他可以看到未來,穿梭時間,看到駭人的戰場和恐怖的末日,看到萬千生靈死於非命。從小立志做豪傑的賈奎斯不允許這一切發生,他選擇和孩童時期一樣,召集人馬,對抗邪惡。

多年以後,當獵魔人白狼與賈奎斯對峙之時,烈焰薔薇騎士團長義正言辭地認為自己「通往理想的道路註定崎嶇」,哪怕他已經殺害了無數人的性命,挑唆人類與非人種族的沖突,還突襲獵魔人的城堡盜取人體改造技術,並且私底下進行罪惡的人體改造研究培養恐怖的變種人軍隊,他的烈焰薔薇騎士團大肆製造屠殺和混亂,將整個國家攪得天翻地覆,他依舊覺得自己是正確的。因為他看到過那些末日的幻象。

不知在死前,曾經的神童、現在的騎士團長會不會想起那個神秘的禿頭男人,並思考他贈送的究竟是禮物或是詛咒。

3 一個王子的故事

從幾張昆特牌卡片一窺《獵魔人》世界的陰謀論暗線

年老的貝羅恆王一直都很嫉妒自己的長子,維拉克斯王子。老貝羅恆既沒有王子那樣的魅力,也沒有王子那樣的體格,衰老腐朽卻依舊極度貪戀權勢,哪怕是親生兒子也視為仇敵。

王子一天天的長大,越來越散發出合格領袖的氣質。貝羅恆王再也無法忍受自己日益燃燒的嫉妒與恐懼,年輕的維拉克斯王子因此莫名其妙地被自己的老父親安上了莫須有的罪名,永遠的流放到故土之外,如果違抗,死路一條。

從幾張昆特牌卡片一窺《獵魔人》世界的陰謀論暗線

凱拉克是個小國,但卻有著發達的航海業與熟練的水手們,通過海路流放便再適合不過了。來接送王子離開故土的是一艘不大的護衛艦,快速而且輕巧,船上的水手都是經驗豐富而身經百戰。王子無奈地穿起常服,登上了這艘放逐之舟。

而在這艘船上,和王子一同離開凱拉克的,還有一位商人打扮的禿頭男子。他將教導王子何為復國之道。

貝羅恆王在趕走最具威脅的長子以後,馬不停蹄地威脅了自己所有的孩子——如果不想和他們的大哥一樣永遠離開,就老實點做自己的本分工作,別威脅我的王位。

然而很快,老而不尊貝羅恆王就會死於一塊魔法項鏈之下,而他自以為忠心耿耿的年少妻子也會毫不猶豫迎回王座真正的主人,一個黑發黑眼鼻樑高挺的男人,維拉克斯王子。

王子擁有著頭戴帽巾、皮膚黝黑的雇傭兵,和一位年輕貌美的新皇后,比起枯朽的老國王自然是名正言順的繼承人。於是大臣們山呼萬歲,舊王已死新王已立。

然而王子內心深處最感謝的,還是那位神秘的商人,要不是他的點撥現在沒准自己還在海外流浪。

從幾張昆特牌卡片一窺《獵魔人》世界的陰謀論暗線

而那位商人是怎麼想的呢?或許多年以後那場王子帶領一個強大而急需擴張的凱拉克和樹精之間的戰爭正符合他的心意吧。只有戰火與殺戮才能將曾經心懷善意的艾思娜女王變成冷酷無情的森林守衛者,將布洛克萊昂森林變成人類禁地。與這相比,幫一個王子獲得本就屬於他的王位算得了什麼呢。

4 一個士兵的故事

從幾張昆特牌卡片一窺《獵魔人》世界的陰謀論暗線

篡位者從未在尼弗迦德帝國的歷史上留下任何名字,乃至任何關於其身世有據可查的資料。現代人往往認為這是恩希爾皇帝因為童年的悲慘遭遇而對這位害自己顛沛流離的偽帝感到深惡痛絕,從而從帝國的檔案里永遠抹去了他的一切。

然而鑒於帝國對神秘學的研究之廣泛,篡位者的事實可能要黑暗詭異得多。

篡位者,據稱早年是一位普通的帝國軍官,像其他士兵一樣。軍人都是很單純的,都是為祖國而生。心中別無二日,只有皇帝一個太陽,面對刺眼的金色日輪,年輕的篡位者無論如何都不敢心生二意。

