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遊戲工作室總是扎堆在蒙特婁?

什麼!?騰訊旗下的天美工作室宣布在蒙特婁成立了一個新的子工作室?!

我知道肯定有朋友想說我少見多怪,這消息一看很朴實無華且枯燥嘛,鵝廠在全世界范圍內投資、收購、建立工作室都能算「新」聞?

不過我們今天不談騰訊在蒙特婁建立工作室是想搞點什麼。如果對於全球的遊戲開發商有一定了解的朋友,應該已經發現了這則新聞的槽點:怎麼又雙叒是蒙特婁?

自從育碧1997年入駐這座城市以來,EA、華納兄弟、動視暴雪、索尼、任天堂、GAMELFOT、SE、TAKE2等等,再加上我們很熟悉的豬廠鵝廠,全世界知名遊戲廠商都在這里建立的工作室,蒙特婁是現在世界上產業最集中的「遊戲之城」。

為什麼遊戲工作室總是扎堆在蒙特婁?

哪怕你正在參加的項目因為某個原因破產了,在卷鋪蓋的時候大機率也能接到另一家公司的offer,連家都不用搬明天立馬可以上班的那種

為什麼遊戲廠商們要把工作室建立在一年中有104天平均積雪1cm厚的北美洲加拿大魁北克省的蒙特婁市,總不會是因為這里的冬天很冷伺服器機房更容易散熱吧?

為什麼遊戲工作室總是扎堆在蒙特婁?

如果是剛結束高考或者正在准備高考的文科生朋友們,產業集成、規模效應等和區位因素有關的名詞應該已經快到嘴邊了。

但你以為今天要做的是一道地理題?其實今天我們要來回顧的是一道歷史題。

前面提到了,第一個在蒙特婁建立工作室的遊戲廠商是育碧,而它在蒙特婁吃螃蟹的體驗卻算不上特別好,甚至差點演變成一場「鬧劇」,而這一切都起源於一名政治說客Sylvain Vaugeois和他的一次「空手套白狼」。

為什麼遊戲工作室總是扎堆在蒙特婁?

上世紀90年代初,製造業和紡織業受限於人力成本開始向第三世界國家遷移,當時已經算得上發達地區的加拿大魁北克省大量民眾失業,經濟一度陷入蕭條,魁北克省和當時的政黨魁北克黨亟需一場及時的產業轉型穩定民心,他們把目光放在了當時還屬於高新產業的計算機和多媒體領域。

這是時代的大背景,而在背景之下,主角Sylvain Vaugeois登場了,作為一個精通英法雙語的魁北克漢子,他有每天看TV5(法國電視國際五台)的好習慣,在1997年的一個深夜,他在電視上看到了育碧打得廣告,在電子遊戲這片藍海市場里遨遊了不過才10年的育碧,已經在前一年正式上市募股,並且准備拓展國際市場,第一站就是北美。

為什麼遊戲工作室總是扎堆在蒙特婁?

Sylvain Vaugeois敏銳地嗅到了商機,懷揣著希望,他先是在政府中提出了名為「美居計劃」的方案,帶來了一個好消息。

「我拉到了全球第四大的遊戲開發發行商育碧入駐魁北克,他們還計劃在這里創造500個工作崗位,相信在這幫法國佬的帶領下,咱魁北克的經濟一定能重振起來,代價?5年里每年給每名育碧員工25000加元的補貼就行了,簡直穩賺不賠!」

但當時的魁北克政府以「費用太高」為理由,駁回了這項計劃。Sylvain Vaugeois並沒有死心,他來到了育碧總部,也帶去了一個好消息。

「嘿!聽說你們在北美尋求合作夥伴!咱蒙特婁可是世界第二規模的法語圈城市,只要育碧願意入駐魁北克,並能創造500個就業崗位,咱們政府會給每個育碧員工每年25000加元的補貼,一共給5年,簡直穩賺不賠!」

這時候問題出現了,所謂的政府補貼其實是一張空頭支票,Sylvain Vaugeois的「美居計劃」已經被駁回了,承諾給育碧的 25000 加元的補貼也不屬於任何現有政府計劃的一部分,甚至於在後來對魁北克省財政部長Bernard Landry的采訪中,他提到了當時魁北克的振興經濟的目標是發展高新產業,電子遊戲只是討論項目的其中之一而已。

當然,這種低級謊言在育碧和魁北克政府兩方會談的那天很輕易地被戳破了,魁北克政府覺得25000加元太貴了,育碧那邊只是想拓展北美業務,這家不行就換下一家,雙方相互都不想讓步,磋商陷入了僵局。

作為一個「政治說客」,Sylvain Vaugeois也翻開了他巧嘴之外的第二張王牌—人脈,前面提到的魁北克省財政部長Bernard Landry其實和他私交甚密,為了自己的朋友,Bernard Landry不得已帶著這個計劃向加拿大政府尋求幫助,最後,在一番運作之下,加拿大政府同意了為分擔每人每年10000加元的補貼,魁北克省政府每年只需要付15000加元的補貼,其中一部分補貼體現在免稅上。

育碧如願以償拓展了自己在北美的業務,魁北克也喜獲發展高新技術的第一批生力軍。派克大樓,以前是約翰·W·派克襯衫和服裝廠的所在地,於 1997 年成為育碧蒙特婁公司的總部。

為什麼遊戲工作室總是扎堆在蒙特婁?

