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平線 零之曙光》:這里是末世廢土的另一種幻夢

我從小開始,就容易沉浸在自己一些光怪陸離的幻想當中,想像外星人襲擊地球,想像變成武林大俠,想像進入數碼世界或者成為忍者。我不知道這種狀態會不會在四五十歲時消失,至少對於現在自己這樣一個年近30的人來說,這樣的幻想還時常出現。

那麼,那些幻想中的世界是個什麼樣子?以冒險的角度來看,這個世界一定出現在近未來,還在地球上,但是是災難過後的一片廢土,記憶中那些熟悉的場景因為災禍的降臨變得殘破陌生,人類所剩無幾,在末世後的廢土世界中作為一個覺醒者,自己作為主角要奮戰在求生與維系人類文明火種的戰線之上。

《地平線 零之曙光》:這里是末世廢土的另一種幻夢

秉持著這樣略顯中二的幻夢,我幻想中的化身曾出現在數個符合這樣設定的世界中。直到拿到PS5,接觸到了《地平線:零之曙光》的遊戲世界,我一直的幻夢突然在一個緯度有了真實的錨點,這也許它就是我無數末世廢土世界中的一個真實投影。

世界觀

說到末日的世界觀設定,其實市面上已經有非常多的有趣想法,比如喪屍、寒潮、瘟疫、外星入侵。而在《地平線》的世界觀中,造成末日的原因,是人類犯下致命錯誤導致人工智慧操縱的機械清洗人類。

《地平線 零之曙光》:這里是末世廢土的另一種幻夢

當舊世人類得知末日將至時,效仿聖經故事中的諾亞,人類也開啟了「零之曙光」計劃,試圖保存人類的文明火種,將人類的生命與知識保留並傳遞給渡過末日清洗後的後代。

《地平線 零之曙光》:這里是末世廢土的另一種幻夢

然而經歷一系列的意外和未曾揭曉的陰謀,人類的種群雖然得以延續,但是整個文明與科技卻不復存在。新世代的人類又回歸了刀耕火種,狩獵採集的原始社會,不過對抗的猛獸卻從血肉之軀變成了鋼鐵之軀。

《地平線 零之曙光》:這里是末世廢土的另一種幻夢

身為一個活在現代的旁觀者,看著一群茹毛飲血拿著弓箭與長矛的部族人類去對抗擁有機械甲冑與高科技熱兵器的機械獸群時,那種強烈的反差與沖突感讓人著迷。

《地平線 零之曙光》:這里是末世廢土的另一種幻夢

而作為新世代人群中少數掌握舊世人類知識的先覺者,以主角的視角去探索和揭秘末世前後發生的一切故事,就成為了探索遊戲的源動力。

震撼點

作為索尼的第一方遊戲開發商,這個一直未曾被我關注過的Guerrilla Games卻在美術設定上給了我極大的驚喜與震撼。

《地平線 零之曙光》:這里是末世廢土的另一種幻夢

隨著遊戲年齡的不斷提升,我逐漸摸清了自己對於開放世界的遊戲期待,那就是能夠在地圖上看到不一樣的風景,甚至有那種震撼人心的山水形勝與不朽奇觀。這也可能是讓我能夠為《刺客信條》系列買單的一大痛點。而《地平線》給我了一份異乎尋常的震撼體驗。

《地平線 零之曙光》:這里是末世廢土的另一種幻夢

遊戲中,雪山,流水、晨昏、星辰與城邦,每到一處,隨著光影變化,都能得到一張極具美感的風景壁紙。而將現實中熟悉的猛獸飛禽機械化,用鋼鐵與線纜的方式重新表達,又變得極為新奇,在與豐富細節飽滿的大地景觀相映成趣之後,得到了一種絕對震撼的舒爽體驗。

《地平線 零之曙光》:這里是末世廢土的另一種幻夢

這其中,自己尤其對初見長頸獸的場景記憶猶新。

作為模仿現實中長頸鹿的機械,這里的機體結合了長頸鹿本身的高聳優雅,並在結合機械身軀時,增加了一種科幻的別樣的壓迫感與神秘感。

空間和暢想

說實話,在地平線整體的遊戲觀感上,最震撼的優勢還是風景與機械獸的設定,但是在玩法上相對單一,近戰打擊感上也比較薄弱,收集與解謎要素也有待增加,整體感覺不夠厚實,可遠觀。

《地平線 零之曙光》:這里是末世廢土的另一種幻夢

在正篇體驗完成後,雪地高山的上的DLC反而在玩法上有了一點小驚喜,攀爬多了輕度的解謎機制,BOSS戰中,也有了階段切換的節奏細節。

《地平線 零之曙光》:這里是末世廢土的另一種幻夢

最近也看到了《地平線》第二部的宣傳,希望續作能在玩法趣味性上再做一定的補足,甚至如同怪物獵人那樣的共斗的狩獵方式也未嘗不可加入嘗試。

《地平線 零之曙光》:這里是末世廢土的另一種幻夢

總之,期待後續作品的表現~

來源:機核