然而佛古斯·恩瑞斯卻是一位有些異類的太陽,他不刺眼,反倒溫暖。

佛古斯·恩瑞斯首先宣布帝國軍隊中實行絕對的性別平等,不存在何特例或縱容情況。這也涵蓋了帝國軍隊要塞和監獄中的戰俘。還跟周圍國家簽訂和平條約,宣布不再攻伐不止。他選擇縱容異見者,曉之以情動之以理的去對待每一個人,選擇用感化和仁慈統治這個帝國,而不是一直以來的高壓和軍政。

舉國上下一片嘩然,具有悠久軍事傳統的帝國無論如何也不能接受這麼一位軟蛋君主。年輕的篡位者雖然也心有不滿,但軍人的職責卻不允許他再做深入的思考。

直到那一天,一位禿頭的陌生士兵出現在他的面前。

具體二人進行了怎麼樣的交流已經無從可考了,但是有一點很明確,從那一天開始,篡位者的軍事能力突飛猛進,迅速地從一名基層軍官成為了不可多得的帥才,在戰場上屢次獲得完全不可能的勝利,只要有他的存在,便能化腐朽為神奇。隨之而來的,便是篡位者在仕途上的一路高歌。

很快,篡位者便成為了佛古斯皇帝麾下的一名大將,雖然戰功赫赫,但是皇帝卻不以為然。對於一名主張和平的君主來說,再厲害的將軍也比不上會治國理政的文官。而且雖然皇帝御駕親征,但一切事務都交由這位新進大將來處理了。

篡位者的野心逐漸戰勝了他的忠誠,皇帝是個軟蛋,完全意識不到自己已經危如累卵,只要稍微點把火,他的稻草王位就會化為灰燼。而打起仗來沒人是篡位者的敵人,為和不搏上一把,貴族老爺們也並不是那麼不可戰勝。

後面發生的事情已經是眾人皆知了,篡位者囚禁了佛古斯皇帝,妄圖靠退位詔書和平政變。

篡位者決定讓布拉森斯領導他的法師們拷打佛古斯13歲的兒子恩希爾,然而皇帝的堅定還是讓篡位者感到吃驚。最終篡位者只能選擇暴力,一把尖刀殺死了溫和的貴族皇帝佛古斯,現在是庶民出身的篡位者的天下了。

從幾張昆特牌卡片一窺《獵魔人》世界的陰謀論暗線

皇帝的遺子恩希爾,被法師變成了醜陋的怪人刺蝟強尼,放逐出帝國疆域,而後與傳奇獵魔人傑洛特結下緣分,最終復國。而篡位者,則再也沒人知道他的下場。

恩希爾掌權後,帝國的書吏們在新皇帝的命令下開始徹徹底底地將篡位者的姓名從所有帝國檔案、所有書籍和圖書館中抹除,他的姓名再也不能被任何人提及或回憶。這個系統工作後來變得如此繁重和困難,以至於恩希爾的繼任者莫爾凡·符里斯上台後這項工作還在繼續進行。

似乎簡單的私人恩怨並不能完全說明為何要將篡位者的一切記錄完全鏟除,可能帝國的學者們已經發現某些黑暗的事物逐漸滲透進了帝國的歷史之中,現在亡羊補牢還算為時不晚。

5 魔鬼的多米諾骨牌

從幾張昆特牌卡片一窺《獵魔人》世界的陰謀論暗線

不難發現,鏡子大師不僅僅是販賣靈魂那麼簡單,如同多米諾骨牌一樣,鏡子大師享受於將凡人的命運置於手心玩弄的感覺。一場簡單的對話可以引爆數十年後的災難,而一些普通的禮物卻足以主宰百萬人的命運。對於這個惡魔而言,單純地看凡人墮落已經過於無聊,看世界如同暴雨中的扁舟才是樂趣所在。

雖然他本人曾經表示凡人總是喜歡怪罪於他帶來災厄,自己的選擇不要怪罪別人,但是不可否認,剛特·歐迪姆是一位玩弄人性的高手。他懂得如何設計賭局,懂得煽動普通人超越自己,也懂得如何讓世界陷入火海之中。

神話中魔鬼梅菲斯特對待浮士德百般折磨,讓他變成一朵雲彩去觀看凡人飲酒作樂,將其回復青春卻將麗人置於鏡子之中。在其將死之前製造假像騙浮士德以為其理想即將完成,最終卻成泡影。

這一切都毫無意義,只為折磨浮士德,讓其償還契約中的每一行詞句。正如梅菲斯特自我解釋說:「犯罪、毀滅,更簡單一個『惡』字,這便是我的本質。」而鏡子大師,毫無疑問也是這麼一個想看世界燃燒之人。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