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療COVID-19的幾種新型抗病毒藥物目前正在進行人體測試

隨著美國政府為COVID-19抗病毒研究投入數十億美元,科學家們正競相開發一種人們可以在家服用的藥物,以在疾病的早期階段進行治療。如果說去年的重點是在開發疫苗的同時重新利用現有藥物來針對COVID-19,那麼今年許多研究的重點肯定是生產新型抗病毒藥物來幫助治療那些患病的人。雖然許多人合理地關注疫苗,以幫助防止住院和死亡,但它們只是與這種新型冠狀病毒作斗爭所必需的「武器庫」的一個部分。

不是每個人都能或願意接種疫苗。對於一些人,例如免疫力低下的人,疫苗並不特別有效。而且,盡管我們做出了最大的努力,疫苗在阻止傳播或感染方面永遠不會百分之百有效。

目前,COVID-19疫苗是幫助拯救生命的有力工具。它們無可爭議地打破了感染、住院和死亡之間的聯系,將一種嚴重的、致命的疾病變成了更容易控制的東西。

耗資30億美元的計劃

6月,美國政府啟動了一項名為 “大流行病抗病毒計劃”(APP)的新計劃,該計劃將投資超過30億美元用於開發治療COVID-19的抗病毒藥物。

正如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NIAID)所長安東尼-福奇所解釋的那樣,APP的目標是開發口服抗病毒藥物,可以在症狀出現後不久在家中服用。

福奇向《紐約時報》解釋說:「我早上醒來,感覺不是很好,我的嗅覺和味覺都消失了,我喉嚨痛。”我打電話給我的醫生,我說,’我感染了COVID,我需要一個處方藥'”。」

抗病毒藥物的設計並不容易

目前對患有COVID-19的病人的治療方法相對有限。由制藥公司Regeneron生產的一種新型抗體治療方法是迄今為止出現的少數幾種COVID特異性治療方法之一,但它的生產成本很高,而且只能通過靜脈輸液進行治療。

抗病毒藥物的開發具有難以置信的挑戰性。其目標是阻止病毒在受感染的宿主體內復制。但這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因為病毒劫持了我們的自然細胞功能來進行復制,一種有效的抗病毒藥物需要破壞病毒生命周期的某些部分,而不破壞對我們健康至關重要的任何機制。

為治療流感而開發的最知名的抗病毒藥物之一被稱為特敏福。它的作用是阻斷流感病毒用來移出受感染細胞的蛋白質的作用。特敏福的療效仍然是許多爭論的根源。

瑞德西韋是一種抗病毒藥物,作為COVID-19的一種可能的治療方法,在過去一年受到了很多關注。它最初是為治療C型肝炎而開發的,在對該病毒失敗後,它被重新用於治療伊波拉病毒。它對伊波拉病毒有輕微的效果。

去年瑞德西韋很快被重新利用來對抗SARS-CoV-2,但結果顯然是好壞參半。盡管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已經批准它用於治療輕度至重度住院的COVID-19患者,但世界衛生組織對其療效仍持觀望態度,聲稱 “目前沒有證據表明瑞德西韋能改善這些患者的生存和其他結果。”

此外,瑞德西韋不是一種藥片。它需要靜脈輸液,將其用途限制在那些已經在醫院的病人身上。

目前有幾十種抗病毒的COVID-19療法正在開發中。大型制藥商默克公司和輝瑞公司不出所料地最接近終點,有一對口服抗病毒的COVID-19療法正在進行高級人體臨床試驗。

默克公司的候選藥物被稱為莫努匹拉韋。它最初是在幾年前作為流感抗病毒藥物開發的,然而,臨床前研究顯示,它對SARS和MERS冠狀病毒都有良好的療效。

莫努匹拉韋目前正深入進行大型的3期人體試驗。到目前為止,數據是如此有希望,美國政府最近預購了170萬個療程的藥物,費用為12億美元。如果一切按計劃進行,該公司希望該藥物將被FDA授權緊急使用,並在2021年底前上市。

輝瑞公司的大型COVID-19抗病毒候選藥物更獨特一些。目前被稱為PF-07321332,該藥物是第一個進入人體臨床試驗的口服抗病毒藥物,專門針對SARS-CoV-2。

治療COVID-19的幾種新型抗病毒藥物目前正在進行人體測試

雖然這種特殊的分子是在新型冠狀病毒出現後的2020年開發的,但一種名為PF-00835231的有點相關的藥物已經進行了數年,針對的是最初的SARS病毒。然而,新的候選藥物PF-07321332被設計成一種簡單的藥片,可以在SARS-CoV-2感染的最初階段在非醫院條件下服用。

“蛋白酶抑制劑與一種病毒酶結合,阻止病毒在細胞中復制,”輝瑞公司解釋其新型抗病毒藥物的機制時說。”蛋白酶抑制劑在治療其他病毒病原體,如愛滋病毒和C型肝炎病毒方面一直很有效,無論是單獨使用還是與其他抗病毒藥物聯合使用。目前上市的針對病毒蛋白酶的治療藥物一般不會有毒性,因此,這類分子有可能提供針對COVID-19的良好耐受性治療。”

這種新型抗病毒藥物的1期試驗於2021年初開始。目前還沒有正式公布結果,但該公司最近公布了定於本月開始的2/3期試驗的細節,表明早期數據很有希望。到今年年底,輝瑞公司的抗病毒藥物是否有效應該是清楚的。而且它並不是唯一專門針對SARS-CoV-2的口服抗病毒治療。

此外,日本藥企鹽野義制藥目前正在對一種類似的SARS-CoV-2的蛋白酶抑制劑進行1期試驗。這被稱為S-217622,是另一種口服抗病毒藥物,希望在COVID-19的早期階段為人們提供一種易於服用的藥片。

治療COVID-19的幾種新型抗病毒藥物目前正在進行人體測試

COVID-19大流行病遠未結束。徳爾塔變異毒株已迅速成為全世界最突出的SARS-CoV-2毒株。盡管我們的疫苗仍在維持,但顯然我們需要更多的工具來對抗這種新型冠狀病毒。徳爾塔肯定不會是我們遇到的最後一個新的SARS-CoV-2變體。

媒體認為,除了能夠廣泛預防住院和死亡的疫苗之外,一種有效的抗病毒藥物來降低感染者的疾病嚴重程度將是一個「改變遊戲規則」的工具。在出現疾病的第一個跡象時在家里服用一個短療程的藥片可能是擺脫這種大流行病的方法。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