雖然Sylvain Vaugeois這種「空手套白狼」的行為為我們所不齒,但從結果上來看,他做的這件事確實推動了魁北克產業轉型和育碧拓展全球市場的雙贏,而且作為一個中間商,他可是一毛差價都沒有賺啊(作為項目發起人,他只收了育碧發的「薪水」)。

為什麼遊戲工作室總是扎堆在蒙特婁?

▲比較遺憾的是,這個「蒙特婁之父」在2003年已經去世了,享年46歲

在入駐蒙特婁後,育碧卻並沒有立馬開展自己征戰全球市場的工作,事實上,精明如它在一開始的那幾年確實有點騙政府補貼的味道,因為工作室成立之初只有50名員工,一半來自育碧的總部,另一半則是當地政府塞進來完全不懂開發遊戲的年輕人。

這也導致了育碧蒙特婁初期,只做出了《Speed Busters》《唐老鴨:英雄救美》和幾款基於Playmobil系列玩具的小遊戲,將將自負盈虧。

就連2000年招到的蒙特婁總負責人Yannis Mallat,在加入育碧之前,他的工作是在西非幫助當地農民,改善他們的作物和生產模式,來到育碧蒙特婁之後,他也開始兢兢業業地教員工種土豆…

為什麼遊戲工作室總是扎堆在蒙特婁?

…不對,是開發遊戲。

不過,Yannis Mallat也有一個大家更熟悉的頭銜—《波斯王子:時之沙》的製作人,從2D橫向卷軸變成3D半開放探索,融入了跑酷等雜技式的動作元素,《波斯王子:時之沙》大刀闊斧的改革換來的是商業和玩家口碑上的大獲成功。

為什麼遊戲工作室總是扎堆在蒙特婁?

在同時期,育碧也收購了當時製作《湯姆克蘭西》系列的「紅風暴」工作室(Red Storm Entertainment),並把下一作《湯姆克蘭西》的開發權交給了蒙特婁工作室,他們交出的第一份作品是《湯姆克蘭西:細胞分裂》,這一次育碧蒙特婁又賭對了,《細胞分裂》既叫好又叫座,借著這次成功,育碧蒙特婁還開發出了《彩虹六號》《幽靈行動》等知名子系列。

2004年,蒙特婁旗下一個小團隊創造了《刺客信條》,2005年,《孤島驚魂2》被交到了蒙特婁的手上,2009年,蒙特婁開始了《看門狗》的研發,項目預算6800萬美元。

在育碧的努力下,蒙特婁工作室所在的Mile End 地區從一個低租金地區轉變為一個商業中心,擁有新的企業、商店、餐館和其他吸引年輕勞動力的景點。

為什麼遊戲工作室總是扎堆在蒙特婁?

見到了成果,魁北克政府也更加放開了膽子進行投資,給育碧蒙特婁追加了多次補貼,2005 年,魁北克政府給育碧500 萬加元用於擴張,預計 2010 年員工人數將達到 2,000 人,在2007 年,育碧蒙特婁已有1,600 名員工,政府又將補貼增加到1,900 萬加元,以達到 3,000 名員工。不到20年時間,育碧蒙特婁已經成為了當時世界上最大的遊戲開發工作室之一,可以同時進行《湯姆克蘭西》《刺客信條》《孤島驚魂》《波斯王子》《看門狗》《榮耀戰魂》等遊戲的並行開發。

育碧蒙特婁成為了育碧旗下最大的「罐頭」生產基地。

為什麼遊戲工作室總是扎堆在蒙特婁?

之後的故事就簡單多了,政府大力補貼,育碧將魁北克省乃至加拿大的人才都虹吸到了蒙特婁,影視特效、動畫、音樂、音效、軟體和培訓等周邊行業也因遊戲產業的蓬勃發展而受益,稍微花點錢,就能組建起一支有著成熟開發經驗的團隊,其他遊戲廠商在這里就和「隨時拎包,入住天堂」一樣輕松。

所以現在,這座只有160萬人的小城,遊戲從業者卻已經超過了15000人,再加上1.7萬名信息科學在讀生、2300名藝術生和3300名遊戲學科在讀高中生,蒙特婁已經變成了許多遊戲從業者心目中的「夢想之城」。

來源:遊俠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